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殿试是圣上亲自监考,别的举子现在都紧张得同手同脚了,而宋宴淮倒是一脸轻松,脸上甚至还露出了一丝极淡的笑容,不仅不紧张,甚至还有点期待。

    他的异常表现,自然被在场的大人看在了眼里。

    等他们全都上了大殿,这些大人就重点观察起了宋宴淮,见他看了题目,略微思索后,便提笔作答,大家全都很想看到他的卷子。

    只不过在这里,除了圣上能拿举子们的卷子随时查阅,他们这些大人可没有这个特权!

    只能着急地等待着。

    这些大臣们注意到了宋宴淮,圣上自然也不例外。

    大臣们只是好奇他为什么不紧张,而圣上对他的感官就比较复杂了。

    他跟秦王之间的争斗一直都存在,从他们全部还是皇子开始,到现在他已经成为了一国之君,可是他依旧觉得自己*底下的位置坐得不太稳。

    究其根本,还是因为秦王这个威胁实在是太大了。

    而宋宴淮先前是他的好弟弟信任的谋士,只是不知道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最后导致宋宴淮跟他决裂。

    圣上在他们决裂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思考要不要把宋宴淮给招揽到自己麾下,宋宴淮在他好弟弟的身边好几年,对于他好弟弟私底下的事情那是了如指掌,如果他能把人给挖过来,他要对付秦王,那是事半功倍!

    可是招揽这样的人过来,具有一定的危险性,他现在可以因为跟秦王闹掰了,就抛弃旧主,还特意针对他,万一哪天他们也闹掰了呢?

    宋宴淮是不是也会把他卖给别人?

    圣上很想把秦王给弄死,奈何现在整个大盛,跟他关系最亲近的就是这个弟弟了,朝臣和宗室都在一旁盯着呢,他这个时候要是做出了过火的举动,*他的奏折会如同雪花一样地飞到他的案桌上!

    所以说,当皇帝也不是天下第一乐呵的事情。

    明明就知道自己的这个弟弟心怀不轨,就盯着他*下的凳子呢,可是为了所为的名声,他还是得忍耐,眼睁睁看着自己不喜欢的人上蹿下跳!

    殿中若有似无的打量眼神,宋宴淮早就察觉了,不过他却没有在意,依旧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很快两个时辰过去了,时间到了,不管有没有写完,都得搁下笔了。

    在这两个时辰里,圣上挑选了几个举子的卷子看了看,还问了举子们一些问题,他重点关注的人除了会试的前三名外,就是宋宴淮了。

    面对圣上的有心试探,宋宴淮的回答不卑不亢、滴水不漏!

    殿试的成绩在三天后出,举子们从皇宫里出来后,全都松了口气,大家约了相熟的举子们一起去茶楼喝茶、戏楼听戏、酒楼吃饭,为的就是能够放松放松。

    很多举子在会试的时候成绩都很不错,但是殿试时,因为直面天颜,心中忐忑,最后的成绩跟他们平日里的成绩相差甚远!

    “宋兄,难得考完了,不如我们也找个地方喝点小酒庆祝一下?”端木宝山几人正在皇宫门口跟人交谈,见到宋宴淮从皇宫里出来,他连忙冲着宋宴淮挥了挥手。

    “行啊!”面对端木宝山的热情相邀,宋宴淮找不到拒绝的理由,而且他也没想拒绝,步入官场了,自然是要跟同僚打好关系。

    应酬是免不掉的。

    “我听说最近外城新开了一个吃饭的地方,叫美人妆,可火了。”林澜一脸向往,语气期待道:“听说里面点菜上菜的侍女长相都极美,我很想去见识见识,但是一直都没时间,现在好不容易殿试完了,不如咱们去那边放松放松?”

    “林澜啊,朝廷有规定,官员不得狎妓。”有人提醒道:“美人妆这个名字一听就不正经,要不我们还是找过别的地方吃饭吧?”

    大盛朝廷有规定,官员不得狎妓,他们现在可还不是官员呢,要是被人抓到他们去那等不三不四之地吃吃喝喝、拈花惹草,被上头的人知道了,人家还不知道会怎么看他们这些举子呢!

    “美人妆怎么就不正经了?”林澜不满地瞪了说话的人一眼:“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你会说出这样的话,看来你也不是什么正经人!”

    “我这不是好心提醒你吗?”刚刚说话的人觉得自己是一番好意,可他好心没好报,林澜不仅不感谢他,还抨击他,是可忍孰不可忍,他也不客气道:“要不是怕你连累了我们这些人,我才不管你去哪里吃饭呢!”

    林澜没好气道:“你要是怕的话,可以不去!我又没有逼着你去。”

    眼看两个人又要吵起来了,宋宴淮揉了揉头,连忙打圆场,林澜看在宋宴淮的面子上,勉强忍了怒火,刚刚跟他互怼的那个人也没脸跟林澜一起去美人妆吃饭,最后忿忿离开。

    “宋兄,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绝对会怼得他爹娘都不认识!”林澜拉着宋宴淮,给他安利:“我跟你说,美人妆最近可火了,我听不少人提起这家店的食物,据说味道非常好,今天我请客,你们都得去。”

    尤海生和端木宝山互相看了一眼,反正殿试已经结束了,这三天也没事儿,去就去吧!

    “我请你们吃吧!”宋宴淮觉得这几个人脾气性子都不错,可以深交,他发出邀请:“美人妆的酒水在京城里算是一绝,好喝还不容易上头,今天你们想喝多少,就有多少。”

    “宋兄也去过美人妆?”林澜是个吃货,不管在哪里,他第一个注意到的必然就是美食,而宋宴淮显然跟他不一样,从他们这几次的聚会来看,宋宴淮明显不挑食,很难想象他会关注街边哪个店铺的食物好吃。

    “开业前去过两次,开业后倒是没去过了。”宋宴淮老实回答。

    “虽然知道宋兄不差钱,不过美人妆的消费可不低。”林澜伸手揽住宋宴淮的肩膀,笑嘻嘻地说道:“宋兄还要养家糊口,今儿就不让你破费了,还是我请客吧!”

    林澜把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宋宴淮自然也不好再跟他争抢!

    林澜自觉自己给宋宴淮省下了一笔钱,心里还挺高兴的,等他们到了美人妆,管事见到宋宴淮时,喊了他一声爷,林澜半晌都没反应过来。

    “爷,您来了。”阿平见到宋宴淮出现在这里,很是高兴,连忙迎了上来。

    “我今天请朋友吃饭,阿平,你帮忙安排安排。”从美人妆开业后,宋宴淮就没来过这里,他不知道美人妆的吃饭流程是不是跟其他地方一样,不过好在这里是他家的产业,宋宴淮只要把自己要求告诉阿平,阿平自然就会给他安排妥当!

    美人妆有很多的楼阁和小院,不过其中有个最精致的小院却从来都没有招待过客人,这是叶千栀留着他们自己家里人用的。

    宋宴淮带着朋友来美人妆吃饭,一切的服务自然是最好的,阿平把他们带到叶千栀留着的小院里,他们几人刚刚坐下,就有容貌清秀的侍女送来了茶水和瓜果。

    别看林澜在皇宫门口的时候说自己很想来这里看美人儿,等这些美人儿给他倒茶水的时候,林澜却不争气地红了脸。

    “林兄啊,你这脸红个什么劲儿啊?人家又没有对你怎么样。”就给你倒个茶,你就脸红红的?至于么?

    “宝山兄啊,你不懂。”林澜脸色绯红:“我这还是第一次跟姑娘家离得这么近呢!”

    “......”看不出来你还如此纯情!

    林澜是四个人里面年龄最小的人了,端木宝山也没有笑话他,说实在话的,刚刚那些侍女进来的时候,他也有点挪不开眼。

    倒不是他们好色,而是因为这里的侍女穿着统一的衣裙,从外面翩翩而来,确实很吸睛!

    她们的容貌也顶多就是清秀有余,算不上什么美人,但是她们脸上都挂着自信的笑容,跟人说话的时候也都是温声软语,让人如同置身于温泉中,浑身的疲倦一扫而空。

    尤海生跟他们相比,那就淡定得不行了,他端着茶杯喝了口茶,赞道:“茶不错,这是今年早春的毛尖吧?还是岭南那边的毛尖。”

    “尤兄,你是怎么知道这茶叶是什么时候的?”端木宝山也喝了一口茶,他砸吧砸吧了一下嘴,一脸懵:“我怎么就喝不出来。”

    这茶哪里好,他品不出来,更别说跟尤海生一样,只是喝了一口,就连茶叶的产地在哪里,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就你这牛嚼牡丹的喝法,你自然是喝不出来的。”林澜乐得跟端木宝山抬杠:“你得慢慢品茶,就跟尤兄一样,小口小口喝。”

    “你会?那你先给我演示一遍。”端木宝山跟林澜两人就像是幼稚园里的小朋友,斗嘴斗得可欢乐了!

    林澜跟端木宝山斗嘴斗了半天,好不容易停下来,就见到阿平带着人来上菜,他这才想起一些被自己忽略掉的事情。

    等阿平带着人下去后,林澜这才看着宋宴淮,扯了扯嘴角道:“宋兄,这家店铺是你的产业?”

    宋宴淮点了点头。

    “宋兄,你也太厉害了,书读得好,做生意也是一把好手。”林澜羡慕得不行,

    林澜和端木宝山的家世也不差,就是没有尤海生好,但是也比宋宴淮好太多了,起码他们家也算是大家族。

    他们读书还行,但是让他们去做生意,那他们是绝对转不动的。

    士农工商,商人在大盛地位最低,他们家虽然有人做生意,但那都是家里读书不太行的庶子们干的活计。

    “生意都是内子在打理,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宋宴淮解释道:“美人妆最有名的就是各种药膳和美酒了,你们尝尝,看看是不是跟传闻中一样好吃。”

    药膳跟美酒这两样东西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共存的,不过这里的美酒跟林澜他们以前喝的确实是有点不太一样。

    酒里似乎有淡淡的药味。

    他们一行人在这里吃吃喝喝,另一边,叶千栀却遇到了麻烦事儿!

    今天对宋宴淮来说是很重要的日子,叶千栀比他本人都更紧张,所以等宋宴淮出门去殿试了,叶千栀在家里急的是坐立不安。

    她很想去皇宫门口等宋宴淮,却又怕自己去了以后给他增添压力,所以只能自己在家里走来走去。

    她难得在家里,雪球高兴得不行,一直都黏在她脚边。

    雪球来到这个家里已经几个月的时间了,它从一个拳头大小变成了两个拳头大小,它毛色雪白,声音软糯,叶千栀平时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抱着它,跟它玩儿。

    今天她难得在家里,雪球又黏在她身边不走,叶千栀一把抱着它,把它搂在了怀里,手不自觉地撸它的毛。

    叶千栀撸猫的手法跟*手法有点类似,雪球被她伺候的四肢舒展,整个猫惬意得不行。

    一人一猫呆在屋檐下,画面看上去养眼得不行。

    到了午后,叶千栀见宋宴淮还没有回来,就猜到他应该跟朋友在外面用饭了,刚好下午没事儿,她又不想去美人妆,便打算出门逛逛,溜溜弯。

    她要出门,雪球也亦步亦趋地跟了上去,叶千栀上了马车,雪球也跟着跳上了小马扎,还想跟叶千栀学习,直接跃到马车上,只可惜它太小了,根本跳跃不起来,忙碌了半天反而还从小马扎上掉了下去。

    “喵喵喵.....”雪球抬头,奶声奶气地冲着叶千栀喵喵喵。

    叫得叶千栀心里一软,最后把它抱上了马车,带着它一起去余长琴家的布庄。

    刚刚到布庄门口,就看到布庄门口围了一群人,从他们断断续续的描述中,叶千栀知道是有人眼红布庄的生意,来这里找麻烦。

    余长琴跟她算是朋友,没碰到就算了,现在碰上了,不管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她都得去看看。

    叶千栀抱着雪球穿过人群,刚刚走到布庄门口,还没等她迈过门槛,迎面就有个闪着光的东西往她脸上飞来。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3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95章 请朋友吃饭(一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