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楚老爷客气了,令郎是在下的朋友,他的孩子满月宴,我自然会来赴宴。”叶千栀指了指楚渊,淡笑道。

    楚老爷和楚渊的关系一直都不太好,究其原因不过就是楚老爷娶了一个蛇蝎心肠的继夫人,这位夫人当面是人,背面是鬼。

    不管是当着楚老爷和众人的面,她说的每句话乍一听都是为了楚渊好,可是她说的每句话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看似是为楚渊着想,其实话里早就埋下了伏笔,让楚老爷跟楚渊的关系越来越疏离。

    叶千栀收了楚渊给的玉佩,据说这块玉佩是楚家继承人所拥有的,叶千栀自然希望楚家的掌权人是楚渊,而不是贪玩的楚消。

    楚消跟她又没交情,他上位了,那她手里的玉佩还能用么?

    楚老爷听到叶千栀把楚渊当成了自己的朋友,顿时老脸笑成了一朵花,他把郁拂云夸了夸,这才让楚渊亲自把叶千栀给迎了进去。

    等楚渊和叶千栀消失在了门口,站在门口周围徘徊的众人这才小声地议论了起来。

    在场的人全都听说过郁神医的大名,自然也知道她剖腹取子的惊人之举,大家今天来参加楚家的满月宴,一来是真心来楚家祝贺,二来自然是想要见识最近这个名扬京城的白衣神医!

    今日一见,年轻是真的年轻,看着不过十三四岁的模样,让人无法把眼前的少年跟盛名的白衣神医联想到一起,不过他们佩服的是他的医术,跟他的年龄无关。

    现在楚渊把人迎了进去,有心想要跟叶千栀打好关系的人们自然也跟着进去了。

    就像楚老爷说的一样,能有机会抱上神医的大腿,谁会错过?

    杜神医这样靠营销上位的神医都颇受京城世家名门的掌权人青睐,更别说叶千栀所展现出来的医术了,更是让大家觉得她的医术比杜神医的更胜一筹!

    楚渊今天最重要的任务就是陪叶千栀,他知道叶千栀在京城里没有熟人,也没有什么交好的朋友,楚渊自然不会让叶千栀一个人单独呆着,他尽职尽责地带着叶千栀在楚家的园子里玩耍。

    叶千栀对楚家的一切已经不太陌生了,毕竟她来过这里给楚大少奶奶处理刀口好几次了,对府里的一切都挺熟悉的,而且楚家今天摆放在园子里的那些金灿灿看着就很贵重的物件,她是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她兴致缺缺地跟在楚渊的身后,听着他的介绍,时不时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在认真听讲。

    楚渊知道她对这些事情都不大有兴趣,所以介绍了一会儿,他便带着叶千栀去园子里找到了不少在这里玩投壶的少男少女。

    楚渊的年纪比叶千栀大一些,在楚渊眼里,叶千栀这个年龄的少年,就应该同样年龄的少年一起玩儿,说不定当她见到了同龄的少年人,心情就变好了呢!

    楚渊亲自带人过来,在园子里玩耍的少年一下子就猜到了这位身穿月牙白衣袍的少年是谁了。

    叶千栀五官精致,哪怕她刻意给自己化了妆,那也还是很好看的,起码跟这些少年站在一起,叶千栀完全没有被人比下去。

    “楚大少爷,这位莫不就是赫赫有名的郁神医了?”有跟楚渊交好的少年跑了过来,冲着叶千栀展颜一笑,打招呼道:“郁神医,闻名不如见面,我是楚大少爷的朋友,刘子如。”

    叶千栀冲着对方点了点头,并没有主动跟他说话。

    对于叶千栀这般冷淡的回应,刘子如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甚至周围的少年也没觉得叶千栀这么干有什么不对。

    但凡有点才华的人,那大多数都比较傲慢的,这是很正常的事儿,再说了郁拂云一出手就救了三条人命,开创了新奇的接生方式,这在这些少年看来,那就是郁拂云以前肯定是一心都扑在了医术上面,极少跟人打交道,现在来到了这个嘈杂的满月宴,他沉默是不知道该怎么跟人打交道,那有什么奇怪的呢?

    好在叶千栀不知道这些少年们心里是怎么想的,她要是知道的话,定是会被这些人的想法给逗笑。

    刘子如揽着叶千栀的肩膀,一副好兄弟的姿态道:“你没玩过投壶吧?这可是我们这些人最喜欢玩的游戏了,你也一起来玩吧?你不会没关系的,我教......”你啊。

    最后两个字刘子如还没说出口,就对上了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眸,他从对方眼里感受到了一丝丝的杀气,顿时就把自己要说的话给忘记了。

    刘子如看着眼前的青年,困惑地挠了挠头,他没记错的话,他跟这位探花郎应该不认识吧?从来没有过交集吧?

    那为什么探花郎恨不得把他抽皮扒筋呢?

    刘子如浑身一寒,揽着叶千栀肩膀的手,不自觉松开了,他得好好抖一抖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

    刘子如都注意到了宋宴淮,叶千栀自然早就看到了宋宴淮,当她注意到宋宴淮眼里翻涌着的不悦情绪时,她就知道她家的大醋缸是又打翻了。

    她很想过去好好哄一哄宋宴淮,不过按照他们现在的身份,他们是不认识的人啊,自然是不能贸然上前去跟人打招呼啊!

    叶千栀苦思冥想,最后她问身边的刘子如:“那位是谁啊?”

    指了指站在不远处的宋宴淮。

    刘子如没想到郁神医会主动跟他说话,他内心一阵激动,不过他还是没忘记叶千栀问他的问题,他道:“那是今年恩科的探花郎宋宴淮,郁神医,你看着他干什么?是不是他得了什么病啊?所以你比较关注?”

    闻言,叶千栀眉头抖了抖,她不解道:“这话怎么讲?”

    “我听人家说,神医都是不需要把脉就知道每个人得了什么病的。”刘子如振振有词道:“你刚刚盯着宋大人看了好久,肯定是在给他看诊,我听说宋大人成亲好几年了,膝下还无一儿半女,不是他身体有毛病,那肯定就是他夫人有毛病。”

    “.....”当着她的面,编排他们夫妻,是当她是死人么?

    叶千栀笑容愈发温柔,但是她的拳头已经握得咯吱响了,恨不得打刘子如一顿,但是她暂时却只能忍着,谁让她现在是顶着郁拂云的身份来这里参加满月宴呢!

    刘子如又不知道她的身份,自然是毫无顾忌跟她八卦这些事情了。

    “你这些消息都是从什么地方听来的?也太离谱了。”叶千栀没好气道:“我是见他长得俊朗,所以想跟他交朋友。”

    “......”郁神医也以貌取人?刘子如惊了!

    他诧异地看着叶千栀,小声道:“郁神医,越是美丽的东西越有毒,这位啊,可不能随便结交,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出事了,也把你给连累了。”

    叶千栀听到刘子如这话,倒是没生气,毕竟宋宴淮跟秦王之间的事情,京城里的人谁没听说过?

    刘子如现在会提醒她这事儿,是一番好意。

    “我就是想认识他罢了,毕竟满园子,这么多人,没有人长得比他更好看了。”叶千栀充分发挥了自己颜狗的属性:“你跟他熟不?能不能介绍我们认识?”

    刘子如听到叶千栀这么说,无语极了,漂亮的人谁不喜欢啊,但是谁敢明目张胆说自己就喜欢跟长得好看的人交朋友。

    郁拂云却跟他们这些人不一样,她就敢当面承认。

    刘子如不认识宋宴淮,但是他好歹是京城人士,从小在这里长大,自然有朋友认识宋宴淮的,所以他便找到了一个远房表哥,通过这个表哥的牵桥搭线,刘子如终于顺利让叶千栀跟宋宴淮见了面,互通了名字。

    刘子如这一出动静可不小,当有人过来问他找宋宴淮干什么的时候,刘子如直接跟这些朋友大吐苦水,听得这些朋友对郁神医的认知更深了一层!

    郁神医喜欢长的漂亮的人,也喜欢跟长得好看的人交朋友!

    那他们这些五官平平、其貌不扬的人,有没有资格跟郁神医交朋友呢?

    叶千栀顺利坐在了宋宴淮身边的位子上,她小声道:“温言,你能不能把你身上的冷气收一收?天气已经够冷了,你还在飙冷气,这是想要冻死我啊?”

    “刚刚那个人揽了你的肩膀。”宋宴淮的视线落在了叶千栀的刘子如的手上,心情非常不好。

    “温言,我们得讲道理对不对?我现在是女扮男装,在刘子如的眼里,我就是男子,男子之间勾肩搭背不是很正常的么?你不能乱吃飞醋啊!”叶千栀小声道:“你要是不满他碰了我肩膀,你现在也可以碰回来!”

    宋宴淮虽然吃醋了,但是理智还在,他皱眉:“我们现在才刚刚认识,我就揽你肩膀,这说得过去么?”

    宋宴淮性子内敛,跟刘子如这样外放的人不一样,刘子如揽着刚认识的朋友很正常,那这事儿落到了宋宴淮身上,就是稀奇了!

    “那要不,等我们回家了以后,你想怎么揽就怎么揽,想怎么抱就怎么抱,好不好?”叶千栀跟宋宴淮商量道。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20.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09章 吃醋了(三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