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等叶千栀把楚大少奶奶的肚皮给缝合了,她这才和立春抱着孩子出了临时的产房,她把孩子递到了楚渊面前:“恭喜,你妻子给你生了龙凤胎,男孩儿是哥哥,女孩儿是妹妹。”

    两个孩子叶千栀只是用刚刚围产房的布料随便包裹着,两个孩子在叶千栀怀里小声地哭着,声音不大,但是大家确实是见到这两个孩子都还活着。

    “那我.....太太....”楚渊根本就没有心情管孩子的事情,在他看来,孩子的事儿可没有他媳妇重要!

    叶千栀一听到他的问话,便用可怜的目光看了两个孩子一眼,可怜的呦,在你们父亲的心里,妻子比孩子重要!

    不过叶千栀难得在这里见到了这么疼爱媳妇的男人,叶千栀对楚渊的印象更好了,她笑道:“她暂时没事,只要接下来的护理工作一丝不苟按照我所说的完成,那就不会出问题。”

    叶千栀先是开了两张药方给楚渊,一张是用来擦洗身子的,一张是用来喝的,除了楚大少奶奶的方子,叶千栀也写了一张适用于孩子的方子,不过孩子刚刚出身,他们根本就喝不了汤药,所以这个方子得奶娘喝了,然后通过奶水,喂到孩子们嘴里。

    除了药方,还有护理方面的事情,叶千栀都仔细地交代了!

    楚渊听得认真极了,很不得把叶千栀所说的每句话都供奉起来。

    等她说完了,楚渊这才再次跪在了地上:“今日兄台救了我们一家四口,你是我们楚家的大恩人,恩人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以后恩人的事情就是我们楚家的事情,恩人有需要随时来楚家找我。”

    楚渊可不是空口无凭说这话,他直接把自己腰间代表楚家未来继承人的玉佩给了叶千栀。

    这块玉佩对楚家人来说很重要,但是对于叶千栀这种不识货的人来说,顶多就觉得这块玉佩的玉质很不错,入手温温的,玉质细腻。

    叶千栀面色如常接过,可一旁守着的楚家护卫们全都被楚渊的这一手给惊到了。

    他们想要上前阻止,可是想到刚才被叶千栀抓到他们下毒的事情,一时间也不敢有所行动,只能站在原地,干着急!

    他们内心如何挣扎,叶千栀不知道,她收了玉佩,“楚大少爷,明天我会上门给楚大少奶奶看诊,接下来的几天我应该都会到贵府拜访。”

    楚渊早就知道叶千栀是怎么把他的两个孩子和妻子从鬼门关上给拉回来的,对于叶千栀要到楚家看诊,他一点儿都不意外。

    叶千栀这是负责的态度,要是叶千栀收了玉佩,不干活儿,楚渊才比较害怕呢!

    楚家大少奶奶和孩子们都没事了,楚渊也没有心情在这里跟叶千栀寒暄了,他连忙指挥楚家的护卫把他们母子三人全都抬回楚家。

    楚家的护卫能拒绝么?

    他们敢把假死的楚大少奶奶给埋了,可现在人家还活着啊,他们哪里敢?

    而且大少爷现在神采奕奕,眼看就没事儿了,他们就更加不敢有小动作了!

    叶千栀在街上露了这一手,直接把周围的人给震撼了,大家对于叶千栀这个白衣少年是不陌生的,因为最近他时常就在这条街上行走,不过大家都没想到她还有这样一手。

    大家全都惊讶地看着她,剖腹取子,对于大盛的百姓来说那就是话本子都不敢编排的故事,可是他们没想到,有朝一日能够在街头巷尾亲眼目睹这一出。

    叶千栀和立春干净利落地离开了,只留下了无数的传说。

    一开始大家相传的时候,故事跟事实出入还不大,等到这事儿经过了几个人交谈了以后,那就变味了。

    在大家的口中,叶千栀已经不再是普通的大夫了,也不是神医,而是比神医更高一级的神神医!

    要知道杜神医可都做不到剖腹取子呢,可是这个白衣少年却做到了!

    “你们不是都亲眼见到了这位少年神医吗?那他叫什么名字?”有人听得多了,便开始打探神医的名字,然而刚刚在场的人全都忘记问少年神医的名字了,现在压根答不出来!

    不过他们虽然不知道名字,但是楚家大少奶奶丧事变喜事的事儿那是真实存在的,这就说明大家说的故事都是真的。

    大家全都高兴得议论,恨不得亲眼去楚家看看楚家大少奶奶现在的情况!

    有人高兴,就有人不高兴,楚夫人在知道楚大少爷带着楚大少奶奶和一对龙凤胎回来后,气急之下,直接把桌上的茶盏给丢了出去。

    “娘,您没事又发什么疯啊?”坐在楚夫人身边的是楚家的二少爷楚消,他见到自己的母亲行为失态,不满地蹙了蹙眉:“大嫂和侄子侄女没事儿,这对我们楚家来说是一件喜事,娘,您怎么就不高兴呢?”

    “我不高兴?”楚夫人看着眼前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的楚消,被他的态度给气到了:“消儿,你知不知道娘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我怎么知道?”楚消压根就不在乎这些事情,也从来都没有问过,自然是不知道楚夫人所做的一切是为了什么。

    “我做这些事情是为了你。”楚夫人强行压下了心里的怒火,她心平气和道:“楚渊是楚家的长子嫡孙,老夫人本就看重他,现在他一举得男,儿女双全,老夫人还不知道会怎么偏心呢,消儿,现在是你父亲当家,自然是没什么不妥,可等将来,他上位了,你又该如何呢?”

    楚消一脸理所当然道:“大哥是长子,他继承家业和继承父亲的伯爵位置是应该的,至于我嘛,父亲和大哥肯定是饿不着我。”

    至于取代大哥成为楚家的继承人,楚消是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事儿。

    说他胸无大志也好,还是说他纨绔也罢,楚消都不甚在意。

    明明能躺在银钱堆上吃吃喝喝度日子,为什么还要劳心劳力去操持家业?

    咸鱼躺不香么?

    显然楚夫人是无法理解自己儿子的想法的,在她看来,他们兄弟不是一母同胞,之间有竞争是应该的,可是她的儿子也实在是不争气,这都还没开始争呢,就先打了退堂鼓!

    “消儿,你就不能有点志气?”楚夫人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楚消,失望极了:“你就算不为自己想想,也该为自己的孩子和孙子着想啊!你能忍受自己过这样的日子,那你的孩子呢?殊不知他们愿不愿意过这样的日子呢?”

    “娘,您要是真的想要争家里的家产,那就您自己来争,儿子不是做生意的料,楚家的家业交到儿子手里,那就只有被败光的份儿。”楚消眉头紧紧锁了起来:“至于孩子和孙子的事情,儿子我现在都还了然一身,想这些事情也太早了一点。”

    对于他来说,有时间想这些有的没的,还不如花点时间去想明天该去哪里玩儿呢!

    继承家业听着好听,但是其中需要花费多大的心力,楚消只要想一想,登时就如同一盆凉水从头浇落,从头凉到脚!

    “娘早就把人选给你选好了。”楚夫人听到楚消这么说,她立刻就开始给楚消推销自己选出来的优秀儿媳妇人选:“早些日子我让你回来跟人家姑娘见一面,你老是找借口不来,现在你可要见见对方?”

    “娘,我不是跟您说过了么?儿子有喜欢的人了。”楚消不耐烦道,对于他母亲事事要给他安排的好的事情,楚消觉得自己有些吃不消了。

    “你总是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了,但是我就是没见到你把人带回来,既然你说你有喜欢的人了,那你倒是把人带回来啊!”楚夫人这几年想要儿媳妇都想疯了,自己的儿子是个没有上进心的,这要是他娶了媳妇,有了孩子,说不定就有上进心了。

    只要儿子有了上进心,那么他们母子把楚渊一家人赶出门不是指日可待了么?

    楚夫人对自己的手段是很有自信的,她能把楚老爷哄得团团转,可以把楚家的护卫都拿捏得死死的,这就证明她是一个颇有手段的人。

    只不过她是手段丰富,可惜就生了一个没有进取心的儿子,导致她想要把楚渊赶走的计划一度搁浅!

    这次好不容易听到她儿子提起了孩子和孙子的事情,楚夫人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把自己选好的儿媳妇人选往楚消面前摆。

    要是以前,楚夫人听到楚消这么说,她自然是不会再说什么,反正楚消喜欢什么都是三分钟热度,过段时间就冷淡下来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今天她被楚渊得了一对龙凤胎的事情给打击到了。

    楚渊都儿女双全了,她连儿媳妇都不知道在哪里,她能不急么?

    “你总是说你有喜欢的人了,那你倒是把你喜欢的人带回来给娘瞧瞧啊!”楚夫人道:“你要是不能把人带回来,这就说明,你只是用这件事来糊弄娘的。”

    “我就见过了她一面,茫茫人海,我要去哪里给您把人找出来?”楚消没好气道:“不跟您说了,我先去看侄子侄女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2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03章 胸无大志(三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