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哎呦!”秦王喊了一声,他扭过头,就看到杜神医失神的模样,他不耐道:“杜神医,你不会是老到连针灸都不会了吧?”

    语气里明显对于杜神医的失神很不满。

    杜神医回过神来,他忙跪在地上告罪:“殿下,是草民刚刚手偏了,请殿下原谅!”

    杜神医说着,砰砰地跪在地上磕头。

    秦王殿下见他胆小如鼠的模样,很是不满地挥了挥手,没好气道:“行了,我又没说你什么,你做出这副姿态干什么?”

    杜神医抹了抹脸上的冷汗,只能不住地告罪。

    秦王殿下近来心情非常不好,本来想让杜神医给他松松筋骨,让他乐呵一下的,可现在见杜神医这唯唯诺诺的样子,秦王殿下也没有找茬的心情了,他让杜神医提早把针灸的事儿结束了。

    杜神医颤抖着手把银针全都取了,颤颤巍巍地离开了。

    杜神医一路上都失魂落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自己居住的地方。

    他刚刚回到居住的地方,杜菲芋就迎了上来:“爹,您这是怎么了?可是被殿下呵斥了?”

    “不是!”杜神医看到杜菲芋,终于回过了神,他看着杜菲芋,问道:“你可听说了昨儿楚大少奶奶身上发生的事情?”

    “听说了。”杜菲芋的消息自然比杜神医的更灵通:“楚大少奶奶身怀双胞,生产的时候难产了,楚家都算好了时辰,要把她下葬了,谁知道送葬的队伍刚刚走到主街上,就碰到了一个奇怪的少年,少年用剖腹的法子,救活了他们母子三人。”

    “现在京城里谁不夸赞那句少年一句?”

    “那你知道那位少年叫什么吗?”杜神医满嘴苦涩问道。

    “叫什么?”杜菲芋好奇地发问,她倒是还不知道这个消息!

    杜神医颤声道:“郁拂云!”

    杜菲芋正把玩着一把玉石做扇骨的扇子,她刚刚打开,就听到了郁拂云这三个字,扇子从她手里滑落,直接掉落在了地上。

    ‘啪’的一声,扇子四分五裂!

    杜菲芋却顾不上心疼扇子,她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郁拂云这三个字上面。

    “这不可能的,神仙谷所有的弟子那一天都回来了,绝对不会有漏网之鱼!”杜菲芋喃喃道,根本就不相信这个消息!

    “我也不相信这个消息,但是这个消息千真万确,如果他不是神仙谷的亲传弟子,又怎么会姓郁?还有拂是神仙谷这一辈的字辈。”杜神医轻叹了口气:“神仙谷存世百年,谁也不知道神仙谷究竟有多少弟子。”

    “你以前跟神仙谷的大弟子交好,可有听他说起郁拂云有关的事情?”杜神医问道。

    “他怎么可能跟我说这些呢?”杜菲芋满脸怨恨:“当时我接近他,他都恨不得离我远远地,明明我对他有救命之恩,可是他却避我唯恐不及,视我为洪水猛兽一样。”

    当年那个人要是对她有一点点好,她也不会毫不客气跟杜神医联手对付神仙谷。

    “爹,您先不要自乱阵脚,郁拂云究竟是不是神仙谷的传人,这还说不好呢,或许就是他恰好叫这个名字。”杜菲芋安慰杜神医:“您就别先被一个名字给吓到了。”

    “我能有今天的一切,依靠的都是神仙谷带出来的秘药,若是郁拂云真的是神仙谷的亲传弟子,那么我手里的秘药怕是不能用了,他手里肯定会有相对应的解药。”杜神医满脸忧愁。

    杜菲芋见杜神医愁得不行,她眉头也紧紧地蹙了起来。

    她垂眉思索,过了半晌,她突然出声道:“想要证明他是不是神仙谷的亲传弟子也很简单啊!”

    “怎么说?”杜神医忙问道。

    “爹,我们手里的秘药都是在那老头子的密室发现的,如果这个郁拂云是那老头子的亲传弟子,那他肯定是知道解法的,或许还会调配,那么咱们只要把其中一瓶毒药下到了京城百姓的饮用水里,他们中了毒,找普通大夫是无法解的,那他们会去找谁?”

    杜神医顺着杜菲芋的话想了想,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那还用说吗?他们肯定会去找郁拂云!”

    现在这个京城里,除了他这个名不副实的‘神医’,也就只有郁拂云这个神医了!

    他的神医之名是自己花费了不知道多少的功夫一步一步给弄出来的,以他的实力,他自然是担不起神医的名头。

    而郁拂云的神医之名就不一样了,他是百姓们自己亲自封的。

    百姓们出了事,自然会去找郁拂云,而不是来找他这个被秦王殿下收揽麾下的神医了!

    “我的闺女果然聪明,我这就去安排!”杜神医一扫萎靡,立刻精神抖擞地去安排了!

    这段时间大家议论得最多的就是楚家大少奶奶的事情,七天后,叶千栀去给她拆了线,又给她换了药方,接下来楚大少奶奶在家里静静休养了十来天,肚子上的刀口就愈合了。

    因为楚家有钱,楚大少奶奶这段时间得到了最好的照顾,所用的药材也都是最好的,楚大少奶奶刀口愈合后,便开始操办龙凤胎的满月酒。

    龙凤胎是楚家最小的一辈,是楚老夫人期盼了许久的曾孙和曾孙女,楚老爷虽然对楚渊这个儿子很不满意,但是面对白*嫩的龙凤胎孙子孙女,他还是满心欢喜的。

    特别是龙凤胎跟他似乎非常有缘分,每次他抱起他们的时候,两个小可爱都冲着他笑。

    看着孙子孙女傻乎乎的笑容,楚老爷心情激动,恨不得把世上最好的东西都捧到他们面前。

    儿子是来讨债的,但是孙子孙女却是来逗他开心的,楚老爷把对儿子的疼爱全数都转移到了孙子孙女身上。

    其实他是误会了,孩子才一个月不到,每天都处在吃了睡、睡了吃的阶段,哪里知道抱着他们的是谁啊,只能说这两个孩子性子好,不喜欢哭,刚好楚老爷来看他们的时候,他们吃饱了不哭不闹,有人逗他们玩儿,他们不自觉露出了笑容。

    楚老爷不知道这些事情,只以为自己跟孙子孙女有缘分,所以楚老爷一高兴,就打算满月宴大肆操办,要宴请所有的亲戚、朋友、商业上的合作伙伴!

    他们楚家什么都不多,就是银钱多,能用银钱解决的事儿,那都不是事儿!

    楚老爷就是要让人知道他当祖父了,有了一对可爱乖巧的孙子孙女。

    说白了,人都有炫耀的心理,楚老爷这一辈子,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可惜两个儿子不得他的欢心,女儿年幼的时候倒是挺乖巧懂事的,但是长大了以后,行事叛逆得不行,每次见到这个女儿,他都被气得心口疼。

    现在来了两个只会吃喝睡,偶尔卖卖萌的小可爱,楚老爷自然是把所有的感情都放在了这两个的身上!

    相比楚老爷的满心欢喜,楚夫人的脸色就不是一般的难看了,这段时间她不知道生了多少闷气,可是每次楚老爷来她这里的时候,都会跟她说起龙凤胎如何如何可爱。

    每当这个时候,楚夫人就只能强颜欢笑。

    如果楚老爷说的是楚渊,楚夫人还能挑拨一下,吹吹枕头风,可现在那是两个还没断奶的娃娃,才刚刚出生不久,楚夫人能说什么呢?

    她根本就不敢挑拨,甚至还得跟着夸几句。

    龙凤胎已经出生一个月了,楚夫人根本就没有见到这两孩子,一是她不乐意去见死对头的孩子,二是楚渊和楚大少奶奶也不放心孩子跟她见面。

    既然详见两相厌,楚夫人自然是乐得轻松自在。

    只是每次当她在楚老爷这里受了*,楚夫人就把楚消喊来一通骂!

    要是楚消也娶妻了,现在也有孩子了,老爷就不会这般看重楚渊的孩子了,可惜不管她怎么谩骂,楚消都不为所动!

    如果她强行安排楚消去相亲,楚消就能把对方得罪死了!

    能跟楚消相亲的姑娘,家世都不会太差,楚消这一通的骚操作,直接把对方得罪死了。

    楚夫人的本意是想要给楚消拉拢势力,让他以后跟楚渊争夺家产的时候能够多点底气,谁知道她安排好了一切,就是没算到她的儿子阳奉阴违,直接把人得罪死了!

    面对楚消惹出来的麻烦,楚夫人能怎么办?

    自己生的儿子,就算被气死了,那也得笑着接受啊!

    越来越接近龙凤胎满月的日子,整个楚家都收拾一新,楚家的下人也都换上了新做的衣裳。

    龙凤胎的满月宴不是楚夫人帮忙操持的,而是楚老夫人亲自主持,楚大少奶奶从旁协助,而楚夫人则直接被人抛之脑后了。

    从这一点来看,也能看出楚夫人在楚家的处境有点堪忧,这也就致使楚夫人愈发着急,恨不得直接抓着她儿子跟门当户对的大家闺秀成亲!

    可她着急有什么用啊,她的亲儿子不配合,不仅不配合,楚消还时不时给那对龙凤胎送小玩具,不管是木马还是玩偶,楚消能找得到的好玩的东西,全都淘回家送给他侄子侄女了。

    楚家小少爷和小小姐的满月宴,请帖从楚家飞出,飞满了全京城。

    叶千栀是这对孩子和楚大少奶奶的救命恩人,她自然是收到了楚家送来的请帖,跟别人的请帖相比,楚家送给她的请帖别具一格,也就彰显了叶千栀对楚家来说有多重要了。

    叶千栀悄悄干了这么一件大事,自然是瞒不过枕边人的,宋宴淮见到楚家送来的请帖,挑了挑眉:“楚家给你发请帖了?这帖子还是描金的,看来楚家确实是富裕!”

    “人家可是大盛首富,自然不缺钱。”叶千栀摆弄着手里的请帖,笑眯眯地问道:“你是不是也收到了楚家的请帖?”

    宋宴淮点了点头,他拿出了自己的帖子,跟叶千栀手里壕气的帖子相比,宋宴淮手里的帖子就显得比较朴素了。

    叶千栀打开宋宴淮的帖子,看到里面写的话跟她帖子的也不一样,宋宴淮的帖子显然是楚家人安排人看模板抄写的,而叶千栀的帖子,则是楚渊亲自所写。

    叶千栀可是楚家的大恩人,对于楚家来说,意义不一样。

    宋宴淮翻开了叶千栀的帖子,当他看到上面的名字时,微微挑了挑眉:“郁拂云?这个名字栀栀是随意取的,还是特意取的?”

    “你说呢?”叶千栀含笑看着宋宴淮,没有正面回答。

    宋宴淮跟她夫妻多年,两人之间自然是极有默契的,宋宴淮看到她脸上的笑容,就知道叶千栀是特意取的这个名字。

    宋宴淮不清楚叶千栀对神仙谷的事情知道多少,或者叶千栀只是听说了神仙谷的事情,想要替神仙谷的人打抱不平,不管叶千栀最初的目的是什么,他身为叶千栀的夫君,自然是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走入危险之中。

    “栀栀是知道神仙谷发生的事情了?”宋宴淮虽是问叶千栀,但是他语气笃定。

    “嗯。”面对宋宴淮,叶千栀也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

    在这个世上,她最信任的人就是宋宴淮,而且他们是夫妻,夫妻本是一体,她做什么事情自然都不会瞒着宋宴淮。

    叶千栀声音轻飘飘地跟宋宴淮说了自己知道的情况,“温言,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这些事情?”

    “并不早!”宋宴淮摇摇头道:“我跟神仙谷没有接触,并不知道他们谷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是两年前有事儿派人去寻找神仙谷的时候,才知道神仙谷满门被灭,无一生还。”

    神仙谷被灭已经多年,就算当时现场留有什么线索,经过时间的洗礼也已经全都消失了。

    宋宴淮费了不少时间和精力,最终查到了杜神医父女头上,只是他手里并没有证据,就算怀疑杜神医父女,那也只是怀疑罢了。

    “不用怀疑了,这事儿啊,就是他们干的!”叶千栀手里自然也没证据,但是她有神仙谷谷主亲笔写下来的事情经过啊,所以她很肯定:“不过,温言啊,你没事儿找神仙谷的人干什么呢?”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2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07章 他来报仇了(一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