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宋宴淮入宫参加琼林宴的时候,是有人搜身的,他要是真的带了毒药在身上也入不了宫。

    面粉这玩意儿他那时候就是装着玩儿的,谁能想到居然就真的给用上了呢!

    宋宴淮的解释合情合理,叶千栀找不出他话里的漏洞,最后只能暂且放过他。

    宋宴淮受了伤,叶千栀担心得不行,亲自给他喂了药,喂完了药,叶千栀亲自拆开了宋宴淮左肩的纱布,亲自给他上了药,又重新包了起来。

    市面上现在用的金疮药自然是没有叶千栀自己研制出来的好,叶千栀也不放心宋宴淮用外面的药治伤。

    他半夜回来都会有人埋伏在街边想要刺杀他,那人家会不会直接在他的药里做手脚,要了他的命呢?

    叶千栀不放心,总之宋宴淮以后穿的吃的用的,叶千栀都得亲自盯着,不然她就会担心出差错!

    叶千栀紧张他,那是好事儿,但是宋宴淮也不想叶千栀这么辛苦这么累,他跟叶千栀说,这些事情他会处理好,谁知他刚刚开口,就被叶千栀给怼了:“你说你会处理好?你怎么处理?把自己没受伤的右肩送上去再让人捅个窟窿?”

    “......”得,他家小姑娘还生着气呢,他能怎么办?自然是他家小姑娘怎么说就怎么办了。

    宋宴淮在叶千栀的‘照顾’下,三天后,宋宴淮准时就去翰林院报道了。

    新入朝的举子们都是在翰林院当编修,平日里不是抄抄书就是看看书,或者端着茶杯找三五同僚聊聊天儿,至于编写的事儿,那是轮不到他们的。

    翰林院是清贵之地,他们干的活儿自然是比较轻松的,每日里喝喝茶聊聊天,时间就不知不觉过去了。

    在宋宴淮忙着每天都去翰林院打卡的时候,叶千栀写回清寒州的信也顺利到了唐水波手里。

    唐水波这一年多的时间都是在静雅轩训练人,一接到叶千栀写来的信,他立刻就按照叶千栀的要求在清寒州率先开了一家镖局。

    这个镖局跟其他的镖局不一样,别的镖局那都是只负责运送大件的物件,而叶千栀开的镖局则是不管大小,一律都送!

    大到各种木制的家具,小到一封信他们也送!

    这在同行看来,这就是做亏本生意,大家纷纷都在背后嘲笑唐水波,可唐水波都丝毫不介意,甚至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就把生意做到了清寒州之外的州府。

    他们家的镖局送东西速度快,而且对货物的保护也极好。

    基本上不会丢件,也不会损坏物件,至于路上遇到那些想要打劫他们的劫匪?

    唐水波*了一年多的那些人可不是吃素了,劫匪都是无组织的那种,训练也都是各自训练自己的,甚至还有些人压根就不会,只知道拿一根棍子就往前冲!

    而唐水波训练出来的人就不同了,他们单独分开拳脚功夫都不怎么样,但是当这些人在一起的时候,那威力就显现出来了,普通的劫匪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

    他们的动作很简单,看似很容易破解,可是当他们全部人一起出招,劫匪压根就不知道该怎么还手比较好了。

    也因为有这些人,叶千栀所开的‘顺风’镖局,很快就小有名气,来这里找他们运送东西的人越来越多。

    以前大家写信给远方的亲人,都只能找身边要去那边务工的人帮忙捎去,有时候一年半载也收不到回信,可是现在有了顺风镖局就不一样了。

    不管是寄信还是托送东西,他们都能第一时间就把东西送给对方,也能把对方的回馈立刻就带回来。

    一开始的时候找顺风捎东西的都是一些小物件,后来因为顺风的口碑好,清寒州的一些商户也找他们帮忙送货或者是去其他的地方买原材料。

    叶千栀开顺风镖局的时候就跟唐水波交代过,赚钱是其次的,镖局的主要目的是在各个地方安插人手,打探消息。

    所以赚钱不赚钱不重要,重要的是把自己的人分布在大盛的每寸土地!

    唐水波接生意的时候也不挑拣,反正只要有人来找他们,那么不管多远,唐水波都会安排人送去,而每个他安排了人去的地方都开起了顺风镖局。

    这样一来,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顺风镖局就出现在了大盛州府,甚至隐隐有往县城发展的趋势!

    发展势力,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事情,还是需要时间慢慢布局。

    在顺风镖局进展顺利的时候,叶千栀也在考虑怎么提升自己的名气。

    就像杜神医一样,明明他们父女都是恶心人的玩意儿,但就因为杜神医有了神医之名,所以秦王就会护着他们,不管他们做出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只要杜神医没有伤到秦王殿下,那么秦王殿下就还会护着他们。

    想到了杜神医父女,叶千栀不由得就想起了神仙谷的事情,她可没忘记杜神医还欠神仙谷一笔笔的血债呢!

    只是现在他被秦王殿下护着,不是她一个无名小卒就能动的人。

    她想要给神仙谷的报仇,那么就得到达比杜神医更高的位置,名声定要比他更响亮!

    想法是不错的,但是要达到这些高度,难度很大。

    时间从初夏转入了初秋,早晚天气都比较凉爽了,叶千栀在家里闲着没事儿,时不时就会出门遛弯。

    女子装扮出门时,三次里两次都会碰到杜菲芋,也不知道是不是她们有孽缘,每次出门都能碰到。

    后来为了避开杜菲芋,叶千栀只能女扮男装。

    一开始她穿男装是为了避开杜菲芋这个讨厌的人,后来她却发现自己穿男装比女装上街更自在。

    大盛朝对女子的禁锢跟前朝相比是开放了不少,最起码女子可以单独上街,不会被人指指点点,但是女子也还是没有叶千栀以前生活的世界自由的。

    女子要做些什么事情,总是比男子更困难。

    以前叶千栀没穿男装的时候,倒是没有发现这些事情,等她穿着男装出门,去哪里都畅通无阻之后,叶千栀就明白了过来。

    享受过了男子的自由,叶千栀出门时就不太喜欢穿女装了。

    但凡有出门的需要,她都着男装出门。

    入了秋之后,叶千栀出门的频率比往常高了不少。

    这天,叶千栀听阿平说城南有个菊花展,叶千栀对于养花这事儿没什么兴趣,不过宋宴淮似乎挺喜欢种花的,家里院子里的花草都是他要求要种的。

    刚好手里没事情,闲得无聊,叶千栀便带着穿立春去凑个热闹。

    叶千栀居住的地方离菊花展的地方并不远,穿过主街,再走一段路就到了,所以叶千栀和立春也没让车夫套马车,而是选择了步行。

    两人刚刚走到主街,就听到了办丧事的哀乐,路两边围了不少人,大家都在感叹这次出殡人家的事情。

    “楚家大少爷和楚家大少奶奶他们还真是命苦啊!好不容易走到了一起,却偏偏楚大少奶奶就难产了,现在更是一尸两命,哎。”

    “老兄,这是怎么一回事啊?”有人好奇问道。

    刚刚说话的人便顺势聊起了自己知道的内幕,叶千栀刚好被人挤在了角落里,被迫听了好一会儿。

    “你们都知道,楚家大少奶奶出门寒门,楚家呢,是咱们大盛的首富,这楚大少爷跟大少奶奶那就像是两条没有交集的平行线,按道理来说,他们之间是没有机会遇见的,谁知道他们在命运的安排下,见到了彼此,还产生了爱情的火花。”

    街边的妇人侃侃而谈,周围的人听得是如痴如醉,不过叶千栀却只听了一个开头,随即她的视线就被街道中间抬过来的棺材给吸引了。

    她没有看错的话,棺材的盖子似乎动了动,里面的人似乎还没有死?

    叶千栀不确定是自己眼花了,还是因为棺材在抬动的过程中产生的动静,她又仔细地观察了好一会儿,最后她发现,确实是里面有人在推棺材上面的盖子!

    这里面躺着的是活人!

    可刚刚街边的人不是说这里面躺着的是楚家大少奶奶,而楚家大少奶奶因为难产,一尸两命!

    叶千栀看完了棺材,视线随即落在了在最前面捧着牌位,哭得不能自己的楚家大少爷。

    从他的神态可以看出,他确实是很伤心,他走路的时候好几次都站不稳,差点倒在了地上,要不是他身边的小厮手疾眼快扶住了他,他怕是早就跟大地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她该不该出手相助呢?

    叶千栀陷入了纠结,一个活人却被人当成死人放到了棺材里,甚至还急匆匆地举办了丧礼,这件事怎么看都透着一股诡异,那么这个楚家大少爷知不知道他的媳妇还活着呢?

    大户人家腌臜事儿不少,叶千栀不想理会这些事情,但是身为医者,却又做不到眼睁睁看着一条生命在她眼前消失!

    想了想,叶千栀突然拨开了人群,往棺材那边冲了过去。

    “干什么?干什么?”楚家的护卫立刻就围了上来,伸手就要把叶千栀给赶走。

    叶千栀看着棺材,飞快地说道:“我见你们的棺材盖子在动,这说明里面的人没有死,你们把一个活人放在了棺材里,是打算大埋活人?”

    “什么大埋活人?你个小子,知道什么?一边儿去,别搅了我们家少奶奶出殡的大事儿!”

    “我说了,她还活着,你们怎么就不相信呢?你们要不信的话,可以开棺检查啊,看看我说的是实话还是假话!”叶千栀相信自己的判断,对此是胸有成竹!

    反倒是这几个护卫,一时间还真是有些迟疑了。

    这里有人*,楚家大少爷自然是看到了,他脚步虚浮地走了过来,冲着叶千栀拱了拱手:“这位兄台,今天是内子出殡的日子,开不得玩笑话,还请兄台高抬贵手,让我们顺利把仪式走完。”

    “我没拦着你们走仪式啊,我拦着的是棺材。”要不是见他脸上的悲伤不似作假,叶千栀肯定会忍不住伸手打他几拳,连自己的妻子死没死都弄不清楚的男人,没有资格当人家的夫君!

    “兄台为何要拦着内子的棺材?”楚大少爷一脸不解地看着叶千栀,疑惑道:“是不是在下得罪过兄台?若是在下以前有失礼的地方,还请兄台海涵,若是兄台真的气不过,可以以后来找在下的麻烦,今天对在下和内子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不能出差错。”

    道长可是说了,一定要在正午太阳最烈的时候把他们母子送到墓地,才能让他们去投个好胎!

    叶千栀对于他的说辞很是无语,最后只得道:“我跟你今天第一次见面,无冤无仇的,我为什么要搅合你们家的丧事?我说了,你的媳妇没有死,她现在正在棺材里挣扎着呢,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话,可以把棺材打开看看。”

    “要是我说的是假话,那你们要杀要剐都随便。”

    古人极其重视誓言,基本上没有人敢轻易许诺!

    楚大少爷本来就不相信陪了他好几年的妻子就这么撒手人寰了,现在听到叶千栀的话,他先是不敢置信,他追着叶千栀问了好几句,知道他没说假话以后,他立刻就让人把棺材放下,要把棺材打开!

    “大少爷,您怎么能把一个陌生人说的话当真呢?人家万一就是故意来搅合大少奶奶葬礼的,这不就是让人看了笑话么?”护卫舰楚大少爷要把棺材揭开,顿时急了,连忙跑到他身边说道。

    “不管他说的是真话还是为了让我们楚家丢脸,我都不能不把他说的话放在心上,你让开,我今天一定要把棺材打开。”楚大少爷原本就不相信自己的妻子死了,只是那时候他伸手探了探他妻子的鼻息,知道她没了呼吸,所以不相信也强迫自己接受了这个事实。

    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离开了他,不在了,以后他就真的是孤家寡人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2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01章 顺风镖局(一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