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少年英才!

    若不是亲眼所见,管家一直都以为这不过是话本子里才存在的事情,可是现在他面前真的出现了一个这样的人物!

    “郁神医,您请这边走。”管家对叶千栀愈发恭敬!

    刘子如家里就不同凡响,他的外祖父家里自然也不是一般人家。

    刘子如的外祖父姓巫,巫老爷子以前也是当大官的人,不过后来年龄大了,便解甲归田了,虽然他人不在朝中了,但是朝中他的影响力还是在的。

    一般来说,解甲归田的大人和将军,都会离开京城,回老家养老,但是巫老爷子却不一样,他膝下就只有刘子如的母亲一个孩子,他的发妻又早早就去世了,他一个老头子回到祖宅养老,刘夫人是不放心的。

    为了不让女儿忧心,巫老爷子决定留在京城养老,他在这里时常可以跟自己以前的旧友一起玩耍,也能时时跟自己的闺女见面,最重要的是,他喜欢的外孙时常会来陪他吃饭、玩耍!

    巫老爷子在这里过得还挺开心的。

    巫老爷子的住处自然是很不错的,叶千栀随着管家的步子在院子里走,很快就来到巫老爷子居住的主院。

    刘子如一家四口已经在这里等着了,见到叶千栀出现,刘子如一下子就跑了过来,感激道:“郁兄,多谢你救了我外祖父一命!”

    中风的人有多危险,不用人特意科普,他们也是知道的,现在他外祖父除了身子不能动,口不能言外,其他地方并没有不适,嘴角也没有跟他们那些中风的一样,口水往外流淌!

    “现在说救了他一命还早!”叶千栀说道:“不过你放心就是了,我既然给你外祖父治病了,那么在他病情没有彻底好转的时候,我是不会离开的,我一定会给他治好!”

    巫老爷子的情况看似严重,其实也还好,主要是她刚好在现场,救治及时,没有导致情况恶化,接下来只要按时服药,不出什么意外,三个月后,巫老爷子就能完全康复。

    不过巫老爷子的年龄大了,身体没有年轻人好,叶千栀也不敢打包票。

    刘子如听到叶千栀的话,对于叶千栀的医术是愈发信服:“郁兄就是谦虚,我知道郁兄的实力很强,我外祖父有你医治,我很放心!”

    不仅是刘子如放心,*山和刘夫人还有刘子如的妹妹也是一脸感激地望着叶千栀。

    对于这样的目光,叶千栀早就习惯了,她也没有什么不适,只是有些无奈罢了!

    叶千栀去屋里给巫老爷子看诊,给他把了脉,又拿着银针在他身上施针,等施针结束,叶千栀这才蹙着眉头在药方上添加了两味药,让他们接下来两天按照这个方子给巫老爷子服用。

    “两天后我会再来给巫老爷子看诊,这这两天,你们尽量给他翻身子,除了翻身,最好拿热毛巾在他的腿脚处和身上擦拭,让他们随时保持身子干爽!”

    叶千栀叮嘱道:“你们有谁精通医理吗?若是方便的话,可以在他身上的这些穴位上按压。”

    “郁兄,按压这些地方是为了什么?”刘子如不懂就问。

    “你外祖父要在榻上躺几个月,我怕等他中风好了以后,腿脚上的肌肉却萎缩了,让他无法行走,而你们每天帮他按压这些地方,能够促进身体里的血液循环,对他身体的康复也能起一定的作用。”

    刘子如一听对他的外祖父有用,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下来:“我来,郁兄你把需要按压的地方告诉我,我肯定每天都给我外祖父按压,一天都不会落下!”

    知道刘子如和巫老爷子的感情好,叶千栀也没有拒绝,有这么个贴心的小辈时常在眼前晃悠,对于巫老爷子来说是个极好的事儿。

    病人嘛,就是得保持心情愉快,只有心情愉快了,病情才能好得更快!

    叶千栀仔细地把穴位和力道都跟刘子如交代清楚了,这才起身离开,她还没有离开,*山就端来了十个银元宝,放在了叶千栀面前,说是给她的诊费。

    叶千栀给巫老爷子治病,并没有想过要收诊费,毕竟巫老爷子这事儿事出突然,她没点准备,不过这件事让她把杜神医的名声搞砸了,对叶千栀来说,这比什么事情都让她高兴。

    “刘大人,这诊费太多了!”叶千栀摇摇头拒绝:“再说我和令郎是朋友,帮朋友的家人看病还要收诊费,这让人知道了,以后谁敢跟我交朋友?”

    “话可不是这样说的。”刘夫人笑道,“小儿能跟郁神医这般人物交朋友,是他的荣幸,但是我们因为您跟小儿是朋友,就赖账,不给您诊费,这是两码事,朋友是朋友,诊费是诊费。”

    “郁兄你就收下吧!”刘子如也跟着劝道:“你不收下的话,我爹娘于心难安,再说了我外祖父的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治好的,需要这么长时间,得占用郁兄不少时间。”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叶千栀还能说什么呢?自然是只能笑纳了!

    见叶千栀收下了银元宝,*山和刘夫人果然很高兴!

    等叶千栀离开了,刘夫人这才看向刘子如,夸赞道:“这次你交的朋友不错。”

    “我什么时候交的朋友不好了?”刘子如得意洋洋地说道:“像楚渊这个朋友我也没有交错啊!”

    “你也就只有这两个朋友不错了,你看看你以前交的那些狐朋狗友,你还有脸说你交的朋友都不错?”刘夫人说道。

    面对自家娘亲的突然翻旧账,刘子如慌了,他辩解道:“我那时候年龄还小,容易被人忽悠,我现在长大了,自然有甄别的能力了。”

    站在一旁一直都没吭声的刘家小妹突然噗嗤笑出了声:“哥哥,你直接承认你那时候没脑子就行了!”

    “我哪里是没脑子?我就是对他们不设防!”刘子如梗着脖子辩解道,要他说多少遍,他那时候就是因为听信了小人的谗言,这才犯了错!

    “你是不设防吗?你小小年龄就不学好,跟着他们去花楼喝花酒,好在你还算是有点分寸,没有在里面乱来,你看看你那几个朋友,不都是得了脏病,现在人不人鬼不鬼!”刘夫人脸色不好道。

    面对她娘的呵斥,刘子如不敢辩解了,他那时候年龄还小,从来就没有去过那些地方,听到自己朋友的怂恿,他自然是就跟着去了,谁知道被他娘知道了以后,等待他的就是一顿竹笋炒肉!

    把他收拾得够惨,让他再也不敢去那些地方晃荡了,不过那时候他被打了一顿,他还是很不服气的,总觉得自己没做错,是他娘对那些地方有偏见,是他娘错了!

    后来他的那几个流连秦楼楚馆的狐朋狗友突然就染了病,身上的皮肤一块块腐烂,这可把他吓坏了,他这才明白,原来错的人是他,而不是他娘!

    从那以后,刘子如就老实了,再也没想着背着家里人去那些地方晃荡了!

    不过因为有了这个插曲,刘夫人对他交朋友这事儿盯得很紧,能够被刘夫人认可的朋友并不多!

    以前也就只有楚渊一个,现在多了郁拂云!

    “哥哥,郁神医长得好好看啊!”刘家小妹想到郁拂云那张脸,耳朵有点红:“比你好看多了!”

    “你这是埋汰你哥哥吗?你这是连你自己也给埋汰进去了!”刘子如撇了撇嘴,不满道:“你和我同父同母,我长得不好看,你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刘子如是注意不到自家妹子的细腻心思的,而*山夫妇的注意力也都放在了巫老爷子身上,自然没有察觉刘家小妹那红透了的耳根!

    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了,刘家小妹想到了刚才叶千栀垂头给她外祖父把脉和按压穴位时的画面,她眼睛愈发明亮!

    叶千栀可不知道她来这里走一遭就又招惹了一朵桃花,她现在正在街上闲逛,看到什么感兴趣的东西都买了下来!

    女孩子手里有钱,自然是喜欢买买买,叶千栀自然也不例外,她不仅买自己和宋宴淮喜欢的东西,还挑了不少宋婆子、宋老爹、宋云绮喜欢的东西。

    等她一路买下来,刚刚的十个银元宝就去掉了一半!

    “唉,银钱还真是不经花啊!”看着花出去的银钱,叶千栀心有点疼:“看来还是得努力点赚钱。”

    不管在什么地方,花钱总是比赚钱更容易的!

    站在她身后的立春,嘴角抽了抽,她很想说,夫人呐,是您买得太多了,这要是不乱花,这些银钱足够夫人在京城生活好几年了!

    不过想到自家夫人的赚钱能力,立春淡定了下来。

    叶千栀抱怨归抱怨,但是买买买的行动却没有因此戛然而止!

    赚钱就是为了花,不花钱,赚这么多钱来有什么用?

    京城里的商家服务态度是极好的,像叶千栀买了这么多东西的大客户,商家是会把东西直接送上门的,不需要她自己随身携带,只是在填写地址的时候,叶千栀迟疑了一会儿,最后写了宋宴淮另外一处宅院的地址!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1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15章 奇效(三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