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因为这个小插曲,让叶千栀突然意识到了,她郁拂云这个名字下没有房产,连房子都没有,那可不行,所以她回到家以后,立刻就让宋宴淮把他名下那套房子过户给了她!

    宋宴淮见她终于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他把过户好的房契放在了叶千栀手里:“这事儿我昨天就办妥了!”

    “温言,你的速度也太快了吧?”叶千栀接过房契,看到上面写的日期,神情复杂!

    “如果不是怕有人来查你的底,我早就想把房子过户给你了,不过我们以前不认识,突然把房子过户给你很奇怪,昨儿我们刚好认识了,而你又恰好一直都跟我在一起,我们昨天聊得还挺投契的,所以我把自己的房子卖给你,那不奇怪吧?”

    “很正常!”叶千栀回想起昨儿自己的表现,她忍不住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没法直视昨儿傻乎乎的自己了!

    昨儿她怕宋宴淮吃醋,那是费尽心思去哄他开心,这一幕落在外人眼里,定然会觉得她是个舔狗!

    不过有了这个宅院的转卖文书,倒是有了合理的解释了。

    到时候有人问起来,她就可以说她那时候是跟宋宴淮聊房子的事情,刚好她想买房,而宋宴淮想卖房,他们一拍即合,就把事情给定下了!

    解决了住房问题,叶千栀心情好得不行,她把自己刚刚购买的东西给宋宴淮介绍了一遍:“我这里面有一大部分我打算寄回去给爹娘,温言,你看看还缺什么?需不需要再添点?”

    宋宴淮思索了一会儿,摇了摇头:“你把一切东西都弄好了,什么都不缺,不需要添东西了。”

    宋宴淮说不需要添加东西了,叶千栀便去把东西分类打包,然后让顺风镖局的人上门,把东西全都运走!

    在叶千栀忙活这些琐事的时候,朝堂上也因为杜神医的事情闹得是不可开交!

    按道理来说,杜神医医术再好,朝中也不可能因为他的事情闹开,主要会闹起来,还是因为杜神医给太多人治病了,现在这些权贵都怀疑自家那些重病不能起身、一命呼呜的家人都是因为杜神医‘误诊’给丧命的。

    秦王殿下是帮着打发了一拨又一拨的人,这些人里面有些人惧于秦王殿下,并不打算追究这些事情了,但是有些人却并不惧秦王殿下,见秦王殿下一直都护着杜神医,他们直接怒了,然后早朝的时候,直接就*起了秦王殿下!

    面对那一大摞的*奏折,秦王殿下慌了,他是真的不想把杜神医给交出去,但是面对那厚厚的*折子,这已经不是他想不想的问题了,而是必须把人交出来了!

    坐在龙椅上的那位对于这样的发展是乐见其成,他不仅支持这些大臣权贵,还特意下旨让大理寺的人去秦王府提人!

    圣上不怕跟秦王撕破脸,在他把自己的弃妃赐婚给了秦王当王妃,羞辱他的时候,他们兄弟就已经撕破脸了,他现在想的事情是,怎么通过杜神医,抓到秦王的错处。

    早朝还在继续,秦王整个人却浑浑噩噩的站在原地,对于事情的发展,他有预料到,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些权贵们行动力这么快!

    这才第三天,他都还没想好把杜神医父女安排到什么地方,这些权贵就在朝堂上对他发难了!

    身处早朝的秦王感到度日如年,而在宫外的秦王府中,杜神医和杜菲芋却已经收拾好了金银细软,打算跑路了!

    “爹,我们不等秦王殿下的安排么?”杜菲芋把自己生的希望寄托在秦王身上,她觉得有秦王在,他们父女两人一定会没事的,没见到那些上门来讨要人的权贵们全都被秦王打发走了么?

    杜神医哑声道:“等他安排,怕是我们就走不了了!”

    对于秦王这个人,杜神医跟他相处了多年,自然是还算了解,若是没有发生这些事情,秦王必然是可以信任的,但是现在他闹出来的事情太大了,完全没有转圜的余地。

    在他和自己之中,秦王必然是选择保全自身!

    杜神医压根就不敢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秦王身上,或者说他就没想过秦王能保下他们父女。

    最好的结果不就是秦王送他们离京,以后他们都不能踏进京城半步,甚至得躲着过日子!

    不过短短三天时间,杜神医整个人就老了一圈,胡子邋遢,完全没有了以往风姿!

    “可我们能去哪里呢?”杜菲芋望着窗外阴沉沉的天空,双目茫然。

    天下之大,却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处!

    她忍不住伸手抚摸着自己光洁无瑕的脸颊,本以为她有了这张让人着迷的脸,就能够拥有一切。

    可她都已经变得这么好看了,为什么还是没能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呢?

    现在更惨,他们连秦王府都待不下去了,只能偷偷摸摸离开。

    “去哪里都好,总比留在这里强!”杜神医心里早就做了决定,他是不可能留在这里的,他要是留在这里,怕是连性命都会交代在这里了。

    能活着,谁想死呢?

    杜菲芋慌乱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杜神医一锤定音:“你要是不想离开,那就你自己留在这里,我先走了!”

    “我跟你一起走。”杜菲芋连忙道,她很怕自己被杜神医给抛下!

    贵重的物品早就收拾好了,两人是要跑路,自然是什么贵重就带什么,若是贵重物品不易携带,杜神医和杜菲芋自然是舍弃了。

    他们也就只把金银首饰和一些便携带的物件打包带走。

    此时天已大亮,杜神医和杜菲芋两人悄悄离开了院子,正要往角门的方向走去,谁知道刚刚走到拐角处,就见朱辛月带着丫鬟迎面走来。

    杜神医和杜菲芋做贼心虚,一看到朱辛月,下意识就想躲开,谁知道他们两人还没来得及离开,朱辛月温温柔柔的声音就在他们身后响起。

    “杜神医、杜姑娘,大清早的,你们也是来园子里散步的?”朱辛月见到他们,笑吟吟地打招呼:“相逢即是有缘,难得我们碰到了,不如一起走走?”

    杜菲芋看到朱辛月脸上虚假的笑容,恨不得直接呼她一巴掌,撕下她这虚假的笑容。

    “大早上的,杜姑娘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身边下人伺候得不舒心么?”朱辛月见她脸色难看,关切地问道:“还是昨晚没睡好?哎呀,你们出来散步,怎么还带着包袱?你们这是打算去园子里野餐?”

    朱辛月像是才看到了杜菲芋和杜神医背上的包袱,故作惊讶道。

    “朱辛月,你有完没完啊?我们要去干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杜菲芋本来就满肚子的怨气,现在被朱辛月一*,直接就爆发了:“你管的也太宽了。”

    朱辛月脸上的笑容淡了下来,她垂眸看着自己修长的手指,语气不急不缓道:“不是本妃想管你们,而是不得不管,万一你们背着王爷做了什么损害他的事儿,到时候我们秦王府就麻烦了。”

    “你们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去,本妃管不着,但是本妃绝对不会让你们那些破事,牵连到王爷身上!”

    听到朱辛月每句话里都离不开秦王,每句话都是为秦王着想,杜菲芋心里一梗,差点没有背过气去!

    朱辛月算什么东西?不过是圣上都嫌弃的弃妃罢了!

    一个没人要的女人,在她面前有什么好得意的?

    “朱辛月,就凭你也想管我?”杜菲芋眼里浮现出一抹讥笑,“你跟殿下也成亲将近三年了,这三年来,殿下可有踏进过你的院子一步?”

    “你不知道殿下他有多嫌弃你,他亲口跟我说,他嫌弃你脏!”

    “你以为你这个秦王妃能坐多久?说不定哪一天,你就被殿下给休了!”

    “本妃在这个位置上一天,本妃就是名正言顺的秦王妃!”朱辛月听到她这些话,别说动怒了,她神色都没有一丝变化,她淡淡地扫了杜菲芋一眼:“你有闲心操心本妃的事儿,不如多想想你自己的处境!”

    “本妃再不怎么受宠,本妃还是秦王府的女主人,本妃在这个位置上一天,就绝对不会允许有人损害秦王府的利益,损害王爷的利益!”

    朱辛月是不在意杜菲芋说的那些事情,秦王宠不宠她,有什么关系?秦王对她好不好,又与她何干?

    她当过宠妃,被人捧上天,也曾经食不果腹,缩在一个阴冷潮湿的角落里,受尽白眼!

    那时候的日子可比现在难过多了,可她熬过来了,现在不管杜菲芋说什么,想如此*她,叶千栀都能淡定自若、安之若素!

    “话说的是冠冕堂皇,你心里还不知道怎么难受呢!”杜菲芋见不得人过得好,她神情扭曲地望着朱辛月。

    “别说了,我们快走!”杜神医见她们两个人扯来扯去,没完没了,心急如焚道:“时间快来不及了!”

    杜神医虽不知道早朝的情形,但是也约摸能猜到一些。

    这些年来,他给多少人治过病,他还是有点数的,有些人惧于他跟秦王的关系,不会来找他麻烦,但是那些朝中重臣、名门权贵可不怕秦王,也不会看在秦王的面子上就放过他。

    秦王暂时把他们打发走了,他们知道自己拿秦王无法,自然不会再上门,而是会去想别的办法,或者是找能够管这些事儿的人。

    他们会去找谁呢?

    用脚指头想想就知道会去找谁了!

    他这破事要是上达天听了,那他这条命怕是真的要交代在这里,杜神医一想到这个结局,浑身一哆嗦,恨不得立刻就插翅逃离!

    要抓紧时间离开,在这个关键时候,杜菲芋还跟朱辛月纠缠不清,那不是自找麻烦么?

    可惜杜神医这话说得太迟了,他话音刚落,大理寺的人就出现在了石子路的尽头。

    杜神医见到穿着大理寺官服的人,双脚一软,直直跌倒在了地上。

    大理寺的人走过来,见到朱辛月,先是给她行礼问安,然后才阐明了来意。

    朱辛月含笑听完,而后才道:“既然是圣上的旨意,那你们就把人带走吧!”

    大理寺的人拱了拱手,直接上前把杜神医给押走了,至于杜菲芋,他们倒是没有带走。

    权贵们*的是杜神医草菅人命,可没说杜菲芋犯了事儿啊!

    所以他们自然是缉拿杜神医了!

    杜神医被大理寺的人带走了,朱辛月眼含深意地看了杜菲芋一眼,没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热闹的石子路上,很快就只剩下了杜菲芋一个人。

    过了不知道多久,杜菲芋终于回过神了,她被刚刚的一幕给吓到了,杜神医被抓走了,那她呢?

    就算现在没有被人一起带走,怕是也不远了。

    拖着软绵绵的双脚,杜菲芋白着脸往角门那边跑去,想要离开。

    不过她没能出门,不管她说什么,角门的婆子都没放人,杜菲芋撒泼打滚也没能让婆子松口让她离开。

    以前不是这样的,现在突然被人困在了王府里,定然是有人交代,不能让她出府,不然角门的婆子根本就不敢拦着她,不让她离开。

    这个人是谁呢?

    朱辛月!

    杜菲芋脑海里浮现出朱辛月那张美艳不可方物的脸庞,定是她了!

    杜菲芋气得咬牙切齿,最后只能拿着包袱回了自己暂住的院子。

    她在这里大闹了一通的事情很快就有人汇报到了朱辛月那里,朱辛月听了以后,她挥了挥手,让前来汇报的婆子离开。

    等到婆子离开了,朱辛月身边的贴身丫鬟蹙眉道:“她刚刚没能顺利出门,等会儿王爷回来了,定会去王爷面前哭诉,到时候她颠倒黑白,王妃,您怕是要受委屈!”

    朱辛月含笑道:“不用担心,我既然吩咐婆子不让她出门,自然是不怕她去告状,我不仅不怕她去告状,我还怕她不去呢!”

    杜菲芋不是总拿她跟秦王之间那点露水情缘的事情来*她么?

    她倒要看看,出了这么多事,秦王殿下是不是依旧怜香惜玉!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1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16章 怜香惜玉(一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