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杜菲芋跑了,叶千栀只是冲朱辛月轻轻地点了点头,而后便离开了。

    这里人多,不是适合说话的地方,叶千栀和朱辛月自然不会贸然打招呼。

    等叶千栀离开了,杜菲芋这才走了回来,她见朱辛月正拎着裙摆打算下楼,她心情不太好,她语气不善地问道:“你知道刚刚楼梯口的女人是谁吗?”

    她自然知道对方是谁,不过朱辛月还是满眼疑惑地看着她,好奇地问道:“谁呀?”

    “一个讨厌的人。”杜菲芋不待见叶千栀,她拿宋宴淮无法,自然只能把满腔的恨意全都转移到了叶千栀身上!

    “就因为她长得比你漂亮?”朱辛月这句话可谓是杀人诛心。

    杜菲芋差点被她这话给气炸了,她语气不好道:“那女人长得有我好看?在我看来,她也就一般般。”

    朱辛月真心实意地夸奖道:“你的样貌跟她相比,确实是更胜一筹,不过她胜在有气质。”

    “呵呵!”杜菲芋听到朱辛月这话,冷笑一声,“如果你知道她是谁,你就不会这么说了,这样跟你说吧,她是宋宴淮乡下娶的媳妇,就是一村姑,担不起你的称赞。”

    “她是宋公子的夫人?”朱辛月满脸‘惊讶’地看着杜菲芋:“她倒是有福气,早早就嫁给了宋公子,现在妻凭夫贵,身份也水涨船高。”

    在大盛朝,夫人这个称呼只能称官宦人家的夫人,除此之外,不管你家里多有钱,多牛逼,只要家里没人当官,一律都只能‘太太’称呼。

    以前不管谁见到了叶千栀那都是喊她宋太太,可现在就不一样了,宋宴淮很快就要入朝为官了,虽然只是翰林院从六品的编修,但翰林院可是清贵之地,要知道朝中三品以上的官员,全都是翰林院出身。

    不入翰林院,就没有资格入内阁!

    这些举子到了翰林院,就多了一个清贵的出身,以后步入官场,谁也得高看他们一眼。

    杜菲芋最不想听到的话语就是有人夸叶千栀有福气,因为她早早就盯上了宋宴淮,把宋宴淮视为自己的所有物,可是最后她的一片芳心却错付了。

    宋宴淮心里没有她,不仅没有她,还把她对他的好感视为洪水猛兽,她不过是出手算计了叶千栀一下,宋宴淮却直接找上了她,害得她到如此地步。

    杜菲芋摸着自己的脸,若不是宋宴淮给她喂了那样一颗恶毒的药丸,她又怎么会以身为饵,游走在各个男人中间?

    不是她想要这么干,而是*得,她若是不这么干,那她的脸就没法恢复容貌。

    为了这张脸,她做什么都甘愿!

    付出什么那都是值得的!

    朱辛月深深地看了杜菲芋一眼,没有多说什么,她率先上了马车,杜菲芋则上了另外一辆马车。

    状元、榜眼、探花游街结束后,便入宫去参加琼林宴了。

    叶千栀知道宋宴淮不会回来吃饭,所以她也没有等,自顾自地吃了饭,便让厨房给宋宴淮温了醒酒汤,她自己则一头扎到了书房,开始修改自己昨儿写出来的计划!

    这个计划要实行,靠她一个人是不够的,要不他把唐水波给喊来?

    叶千栀盘算了一下自己手里可用的银钱,最后悲伤地发现自己是没有办法养这么一大群人的,而且她要发展属于自己的势力,那肯定是不可能只困于京城这方寸之地!

    若是她要知道京城的事情,找宋宴淮不是更快么?

    又何必自己劳心劳力去操劳这些事情呢?

    叶千栀盯着自己的计划,苦思冥想,过了不知道多久,叶千栀眼眸一亮,她想到了一个非常好的法子,既可以解决目前的困境,又能把势力发展到大盛的各个地方!

    有了好的想法,叶千栀专心改起了自己的计划。

    叶千栀在家里奋笔疾书,皇宫里,宋宴淮正疲倦地应付那些来给他敬酒的人。

    琼林宴上除了这些举子外,还有圣上和朝中重臣,包括宗室王爷也都来了。

    今晚的主角是冯烯元、赵焕、宋宴淮几人,他们也就只有今晚属于他们的*时刻,三天后,他们入了翰林院,那就是一个小小的从六品编修!

    秦王的位置离宋宴淮并不远,秦王看着宋宴淮跟赵焕正在低声交谈,他目光复杂。

    一直以来,秦王都以为宋宴淮疏远他,只是因为不服气他当时帮杜神医父女说了几句话,他想着,等宋宴淮气消了,他再好好道个歉,宋宴淮就会跟曾经一样,又重新回到了他身边。

    可是现在他却不敢抱有这样的幻想了,因为宋宴淮入朝为官了,虽然他只是小小的翰林院编修,但那也不是他能去找回来的人。

    他不仅要跟宋宴淮保持距离,还得堤防他不会帮着圣上来算计他。

    去年他就在宋宴淮手底下吃了不少的亏,让他背地里置办的产业一度停摆。

    现在宋宴淮要是站到了圣上那边,那肯定第一个就拿他开刀。

    宋宴淮知道他所有的事情,还帮他处理过不知道多少的事情,要是宋宴淮出手对付他,那肯定是一出手就一个准!

    想到这里,秦王就坐不住了。

    他端起了酒杯,走到了宋宴淮身边,想要敬他酒。

    宋宴淮见到他过来,面色如常,似乎他跟那些来敬酒的人没有一点不同。

    “温言。”秦王看着宋宴淮,喊了他一声,声音有些哽咽。

    “秦王殿下。”宋宴淮礼貌而又疏离地喊了他一声。

    秦王听到他这声称呼,终于有点忍不住了,他小声道:“我们之间真的就没有转圜的余地了?你就因为我那天没有站在你身边,所以记恨上了我?”

    “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秦王殿下现在提起这些事情有何意义呢?”宋宴淮已经不想提这件过去的事情了,他看着酒杯里的酒水,音色淡淡道:“曾经,我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为了大盛百姓,是为了让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可是最后我发现我错了。”

    “我若是想要让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我应该入朝为官,而不是去当别人的谋士,不仅耽误了自己的前程,也没有让他们过上温饱的生活。”

    他后悔了当年的决定!

    秦王脸色一瞬间变得惨白,他举了举酒杯,不知道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喝下了酒,最后失魂落魄地离开了。

    秦王和宋宴淮之间的交谈和互动早就被殿中的众人注意到了。

    赵焕等秦王离开后,他这才俯身在宋宴淮耳边小声道:“宋兄,刚刚圣上一直都在盯着你瞧。”

    宋宴淮挑了挑眉,丝毫不意外。

    赵焕小声提醒道:“宋兄,虽然你以前跟秦王殿下有深交,但是现在你已经入朝为官了,你跟秦王殿下之间该保持距离还是得保持距离,圣上没法对秦王殿下如何,但是要收拾一个小小的翰林院编修,那是易如反掌!”

    赵焕其实很想说,忠臣不事二主,宋宴淮当初已经选错了人,现在好不容易走上了正轨,那就不要辜负了圣上的期望!

    最后不仅会把自己弄死,说不定还会把自己的家人给连累了!

    宋宴淮如何会不明白赵焕的未尽之言?

    他对着赵焕举了举杯,感激道:“多谢赵兄的提醒,我记住了,以后定会注意。”

    如果说他以前把自己的希望寄托在了上位者手里,那么经过了这五年的毒打和秦王各种骚操作了以后,宋宴淮能信任的人就只有他自己了。

    与其指望别人达成他心中所愿,不如靠他自己一步步往上走,他相信,他终有一日能够大权在握,能够让天下百姓都填饱肚子!

    圣上的注意力一直都盯着秦王殿下,坐在他身边的皇后见状,不由得低声道:“圣上,夜已深沉,是不是该散席了?”

    “皇后说的是。”圣上回过神来,他招手对身边的太监吩咐了几句,便站起身离开了。

    皇后看着圣上离开的方向,就知道他要去哪里过夜,她不自觉地咬了咬唇,终究没敢出声。

    圣上离开了,皇后也离开了,剩下的大臣们也三三两两地各自散去。

    这一晚上,宋宴淮酒喝了不少,美味佳肴倒是没怎么吃,散席了以后,他跟赵焕往外走,刚刚走到大殿门口,就碰到了去年的金科状元赵岱。

    赵岱冲着宋宴淮点了点头,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又各自散去。

    除了站在宋宴淮身边的赵焕注意到了两人之间的不同,其余人都没有注意到。

    宋宴淮跟着大臣们往宫外走去,等到了宫门口,墨玉迎了上来,他闻到了宋宴淮身上浓郁的酒气,连忙扶住了他。

    “我没醉,就是衣服上沾染了一点酒气。”宋宴淮酒量不说极好,但是也不差,他微微摇头,示意墨玉不必扶着他。

    墨玉见他目光清明,便也没有坚持。

    宋宴淮顺利上了马车,马车往外城驶去,住在外城的官员不少,不过出了外城的城门,往宋宴淮那个方向的就只有他一个人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3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99章 琼林宴(二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