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力而为!”叶千栀正色许诺。

    她从不轻易许诺,但是她每次许诺,那都是因为她能做到!

    并且能把这件事儿办得漂漂亮亮!

    老头儿目合神昏、面赤如朱、牙关紧闭、鼻息如雷、痰涎上壅、脉洪大而数,老头儿的中风来得又快又急,这个时候就是跟病症抢时间的时候。

    先得用针刺百会、眉心、颊车,这个急救步骤叶千栀刚刚已经做过了。

    叶千栀给老头儿嘴里塞了几粒至宝丹,算是暂时缓解了他的症状,接着她让楚家的婢女拿来了纸笔,唰唰唰提笔写下了药方:羚羊角三钱、石菖蒲五钱、胆南星五钱、天竺黄两钱、橘红一钱、钩藤一钱、桑叶两钱、僵蚕三钱、菊花一钱、薄荷三钱、郁金五钱、全蝎一只。

    “这个药方服用三天,三碗水熬成一碗水,三天后,他就能说话了。”叶千栀把药方交给了刘子如:“我明天我会上门给你外祖父看诊,看看是否需要更改药方,你们记住了,一定要按照我说的法子熬药,药效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

    刘子如听得认真,恨不得把叶千栀说的每句话都给记下来,就怕自己给忘记了!

    楚家的满月宴开头风光,可中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热闹的氛围早就散去了,等刘家人把刘子如的外祖父给抬走后,大厅里的气氛再也回不去刚刚开始的时候了。

    大家稍微坐了一会儿,便告辞离开。

    一离开楚家,大家就找到了相识之人,聊起了刚刚发生的事情。

    郁拂云的医术好不好,暂时没结论,但是杜神医连中风还是中毒都能诊错,这就很离奇了。

    特别是杜神医可是闻名天下的神医啊!

    京城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找过他看病,吃过他开的药方,现在蓦然得知杜神医连中风和中毒都诊错了,吃过他开的药,和被他诊脉过的人一下子就不好受了。

    恨不得去找人检查一下身体。

    特别是有些人找杜神医看病,差点挥霍了家财,最后却只得到了一个活死人,这样的人家更是一听到消息就气势汹汹地跑去秦王府找杜神医。

    没有人揭穿杜神医诊错的事情时,大家自然不会怀疑,但是杜神医这一次被叶千栀当场抓到了把柄,逼迫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诊错了,那就不怪大家会多想了。

    这次杜神医诊错了,那么他给自己看病的时候,有没有诊错呢?

    一般的小毛病,杜神医自然是不会诊错,会出错的也都是一些他搞不定但是又不得不搞定的病人。

    这些病人无一不是出身世家名门,不是杜神医一个小小的大夫可以得罪的,哪怕他背靠秦王殿下这棵大树,但是这棵大树也不敢同时得罪这么多人啊!

    秦王府中,秦*刚打发了一波人,他还没来得及喝口茶,就听到小厮来报,说是忠勇侯府的人上门来了,忠勇侯府的人来干什么?秦王都不用问,就已经猜到了!

    他应对了一波又一波的人,早就疲倦得不行了,想要置之不理,可忠勇侯府手握三十万兵马,他要想坐上九五之尊的位子,忠勇侯府得罪不得!

    不仅不能得罪,还得想办法拉拢才行!

    秦王有气无力道:“请他们进来!”

    忠勇侯府的人一进来,跟秦王问过安后,便开门见山道:“这次我们登门,主要是找杜神医,不知道他可否在府内?”

    秦王平生第一次后悔把杜神医父女留在府里客居了,要是杜神医父女不是住在这里,那么他现在就不用应对这一波一波的人。

    秦王早就笑僵了的脸上强行挤出了一丝笑容,他问道:“他给侯爷府上的人看过病?”

    忠勇侯点了点头,一脸沉痛道:“家母去年突发恶疾,府上的人请了杜神医过门看诊,那时候杜神医说,家母是因为食用了相克的食物,引起的不适,便给开了药方,还给了解毒丸。”

    “谁知道家母吃下药丸后不久,便突发高热,一命呜呼。”

    那时候家里人都没多想,毕竟老夫人是因为吃了相克的食物引起的不适,忠勇侯他们以前也见过不少人因为吃了相克的食物出了事,自然不会怀疑到杜神医的医术上。

    可是这次杜神医连中风和中毒都分不清,那就让人诧异又心惊了。

    忠勇侯上门前也去找太医咨询过,太医说了,食物相克而已,顶多就是闹肚子,并不会让人丧命,就算老夫人身体不太强健,那顶多就是她要多遭点罪,不会严重到丢掉性命!

    忠勇侯一听,立刻就坐不住了,这不,他立马就跑来了这里,要找杜神医算账!

    “秦王殿下,臣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臣知道您看重杜神医,可是他犯下了这么多的错事,谋害了这么多条人命,不给我们大家一个交代,这事儿可过不去!”

    秦王不想得罪忠勇侯,可是杜神医帮他做了不少事情,那些事情都是不能翻到明面上来的,他的那位好皇兄,一直都盯着他呢,就是想要抓到他的错处。

    若是让人知道永林城当年发生的事情,是他一手造成的,怕是朝中大臣和大盛百姓都会要了他的命!

    瘟疫,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一个让人谈之色变的存在,而他这个一手主导的人,别说登上皇位了,他怕是会被大盛的百姓给撕碎!

    秦王也很为难,杜神医是个什么样性子的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他现在要是把杜神医给交了出去,杜神医肯定会把所有的屎盆子都往他头上扣,到时候他就有理说不清了!

    万一让京城的权贵误认为,杜神医的所作所为都是他授意的,那该怎么办?

    把人交出去不行,可是不把人交出去,那也不行啊!

    面对世家名门轮番上门要人的压力,秦王觉得自己很快就抵挡不住了。

    秦王脸色很难看,可是面对气场全开、脸色更难看的忠勇侯,他压根就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秦王府后院。

    朱辛月正在书房里绘制首饰的花样,突然她身边的丫鬟敲了敲门,在门口小声道:“王妃,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朱辛月打开门,让丫鬟进来。

    丫鬟小声汇报道:“今儿是楚家小少爷和小小姐的满月宴,杜神医父女去参加了,谁知道宴会上,*山大人的岳父突发疾病,倒在了地上,现场有两位神医,一位就是咱们府里的杜神医,另外一位是最近名扬京城的郁神医。”

    听到郁神医三个字,朱辛月眼里浮现出一抹极淡的笑意。

    别人不知道郁拂云是谁,她是知道的。

    想到叶千栀上次跟她说,她会找机会揭开杜神医的面具,朱辛月那时候还担心叶千栀找不到机会,毕竟杜神医胡作非为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被人抓到把柄,可以想象他的本领有多大了!

    犹记得那时候叶千栀一脸自信道:“这世上只有千日做贼的人,没有千日防贼的人,杜神医在京城里忽悠了这么多年,定然是有点本事的,我不着急,慢慢来就是了。”

    这话才说过多久啊,叶千栀就已经抓到了杜神医的把柄了?

    “接着说。”朱辛月坐回了位子上,看着自己绘画出来的花样,满意地勾了勾唇。

    “郁神医给刘大人的岳父诊了脉,说是中风,而杜神医为了显摆自己的能力比郁神医更强,他连诊脉都不曾,就一口断定刘大人的岳父是中了毒。”

    丫鬟口齿伶俐把事情交代得一清二楚:“杜神医成名久远,京城里的权贵们也都是更相信他,不过最后杜神医把了脉后,却改口说刘大人的岳父是中风,他刚刚诊错了!”

    闻言,朱辛月眼里的笑意渐渐放大,刚刚她还紧绷的心弦,这一刻终于松懈了下来,她最怕的就是叶千栀为了拉踩杜神医,对无辜之人下手。

    但当她听到刘大人的岳父是中风后,紧绷的心弦终于放松了下来。

    从丫鬟的描述中也不难听出,叶千栀在事发前没有机会跟刘大人的岳父接触。

    朱辛月很欣赏叶千栀,想要跟她交朋友,若是叶千栀真的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她定然是不会跟叶千栀深交了,顶多就是报答完她救了她父兄的恩情,便彻底分割开。

    好在叶千栀不是那样的人!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朱辛月勾唇一笑,声音懒洋洋的:“现在王爷怕是忙坏了吧?”

    杜神医是秦王身边的人,他们两个人是绑在一起的,现在杜神医出事了,跑来找秦王府要人的权贵定然不少,秦王能打发了一个、两个,难不成他还能把全部人都忽悠走?

    而且秦王现在也就是徒有王爷的名头,手里一点实权都没有,朱辛月都奇怪了,秦王对那个位置感兴趣,手里的底牌却一张都没有,他拿什么去争夺那个位置?

    就靠他那个不灵光的脑袋?

    朱辛月不知道的是,秦王以前手里是有底牌的,有宋宴淮在他身边替他出谋划策,秦王那时候的实力自然跟现在不一样,他手里有钱有人,在他自己的封地还养了不少的私兵,只不过当他跟宋宴淮闹掰了以后,就失去了一个钱袋子和一个优秀的谋士。

    再加上宋宴淮突然冲着他手里的私产动手,令他损失惨重,他就是想要扩充自己的势力,那也做不到啊!

    特别是他封地还有不少私兵要养,那可是个费钱的事儿!

    这一年来,秦王为这事儿忙得是焦头烂额!

    以前这些琐事都是宋宴淮帮他处理得好好的,从来就不用他为这些事情操心,可是现在全部的事情都落在了他的肩膀上,让他压力山大!

    “王妃,我们要不要添上一把火?”丫鬟是朱辛月的心腹,她自然知道自家王妃心里在想些什么事情,也知道王妃近来在筹谋的事情。

    “不用。”朱辛月摇摇头,“我虽然很想趁着秦王病要了他的命,但是害了我们家的人可不是秦王殿下,他顶多就是羞辱了我罢了,我们的仇人是坐在高位上的那一个,我要找人算账,自然是找那一个人!”

    朱辛月唇角的笑意渐渐泛冷,她眼里掠过一抹幽光:“有秦王牵引着那位的注意力,对我们行事更有利,再说了,郁神医现在要做的事情,是帮神仙谷那枉死的几百人伸冤,这事儿跟秦王扯不上关系。”

    “王妃是要帮郁神医?”朱辛月虽然没明说,但是丫鬟却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

    朱辛月淡笑道:“神仙谷悬壶济世百年,救了不知道多少人的性命,我们朱家的祖上也是受过神仙谷救命之恩的,没碰到就算了,现在既然知道了,那咱们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婢女明白了,我这就下去安排事情!”

    丫鬟不用朱辛月多说什么,立刻就明白了朱辛月的打算。

    朱辛月要帮忙的事情叶千栀还不知道,她现在正在家里和宋宴淮探讨当前的形势。

    “我听说现在已经有五拨人去秦王府要人了。”叶千栀和宋宴淮坐在窗边对弈,只是叶千栀实在是不精通黑白之道,她的白子被黑子团团围住,一吃就被人吃了一*。

    棋局上,她已经*到了绝境,叶千栀手里拿着棋子,下一步不知道走哪里才好,不管她怎么走,也不过是负隅顽抗、垂死挣扎!

    最后她投子认输!

    “温言,你怎么也不知道让让我啊。”叶千栀娇声地抱怨道:“别人跟自己喜欢的人一起下棋,肯定会让着啊,你倒好,步步都杀气腾腾!”

    闻言,宋宴淮舒缓的眉头立刻就紧蹙了起来:“你跟别人下过棋?”

    叶千栀正在一个个把棋子放回棋盒里,听出他话语里的酸意,心里咯噔了一下,她家的醋缸不会又倒了吧?

    抬头一看,宋宴淮黑着脸盯着她,叶千栀非常有求生欲地否定:“没没没,我就看话本的时候看到的。”

    别说她真的没有,就是有,在他黑脸的注视下,也只能否定啊!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1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13章 醋缸又翻了(一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