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只顾着安抚宋宴淮这个乱吃飞醋的男人,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跟宋宴淮说话的时候靠得太近了一些。

    好在他们两人说话的声音都不大,站在他们周围的人也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

    他们只是见到叶千栀一脸讨好地望着宋宴淮,而这位探花郎则冷着脸,对叶千栀的讨好不假辞色。

    大家觉得宋宴淮的这个表现是很正常的,毕竟宋宴淮就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

    倒是郁神医让大家觉得惊奇,本以为她是个专注于医术的怪人,本以为她是个不善言辞的人,可现在从她的行为来看,似乎不是这样的。

    想到刚才刘子如郁神医交朋友不看能力、家世,就看脸,他们还嗤之以鼻,现在看来,他们的脸都被打肿了!

    “你不吭声,那我就当你是答应了啊!”叶千栀见宋宴淮不吱声,她直接就把这事儿给定了下来:“你以后不要吃这些飞醋,醋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知道吃醋对身体不好,那你以后跟这些人来往的时候,注意点分寸?”宋宴淮有些抑郁道。

    现在刘子如当着他的面都敢揽着他媳妇儿的肩膀,要是他不在跟前......

    脑补是很可怕的,宋宴淮当时绝对没有想到他家栀栀女扮男装会有这些糟心的事儿,早知道会有这些糟心事儿,宋宴淮说什么也不会让叶千栀这么干!

    就是没想到,现在遇到了,宋宴淮心情才愈发不好。

    “我也不喜欢跟人靠得太近,我以后不会让人有机会靠近我的,你放心就是了。”叶千栀生怕宋宴淮不相信,她连忙把立春给抬了出来:“以后要是有人离我太近,就让立春把人打走!”

    叶千栀说了一串的好话,终于哄得宋宴淮脸色温和了不少。

    这一幕落在了外人眼里,就变成了郁神医为了跟宋大人交朋友,极尽可能地讨好他!

    大家谴责地看向宋宴淮,郁神医都主动跟他打招呼了,他居然还端着,一点儿都不把郁神医放在眼里。

    郁神医啊,你别跟宋宴淮这种不知情知趣的人交朋友了,他们这些人可甜可咸,还能说会道,他们也都很乐意跟郁神医交朋友的!

    只可惜郁神医交友看脸,而宋宴淮脾气不咋地,但是这张脸长得实在是不错。

    他们现在重新投胎换脸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叶千栀和宋宴淮可不知道在场的人看到他们这般,内心戏丰富多彩,叶千栀见宋宴淮不生气了,她松了口气。

    只是这口气还没有彻底松下来,刘子如就过来了。

    “郁神医,我的朋友喊你过来一起玩投壶,你玩不玩?”刘子如走到叶千栀身边,正要伸手去拍她的肩膀,手还没有落下,叶千栀一个闪身就躲开了。

    刘子如的手僵在半空中,叶千栀也有点尴尬,她摸了摸鼻子,“我不喜跟人靠得太近,还望你见谅!”

    “......”你猜我信不信?

    刘子如不相信叶千栀给出的这个解释,刚刚他还揽了叶千栀的肩膀呢,她也没有多大反应,这才过了多久啊,她就说不喜欢跟人靠得太近了。

    既然有这个毛病,那刚刚她跟宋宴淮头挨着头,又该怎么解释?

    在刘子如看来,定然是郁神医嫌弃他长得丑,所以才用这个理由来躲避他的靠近。

    刘子如委屈得不行,刚好楚渊过来,他一把靠在了楚渊肩膀上,叫屈道:“呜呜,小渊啊,你说我现在重新投胎还来得及吗?”

    “好端端的,怎么说胡话了?”楚渊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一脸不悦道:“还有,别叫我小渊。”

    “小冤家?”刘子如不怕死地道。

    这三个字刚刚出口,楚渊立马脸色突变,差点打了他一拳!

    刘子如动作敏捷地避开,一边躲一边求饶:“我不敢了,不敢了,你别打我!”

    不就是喊他小冤家嘛,一个大男人怎么就如此小气呢?

    “如如,你记住你今天说的话,下次再这么喊我,信不信我打爆你的头。”楚渊挥了挥自己的拳头,以示威胁!

    刘子如又是作揖又是摆手,表示自己记住了,楚渊这才放过了他。

    想到楚渊刚刚喊他‘如如’,刘子如浑身一寒,终于体会到了他喊楚渊‘小冤家’时,楚渊的感受了。

    他一个大男人,被人当众喊‘如如’这么女气的名字,他的脸还要不要啊?

    惹不起惹不起,他还是老实点吧!

    “楚大少爷,这位郁神医真的是看人脸下菜啊!”刘子如小声道:“我刚刚想去拍拍他的肩膀,谁知道他躲开了,还说不喜欢跟人靠得太近,那你看看他跟宋大人,离得多近啊,他怎么就不把宋大人推开呢?”

    楚渊顺着刘子如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刚好就看到宋宴淮和叶千栀正在说话,也不知道叶千栀说了什么,让宋宴淮笑容满面。

    楚渊认真思考了一会儿,他不确定道:“或许是他们两个人比较投眼缘吧!”

    “什么投眼缘?我看啊,就是郁神医看人长得俊,所以想要跟人家交朋友。”刘子如嘀咕道:“明明我比宋大人认识他都早,可在郁神医眼里,我还比不上宋大人的一张脸。”

    楚渊无语极了,很想告诉他,你也没比宋大人早认识郁神医多久啊,顶多就两刻钟!

    这点时间差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而且我长得也没比宋大人差多少啊!”刘子如嘀咕个不停:“为啥他愿意去讨宋大人欢心,却连拍都不让我拍一下?”

    “因为宋大人是青年才俊,你是什么?”楚渊忍不住泼他一盆冷水:“你是纨绔子弟!”

    “.......”没爱了,这还是自己的兄弟么?刘子如不满瞪眼。

    刘子如和楚渊斗嘴的时候,叶千栀已经带着宋宴淮去逛园子了,她最近来这里的频率挺高的,对于楚家园子里的一切,算是比较熟悉。

    “宋大人,这里的风景很不错吧?”叶千栀得意地扬了扬眉:“我以后买了宅院,我也要这般设计,到时候我可以请你来我家里玩吗?”

    为了避免有人听墙角,叶千栀和宋宴淮依旧还是装作不熟悉的人。

    宋宴淮蹙眉,语气不善:“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宋大人好大的官威啊。”就在叶千栀想要反驳的时候,前面的拐角处跑出来一个长相清秀的姑娘,姑娘跑到叶千栀身边,瞪了宋宴淮一眼:“郁神医,你别搭理他,他这个人不吉利,你靠近他,会倒霉的。”

    “楚姑娘,慎言。”叶千栀淡淡道,但是说出口的话却很不客气:“楚姑娘是住在海边么?”

    楚令怡不解。

    叶千栀慢吞吞把后半段的话给说完整:“管得也太宽了!”

    此言一出,楚令怡脸色突变,难看得不行,她浑身颤抖地望着叶千栀,似是不敢相信这话是叶千栀说出口的,在她心里,郁神医一直是个为人稍显冷淡,但是却还算好相处的人,却没有想到郁神医还有如此刻薄的一面!

    “郁神医,我这是为你好,才特意提醒你。”楚令怡是楚家唯一的女儿,从小就被楚老爷和楚夫人捧在手心里娇宠着长大,家里的两个兄长对她也是百般迁就,还真的没有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现在被叶千栀这么一怼,楚令怡被气得够呛。

    她想要怼回去,可是对上叶千栀这张脸,楚令怡微微失神,她对着这样的一张脸,别说怼回去了,连重话都说不出口。

    “宋大人,我们走吧!”叶千栀没理会站在原地的楚令怡,扯了扯宋宴淮的衣袖,两人转身往来时的路走回去。

    刚刚甩开了楚令怡那令人窒息的视线,叶千栀和宋宴淮就在外面遇到了杜神医。

    杜神医见到宋宴淮先是一愣,脑海里自动浮现出来的就是宋宴淮在秦王府喂下杜菲芋一粒药丸的画面。

    那时候的宋宴淮冷酷无情,周身的低温可以冻死人,而他的眼神更是如同利箭,让人没有勇气与之对视。

    杜神医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宋宴淮了,可他内心对宋宴淮的惧意却依旧存在!

    “爹,我在那边看到了一株特别的花儿,您要不要过去看看?”就在三人沉默的档口,杜菲芋的声音由远而近传来,很快穿着紫红色衣裙的杜菲芋就出现在了三人面前。

    杜菲芋的视线先是落在了宋宴淮身上,她凝望了宋宴淮好一会儿才挪开眼,至于站在宋宴淮身边的叶千栀,直接被杜菲芋忽视了个彻底!

    若是叶千栀穿女装,杜菲芋还可能注意到她,但是现在叶千栀女扮男装,面容也做了修饰,杜菲芋和杜神医根本就没认出她,自然不会知道她就是叶千栀。

    宋宴淮见到杜神医父女,神情一冷,周身的温度都下降了,要不是他还记得叶千栀要给神仙谷那些无辜的医者报仇,宋宴淮定然是甩袖就走。

    “宋大人他们是谁啊?”一片寂静之中,叶千栀突然出声道:“你们是有仇吗?”

    他们之间有没有仇,叶千栀焉能不知?

    不过这个时候,她还真的就装作一脸懵懂,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

    闻言,宋宴淮脸色缓和了一点,他语重心长道:“郁小弟,你记住了,这世上多得是披着人皮的恶鬼,面对这些人面兽心的畜生,该打就打,千万别手下留情,不然后患无穷!”

    当初神仙谷的那些医者不就是因为救了两只白眼狼,才惹来了灭门之祸么?

    叶千栀懵懂地点了点头,她笑着道:“宋大人放心,我这个人呢,是个颜控,喜欢长得漂亮的人儿,这两位的长相,不符合我的审美,我肯定会离他们远远的。”

    杜神医父女今天来参加楚家小儿的满月宴就是为了跟郁拂云相遇,现在听到宋宴淮称呼这个白衣公子为郁小弟,两人心里同时咯噔了一下,心里冒出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

    眼前这位年龄不大的白衣公子,不会就是最近名满京城的白衣神医郁拂云吧?

    在知道眼前的少年有可能是郁拂云后,杜菲芋和杜神医的注意力就全都落在了叶千栀身上,跟他们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眼前的少年面容精致,稚气未脱,眼神懵懂,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单纯的人儿。

    这位真的是神仙谷的后人么?

    杜神医和杜菲芋都不敢肯定。

    他们倒是想试探叶千栀一番,不过此时周围有不少人,杜神医父女根本就不敢跟宋宴淮和叶千栀说话,他们立刻就找借口离开了,叶千栀和宋宴淮悠闲地在园子里逛了逛。

    等到快开席的时候,刘子如找了过来,说是让叶千栀跟他坐同一张桌子吃饭。

    叶千栀自然没拒绝,她跟着刘子如过去的时候,还不忘把宋宴淮也给带上了。

    刘子如是真的不想见到宋宴淮这张脸,因为见到这张脸,他就会想到叶千栀刚刚说的话,说她是看脸挑选朋友。

    叶千栀和刘子如坐的位置很是低调,很符合他们三人的身份,今天来楚家赴宴的人里面不乏朝中权贵,叶千栀自然是一个都不认识,但是好在她身边有宋宴淮和刘子如,这两个人会给她科普。

    “郁兄啊,你看到了坐在主位上的那一位么?那是秦王殿下,也就是你身边这位以前效忠的人。”刘子如小声道:“他们因为一个女人闹掰了,你身边这位还出手坑了那位一把,你要跟宋大人交朋友,那你就记住了,以后见到主位上那个人,你得离远点。”

    “因为一个女人闹掰了?”叶千栀对于宋宴淮和秦王殿下究竟是怎么闹掰的,她还真的不清楚,宋宴淮那时候也就轻描淡写地略过,并没有仔细给她讲解。

    刘子如一听就知道叶千栀对这事儿有兴趣,他往旁边看了看,见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两人,他这才在叶千栀耳边小声道:“这事儿我知道得也不太清楚,也就是听以前的兄弟提过一嘴!”

    “也不知道这事儿是真的还是假的,反正不管真假,咱们也就听个乐呵,也别较真。”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1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10章 哄他(一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