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不怪叶千栀好奇啊,她跟宋宴淮成亲三年多了,宋宴淮两年前派人去找神仙谷的人。

    神仙谷出来的人干什么的?都是大夫啊!

    而叶千栀也是学医的!

    并且医术还不错!

    宋宴淮身体有疾,不应该是让她看么?为什么还要去找别人呢?

    这里面肯定有内情!

    宋宴淮知道瞒不过去,承认了:“我那时候就是想找神仙谷的谷主给我看看我为什么不能人道,我那时候想给栀栀一个完美的婚姻!”

    他希望他家小姑娘能够拥有别的女人所拥有的一切,所以他想要去看看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明明他的大哥和二哥都好好的,为什么他就如此不同?

    宋宴淮以前怀疑过自己是不是天阉之人,后来他找了大夫检查,大夫却说他的身体没毛病,既然他的身体没毛病,那为什么他会不能人道?

    后面有人跟他说,这个世上有一种巫医,可以不用见面,利用生辰八字就能把人的身体搞垮,宋宴淮一开始觉得这个说法很是荒唐,可当他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叶千栀身上,当他迫切地希望自己能够跟叶千栀成为真正的夫妻以后,他就接受了这种说法。

    甚至还希望他的病症就是因为这个原因造成的。

    所以他才派人去找神仙谷的谷主,听说神仙谷的谷主不仅精通中原的针灸医术,连边陲小国的巫医也有所涉略!

    宋宴淮是不可能冒险去边陲小国找人看病的,所以他能找的人就是神仙谷的谷主了。

    可他没有想到的是,神仙谷的谷主早早就出事了,这让他很是泄气!

    叶千栀没想到这件事给宋宴淮整成了心结,宋宴淮一直都不甚在意的态度,让叶千栀以为他应该是不太在意这件事的,可是现在听到宋宴淮这么说,叶千栀心里很是难受。

    她不在意这些事情,可这不代表宋宴淮会不在意。

    一把抓住了宋宴淮的手,叶千栀把头放在了宋宴淮的肩膀上,她轻声道:“温言,我并不在意这些事情。”

    “我知道,但是我的栀栀这么优秀、完美,我就希望我的栀栀得到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宋宴淮抱着叶千栀,眼神黯淡无光:“我们成亲多年,不少人都盯着我们,要是咱们成亲多年无所出,大家肯定会认为你身体不好,对你恶语相加。”

    明明是他自己的问题,他如何愿意让叶千栀替他背黑锅?

    所以他想着自己去找大夫,把这个毛病给治好,等他身体好了,那他和叶千栀就能够拥有自己的孩子了,他们的这个小家就完整了。

    “别人要议论,那就让他们说就是了,我们不必放在心上。”叶千栀柔声道,一点儿都不在意这些人会说什么:“我们不是说过了吗?有没有孩子不重要,我在意的是你心里有没有我,你喜不喜欢我,你想不想跟我共度一生。”

    叶千栀见过人间最卑劣的事情,也见过世上最让人羡慕的爱情,跟身体的欢愉相比,她更看重的是双方的心意相通。

    她确定自己很喜欢宋宴淮,愿意跟他携手共度一生,并且坚信自己能跟他共度一生!

    “栀栀,我很喜欢你。”宋宴淮感动得不行,他抱着叶千栀,声音微微哽咽:“我只喜欢你,这辈子,能碰到你,是我的幸运。”

    如果是其他的女子,知道他身体有这个毛病,定然早早就离开他了,说不定还会到处跟人说他的毛病,让他无法在大盛立足。

    可是他的栀栀就不一样,她是上天送给他的小仙女,是值得他这辈子捧在手心里疼爱的人儿。

    身体有疾的人,心理总是比较脆弱的,一点点小事都会放大,更别说这种事情对于男人来说是致命的打击!

    如果换做是其他的男人,为了掩埋自己身体有疾的事情,肯定会找人跟自己的妻子生个孩子,让外人看到他们‘一家三口’的美满家庭。

    可是宋宴淮却不屑用这样的手段,叶千栀是他的,是他一个人的,别说自己亲手把人送到别人的榻上,就是有男人肖想叶千栀,宋宴淮都会受不了!

    对于他这种*的占有欲,叶千栀表示理解并心生欢喜。

    不过在知道宋宴淮两年前就跑去找人治这个病的事情后,叶千栀就很注意表达自己对宋宴淮的喜欢和在意,她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宋宴淮不再胡思乱想!

    转眼就到了楚家小少爷和小小姐的满月宴。

    叶千栀一大清早就起来了,她换了一身月牙白的衣袍,手里拿了一把山水画的扇子,青丝胡乱地绑着,整个人有种散漫、凌乱的美感!

    跟叶千栀的造型相比,宋宴淮一如往日的装扮。

    “温言,我们一起去好不好?”叶千栀摆弄着手里的折扇,秀眉轻轻蹙着:“也不知道京城里那些风度翩翩的少年郎为什么这么喜欢把玩折扇?大冷天的也不离手,我现在拿着这扇子,就觉得挺多余的。”

    此时刚刚初冬,还未下雪,天气还不算冷,但是叶千栀就已经忍受不了京城的温度了,要不是楚家的帖子她早早就收了下来,她怕是真的会赖账不去。

    宋宴淮一眼就看穿了叶千栀的想法,他勾了勾唇,说道:“杜神医父女这些年来做得最有毅力的一件事就是往京城上流的圈子里闯,今天楚家宴请的人,遍布全京城,那对父女可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栀栀,你想不想用郁拂云这个身份跟他们见面?”

    叶千栀一听,立刻就像是被打了鸡血一样,她整个人充满了干劲,她忙指挥立春帮她把头发弄得好看一点。

    输人不输阵,跟神仙谷的仇人见面,不管斗不斗得过,气势都不能输!

    等叶千栀收拾好了以后,宋宴淮和叶千栀这才打算出门,刚刚走到院子里,宋宴淮像是想到了什么,他扭头看向叶千栀:“你跟我一起出现在楚家,不怕被人猜疑?”

    宋宴淮的妻子是会医术的,这事儿杜神医和杜菲芋都知道,京城不少世家大族的掌权人也知道,毕竟永林城的瘟疫就是叶千栀给治好的。

    闻言,叶千栀笑着的脸直接就垮了下来,她委屈道:“我不能跟你一起去,那偌大的楚家,我一个人岂不是很孤单?”

    “我们可以到楚家以后再认识!”宋宴淮见她不高兴了,忙安抚道:“到时候就不会有人怀疑你的身份和我的关系。”

    “行吧!”大局为重,叶千栀接受了宋宴淮的安排。

    两人为了错开时间,叶千栀先行离开了,她没有直奔楚家,而是让马车在外城转了一圈,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叶千栀这才带着立春慢悠悠地前往楚家。

    此时的楚家人来人往,十分热闹,楚老爷和楚渊站在门口迎接那些重要的客人。

    除了这两位,连一向懒散喜欢偷懒的楚消都老老实实地在迎接宾客,今儿可是他的侄子侄女的重要日子,定然是不能出一丝差错的。

    楚消觉得自己这个当叔叔的,得给他家侄子侄女们操办好这些事情,绝对不能出现一丝差错。

    楚老爷见楚消今儿办事还算是靠谱,悬着的心总算是放松了下来。

    “郁神医怎么还没到?”楚老爷看着天空的烈日,有些着急道:“郁神医可是咱们家的恩人,他今天不会不来吧?”

    “不会。”楚渊对于郁拂云却很有自信,他笑道:“爹,您别担心,郁神医答应了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他收了咱们家的帖子,那肯定会来的。”

    “那就好。”楚老爷听到楚渊这么说,悬着的心才放松了一些。

    楚渊只觉得自己的父亲挺奇怪的,他不由得问道:“爹,您为什么这么在意郁神医会不会来啊?”

    “还能为什么?”楚老爷没好气道:“当然是为了抱他的大腿啊!”

    郁神医啊,连难产的妇人都能从鬼门关把人拖回来,肚子上开了一个大口子,他都能帮忙治好,并且除了留了条疤,其他什么都不影响,这是一般的神医吗?

    人有生老病死,这要是能认识到一个神医,那么对他们家来说是有益无害的!

    谁不想延年益寿呢!

    就算神医不能让他们增寿,那他们得了病,有郁神医出手,必然也是药到病除,岂不是快哉?

    楚渊知道了自家爹的想法,他嘴角抽了抽,倒是没有阻拦。

    就在楚老爷念叨了一会儿后,叶千栀带着立春出现了,楚老爷见到叶千栀那张熟悉的脸,满脸笑容地迎了上来:“郁神医,您总算来了,您能光临孙儿的满月宴,令寒舍蓬荜生辉!”

    楚老爷周围还站了不少人,大家听到楚老爷睁着眼睛说瞎话全都给惊住了。

    楚家这叫做寒舍的话,那他们家岂不是狗窝了?

    楚家可是大盛最有钱的人家啊,他们家的家产连楚家的零头都不到,楚家的当家人都这么自称了,他们简直都无法直视‘寒舍’这两个字了。

    楚老爷可没有注意到周围微妙的眼神,他正一脸殷勤地看着叶千栀。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2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08章 满月宴(二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