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楚大少爷坚持要打开棺材的盖子看里面的情况,护卫想要拦着也拦不住,最后无奈只能同意了。

    同意是同意了,但是他们也打定了主意,等棺材盖子打开的时候,他们就把毒药撒到棺材里,直接毒死大少奶奶就是了!

    想法是很好的,只是等他们执行起来的时候就发现这个想法不容易实现。

    因为来撬棺材的人不是他们这些兄弟,而是刚刚出来‘仗义执言’臭小子身边的小厮!

    立春拳脚功夫不错,撬一个棺材盖子对她来说那是小儿科,根本就花费不少什么力气,她拿着匕首动作娴熟地把棺材一分为二。

    等她把棺材挪开的时候,大家就看到了躺在里面的人手指似乎动了动!

    见到棺材被人打开了,那几个护卫着急了,其中一人正想要上前把撒毒的时候,谁知道叶千栀一把捉住了他的手,笑吟吟地问道:“你想干什么呢?”

    “没。”被捉住的人额头上溢出了一层层的冷汗,声音发虚,眼睛压根就不敢跟叶千栀对上。

    叶千栀看都没有看他一眼,直接就把他放在袖子里的毒药给找了出来,她打开了油纸包,看清楚了里面的药粉时,突然就笑了起来:“你们还挺狠心的,居然准备了砒霜,不知道你们家大少奶奶跟你们什么仇什么怨啊,活埋不成就打算下毒把人给弄死?”

    楚大少爷早就扑到了棺材上,他看着里面面色孱弱的女人,他声音颤抖:“阿云,你真的还活着,对不起,我没发现你还活着,差点就亲手把你送走了。”

    躺在里面的女人脸色惨白,浑身都冒着冷汗,她疼得说不出话来,她的双手血肉模糊,显然她在棺材里面挣扎了很久,要不是叶千栀发现了不妥,仗义执言的话,她怕是真的会被悄无声息地送到墓地。

    而她的枕边人并不会察觉这一切都是别人的阴谋,因为她确实是难产了。

    “立春,你过来看着他们,本少爷现在没时间理会他们!”这些人是楚家的下人,能有资格处理他们的,也只有楚家的主子们,她一个外人自然是不能越俎代庖!

    立春连忙走到了叶千栀指定的位置,眼神不善地盯着他们几个人。

    不知道是因为心虚还是因为别的原因,这几个人根本就不敢跟立春对视,他们视线飘忽不定,什么地方都看,就是不敢跟立春对视。

    这样一来,显得他们就更心虚了!

    安排好了这些事情,叶千栀这才走到了楚大少奶奶身边,她伸手给她把了脉,刚刚把脉,叶千栀就惊讶道:“你怀了双胎?”

    楚大少奶奶的肚子高高耸起,里面如果是一个孩子的话,那孩子的个头挺大的,可脉象显示,她肚子里有两个孩子,这就难怪她会难产了。

    古代的女人生产都是在鬼门关上走一遭,生一个孩子都危险得不行,更别说她肚里还有两个孩子。

    楚大少爷正拉着楚大少奶奶的手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记得家里请来的大夫都说,他妻子难产而亡,现在就算知道他的妻子没有死,但是肚里的孩子没有出来,他妻子就不知道能活多久。

    现在一看到叶千栀会把脉,而且能脉出里面有几个孩子,楚大少爷眼里浮现出一抹亮光,他目光炽热地盯着叶千栀,恳求道:“兄台,你懂医术?求求你救救我媳妇一命。”

    楚大少爷说着话,又怕叶千栀不答应,他不假思索就跪在了地上:“只要兄台救了我妻子一命,你就是我楚渊的恩人,我楚渊的这条命就是你的。”

    “我要你的命干什么?”叶千栀嫌弃地摆摆手:“我尽力而为,你妻子难产了好几天了吧?而且这几天她没进食,现在她全身无力,就算我给她喂了催产药,把她的胎位扶正,她也没有力气把孩子生下来。”

    而且她难产太久了,孩子一直呆在肚子里,现在也不知道肚里的孩子是不是还活着。

    “我有一种办法能救她一命,但是她肚里的孩子,我不知道能不能保住。”叶千栀先把风险说在了前头:“如果你们要孩子,那我就会先救孩子,大人....保不住。”

    楚渊在听到了叶千栀说能救他媳妇一命后,就激动得不行,压根就没有听清楚叶千栀说的后半段话,他一把抓住叶千栀手,恳求道:“只要能让阿云活下来,我就满足了。”

    “救活她没问题,但是你们的孩子,我不知道他们现在是不是还活着,我也没有把握救活他们!”要是孩子在肚子里就憋死了,就是华佗在世,那也没办法把死人给救活啊!

    这次叶千栀说的话,楚渊听清楚了,他毫不犹豫道:“我只求阿云活着,孩子.....一切看天意吧!”

    只要阿云好好地,他就满足了!

    得了楚渊的准话,叶千栀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这个楚大少爷还不错,起码跟那些要子不要妻的渣男不一样,要是同样的问题摆在了其他男人身上,怕是他们肯定会选择要孩子不要妻子!

    孩子是自己的骨肉,妻子嘛,只要有钱,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要是楚渊选择要孩子,那叶千栀定然会尽力先救孩子,但是她对楚渊就没什么好印象了。

    现在听到他的选择,身为女子,叶千栀还是为楚大少奶奶松了口气,起码她遇到了一个良人!

    反倒是躺在里面的楚大少奶奶她声音虚弱道:“夫君....救...救孩子。”

    楚渊听到了,他握住了楚大少奶奶的手,声音坚定道:“阿云,我从小到大都是家里多余的那一个,没有碰到你的时候,我过得是行尸走肉,遇到了你,我才知道活着的意义。”

    “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孩子有没有都无所谓,但是我生命中要是没了你,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阿云,请你原谅我的自私。”

    楚渊坚持自己的选择,楚大少奶奶听到他这番话,眼里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滴答滴答地落下。

    她含泪点了点头。

    看他们都做了决定,叶千栀也从周围的酒楼里买到了一把干净的剪刀和白酒,她走到楚渊身边,说道:“我要剖开她的肚子把孩子取出来,所以我不可避免会跟她接触,还希望你不会介意,在我们医者眼里,患者不分男女。”

    早知道今天出来会碰到这事儿,她就不应该穿男装。

    这时候她要是穿女装,肯定就不怕楚渊介意她是‘男子’,不过她要是女装出没,这件事也不会如此顺利就进行下来。

    楚渊拱手道:“我不在意这些事情。”

    在性命面前,清白算什么?

    得了楚渊的准话,叶千栀也没再磨磨唧唧,她直接让人找来了白布,在街边围了一个临时的产房,里面除了她和立春外,楚渊都不能进去。

    叶千栀和立春先用白酒给自己的双手消了毒,她这才塞了一个补气血的药丸给楚大少奶奶:“你先把这个药丸吃了,等麻沸散来了以后你喝了,我们就开始手术。”

    楚大少奶奶听不懂‘手术’这个词的意思,不过从叶千栀准备的东西来看,也不难看出她要做什么。

    她浑身没力气,依靠她自己生下这个孩子不实际,那么眼前这个少年郎会选择什么法子呢?

    想到刚才少年郎说的‘剖肚’,法子已经不言而喻了!

    立春很快就把在旁边酒楼煮着的麻沸散给端了过来,叶千栀喂了楚大少奶奶喝下,等到麻沸散见效后,叶千栀这才拿着消过毒的匕首动作娴熟地给楚大少奶奶做剖腹产的手术!

    叶千栀这是第二次剖腹取子了,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叶千栀做起来更是娴熟,一点都不陌生。

    立春虽然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事情,除了一开始微微有些惊讶外,立春倒是很淡定给叶千栀递东西!

    两人配合默契,很快叶千栀抱出了一个孩子,孩子小脸皱巴巴的,脸色有点发紫,不过好在他还有虚弱的呼吸,叶千栀在他*上拍了好几下,孩子发出了小声的哭泣声,声音不大,但是足以站在外面的楚大少爷听清楚了。

    叶千栀把孩子抱到了一旁,接着又把里面的孩子给抱住来,刚刚抱出来的是个男孩儿,现在抱出来的是个女孩子,女娃娃脸色跟她哥哥一样,有点微微发紫,不过好在还活着。

    叶千栀同样在她的*上拍了拍,等孩子哭了以后,叶千栀这才把孩子们放在了一边。

    “孩子都还活着,你放心!”叶千栀见两个孩子都没了大碍,便低头在楚大少奶奶耳边轻声道,她知道对于一个母亲来说,孩子有多重要,楚大少爷刚刚选择要保大,而她看得出来楚大少奶奶是想要保小孩:“孩子没事儿,你也得坚强,熬过这一关,亲自看着他们长大。”

    “谢....谢大夫。”楚大少奶奶的声音轻飘飘、含含糊糊,她费劲了不知道多大的力气,才把这四个字说完。

    叶千栀没应声,她有条不紊地开始收拾后面的事情。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2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02章 再次剖腹取子(二,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