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我听人说,秦王身边的杜神医的女儿爱慕宋大人多年,想要嫁给他,谁知道宋大人最后却娶了家里安排的妻子,杜神医的女儿哪里咽的下这口气?这不就买通了人,算计了宋大人的妻子,她本来以为只要谋害了宋大人的妻子,她就能成功上位,谁知道宋大人对她无意不说,还因为秦王殿下帮着她说了几句好话,惹得宋大人跟他决裂了。”

    刘子如说故事的能力还是不错的,语气抑扬顿挫,把故事说得是栩栩如生,叶千栀觉得他没去茶楼当说书先生真的是可惜了。

    他要是去茶楼当说书先生,那生意肯定很不错。

    “秦王究竟说了什么话啊?”叶千栀好奇地追问道,能够让宋宴淮做出跟他划清界限的事情来,秦王说的肯定不会是好话!

    果然刘子如接下来的话证实了她的猜想。

    “秦王说,不就是一个女人么?没必要为了一个女人,闹得他们内部四分五裂,宋大人要是真的缺一个媳妇,那他就做主把杜神医的女儿给他,算是补偿了。”

    刘子如满脸不屑道:“秦王这个人啊,他自己宠妾灭妻,就以为其他人都跟他一样呢,别说杜神医的女儿害了人家的妻子,就算不是她害的,人家又凭什么要接受自己不喜欢的女人当妻子?”

    对他这种名门子弟来说,会娶回家的人,不一定是自己喜欢的人,但是把人娶回家了,该给妻子的体面,自然是要给的。

    若是他的妻子被人这么算计害了命,他不能要了夺他妻子性命之人的命,还有人要他娶这个元凶为妻,他做得肯定比宋宴淮更绝!

    毕竟宋宴淮出身寒门,手里没什么势力,就算想要为自己的妻子报仇,那也是有心无力。

    但就是在这样的情形下,宋宴淮还是不顾后果跟秦王殿下决裂了。

    从这一点来看,宋宴淮还是很令人佩服的。

    叶千栀从来不知道这其中还有这样的内幕,现在听刘子如说完,她眼里掠过了一抹幽光,秦王是吧?居然敢把那恶心人的玩意往她夫君的身边塞,这是当她夫君是软柿子?

    想怎么揉圆搓扁都可以?

    她不知道就算了,现在她知道了,不把这笔账算一算,那她就不叫叶千栀了。

    “郁兄,你这个笑容好吓人啊!”刘子如抬头就看到了叶千栀唇边一闪而逝的冷笑,顿时被她眼里的寒意给吓到了。

    “呵呵。”叶千栀压下了心里的不悦,手不自觉地敲了敲桌子,语气不轻不重道:“我就是没想到皇家还有这等是非不分的人,被他的愚蠢行为给气到了。”

    “哎呀,皇家什么人没有?”刘子如倒是见怪不怪了:“皇家人都高高在上惯了,无法体会人生百态啦,在秦王殿下眼里,咱们这些小喽喽可不就跟蚂蚁一样?”

    刘子如的形容虽然不好听,但是不得不说,他的比喻很恰当!

    两人嘀嘀咕咕地说话,宋宴淮看到了,眉眼处染上了几分不悦,不过因为四周人比较多,他也不好提醒叶千栀,而叶千栀听八卦听得正高兴,自然也没有注意到宋宴淮神情的变化。

    两人聊了一会儿八卦,很快周围的位置都有人坐下来了,刘子如和叶千栀便转移了话题。

    “郁兄啊,你老家哪里的啊?”刘子如对于神医郁拂云那是好奇得不行,正好无事,是话家常的好时候,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你是从小学医还是自己琢磨出来的?”

    郁拂云给楚大少奶奶接生的手法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在郁拂云没有展露这种接生办法的时候,谁也没有想过,把肚皮割开,就能让难产的妇人和小孩都活下来。

    要知道孩子在肚子里面,这个开肚的时候要是没有把握好力道,是不是会把里面的孩子给伤着?

    “我是孤儿,没有家人,我是被我*捡回去养大的,后来我*和师兄们发生了意外,全都不在了,在这个世间,也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叶千栀收了神仙谷谷主留下的书,这本书里记录的内容是叶千栀以前没有接触过的,对她来说,这本书刚好补齐了她的不足,神仙谷的谷主也算是她的半个*了。

    刘子如没想到郁拂云的身世这般凄惨,听到他这么说,心疼得不行,他忙安慰道:“郁兄啊,你别难过,咱俩好兄弟,我的家人就是你的家人,咱俩不分彼此!”

    叶千栀原本还想卖卖惨的,可听到刘子如这话,她顿时就不敢接话了,因为她突然想起了她的夫君正坐在一旁呢。

    她家的男人太过于小气,又爱吃醋,她刚刚跟刘子如谈笑风生,还不知道宋宴淮心里的小本本记了多少她的‘罪证’,等会儿回家还不知道要用什么法子哄他!

    别人谈恋爱,那都是男孩子哄女孩子开心,怎么轮到她,两人的身份就转换了呢?

    叶千栀唉声叹气,愁的不行!

    她情绪低落,刘子如察觉到了,还以为是刚刚提起了她家人的缘故,是他的错,揭开了人家的伤疤,刘子如绞尽脑汁地想法子,想要哄叶千栀高兴。

    一旁的宋宴淮,冷眼看着这一幕,周身的温度更低了!

    楚家的宴席用三个词就能概括!

    壕气!壕气!壕气!

    山珍海味应有尽有,对于别人家来说,能够弄到一条海鱼,就十分难得了,但是楚家的宴席上,单单海鱼就有三种之多,其他的东西更是不计其数!

    楚家的富贵可见一斑!

    饭吃到一半,楚家的小少爷和小小姐就被人抱出来见客了,两个孩子难得醒着,见到这么多人来看他们,两个孩子也不怕,还咧着嘴笑着。

    叶千栀是两个孩子的救命恩人,她来楚家的时候,自然是少不得跟这两个孩子见面,也不知道是她天生就有孩子缘,还是这两个孩子熟悉她身上的气味,每次她来,孩子们见到她,都会激动地冲她伸手。

    今儿也不例外。

    叶千栀见到两个小宝贝伸着手要她抱抱,心软成了一团,连忙放下了扇子,动作熟稔地接过了其中一个孩子。

    “郁神医,这两个孩子跟您有缘,要不就让他们认您当义父如何?”楚大少奶奶自然知道自家的孩子很喜欢叶千栀,所以她提议道。

    她的提议很诱人,当这两个奶娃娃的义父,就可以跟楚家扯上关系,可以享受到楚家的红利,若是其他人遇到这样的好事儿,肯定是不用考虑,直接就答应了,但叶千栀却拒绝了:“楚大少奶奶的一番好意,我怕是要辜负,我来京城是有事儿要办,等事情办完了就会离开,什么时候再来也不知道,或许此生都不会踏足京城。”

    楚大少奶奶听到她这么说,也不意外,她含笑道:“不管认不认您当义父,在我们心里,您就是他们的再生父母。”

    郁拂云可不单单是救了她的两个孩子,还救了她一命,救命大恩,没齿难忘!

    叶千栀逗弄了小婴儿一会儿,便把孩子放回了奶娘的手里。

    两个小婴儿不过是在宴会上露个面,让大家见一见,过了一会儿,便被人给抱走了。

    两个孩子刚被抱走,谁知道主位上有个白胡子的老头突然嚎叫一声,倒地不起。

    老头倒在地上,发出了刺耳的声响,他面色涨红、浑身抽搐,好不吓人!

    坐在老头儿周围的人全都被他吓了一跳,刘子如见到倒地的老头,登时面色发白,他冲到老头身边,大声喊道:“外祖父,外祖父,您怎么了?”

    刘子如手足无措,他双目迷茫地看着四周,当他看到叶千栀的时候,就像是溺水之人看到了希望一样,他冲到叶千栀面前,哀求道:“郁兄,你帮我看看我外祖父怎么了。”

    “你别着急,有我在,你外祖父不会有事的。”叶千栀的声音不大,但是却很容易缓解刘子如内心的焦虑!

    不仅是刘子如还有刘子如的父母也都过来,他们着急得不行,不过在听到叶千栀这句话后,他们倒是稍微冷静了一点。

    叶千栀快步走到刘子如外祖父的身边,让人先把四周的桌椅给撤开,她则蹲下来给老头儿把脉,接着又翻了翻老头儿紧闭的眼睛。

    “他是中风了。”叶千栀检查过后,笃定道。

    不过她话音刚落,墙那边就传来了另外一道不赞同的声音:“胡说,他这症状看着可不像是中风,而是中毒。”

    大家顺着声音望去,就见杜神医从墙那边走了过来,他看了叶千栀一眼,蔑视道:“小伙子,你学医多久了?可别信口雌黄、不懂装懂啊!”

    “信口雌黄、不懂装懂的人究竟是我还是你?”面对来者不善的杜神医,叶千栀依旧淡定自若,她抬眼道:“行医讲究望闻问切,杜神医连看都没有看病人一眼,就笃定对方不是中风而是中毒,我学医多年,从未见过这种诊法,不知道杜神医是如何断定他是中毒的?”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1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11章 断定(二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