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楚老爷说完话才抬头看向叶千栀,这一看,立刻就受惊了!

    倒不是被叶千栀的俊美面容给惊到了,而是被叶千栀的年龄给惊到了!

    叶千栀本身的年龄就不大,加上她女扮男装,就显得更小了。

    眼前的少年不过十三四岁的年龄,可是他比那些年长的医者更厉害。

    楚老爷常年经受楚夫人的枕边风,他对于自己的长子,是不太满意的,对于长子所娶的寒门女,他也很是不喜欢。

    在楚老爷看来,他的家世这么好,能当楚家儿媳妇的人必定出身名门望族、贵族,而不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寒门女子,可耐不住楚渊自己喜欢,楚老爷就算再不满意,那又能如何?

    再加上有楚夫人在一旁煽风点火,楚老爷能不同意么?

    只不过他虽然对长子和长媳都不太喜欢和满意,但是楚老爷还是很期待抱孙子的,更别说楚大少奶奶很给力,一胎双胞,儿女双全!

    楚老爷看在那两个孩子的份上,倒也不气了,儿子扶不起来不要紧,他可以培养孙子啊!

    “楚老爷客气了。”叶千栀波澜不惊地应声,她摆了摆手,表示不用如此多礼:“今天冒昧登门拜访,是为了看楚大少奶奶身上的伤,她的伤口需要特别注意,若是有发热的症状,得及时知会我一声。”

    叶千栀说到这里才想起来自己似乎没有单独的住房,那楚家人应该去哪里找她呢?总不能是去宋宅找她吧?

    那样不是直接就露馅了?

    叶千栀想了想,她道:“离楚家不远处有一处余家布庄,以后楚大少奶奶有任何的问题都可以去找余家布庄的掌柜,他会通知我过来。”

    楚老爷连连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

    叶千栀说完了这话,便表示自己先去看看楚大少奶奶的情况。

    楚老爷自然不会拦着,不过为了避嫌,楚老爷还是吩咐楚大少爷一起过去。

    对于楚老爷的安排,叶千栀自然是无异议,反正楚老爷不开口,她也会开口的,她现在可是‘男子’呢,名声很重要!

    楚家不愧是大盛的首富,家里的亭台楼阁无一不精致,处处都透着壕气两个字!

    叶千栀对于楚家的富贵,不过是看了一眼,便平淡无波地收回了视线。

    她虽然没有楚家这么有钱,但是她也不差钱啊,自然是不会羡慕楚家的富贵!

    叶千栀和立春的表现很淡定,楚老爷看在眼里,愈发觉得眼前的少年不普通,对她愈发尊敬!

    楚大少爷居住的院子离主院并不远,很快就到了。

    楚大少奶奶暂时居住的房间是以前准备的产房,叶千栀来的时候,楚大少奶奶正和丫鬟在看龙凤胎婴儿。

    楚大少奶奶的脸色很不好,惨白无血色,但是她眼睛贼亮,见到叶千栀进来,楚大少奶奶还客气地跟叶千栀道了谢。

    叶千栀颔首道:“无需道谢,你的夫君已经给了诊金,我们这也算是钱货两讫了!”

    能够让楚家的大少爷欠下她一个天大的人情,那可不容易。

    要知道这些大家族不怕欠人钱,就怕欠人人情,特别是楚家这么富裕,对于这方面的事情更是慎重。

    要不是叶千栀刚好碰到了楚大少奶奶出了这件事,叶千栀想跟楚家搭上关系,还真的不容易!

    “还是要谢谢神医,要不是神医突然出现,我们母子三人就活不成了。”楚大少奶奶看着自己枕边的三个孩子,一脸庆幸!

    对于当母亲的人来说,孩子的性命比自己的命更重要。

    叶千栀高冷地没有应声,只是让楚大少奶奶揭开了衣服,看了看她肚子上的伤口。

    楚大少奶奶很是不好意思,但是叶千栀目光清明,没有乱瞄,除了看了她的伤口,伸手按了按,便没有多余的动作了。

    伤口昨天刚刚割开,现在叶千栀一碰,楚大少奶奶疼得额头上溢出一层层的冷汗。

    她很想大声喊叫,可是最后却还是忍住了,因为她喊了,肚子会动,伤口会崩开,那就更痛了。

    叶千栀看了以后,让人端来了热水,她拿着棉布擦拭了她的伤口,然后再她的伤口上按了一遍,这才给她的伤口涂抹了金疮药。

    “为什么要按伤口?”楚渊看着自己的妻子疼得脸色都变了,他心疼得不行,恨不得以身代劳。

    “昨儿她刚刚动了手术,肚子里面会有残留的空气,这就需要通过按压,把里面多余的气体给排出,这个过程确实很痛苦,但是却没有办法减少这一步骤!”叶千栀解释道:“一切都是为了让她的伤口能够早日恢复。”

    “相公,你不用说了,我能忍受。”楚大少奶奶忍着疼痛说道:“昨天我活下来了,这点苦我还能忍受。”

    楚渊听到她这么说,一颗心都碎了,他抹了抹眼角的泪,用力地一拳打在了旁边的柱子上!

    叶千栀没有理会楚渊的所作所为,她给楚大少奶奶涂抹好了金疮药,便洗干净了手,又叮嘱了几句,这就打算告辞离开了。

    楚渊见叶千栀要走,连忙道:“家里准备了一些酒菜招待神医,还希望神医能留下来吃过午饭再走。”

    “不用。”叶千栀摇摇头:“我刚刚说了,我们钱货两讫了,我现在上门给楚大少奶奶处理伤口,也就是售后罢了!”

    要不是怕楚大少奶奶这伤口没有人会照顾,叶千栀怕这其中出了什么意外,让她昨儿白忙活一场,她也不会上门给楚大少奶奶上药。

    “我知道。”楚渊正色道:“是我想跟神医交个朋友。”

    闻言,叶千栀倒是没有拒绝的理由了,能跟楚渊交朋友,对她来说利大于弊!

    叶千栀想了想,答应了下来。

    见叶千栀答应了,楚渊很是高兴,立刻就让人去准备酒菜。

    楚老爷知道叶千栀要留下来用饭,他立刻就让人去把他珍藏的好酒给端了上来。

    叶千栀跟着楚渊去了吃饭的饭厅,看到桌上放着的酒水,眉头蹙了蹙,她语气不善道:“我是医者,不能喝酒,酒就撤了吧!”

    “神医,现在不是没事儿么?喝一点应该没事吧?”楚老爷劝道。

    叶千栀坚持不喝,楚老爷也拗不过叶千栀,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酒水撤下后,叶千栀这才坐下来吃饭。

    楚家不愧是大盛的首富,不仅家里的装修富贵,一食一餐也都很精致,色香味俱全。

    叶千栀以前生活的地方什么都不多,美味佳肴最多,她早就吃习惯了,所以对于楚家精心准备的吃食,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同。

    她用得是自得其乐,楚老爷和楚渊、楚消见到了,却觉得眼前这位不愧是神医,如此美味佳肴在她面前,她都能淡定如斯!

    叶千栀可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等吃饱了以后,叶千栀再次提出告辞,楚老爷忍了再忍,终于忍不住问她大名了。

    叶千栀对于自己的大名早就有了准备,她勾唇一笑,摇了摇手里的扇子回答道:“郁拂云!”

    叶千栀丢下这三个字,翩翩然离去。

    等离开了楚家,立春这才忍不住问道:“少爷,您为什么要取这么一个名字啊!”

    郁拂云这个名字是很好听,但是立春就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家夫人会取这个名字呢!

    叶千栀淡淡道:“这个名字不好听吗?”

    “好听!”立春回答道。

    “好听就行了!”叶千栀明显是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她淡笑道:“我们回去吧!”

    立春点了点头。

    前脚叶千栀在楚家说了自己的名字,后脚郁拂云这个名字就传了出去。

    叶千栀在楚家说自己名字的时候并没有避开楚家的下人,所以这个消息就传得开了些,而且叶千栀并不认为自己需要避开,毕竟她的这个名字不是很好听么?

    对于京城百姓来说,白衣神医叫什么名字都没什么差别,顶多就是知道她教郁拂云后,感叹一下,神医的名字真好听!

    但是对于某些人来说,他们一听到郁拂云这个名字,就吓得浑身一哆嗦!

    楚家大少奶奶的事情经过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已经不单单是在百姓口中相传了,也传到了那些*名门世家的耳朵里。

    普通百姓对于生死还是没有什么执念,但是对于这些有钱有权的人来说,生死就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了。

    他们身居高位,呼风唤雨,自然是舍不得这么早就离开,能活多久就活多久。

    而以前他们巴结的人是杜神医,现在突然知道一个白衣神医能用奇特的手法救了楚家大少奶奶和那对龙凤胎,不少人就想着,他连接生都如此奇特,是不是会有其他的丹药,让他们益寿延年?

    想到这个事儿,不少人激动了,立刻就派人去查白衣神医的消息!

    很快白衣神医叫郁拂云这个消息就传遍了京城权贵世家!

    野心勃勃的秦王自然也派人去打探了这个消息,很快他就收到了郁拂云这三个字!

    他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杜神医正好就在给他针灸,当他听到郁拂云三个字,手抖了抖,银针直接插偏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2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06章 偏了(三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