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莫以宁被衙役们带走了,叶千栀是受害人,她昏迷不醒,暂时被人安置在了布庄后院的房间里。

    大夫给叶千栀开了药、施了针,一个时辰后,叶千栀才幽幽地醒了过来。

    她醒来时,屋里只有余长琴和立春两人,两人见到她醒来都很激动。

    “太太,您终于醒了,您有哪里不舒服吗?”立春见到她睁开眼睛,连忙站了起来,趴在立春旁边桌子上的雪球一听到立春的声音,也立刻就睁开了眼睛。

    当它看到叶千栀醒来时,欢喜得不行,小尾巴欢快地摇着,它从桌上跳到了椅子上,又从椅子上跳到了地上,然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直接跑到了叶千栀休息的床榻前面,它想跳上去,可不管它怎么跳,床榻的高度都不是它可以抵达的。

    立春见雪球着急得都快要把地板挠了,她拎着它,把它拎上了床榻。

    一到床榻上,雪球立刻就跑到了叶千栀面前,喵声喵气地叫唤着,等叶千栀伸手揉了揉它的脑袋,雪球这才高高兴兴地倒在叶千栀身边。

    雪球刚刚被莫以宁踢了一脚,肚子上受了伤,立春也已经找了兽医给雪球看过了,兽医也开了药,不过雪球对兽医开的药那是不屑一顾,别说吃了,连看都不看一眼。

    “我没事。”叶千栀也就是睡了一觉而已,她声音微微有些沙哑,抱歉道:“事先没有跟你们商量,让你们担心了。”

    “你没事就好。”余长琴见叶千栀没事,悬着的心放松了下来:“叶大夫,您刚刚怎么会好端端就倒在地上?您是故意给莫以宁设套的?”

    “是啊!”叶千栀爽快地承认道:“我就是看不惯她嚣张跋扈,做错了事情不认错不赔偿,别人会惯着她,我可不会。”

    “我刚刚的表演,是不是把大家都给唬住了?”

    “何止是唬住了啊,我们全都被你这一出给吓坏了。”余长琴笑着道:“我还真的没有想到叶大夫的演技还挺好的,糊弄起人来,一套一套的。”

    “我也觉得我的演技不错,对了,这事儿你没有跟宋宴淮报备吧?”叶千栀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看向了立春。

    立春被她这么一看,心惊肉跳,好半晌,她才缓过来,立春小声道:“太太,您身边除了我,还有墨容在呢,这事儿我是没有跟爷汇报,不过墨容肯定会跟爷汇报的。”

    她不是不会汇报,而是没有找到时间,墨容就不一样了,他刚刚肯定也把这出戏看在了眼里,转头他肯定就把消息传给爷了。

    叶千栀这才想起来,她身边除了立春这个保镖,还有墨容在暗处护着她呢!

    宋宴淮知不知道她暂时不知道,叶千栀喝了口茶,她看着余长琴,好奇问道:“我刚刚就只听到你跟衙役说,你跟莫以宁又旧怨,你们有什么仇什么怨啊?能让她可劲儿盯着你不放?”

    甚至还到了在人家店铺里挥匕首的地步?

    “没什么。”余长琴像是想到了不好的事情,眼里的浮现出一抹厌恶,“我和她啊,纯粹就是因为一个男人,最后闹得不可开交。”

    闻言,叶千栀立刻来了精神,她忙不迭地追问:“你仔细跟我说说。”

    余长琴见叶千栀感兴趣,她便没有隐瞒,把事情跟叶千栀说了一遍。

    余长琴跟莫以宁以前是邻居,两户人家住得都不远,那条街上也就只有她们两个小姑娘,自然是时常一起玩儿。

    小时候两个人很是要好,可随着时间的流逝,余家一年比一年好,赚的钱越来越多,反倒是莫家渐渐地就不行了,特别是莫以宁的父亲沾染上了赌博这事儿后,直接就把家底给败光了。

    甚至还把家里的宅院给卖了抵债!

    因为宅院变卖了莫以宁后来就搬走了,搬到了城外的小村子居住。

    余长琴从小到大身边就只有这么一个朋友,自然是把莫以宁看得很重要,见到她全家都搬走了,心里很是舍不得,便时常去找她玩儿。

    不知道是因为距离远了,还是因为别的原因,莫以宁的情绪从一开始的欢喜到后面恶语伤人。

    余长琴以为她是因为家里突逢变故,才变成了这个样子,所以对她诸多包容。

    可谁知道她们两的关系在余长琴十三岁那年就彻底闹僵了!

    余长琴十三岁的时候余太太就开始给她张罗相亲的事儿,连人都给挑好了,因为余家家庭还算不错,所以余太太给余长琴挑选的人自然也不会太差。

    家庭方面跟余家不相上下!

    跟余长琴相亲的男子也是温文尔雅,熟读诗书。

    余长琴对于这样的另一半是很满意的,两家交换了庚帖,眼看就要订婚了,谁知道就在订婚那一天,出了岔子。

    余长琴只有莫以宁这么一个好朋友,她要订婚了,自然会邀请莫以宁参加,她希望能够得到自己朋友的祝福。

    可她没有想到的是,莫以宁确实是来了,但是她来不是为了给余长琴送祝福的,而是来抢余长琴的未婚夫的。

    余长琴见到她很是欢喜,可是莫以宁见到余长琴却皮笑肉不笑,余太太那时候还提醒余长琴,说是莫以宁的情绪不太对。

    可惜余长琴那时候对莫以宁很是信任,压根就没有觉察出她的小姐妹黑暗的想法。

    等到莫以宁跟她的未婚夫两个人被堵在了客房时,余长琴整个人都还是懵的,完全没想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那最后莫以宁跟那个人在一起了吗?”叶千栀努力回想今天莫以宁的装扮,似乎还是姑娘家的装扮。

    余长琴摇摇头道:“男方家里无法接受莫以宁,最后给了莫以宁一笔钱,算是买断了这场关系。”

    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女方嫁人的时候会挑选对方的家庭,当然男方娶媳妇的时候也会看女方的家庭。

    余长琴是家里独女,余家的一切都是她继承的,而莫以宁家道中落,全家都搬到了城外的小村子居住,她的父亲还沉迷赌博,这样的亲家,谁也消受不起。

    若是被莫家人给赖上了,怕是就要养莫家一大家子一辈子了!

    有点脑子的人家都不会愿意跟莫家结亲!

    能花一点钱把人给打发了,自然是皆大欢喜!

    可偏偏莫以宁看不清*,她还以为自己没能嫁入富贵人家是因为余长琴从中作梗的原因,所以她时不时就来找余长琴麻烦。

    而余长琴看在她可怜的份上,一直都没有跟她计较这些事情,这就导致莫以宁以为余长琴心虚,所以愈发肆无忌惮!

    “其实在她第一次找你麻烦的时候,你就该直接把人给打出去,这样她就不敢再来找你麻烦了。”叶千栀说道:“她啊,就是欺软怕硬,见你好欺负,自然是使劲儿欺负你。”

    “我后面是琢磨过来了,可是已经迟了,我晾着她,她也能给我惹事。”余长琴无奈道:“我们家又是做生意的,有时候为了不节外生枝,也就只能忍耐下来,不跟她计较那么多。”

    叶千栀和余长琴正说着话,突然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一个高大的人影从屋外走了进来,叶千栀抬头就对上了宋宴淮蕴含薄怒的面容。

    宋宴淮抿着唇,眼眸里翻涌着复杂的情绪,叶千栀一看,心里咯噔了一下,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余长琴和立春、雪球是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危险,余长琴呵呵干笑道:“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点账没算完,我先去算账。”

    丢下这句话,余长琴立刻就滚动着轮椅离开了。

    “爷、太太,你们有事慢慢聊,我去外面给你们守门。”立春说完话,也跟着溜了。

    雪球倒是比她们两个人更讲义气一点,没有直接溜走,它只是钻到了叶千栀的被窝里,把自己整个猫身都藏了起来,似乎这样它就不存在!

    叶千栀被雪球的行为给气到了,那两个跑了就跑了,也没指望她们两个人能救她出水火,可为什么雪球这个她亲自照顾的小家伙也能丢下她不管?

    说好的护主呢?

    猫小白就是这么护主的?

    “雪球,你不配我给你取的这么好听的名字,你还是恢复无名氏吧!”叶千栀揭开了被子,看着躲在里面的雪球一眼,控诉道。

    听不见听不见!

    雪球的猫耳朵抖了抖,然后它往里面挪了挪,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听见!

    看着这一幕,叶千栀被气笑了。

    可她不敢笑,因为面前还有一个黑面正盯着她呢!

    “温言,你来了啊!”叶千栀干巴巴地打招呼:“你吃午饭了吗?”

    “现在都快傍晚了,你说呢?”宋宴淮见叶千栀冲着她讨好地笑着,心里的怒火是怎么也发不出来,可是要他就这么轻飘飘把这件事给揭过去,宋宴淮又做不到!

    不趁此机会给她说教,万一叶千栀不长记性,以后又故态复萌,那该怎么整?

    宋宴淮看着叶千栀,蹙眉道:“不是跟你说过,不要让自己受伤吗?怎么我一没在你身边盯着,你就出现各种状况?”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3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97章 宋宴淮的怒火,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