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爷爷是神仙谷的谷主,我身为他的孙儿,哪能拖他的后腿?”于列眼眶泛红,倔强道:“我不相信我学不会,我一定可以的!”

    他不是学不会,就是动手能力欠缺,不敢下针,但是他相信自己有朝一日能够克服这个困难!

    于月无奈道:“你这不就类似于自虐么?”

    正常人谁会好端端就拿着银针扎自己的?

    “头悬梁,锥刺股!”于列有毅力地说道:“古人能做到的事情,我如何就会做不到呢?”

    “说得好,你能这么想,那就太好了!”门外传来了叶千栀轻快的说话声:“阿列,你以后别扎自己,来扎我吧!”

    此言一出,屋里的兄妹两人全都扭头去看叶千栀,似乎是不敢相信这是她说的话。

    “栀栀姐,我觉得你还是再想想吧!”于月嫌弃地看了自家哥哥一眼,担忧得不行:“他下手没轻没重,万一扎错了位置,那就完了,不如这样好了,你来扎我吧!”

    于月一脸视死如归地望着于列,眼里的悲壮让站在门口的叶千栀都感受到了!

    于月这哪里是上前扎针啊,在于月看来,她这跟上断头台都没什么区别了!

    万一她哥哥手里的银针没扎好,一针就送她去见如来佛了,那也不是没可能的。

    可是要让她哥哥去扎栀栀姐,于月是万万拒绝的,既然要牺牲一个人来让于列练习医术,那还是她来吧!

    她是一定要保护好自家栀栀姐,不被自家哥哥给扎坏了!

    “小月,你不用担心,我让他在我身上施针,我就有把握不会受伤!”叶千栀走近后,摸了摸于月的小脑瓜,笑容温柔:“他扎错了也不打紧,有我在就不会出现意外!”

    叶千栀都这么说了,于月还能拦着么?最后只能站在一旁,目光凶狠地盯着于列,希望她家哥哥给力点,不会出错!

    顶着自家妹子不信任的目光,于列的心理压力可想而知有多大了,他能面不改色、毫不犹豫把银针扎到自己手里,但是他却不敢把银针往叶千栀手上扎!

    一来,他是对自己没信心,生怕真的跟于月说的一样,把叶千栀给扎坏了,二来,他心里暗戳戳地喜欢叶千栀,人面对自己喜欢的人时,要么是努力表现自己优秀的一面,要么就跟他一样从心了!

    说白了,就是怂!

    于列别别扭扭的,叶千栀等了半晌,见他不动,扬了扬眉,问道:“没记住手上的穴位?”

    “记住了。”于列小声回答道。

    “既然记住了,那为什么不动手?”叶千栀不解道:“难不成要我手把手教你如何施针?”

    闻言,于列耳尖都泛红了,他忙摇了摇头,强装镇定道:“.....不用,我能行!”

    “行就快点,别磨磨唧唧的,跟个娘们一样!”叶千栀最是看不惯那种做事不利落的人了。

    于列口中说没问题,但是当他看到摆放在自己面前白皙的手臂时,手抖了抖,连银针都拿不稳!

    颤抖了好几下,然后他闭眼一扎,把银针扎到了叶千栀手上!

    “偏了!”

    他压根就不敢看自己扎到了什么地方,听到叶千栀说偏了,他睁开眼,看到叶千栀手上的银针时,羞愧万分!

    这哪里是偏了啊,明明就直接扎到了别的穴位上!

    “学医这事儿,不仅要吃得了苦,也得忍耐别人无法忍耐的寂寞。”叶千栀神色淡淡地把银针给取了下来,银针*,连带着一缕鲜红的血也随着银针涌出。

    于月见到了,连忙拿着帕子去擦拭,叶千栀到不甚在意,她鼓励道:“阿列,你还算是比较有学医的天赋的,就是动手能力太弱了一点,不过没关系,熟能生巧,以后你给人看病看多了,自然就有经验了!”

    “可我现在连施针都不会。”于列眼神黯淡了下来,见他妹子给叶千栀擦拭伤口,他更是愧疚得不行。

    “没关系,慢慢的,总能学会的。”叶千栀给他出主意道:“你天天躲在家里独自钻研也不是办法,不如这样好了,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去菜市场那边摆个地摊,免费给百姓看病。”

    “书读百遍其义自见!”叶千栀道:“万卷书要读,万里路也要走,只有当自己亲自经历过了这一切,人才会有成长!”

    说白了,于列现在不敢下手扎针,还不就是因为没经验么?

    明明他什么都懂,什么都学会了,就是上手能力太弱!

    要让他改掉这个毛病,就只有让他亲自去给人看诊,病人看多了,经验自然就慢慢出来了!

    叶千栀以前刚刚从学校出来的时候,不也是这样么?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但是等她工作了几年,自己琢磨出了其中的分寸后,那就无所顾忌了!

    叶千栀的建议,于列认真思考了一下,然后第二天他就带着小马扎,真的去菜市场给人义诊去了!

    于列理论知识丰富,学习的时间也不长,疑难杂症自然是看不了,但是小痛小病他还是可以的,反正他只是去积攒经验的,叶千栀没奢望他能把全部病人都治好,但是他只要愿意走出这一步,那进步肯定很大!

    如同叶千栀所料,于列只在菜市场义诊了三天,他就跟以前不一样了,他不在局限于纸上谈兵,而是知道自己该如何摸索着给人看病,如何斟酌地开药方!

    叶千栀自然不放心于列自己在菜市场折腾,时不时就在一旁盯着,见于列开的方子没什么大问题,她便放心了!

    虽然是义诊,但是也不能出事儿啊,要是有人喝了于列开的药方出了事,那这事儿可就大了!

    为了杜绝这方面的麻烦,叶千栀一直都守在旁边!

    人有事情干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非常快的,转眼间就到了雪花飘飘的腊月时节!

    京城的冬天跟岭南比起来,冷的程度不一般!

    叶千栀以前在岭南过冬,就觉得很难熬了,可跟京城的冬日相比,岭南的冬日算是很温和了!

    岭南不常下雪,就算有下雪的时候,也是好几年才来一次,而京城就不一样了,从十月份开始,鹅毛大雪就没停过。

    叶千栀怕冷,能不出门就不出门,迫不得已出门了,走到哪里都带着手炉。

    似乎有了手炉,她就有了保命符一样,一点儿都感受不到寒冷了!

    叶千栀和于月、于列在这边优哉游哉地过小日子,不过三人悠哉的小日子在腊月中旬的时候就被打破了。

    大理寺派去神仙谷查案的人回来了,跟叶千栀和宋宴淮的人一无所获相比,大理寺的人一出马,立刻就找到了一连串的证据。

    甚至连杜有德祖宗十八代都被挖掘了出来!

    大理寺的人一拿到了证据和资料,立刻就赶了回来。

    大理寺少卿看完杜有德的资料后,脸色突变,“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他们调查的可不仅仅是杜有德,连同杜菲芋也一同调查了!

    本来大理寺卿和大理寺少卿还以为杜有德把神仙谷全部人灭口,是为了得到神仙谷的秘药,事实证明,他们的目的之一确实是想要得到神仙谷的秘药,其二目的就是为了给杜有德造势,让他从一个没什么特色的大夫,变成名扬天下的神医!

    其三嘛,就是周边的小国不太安分,想要在大盛搞事情,神仙谷那些人被灭了以后,身份文牒都被其他人给冒用了,前几年的时候还有人见到人家拿着神仙谷的身份文牒在外面走动!

    这些人是谁,用脚指头想想就知道了!

    大盛的户籍管理已经是很规范了,想要造假有一定的难度,没点本事的人还真的是弄不下来,就算弄下来了,能不能使用那也是一大难题!

    而神仙谷的那些人就不一样了,他们是游医,在官府是登记过的,不管去哪里,只要在大盛的领土上,他们都能随意行走!

    边陲小国的那些人会把主意打到神仙谷这些人身上,显然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本来只是一个神仙谷的灭门惨案,现在却变成了勾结外族、叛国的行为,圣上知道后,直接被气笑了!

    他不由得把怀疑的目光落在了秦王身上,他可不相信这么大的事情是杜有德自己一个人干的,他的那位好皇弟说不定也牵扯其中!

    没有影儿的事情,圣上都恨不得把锅扣在秦王头上,现在面对这种有证据、调查清楚的事情,圣上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直接把所有的锅,都往秦王身上扯!

    大理寺的人倒是很想提醒圣上,从他们调查来的结果来看,这些事情,秦王殿下并没有插手!

    但是他们什么都不敢说,他们很怕自己说了以后,圣上会以为他们跟秦王是一伙儿的!

    到时候迁怒了他们,就不好了!

    能够在官场中混得如鱼得水的老油条们,哪里会不知道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能干?

    像这种会把自己赔进去的事情,自然是不能干!

    明哲保身才是上上之策!

    当身在秦王府的秦王知道了这件事后,他脸色非常难看,他一下子就想到了还在他府里的杜菲芋:“杜有德跟外族人牵扯到了一起,那杜菲芋呢?”

    “殿下,杜姑娘是杜有德的女儿,自然是牵扯其中了。”秦王的心腹,脸色十分难看:“从大理寺调查来的结果看,神仙谷会被灭门,跟这位杜姑娘的关系极大!”

    “怎么说?”秦王不解地问道。

    “听说神仙谷谷主的大弟子,四处游历的时候,碰巧遇到了杜姑娘,救了她一命,谁知道杜姑娘看中了对方,想要对方入赘她家,神仙谷的大弟子拒绝了,并且离她远远的,她由爱生恨,这才想要狠狠报复神仙谷一番!”

    秦王嗤笑道:“无稽之谈,九年前,杜菲芋也就才*岁,一个小孩子罢了,她知道什么情情爱爱?”

    “殿下,有些人早慧,别人还*氖焙颍侨匆丫几约旱奈蠢雌搪妨恕!

    秦王被自己的下属这么一堵,顿时一噎,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但是他还是不相信杜菲芋能有这么恶毒的心肠!

    不相信归不相信,但是当小厮来报,说杜菲芋求见的时候,秦王下意识就拒绝了,说是他忙,没时间见她!

    不是没时间见她,而是他心里有些害怕,害怕杜菲芋是来取他性命的!

    杜菲芋求见秦王殿下被拒绝了,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自从她跟秦王有点不清不楚的关系后,秦王对她的所作所为那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时候杜菲芋特意为难秦王妃,不给秦王妃面子,秦王都没有插手管这些事情。

    大家都以为杜菲芋在秦王心里的地位不一般呢,可现在秦王拒绝了她的求见,似乎这位杜姑娘也没有那么受宠嘛!

    杜菲芋得知秦王不见她这个消息,登时就急了,她哀求了小厮很久,但是小厮却没有松口,最后她只能不甘不愿地回了自己居住的地方。

    她的婢女小琴一进门就抱怨道:“姑娘,秦王殿下太过分了,明明他就在府里,可他却不见姑娘!”

    “自古男儿皆薄幸,怪不得别人!”杜菲芋苦笑道:“我本以为我有了这张明艳的脸庞,就能够把所有的男人都玩弄于手心,可现在来看,是我高估了。”

    “姑娘,现在最要紧的事情,是赶紧离开王府,咱们在这里待的时间越长,危险就越大!”小琴道。

    婢女所言,杜菲芋如何会不知道呢?

    留在王府里,她就如同一个断了线的风筝,在空中漫无目的飘荡着,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也不知道自己会落在哪里!

    她回到屋里,看着镜中自己绝美的脸庞,杜菲芋怜惜地抚了抚自己的脸,她得好好想个法子离开秦王府!

    “小琴,你去跟厨房说一声,晚上我想吃乌鸡香菇汤,让他们给我准备两碗!”杜菲芋看着镜中的自己,吩咐道。

    小琴得了杜菲芋的吩咐,立刻就出去办事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0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19章 自古男儿皆薄幸,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