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小心!”余长琴尖声叫道。

    在场的人都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就怕看到血腥的一幕。

    叶千栀见到有东西飞过来,连忙往旁边躲了躲,她动作不慢,却有人比她动作更快。

    立春一手护住了叶千栀,另一只手直接去抓飞过来的东西,她动作很快,直接把闪着亮光的东西抓到了手里。

    刚刚抓在手里,她就觉得手上一疼,像是被刀片割破了手掌,她垂头一看,好家伙,这飞过来的是匕首啊!

    立春松了手,匕首‘哐当’一声掉落在了地上,她的手已经被鲜血给染红了。

    叶千栀看到这一幕,也被吓了一跳,她走到立春面前,一把抓住了立春的手,见到掌心涌出的血,她拿着帕子给她擦拭。

    帕子染红了,可是伤口处却还在溢血,叶千栀当机立断,让余长琴找点干净的细棉布,用细棉布擦拭干净伤口涌出的血迹,再拿金疮药倒在伤口上。

    叶千栀研制出来的金疮药有很好的止血效果,金疮药刚刚撒到伤口上不久,不断溢出的鲜血就凝固住了。

    见状,叶千栀松了口气,她用干净的细棉布把立春的伤口包起来,在她手背上打了一个蝴蝶结。

    “立春,这几天你的手不能沾水,不能吃生冷、辛辣的食物。”叶千栀看着立春包得圆鼓鼓的手掌,心情有些不好:“刚刚你不用护着我的,我能避开。”

    叶千栀对自己的速度有信心,刚刚立春不冲上来护着她,她也不会受伤。

    立春看着叶千栀,目光坚定:“太太,我的任务是保护您。”

    爷让她在太太身边伺候,看中的就是她的拳脚功夫,把她放在太太身边,就是为了保护太太的安全。

    刚刚飞过来的东西,不管是什么,立春都会毫不犹豫把叶千栀护在身后。

    叶千栀看着她,想要说什么,可是嘴张张合合了还几次,最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就在这时,叶千栀听到了雪球凄厉的尖叫声。

    雪球的叫声一直都是奶声奶气、软软糯糯的,让人听着只觉得它好可爱。

    可是现在它的叫声尖锐刺耳,叶千栀闻声望去,就看到站在不远处的一个女子一脚踹向了雪球。

    “畜生,居然敢挠我,看我不踩死你!”女子怒不可恕,脚上的力道用了十成十。

    眼看雪球就要被人踹了,叶千栀忙跑了过去,只可惜叶千栀晚了一步,她还没跑到雪球身边,雪球就已经被那女子一脚踹了出去,直直躺在了地上。

    “雪球。”叶千栀飞奔到了雪球身边,小心翼翼地把它给抱了起来,见到雪球身上清晰可见的脚印,还有雪球越来越小声的喵叫声,叶千栀是心如刀割!

    她颤着手,从腰间摸出了一个小药瓶,倒出了一粒药丸,小心翼翼地塞到了雪球嘴里。

    “雪球,吃下去,只要吃下去,就不痛了。”叶千栀动作轻柔地抚摸着雪球的毛发,眼里盛满了心疼。

    虽然雪球不会人言,也无法跟她交流,但是叶千栀却猜到了雪球会跑到那边,去挠那女子衣裙是为什么!

    跟立春一样,它是想护着她,给她报仇!

    刚刚的匕首就是那女子丢出来的。

    “雪球,你说你傻不傻?”叶千栀怜爱地摸了摸雪球的脑袋,声音轻飘飘的:“我知道你是气不过我被人欺负,但是你也不能以卵击石啊,你还小呢,哪里是她的对手,你应该先保护好自己,只要你好好的,我就开心了。”

    她叶千栀又不是面团,谁都可以上前揉她两下。

    雪球喵喵喵地叫着,似乎是在回应叶千栀的话,它的小脑袋还往叶千栀的手心蹭了蹭。

    见它已经把药丸吃了,叶千栀这才放心了一些,这个时候她就很后悔当年学医的时候,为什么没有顺便去读一读兽医呢?

    搞的她现在想给雪球治伤都不知道从何入手比较好。

    给人看病,叶千栀是熟门熟路,早就习惯了,可是给猫猫狗狗看病,她真的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次!

    而且这还是她自己养的猫,叶千栀就更加不知道该怎么下手了。

    不过雪球把她药丸吃了,叶千栀心里暂时放心了一些,药丸对人有效果,应该对猫也一样吧?

    叶千栀有点没信心,她把雪球交给了立春照顾,她这才扭头去看刚刚踹雪球的女子。

    那女子正拎着自己的衣裙,骂骂咧咧个不停。

    见到叶千栀看过来,女子立刻就放下了手里的衣裙,目露凶光地盯着叶千栀,道:“你的猫把我的裙子给抓破了,你说说你该怎么给我们赔偿?”

    “给你赔偿?”叶千栀压根就不怕她的目光,她往前走了两步,唇边溢出一抹冷笑:“刚刚的匕首是你丢出去的吧?伤到了我的婢女,你打算怎么赔偿?”

    “这关我何事?”女子蛮不讲理:“我丢匕首跟你们有什么关系?谁让你们自己不长眼撞了上来呢?我没追究你们脏了我的匕首,你们就偷着乐吧,你们还敢跑来问我好赔偿?”

    “你们配吗?”

    女子说话十分张狂。

    周围的人听到她说的话,也都对着她指指点点,显然是对她的态度很不满意。

    明明是她先伤了人,可是她拒不承认,不仅不承认,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真是把大家气得不轻。

    叶千栀听到这话,被气笑了,蛮不讲理是吧?她跟自己使这一招,是以为她好欺负?

    叶千栀靠近女子,用她们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说道:“好好跟你说话,你不听,那我就只能用别的办法给我和立春、雪球讨回公道了,公道自在人心,肯定会有人给我做主。”

    在女子疑惑地看向她时,叶千栀突然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整个人抽搐了起来。

    余长琴见状,被吓坏了,她挪动轮椅到了叶千栀身边,一把抱住她,着急地喊道:“宋太太,宋太太,你怎么了?”

    “她......她给我下毒了。”叶千栀断断续续地说道:“她....她要害我。”

    叶千栀说话断断续续,声音也是轻飘飘的,但是靠近她的人都听清楚了她说的是什么,余长琴登时就怒了:“莫以宁,你究竟想要干什么?你找我麻烦就算了,你为什么要伤害跟你无冤无仇的人?”

    周围的人也纷纷指责起了莫以宁。

    面对这一幕,莫以宁一直都懵着,没有回过神来,现在听到余长琴的指责,她这才回过神来,她指着地上的叶千栀,尖声道:“我没有要害她,我没有害她,是她自己的问题,跟我无关。”

    刚刚莫以宁牛逼的行为给大家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大家看来,她就是个嚣张跋扈的人,大家自然全都站在叶千栀这一边,没有人相信莫以宁的话。

    叶千栀在地上抽搐了一会儿,然后就昏了过去。

    余太太和余长琴知道叶千栀会医术,心里还想着是不是叶千栀在演戏,可是现在人都昏过去了,余长琴和余太太立刻就急了,连忙派人去请大夫不说,还要去官府报案!

    莫以宁再嚣张跋扈,一听到要报官,登时也吓坏了,她六神无主,最后只能逃走,可余长琴和余太太还有在场的人全都盯着她呢,哪里会让她给跑了?

    官府和大夫来得速度都不慢,一刻钟后,大夫就拎着药箱过来了,他先给叶千栀把了脉,接着又翻看了她的双眼,大夫检查完后,他拿出了银针,在叶千栀身上的穴位上扎了几针。

    几针下去,叶千栀依旧没有醒过来,就在大夫想办法的时候,官府的人到了!

    “你们谁报案?”官府的衙役一进来,立刻大声问道。

    余长琴连忙滚动轮椅上前,把情况给阐述了一遍:“......莫以宁跟我有私怨,时不时就会上门来找茬,她找我麻烦就算了,可是这次她实在是过分,不仅伤了人,还让宋太太倒地不起。”

    对外,余长琴自然是不会让人知道她跟叶千栀认识,并且还挺熟的,她只能把叶千栀当成是来布庄关顾的客人,她们之间一点关系都没有。

    衙役听完余长琴的阐述,又去问大夫,叶千栀的情况。

    大夫自然是老老实实回答,叶千栀她身体没有疾病,突然会这样,是中了毒的缘故。

    叶千栀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倒地不起,口吐白沫的,而在她倒地以前,谁跟她有过接触呢?

    自然就只有莫以宁了!

    衙役的人要把她带走调查,莫以宁这才害怕了,她忙解释道:“真的不关我的事,我连她的手指都没有碰到。”

    “这得等我们调查以后才清楚,现在还请你跟我们走一趟!”衙役可不听她的狡辩,没听到周围的人全都说在叶千栀倒下以前,就只有莫以宁接近了她。

    莫以宁能因为一点小事就时不时来找余长琴的麻烦,她丢出去的匕首伤了立春的手,人家要她给个说法,她也强词夺理给赖掉了,这样的人,一点信用度都没有,她说的话,自然无人相信!

    莫以宁百口莫辩,等到她被衙役带着走时,她耳边回响起了叶千栀最后说的一句话,她小脸一片苍白!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3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96章 以恶治恶(二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