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她讪笑道:“我绝对不会给它送吃的。”

    宋宴淮看了她一眼,眼里的笑意让叶千栀恨不得直接消失在餐厅里。

    她根本就不敢跟宋宴淮对视,似乎跟他对视一眼,就会泄露她心里的真实想法。

    叶千栀不知道的是,宋宴淮早就看穿了她心里的想法。

    就跟所有溺爱孩子的家长一样,叶千栀是把雪球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对待,什么好东西都堆到了雪球身边,让它受尽宠爱,愈发不知道天高地厚。

    这个家里边,叶千栀第一,那么雪球就敢把自己的位置排在了第二。

    连宋宴淮都要往后排!

    宋宴淮以前是不屑跟雪球计较这些事情,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子不教父之过,宋宴淮身为‘父亲’,自然是有教养孩子的职责,所以他毫不客气就把猫丢到了暗房。

    “你记住你现在说的话,如果让我知道你偷偷给它送了食物,那我刚才的提议加倍!”宋宴淮早就知道怎么对付叶千栀了,所以他这话一出,叶千栀小脸顿时一片苦色。

    “温言,你这也太不相信我了吧?”叶千栀不满地嘟着嘴:“我都说了,我不会给雪球送吃的,你怎么就不信呢!”

    “我相信你啊!”宋宴淮正色道:“我只是怕某人的慈母心肠半夜时分苏醒,然后背着我做出一些不符合我想法的事情,我现在加码,也是让某人能克制住自己的行为啊!”

    叶千栀被宋宴淮这番话堵住了嘴。

    宋宴淮见叶千栀不吱声,他轻笑道:“再说了,我们是夫妻,做些事情不是应该的么?”

    “......”叶千栀直接没话说了,她低着头,使劲儿地扒饭,就当做自己没听到宋宴淮在说什么。

    宋宴淮为了不让叶千栀分心到雪球那边,饭后,他直接带着叶千栀去侍弄院子里的花草了。

    叶千栀以前种过了不知道多少的药材,侍弄花草这还是头一回。

    她没经验,不过不打紧,宋宴淮经验丰富,他会教叶千栀该怎么做。

    叶千栀是第一次侍弄这些花草,惊奇得不行,仿佛走进了一个新世界,早就把饿得凄凄惨惨的雪球抛之脑后了。

    等到她侍弄完花草,身上的衣裙已经有些微微脏了,她便去净房梳洗,等她带着一身水气坐在了菱花镜前擦拭头发的时候,才想起了被丢到暗房的雪球。

    叶千栀擦拭头发的动作慢了下来,坐在不远处正在翻看杂书的宋宴淮立刻就注意到了,他放下书,走到了叶千栀身边,接过了她手里的帕子,动作轻柔地给她擦拭头发:“你这是想起雪球了?”

    “嗯。”叶千栀没有否认:“这只猫啊,自从来了咱们家以后就一直过得恣意极了,这还是第一次遭罪呢,也不知道它在暗房如何了。”

    说不担心那是假话,而且宋宴淮的惩罚是让它三天不吃不喝,叶千栀很担心,雪球这么娇弱,它能撑过三天么?

    “今晚你先好好睡一觉,明儿早上我就把它放出来。”宋宴淮做了退步:“我说关它三天是玩笑话,顶多就是一个晚上,让它受点教训就行了,我相信,它是只聪明的猫儿,经过了今晚的事情,以后它就知道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能干了!”

    宋宴淮都这么说了,叶千栀自然也不能得寸进尺,她虽然还是很担心雪球,不过雪球只是饿一晚上,应该没什么关系!

    “那我们去休息吧!”叶千栀心里的大石头落下,她直接站起身,一个旋转到了宋宴淮面前,双手抱住他的脖颈,红唇贴着他的耳朵说道:“抱我过去。”

    宋宴淮把帕子丢到了梳妆台上,一个公主抱,把人抱在了怀里。

    屋里烛火暗暗沉沉,把屋里的气氛渲染得愈发暧昧!

    翌日,宋宴淮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去暗房把雪球给放了出来。

    经过了一晚上被人关在了暗房的经历,雪球整个猫生都晦暗无光了。

    等到宋宴淮把它从暗房放出来以后,雪球跟昨天的雪球就有了很明显的变化。

    如果是以前的雪球,它见到宋宴淮根本就不会害怕,还会往宋宴淮的面前凑,时不时还会用它的猫爪子踩一踩宋宴淮的鞋子。

    可今天的雪球,这些小动作它是一概都不敢了,它见到宋宴淮,整只猫儿都抖了抖,等到宋宴淮端了食物放在了它面前,雪球也不敢跟以前一样放肆吃,它小心翼翼看了宋宴淮一眼,得了宋宴淮的准话,它这才垂着头,小口小口地吃了起来。

    饿了一晚上,雪球的肚子已经饿扁了,它小口地吃着,等吃完了碗里的食物,它还是挺饿的,按照它以前的做法,那肯定是缠着宋宴淮,继续给投食啊!

    可现在它却不敢了,只能小心翼翼地瞥了宋宴淮一眼,委委屈屈得如同一个小媳妇一样。

    宋宴淮知道它没有吃饱,不过他没打算投食了,而是一把拎起雪球,跟它训话:“你还记得昨晚我跟你说的话吗?院子里那些五颜六色的花儿你不许再给我祸祸了,这次呢,是给你一个教训,以后你要是再犯,那可就不是跟今天一样轻轻揭过了。”

    雪球这一晚被关在了暗房,那是真的有认真反省自己为什么会被关起来的,虽然它不会人言,对于宋宴淮的提问,它也不会应声,但是等雪球走到了院子里,看到那些五彩斑斓的花儿时,它一个猫步,离得它们远远的,从它的行为中,就能看出雪球是真的知道自己为什么被罚了!

    雪球往后都绕着院子里的花草走,它再也不想感受饿肚子的滋味了!

    它会好好珍惜每一次能享用美食的时刻!

    雪球懂事了,家里人都安心了不少,叶千栀见它吃了一次亏,就懂事了,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才好。

    不过雪球懂事,对她来说是一件好事儿,因为她就不用担心雪球以后受罚了。

    事实证明,宋宴淮的这一招效果非常好,雪球本来就很聪明,以前就是仗着叶千栀宠爱它,所以才胡作非为,可是现在它知道在这个家里,最大的人是宋宴淮,只要宋宴淮决定的事情,叶千栀也无法动摇。

    它便开始在宋宴淮的面前卖乖,希望宋宴淮看在它这么懂事听话的份上,能对它好一点儿。

    宋宴淮说的话,雪球也奉为圣旨,记得牢牢的!

    叶千栀观察了几天,就知道这只猫儿也是个欺软怕硬的人。

    以前它见宋宴淮好说话,就不把宋宴淮当回事,现在它在宋宴淮这里吃了大亏,倒是懂得去讨好宋宴淮了。

    不过宋宴淮压根就不需要雪球听话,在宋宴淮眼里,人分为两类:有用的,无用的。

    雪球虽然是猫不是人,但是在宋宴淮眼里,雪球就是个麻烦精,他当初就不想收养它,要不是叶千栀坚持,雪球早就被他丢到外边去了!

    家里的波澜就这么平静了下来。

    宋家是平静了,但是京城里因为叶千栀使出的那一招剖腹取子则闹得天翻地覆!

    在古人的思想里,人的肚子是不能剖开的,这要是剖开了,人还能活吗?

    可是楚家大少奶奶却活了下来,不仅她活了,还有她肚里的那对龙凤胎也活了下来。

    这对大盛百姓来说,是个奇迹!

    叶千栀谨记她要去楚家给楚大少奶奶处理肚子上的伤口,所以她在知道雪球被宋宴淮放出暗房,并且无碍之后,叶千栀就换上了一身洁白的衣袍,带着立春和药箱前往楚家。

    她不知道,因为她这一手剖腹取子,让她在京城里声名大噪,她和立春刚刚走到主街,就碰到不少人来跟她们打招呼。

    剖腹取子这事儿大家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他们心里还是很忌讳的,不过眼前这位白衣神医真的把楚家大少奶奶给救回来了,还把肚里的两个孩子给救活了,京城的百姓想法很简单,家家户户都有女子,不是有女儿就是有儿媳,他们一定要跟白衣神医打好关系,说不定以后他们还有求白衣神医救命的一天呢!

    面对众人的热情,叶千栀和立春是一头雾水,不过她们也没时间去纠结这些小事,她们直接登门拜访楚家。

    因为叶千栀昨儿的那一手把楚家人都给惊到了,她刚刚敲了敲门,还没有报自己的大名和来意,楚家的门房就赶紧把门给打开了,迎接她们去了客厅。

    大少爷可是吩咐了,一定要招待好这位神医!

    不仅是大少爷,还有老夫人和老爷也都交代过了,从两位主子的态度就能看出,这位神医,绝对是楚家的座上宾!

    有能力的医者,本来就广受大家的喜爱和欢迎,叶千栀这一手直接就虏获了京城百姓的好感!

    叶千栀和立春刚刚坐下,楚家的侍女就端上了两杯香茶。

    叶千栀还没来得及喝茶,楚家老爷和楚家大少爷、二少爷就匆匆过来了。

    “不知贵客临门,有失远迎,还请见谅!”楚家老爷一来就先道歉。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2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05章 吓到了(二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