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我没受伤,我这就是假装的,谁让那女人不讲武德!”叶千栀小心翼翼地扯了扯宋宴淮的衣袖,可怜兮兮地看着他:“你能不能不生气?”

    “假装的也不行。”宋宴淮最受不了的就是叶千栀冲他撒娇、装可怜了,他很想松口,但是却强忍住了:“我跟你说过,不管谁欺负你,你都只管欺负回去,不用担心会得罪人,我会这么说,就绝对能护住你。”

    他在京城经营了五年,这可不是白经营的,若是五年前,他肯定是不敢说这番话,但是现在,他有能力能护住自己身边的小姑娘。

    “我知道你厉害,可是我这不是不想给你添麻烦么?”叶千栀小声道:“你从秦王那条破船上下来,又跑来投靠朝廷,我觉得吧,你殿试成绩排在前面,怕是也不会受重用。”

    叶千栀就因为考虑到了这些事情,所以能低调就尽量低调,能不惹麻烦就不给宋宴淮惹麻烦!

    她这么隐忍,是为了谁?

    还不就是为了宋宴淮么!

    “我知道。”宋宴淮没想到叶千栀是这样想的,他走到床榻边上,坐了下来,谁知道他刚刚坐下,被窝里就传来雪球凄厉的叫声,叶千栀打开了棉被,这才看到雪球的尾巴被某人给坐住了。

    宋宴淮连忙站了起来,雪球一恢复自由,立刻就蹿到了里面一侧,戒备地看着宋宴淮和叶千栀。

    呜呜这两个主子实在是太过分了!

    当着猫的面说些猫听不懂的话就算了,居然还差点废了它的尾巴!

    雪球看着自己完好无损的尾巴,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尾巴还在,要是它的尾巴断了,以后还怎么去找小母猫啊!

    “.....我知道星宝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着想,可我还是想告诉星宝,你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不用为了我束手束脚。”宋宴淮喜欢看到的是他的小姑娘神采飞扬的样子,而不是跟现在一样,为了别的事情,掩藏自己的喜恶,甚至连回击的手段都还是建立在伤害自己的事情上。

    他不喜欢见到自家的小姑娘这个样子,他舍不得让自己的小姑娘遭这样的罪!

    “我记住了,以后不会了,这次你就不要跟我计较了好不好?”叶千栀乖巧地保证道:“这样的事情,绝对没有下一次!”

    得了叶千栀的保证,宋宴淮这才没说什么,不过也因为这次的事情,让宋宴淮坚定他要用最快的速度往上爬,只有当他到达了一定的高度后,他的小姑娘才更安全!

    宋宴淮不知道的是,叶千栀在经历了这次的事情后,她也开始思考自己的未来了。

    叶千栀是个胸无大志的人,对她来说,能躺着就绝对不坐着,能坐着就绝对不站着,可以说她这三年多来,除了一开始想要赚点钱外,其余时候她都很咸鱼!

    赚钱那也是因为她想要改变自己的生活环境,让自己手头不再紧巴巴。

    等她手里有了富余的银钱后,她对赚钱也没有什么兴致了。

    肥皂、香皂和茶楼的生意全都交给了宋云绮打理,而她自己在京城折腾了一个美人妆,她也没多上心,很多事情都是阿平在处理。

    她一直都是能躲懒就躲懒,能避开的事情就避开。

    可今天碰到蛮不讲理的莫以宁,她的婢女被莫以宁的匕首划伤了手,她想要给自己的婢女讨一个公道都难。

    人家压根就不怕她!

    而要她借宋宴淮的势力,叶千栀却有诸多的顾虑。

    宋宴淮跟秦王的关系不是那么容易撇清的,虽然宋宴淮几次都表态,他可以护住她,但是她真的要一直都躲在宋宴淮身后么?

    把自己人生寄托在别人身上?

    那她穿越到这里的意义是什么?

    不行,她不能这么下去了,她应该做点什么,叶千栀心里暗暗下了决定!

    宋宴淮带着叶千栀和雪球回了家,翌日一早,京兆府的衙役们上门来了,他们是来走个过场,问叶千栀几句话。

    临走时,衙役对叶千栀说道:“宋太太,我们从莫以宁暂时落脚的地方找到了能致人暂时昏迷抽搐的药物,过两日开堂时,希望宋太太能到堂帮忙做证明。”

    叶千栀一愣,很快就答应了下来,她面色如常地送衙役们离开,等他们全都走了,叶千栀这才面色凝重地来到书房。

    “温言,你在吗?”

    叶千栀在书房门口,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

    “星宝,你来了,怎么不推门进来?”宋宴淮听到她的声音,立刻就撂下了手里的书本,他快步走到门口,打开了门。

    叶千栀欲言又止地看着他,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你有话要跟我说?”宋宴淮一眼就看穿了叶千栀的想法:“但是你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嗯。”叶千栀点了点头,她小声道:“莫以宁那边的证据是你帮忙送过去的?”

    “我说过,我不会让人欺负你的,不管是谁,都不能欺负你。”宋宴淮没承认,但是他这句话无疑是证实了,那件事确实是他干的。

    “温言,以后我的事情你不要插手了,我自己能解决。”叶千栀在知道这件事是宋宴淮帮忙扫尾的时候,有点高兴,但是更多的还是怕这件事会被外人知道,若是被那些对宋宴淮有敌意的人知道了,这不就是明晃晃送到人家手里的证据和把柄么?

    “夫妻本是一体,我们之间说这些客套话,那就是见外了。”宋宴淮如何不明白叶千栀在想什么,他们两个人都在为对方着想,却从来都没有为自己考虑过。

    叶千栀明白自己说多少遍自己能解决这些事情,宋宴淮都不会相信,因为在他眼里,她除了会赚钱、懂医术外,手里没有可用的人,也无权势,她说再多自己能解决这些问题,宋宴淮都不会相信的。

    想要让宋宴淮相信她的能力,那她第一步要做的就是发展属于自己的势力!

    京城鱼龙混杂,想要发展属于她的势力,说简单也简单,但是她手里没有可用的人,所以她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找到可信任的人,然后一步步壮大队伍!

    除了发展自己的势力,还得提高自己的身份,等将来不管她遇到多牛逼的人,都得让人没法动她!

    在这一点上,叶千栀打算重操旧业,这年头谁都不敢保证自己不会生病,而她要做的就是给京城里的人治病,但是这个治病呢,跟其他大夫不一样,她得专门找高难度的,别的大夫、或者太医都束手无策的!

    如果她能解决这些病症,对她提高名望是一件极有帮助的事情!

    叶千栀花了一天时间做了一张计划表,等她把计划表做好,也到了殿试放榜的时间。

    殿试放榜跟会试放榜的时候不一样,殿试的前三名是圣上和诸多大臣钦定的,二甲和三甲则是大臣们按照举子们的策论成绩排序。

    宋宴淮会试的时候,夺得了第四名的好成绩,只要他殿试的时候正常发挥,那么排名变化应该不大。

    二甲和三甲的成绩都是张贴在贡院门口,叶千栀本想直接去贡院门口看,不过刚刚坐上马车,她就改变了主意,让车夫去了状元、榜眼、探花金榜题名后游街必经的街道上而去,她选了一家临街的茶楼坐下,优哉游哉地等着游街的队伍经过。

    她刚刚坐下不久,远处就传来了敲锣打鼓的声音。

    站在一旁的立春,立刻激动了起来:“太太,他们来了!”

    叶千栀立刻打起了精神,她推开了窗户,努力探头往外看,就看到远处隐隐有人影往这里而来。

    等了一会儿,远处的人渐渐走近,很快她就看到了骑在马背上的宋宴淮。

    “一甲第一名,冯烯元。”

    “一甲第二名,赵焕。”

    “一甲第三名,宋宴淮。”

    听到宋宴淮的名字,叶千栀眼角眉梢都染上了几分笑意。

    她本来还以为圣上会给宋宴淮穿小鞋,没把他刷下来就不错了,却没想到宋宴淮还能更近一步,直接从二甲榜首变成了一甲探花郎!

    *的队伍越来越近,叶千栀也看清了状元和榜眼的相貌,不得不说,今年恩科选出来的一甲前三名都很年轻。

    宋宴淮不到三十岁,冯烯元也是三十出头的样子,赵焕的年龄跟宋宴淮不相上下!

    街道两边的茶楼酒肆里有不少的姑娘们探出头看热闹,见状元、榜眼、探花三人骑着马从楼下经过,她们纷纷把自己手里的花儿、手帕往三人身上丢。

    叶千栀以前读历史书的时候就知道古代的女子表达自己的好感简单粗暴,像古代的美男子潘安,据说他每次出门都能载一车的水果回来,成语‘掷果盈车’就是因为他这事儿而来的。

    叶千栀以前没法想象那些大家闺秀是如何疯狂追星的,但是今日一见,叶千栀总算是明白了。

    好在她们丢的不过是鲜花和帕子,这要是丢水果,骑在马上的三个美男子怕是早就被砸的鼻青脸肿了。

    叶千栀也想丢点什么东西给宋宴淮,可她来时没有准备,根本就没有带东西过来,要她把自己贴身用的帕子丢下去,叶千栀又不愿意。

    她只能探出头,用力地冲着宋宴淮招手。

    不知道是心有灵犀一点通,还是宋宴淮不经意抬头,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

    见宋宴淮看了过来,叶千栀嘴角微微翘起,她用力地冲着宋宴淮挥手。

    宋宴淮见到她,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他冲着叶千栀展露了一个浅笑,惹得周围的女子发出了惊叹声!

    “探花郎冲我笑了。”有姑娘喊道。

    她话音刚刚落下,旁边就传来了其他女子不满的声音:“明明探花郎是对我笑的,探花郎,你再对我笑一笑。”

    宋宴淮的马匹已经经过了叶千栀所在的茶楼了,宋宴淮又恢复了面无表情。

    不管周围的人说什么,他都依旧是木着脸。

    走在中间的冯烯元听到四周吵吵的声音,他勾唇一笑,小声道:“宋兄,你这人气还挺高啊!”

    “彼此彼此!”宋宴淮点出事实:“我们三个人中,你人气最旺,赵焕第二,我是垫底的。”

    一旁的赵焕听到宋宴淮这么说,他抹了抹脸上的花粉,有气无力道:“宋兄此言差矣,明明我是被冯兄给连累的。”

    全都是往中间丢的鲜花和帕子,只是他运气不好,刚刚走在了冯烯元身边,倒是替他挡了不少。

    他们三人是这次恩科成绩最好的举子,彼此之间既是竞争关系,但是又惺惺相惜!

    等游街的队伍走远了,叶千栀这才带着立春离开了雅间,她刚刚走到楼梯口,就碰到了熟人。

    “真是冤家路窄,在这里也能见到讨厌的人。”杜菲芋刚好从另一边的走廊走过来,她和叶千栀在楼梯口相遇,杜菲芋见到叶千栀,脸色难看得不行。

    杜菲芋身后还跟了一个人,那是秦王妃朱辛月。

    “怎么不走了?”朱辛月见杜菲芋停下了脚步,不由得道:“不是说要回去给王爷熬汤喝么?”

    “遇到了讨厌的人,我现在不想走了。”杜菲芋对朱辛月的态度十分不耐烦,别说恭敬了,甚至是有点轻视她!

    朱辛月的脾气倒是挺好,她提醒道:“你不想走了就往后让让,没看到有其他的客人要下楼么?你堵在楼梯口算怎么一回事?”

    “朱辛月,你凭什么管我?”杜菲芋本来心情就不太好,加上碰到了叶千栀,心情就更差了,现在朱辛月还用说教的态度对待她,杜菲芋直接就炸了!

    “就凭本妃现在是秦王妃,就凭你现在只是客居秦王府的客人,本妃就有权利约束你,免得你行为不当,给秦王府招来了祸端!”朱辛月说话时的语速和声音跟往常一般无二,并没有什么区别,她淡淡地扫了杜菲芋一眼,就吓得杜菲芋再也说不出话来。

    最后杜菲芋只得跺了跺脚,捂脸跑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3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98章 骑马游街(一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