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如同朱辛月所料一般。

    杜菲芋出不了府,所以她在知道秦王回来后,便立刻打扮了一番,跑去秦王面前告状,谁知道以前对她还算百依百顺的秦王,听到她那些颠倒黑白的话语,不仅没有帮她出气,还把她呵斥了一通!

    杜菲芋泪眼朦胧地望着他,若是以前她露出脆弱、楚楚可怜的表情,秦王早就把人抱在怀里,温声软语一通安慰了。

    可是现在被她这样的目光看着,秦王不仅没能生出怜香惜玉的心思,甚至还觉得厌烦!

    他直接就把人给打发走了!

    等杜菲芋离开了,秦王这才招来了自己的心腹,仔细问他今天府里发生的事情。

    当他听到心腹转述的那些话,他眸光复杂:“王妃是这么说的?”

    心腹道:“是,王妃说,王府和王爷的利益高于一切,她绝不允许有人损害王府和王爷的利益。”

    “本王倒是没有想到她是这样的女子。”秦王挥了挥手,让心腹下去了,他坐在椅子上,楞楞出神!

    对于这个王妃,他了解得不多,就知道她出身名门,是圣上最宠爱的妃子,后来因为一些事情,失了宠爱,继而朱家出事,她从名门世家出身的贵女变成了人人可欺的冷宫弃妃!

    后来他回京,圣上看他不顺眼,想要给他找茬,可次次都被他躲避了过去,这就直接惹怒了圣上,让他直接下旨把自己不要的女人赐给了他!

    还是赐给他当王妃!

    对于秦王来说,王妃侧妃这些位子是非常重要的,他想要争夺那个位置,自然需要势力,而拉拢各方势力最好的法子就是联姻了。

    偏偏他的王妃之位被一个弃妃给占据了。

    他暂时拿圣上无法,自然是只能把怒火全都发泄在了朱辛月身上。

    允许身边的侍妾去找朱辛月麻烦,允许王府里的管事找她的茬儿,他为了羞辱她,无所不用其极!

    可他没有想到,他这么对待她,她不仅没有记恨他,心里记挂着的还是他!

    这一刻,秦王心情复杂,对于朱辛月的偏见,一瞬间瓦解了!

    对朱辛月没有了偏见和心结了,秦王便想要去她院子里坐坐,他是想到了什么就去做什么的人,他不迟疑地抬脚往朱辛月院子里走去。

    秦王府里发生了这一出出的戏,叶千栀不知道,不过在她知道杜神医被大理寺的人带走后,她精神一振,立刻就把事情跟于月和于列说了。

    于月和于列知道收养他们的爷爷心里一直记挂着的就是这件事,他们很想完成爷爷的心愿,要不是叶千栀拦着他们,让他们不要这么着急,他们怕是坐都坐不住了,立刻就要去大理寺状告杜神医谋害神仙谷众人的事情。

    叶千栀拦着他们,不让他们现在去,是为了给大理寺一点时间,让他们先去审问杜神医一通。

    杜神医会承认自己医术不精,诊断错了,但是万万不会承认自己谋害了那些名门权贵的事情,等到大理寺的审问了一遍,他们再去状告杜神医,送上证据。

    翌日,当叶千栀从宋宴淮处得知杜神医被审问了一天一夜,受尽了酷刑,就是不承认自己做过的那些事情时,叶千栀就知道自己等待的时机到了,她带着于月和于列前往大理寺,击鼓鸣冤!

    大理寺所处的位置虽然不是京城最热闹的路段,但是从这里经过的人可不少,他们三人站在门口击鼓鸣冤,很快就吸引来了一大群看热闹的百姓。

    大理寺的差役听到了声音,快步走了出来。

    见到站在门口的三个人,差役态度冷淡道:“你们知不知道这个鼓可是不能随意敲击的?你们来这里有什么事吗?要是说的小事儿,那你们可是要承受鞭挞刑罚的。”

    小事儿大家都是去找京兆府的人解决,大理寺是大盛最高司法机关,经手的案件那都是跟京城权贵或者朝中大臣有牵扯的案件。

    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他们这里可不受理!

    “草民知道,草民带着师弟师妹们来这里,是要状告杜有德谋杀我们神仙谷几百口人的案子!”叶千栀沉声道:“这里是家师留下的信件和一些我们这些年来收集的证据。”

    杜有德是谁啊?

    差役认真想了想,好像是昨儿刚刚入狱的杜神医的名字?

    想到杜神医这三个字,差役脸上的不耐烦和冷意一下子就消散了,他看着眼前的白衣少年,神情严肃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草民所言句句属实,若是有半点欺瞒,草民愿意接受任何的刑罚!”

    叶千栀的回答让差役再也不敢小瞧这件事,他让叶千栀三人跟着他进了大理寺,接着他拿着神仙谷的谷主留下的信件和叶千栀带来的证据,疾步匆匆去找大理寺少卿汇报这件事。

    大理寺少卿正在审问杜神医,见他咬牙撑着,受了这么多的罪,吃了这么多的苦,杜神医依旧是不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他就一句话,他只是诊错了巫老爷子的病而已,不能因为他出错一次,就怀疑他以往的光辉成绩!

    大理寺少卿手里也没有证据啊,要不是圣上下旨让他审理这件案子,他自然是不想来审理的,可是现在人都关进来了,他总不能什么都没有问出来,就这么两手空空去跟圣上汇报吧?

    他要是敢这么干,那他脖子上的这个玩意儿怕是就不想要了!

    再说了,圣上跟秦王之间的关系如何,他们这些京官是看在眼里的,好不容易把秦王手里的人关到了牢里,他自然是要使劲儿挖掘,不然圣上以为他是站在秦王那边的,那该如何是好?

    就在他为难之际,突然差役进来了,手里还拿着一沓的纸张:“大人。”

    “这是什么?”大理寺少卿看着眼前一沓厚厚的纸张,蹙了蹙眉:“没见到本官现在正在刑讯么?”

    “大人,属下觉得这上面的内容能够帮助到大人。”差役回答道:“这是神仙谷的弟子前来报案,说是杜有德几年前谋杀了神仙谷几百人。”

    “你说什么?”大理寺少卿以为自己耳朵聋了,或者是幻听了,他刚刚听到了什么?

    差役想要说什么,大理寺少卿却抬手让他暂停,接着两人离开了审讯室,到了隔壁干净的房间,大理寺少卿这才仔细过问了细节。

    虽然大理寺让差役停了话,但是刚刚差役进来时,说话的声音不算小声,奄奄一息躺在地上的杜有德自然是听到了差役说的话。

    他跟大理寺少卿一样,还以为自己那瞬间幻听了。

    跟大理寺的诧异不一样,杜有德那刻心跳如雷,似是不敢相信隐瞒了几年的事情会被人给挖掘出来!

    神仙谷真的还有后人么?

    杜有德不知道,但是他明明记得当初神仙谷的弟子全都回来了,一个没少,也就是神仙谷的那个老头儿被他们逼着从悬崖上掉了下去。

    他都八十岁的高龄了,没跌下悬崖也活不了几年了,从那么高的悬崖掉下去,他还有活着的机会么?

    杜有德以为他必死无疑,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他自然还是亲自去确认了一遍,悬崖底下丛林密布,想要找到一个从高处跌下来的人,难如登天!

    不过在看过现场后,他便放了心!

    这些年,他利用神仙谷的毒药和解药在江湖上提升自己的地位和名声,他从一个藉藉无名的大夫变成了名扬天下的神医。

    本以为神仙谷的事情不会有人知道,在这个世上除了他和杜菲芋,再也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件事了!

    但是在这样的情形下,蓦然间听到‘神仙谷’三个字,杜有德整个人如同被人捏住了脖子,无法呼吸!

    差役把叶千栀的话转告给了大理寺少卿,大理寺少卿立刻就决定去见来报案的人,当他见到叶千栀时,大理寺少卿立刻就认出了眼前的白衣少年是谁了!

    大家都说,京城里的官儿,京兆府尹这个位子是最烫人的,京城十个人里面九个都跟权贵世家有牵扯,京兆府尹官职不高,在世家名门、权贵大臣林立的京城,谁都可以踩他一脚!

    其实不然,大理寺的活儿也没好干到哪里去!

    跟京兆府尹那边的鸡皮蒜毛的小事儿相比较,大理寺经手的事儿都是大事。

    大理卿之职,掌邦狱详刑之事,以五听察其情,一曰气听,二曰色听,三曰视听,四曰声听,五曰词听。

    以三虑尽其理,一曰明慎,以疑狱二曰哀矜,以雪冤狱,三曰公平,以鞠庶狱,凡诸百司所送案犯,罪至流、死,皆上刑部,覆于中书、门下。

    简单来说,大理寺主要的职责就两个,第一是审理百官以及京城徒刑以上的案件,第二便是复核或者重新审判刑部移送过来的死刑和疑难案件。

    除了以上的职能外,大理寺还会参与立法,大理寺官员在对案件进行审判的同时,也参与制定和修改律令的工作,同时,大理寺也负责管理监狱。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10.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17章 状告(二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