<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翌日,尚书夫人果然带着她的儿子来了。

    叶千栀见到人的时候,就知道她昨儿的猜测是真的,在皇觉寺石碑林中见到的那个病弱公子,确实就是妇人的儿子。

    叶千栀给他把了脉,这才发现,他的病比妇人的更麻烦,妇人只是中了毒,而他则是因为年幼时落了水,伤了身子,后来也中了毒,而且他身体里的毒还不止一种。

    他的毒比较麻烦,解毒的时间也需要更长,不过因为他中毒的时间没有妇人的那么长,所以他倒是可以一鼓作气就把毒给解了!

    只是在解毒以前,他们都需要先调养身体!

    他们生活在刘永的监控下,能自由出门的时间并不多,为了不引起刘永的怀疑,叶千栀只好把调养身体的汤药全部都炼制成了药丸,这样方便他们随身携带,同时也能杜绝让人在汤药里添加了不该添加的东西。

    妇人只带着她儿子来了美人妆一次,随后的时间,她都是打发家里的丫鬟到美人妆买药膳,刘永在知道他的妻子频频食用美人妆的药膳后,心里有点担心,他特意让人去把美人妆的药膳全都买了一遍,然后送去给他信任的大夫检查。

    他想知道这药膳究竟有什么功效,会不会解了他下的毒,大夫检查过后,直言道:“这就是普通的养生汤罢了,没什么作用,顶多就是味道比寻常的汤更好一点。”

    得了大夫的准话,刘永放下心来,便没有再关注这件事了。

    时间匆匆而逝,转眼间,一个月的时间就过去了,到了会试放榜的日子。

    这一个月来,宋宴淮除了陪叶千栀出门玩耍了几次,其余的时间他不是在家里看书,就是跟同届的学子们去茶楼酒馆之中聚会。

    他就要步入官场了,这些应酬是免不了的,不管他喜不喜欢,想要融入这些群体,很多事情还是得做!

    今天是会试放榜的日子,贡院门口挤满了人,除了各家派出来打探消息的下人,还有参加会试的举子们也全都聚集在了这里。

    今天对于宋宴淮来说是个大日子,叶千栀特意陪着他一起去贡院旁边的茶楼坐着等消息。

    等时辰一到,贡院里面的人出来张贴榜单了,贡院门口的人,一呼啦全都涌了过去,把榜单围得是水泄不通。

    看着下面人挤人的场面,叶千栀有点头皮发麻,她端着茶杯,小口小口地喝着茶,她说道:“这么多人挤在一起,他们不热么?”

    现在的天气可比宋宴淮他们考试的时候热多了,太阳又烈,站在下面不被太阳晒晕,怕是也会被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臭汗味给熏到了!

    “热是肯定的,不过他们现在都顾不上热不热,主要他们就是想要凑个热闹。”去看榜单的人,除了学子们外,还有不少来凑热闹的人。

    叶千栀看着下面密密麻麻的人,在众多人之中,叶千栀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墨玉他也去凑这个热闹了。”

    宋宴淮定睛一瞧,在人群最前端的那个人,可不就是墨玉么!

    难怪刚刚他在这里坐都坐不住,最后还以内急这个借口遁走,没想到他不是内急,而是去看榜单了。

    夫妻两人坐在茶楼里,慢悠悠地喝着茶,很快楼上有人的小厮就跑回来了。

    “少爷少爷,您考中了。”

    “第几名?”

    “二百一十六名!”小厮高声回答!

    而他的少爷听到自己考中了,名次虽然中等偏下了一点,但是也比落榜强啊,他一下子就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又哭了!

    在这个小厮后面,很快就又有跑回来汇报了,他们的名次都不算太前面,但是也不是太后面。

    “你们知不知道今年的第一名是谁啊?”不知道是谁,突然问道。

    每年考第一的那位,都是大家重点围观的对象。

    “是西洲的举子,叫冯烯元。”

    很快第二名和第三名的名字也传了过来。

    “第二名是裕同州府的赵焕。”

    “第三名是白安州府的李继秋。”

    “第四名是清寒州的宋宴淮。”

    叶千栀和宋宴淮坐在靠窗的位置,很快就听到有人提起了宋宴淮的名字。

    “不错呀,温言,第四名呢!”叶千栀笑着恭喜了他一声:“我以后是不是要喊你宋大人了?”

    “其实我更喜欢你喊我夫君。”宋宴淮在叶千栀耳边,轻轻呼了口气。

    叶千栀耳朵抖了抖,很快就变得通红,她白了宋宴淮一眼,恨不得伸手挠他!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坏了,居然当着众人的面,调戏她!

    只不过两人的亲密交谈很快就被人给打破了。

    “宋兄!”

    “宋兄,恭喜你啊!得了好成绩!”

    来人是这段时间经常约宋宴淮出门聚会的几个学子,宋宴淮跟他们已经很熟了,他站起身,拱了拱手:“同喜同喜,你们的成绩也都很不错。”

    宋宴淮虽然还不知道他们的成绩,但是从他们春风满面的脸上就知道他们的成绩绝对不差。

    果然,他们听到宋宴淮的恭喜后,全都笑了起来:“也就五十多名,跟宋兄是比不得!”

    几人寒暄了一番,他们这才注意到站在宋宴淮身边的叶千栀。

    “宋兄,这位是.....嫂夫人?”

    “正是内子。”宋宴淮先介绍了叶千栀,接着就给叶千栀介绍起了他们几人。

    刚刚第一个过来打招呼的举子名叫尤海生,他出身江南名门望族,书香门第。

    尤海生见到叶千栀时,眼里浮现出一抹惊艳,随即他就挪开了视线,客气有礼地跟叶千栀问了好。

    “嫂子好,我叫林澜,是这里年龄最小的一位,嫂子,你长得真好看,你还有没有待字闺中的姐姐妹妹,可以介绍给我。”林澜嘴甜,眼睛落在叶千栀身上,差点就挪不开了,不过他却没恶意,只是单纯地欣赏她的美色!

    “过分了啊,这里没成亲的人可不止你一个。”有人不服气地跟他叫嚣:“嫂子,我叫端木宝山,今年二十七岁,至今未婚,嫂子,您要是有姐姐妹妹,也可以介绍给我啊!”

    “宝山啊,你都这么大把年龄了,怎么还没成亲呢?莫不是你想来这里骗婚?”林澜盯着端木宝山,调侃道:“你这都耽误了好几年了,再拖拖也不碍事,嫂子,您要是有认识的好姑娘,还是先紧着我吧!”

    两人说说笑笑,气氛一下子就好了起来。

    连不苟言笑的尤海生也被逗得哈哈大笑。

    叶千栀是第一次跟这些举子们接触,本以为他们这些举子会是一板一眼的读书人,很是无趣,没想到闻名不如见面,他们跟叶千栀认知的读书人非常不一样。

    当然,他们读书也厉害,玩闹起来也不差!

    他们也就是开始的时候跟叶千栀说了几句话,接着他们就跟宋宴淮说话了,叶千栀坐在一旁,静静地听着,这几个人倒是挺有趣的,聊得内容都是各地的风土人情,从他们的话语中不难听出他们的向往,他们迫切希望自己能够为大盛的百姓出一份力。

    而且从他们的聊天中能看出,他们都不想留在京城!

    京城是大盛最繁荣的地方,在这里当官,靠近天子,很容易就能让位子上的那位注意到,只要自己有真本事,定然很快就能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但是在京城当官,有利有弊,升迁是快了,但是想要为百姓谋福利就比较难了!

    “宋兄,你呢?你是想留在京城,还是外放?”尤海生问道。

    宋宴淮摇摇头道:“这得看上峰的安排。”

    不是他们想要外放就能外放的,翰林院里可还有不少往年选出来的人才呢,只可惜这些人做学问是一等一的好,等他们上手去处理政务,那就一团乱,最终他们也只能留在翰林院抄抄书、写写字。

    几人聊了一会儿天,很快他们就各自散去了。

    他们一走,一直在人群里挤着的墨玉终于回来了,他一上楼,就兴冲冲道:“爷,您中了,第......”

    他话都没有说完,就被叶千栀给打断了:“我们早就知道了,你家爷中了第四名!”

    “太太,你们怎么知道的?”墨玉惊讶。

    “他们早就把消息给传回来了。”叶千栀指了指周围人的小厮,笑眯眯地回答道。

    “.......”得知这个答案,墨玉整个人蔫巴巴的,显然是被打击得不轻。

    墨玉回来了,他们便结账离开了。

    三天后可是殿试,宋宴淮得早点回家好好准备。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宋宴淮在家安心温书,叶千栀亲自给宋宴淮准备饭菜,所有的饭菜不求味道最好,但求最能补脑。

    什么猪脑子啊,鱼头豆腐汤啊,都是宋宴淮这几天吃饭时必须出现的食物。

    叶千栀的手艺极好,她做的菜也很合宋宴淮的胃口,但是再好吃的食物,也架不住每天都吃啊!

    一连吃了三天,终于等来了殿试的时间,宋宴淮松了口气。

    等殿试过后,想来他家栀栀就不会再给他做那两道菜了!

    想到这事儿,宋宴淮脸上浮出一抹极淡的笑意!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3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94章 榜上有名(三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