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等小琴离开了,杜菲芋这才看向了房门,勾了勾唇,呢喃道:“小琴,你别怪我心狠,要不是我真的想不出了办法,也绝对不会这么干的!”

    杜菲芋想要干什么,无人知道!

    此时的叶千栀刚刚被大理寺卿喊去了大理寺,等她从大理寺出来时,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等着她的于月!

    “小月,我不过是来这里跟大人说一会儿话,怎么就劳烦你来这里等我?”叶千栀见到她,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你哥哥那边不忙吗?”

    “可忙了呢!”于月一边回答叶千栀的问题,一边说道:“我哥哥最近接诊了好几个奇怪的病人,哥哥给她们把了脉,却检查不出病因。”

    “哦?有这么奇怪的病症?”叶千栀听到于月这话,不由得多了几分的兴趣,她道:“你仔细给我说说!”

    叶千栀都说要仔细说了,于月自然是把自己看到的那一幕给说了!

    这两天义诊的摊子上来了几个姑娘,这些姑娘全都十七八岁的年龄,出身普通,她们也都居住在京城的各个角落,互相之间并不认识,但是她们却得了同一种怪病!

    她们好好的皮肤一夜之间就溃烂了,原本姣好的五官也都变得扭曲,丑的她们不愿意出门见人!

    她们家里人找了不少的大夫给她们看病,但是大夫都说不出病因,有人说是她们吃了不干净的食物,有人说是她们碰到了什么不该碰的东西,不管他们怎么说,谁也无法说服谁!

    而这些姑娘的脸,随着时间的流逝,却愈发严重了!

    奇怪的病症叶千栀见过了不少,饶是听完了于月的阐述,叶千栀也依旧是淡定得不行。

    不过这样的病还真是少见,叶千栀还是挺好奇的,便跟着于月去了于列摆摊子的位子上!

    于列也是个倔脾气的人,这些人的病,他连病因是什么都不知道,但是人家来找他治病了,他就翻看叶千栀留给他的医书,想要找出相同的病症!

    但是他翻遍了全书,却没能找到一样的病例,连相似的病例都没有。

    就在他垂头丧气的时候,耳边传来了叶千栀的声音:“你这本书上记载的都是一些普通的小毛病,看它是没用的,你可以多看看*留下来的书籍。”

    于列听到叶千栀的声音,眼睛一亮,他转过头看到叶千栀,立刻笑了起来:“你来了啊!”

    “我不来,你打算怎么解决这些姐姐妹妹的病?”叶千栀一过来,于列立刻就站了起来,把位置让给了叶千栀。

    叶千栀不客气地坐了下来。

    摊子面前有五个女孩子,跟于月所说的一样,脸颊全都溃烂了,而五官也变得扭曲。

    叶千栀示意她们伸手,她帮忙把脉。

    郁拂云的名声在京城十分显赫,自从杜有德倒下后,京城里能够被人称为神医的人就只有他了,随着于列来这里摆摊子后,叶千栀也在这里闯出了一番名声。

    于列医术普普通通,但是叶千栀却不一样了,不管什么疑难杂症到了她面前,都难不倒她!

    于列摆的小摊子,影响到了周围不少医馆的生意,前面的时候不少人来找麻烦,但是不管谁来,叶千栀都能把人打发了回去!

    后来他们就把一些自己治不好的病人丢到了这里,企图败坏叶千栀的名声,谁知道他们这个举动最后坑了自己。

    面对送上门的各种疑难杂症,叶千栀一概是照收不误,不是开方子就是施针,让这些人的病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好转。

    “多谢郁神医。”面对俊美无涛的男装叶千栀,这几个姑娘都有些难为情,但是她们也知道,京城里的大夫都看不出她们是什么毛病,现在郁神医出手,必定能给他们带来不一样的消息!

    她们全都很忐忑,既希望叶千栀能治好她们,又怕得到一个致命的打击!

    叶千栀可不知道她们内心丰富的心理活动,她伸手给她们把了脉,随即眉头微微挑了挑,这个脉象怎么那么眼熟呢?

    能不眼熟么?

    这不是跟余长琴一样的脉象么?

    叶千栀仔细听脉,后面又拿了白瓷碗出来,挑破了她们的手指,一一给她们的血验了毒,最后发现她们全都跟余长琴一样,都是中了蛊毒!

    眼前的五个姑娘听到自己中了毒蛊全都吓坏了,叶千栀见她们脸色难看得不行,连忙安慰道:“你们也不必担心,有我在,你们不会有事儿的,至少我一定会保住你们的性命。”

    至于这些姑娘的脸还有没有救,叶千栀就不敢保证了!

    不过她们比余长琴更幸运的是,她们的蛊虫是通过鼻腔进入的,所以把蛊虫引出来以后,她们也不会残疾,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叶千栀有了上次给余长琴引蛊虫的经验,这次要给这五个人引蛊虫,她是一点儿都不惧怕,她把人带回了自己暂住的院子,然后让于列去准备了需要用的药材,再让于月熬了几大锅的药水。

    等这些东西都准备好了以后,叶千栀就开始一个个地给她们把身体里的蛊虫给引出来!

    蛊虫大多数都是昼伏夜出,此时刚好是傍晚,等到天一黑,叶千栀立刻就开始行动!

    就在叶千栀给这些人引蛊虫的时候,秦王府中,杜菲芋已经把婢女小琴给迷晕乐,然后她换上了婢女的衣裳,打算乔装成小琴,离开王府。

    自从杜有德出事了以后,朱辛月就把王府管理得牢牢地,除了秦王,不管是谁出府,朱辛月都是不允许的。

    那些狐媚子一开始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去找朱辛月和秦王闹了一通,但是罕见地,秦王却站在了朱辛月这边,到了夜间,他还主动去了朱辛月的院子里。

    面对来她院子里过夜的秦王,朱辛月直接黑了脸,可是她现在还需要秦王这个靶子,自然是不能把人赶出去,只能强忍着不适招待他。

    虽然秦王对朱辛月改观了,但是他依旧是过不了心里那一关,歇在朱辛月这里,也没有碰她,就是单纯来这里过夜!

    朱辛月知道他不碰自己以后,松了口气,面对他的时候笑容倒是真诚了不少。

    两人倒是也因此相安无事地相处了两个多月。

    秦王不捣乱,朱辛月管理王府愈发得心应手,不仅在重要的位置上安排了自己的人,王府里发生一点点小事儿,她都能第一时间知道。

    所以杜菲芋以为自己这事儿做的事瞒天过海,殊不知她这边刚刚离开院子,朱辛月就已经得到消息了。

    她看着赖在她院子里用晚膳的秦王,眸光一闪,她笑容温柔:“殿下,时间还早,不如我们去园子里走走,消消食?”

    大冷天的去园子里散步消食?那不是脑子有坑么?

    秦王下意识想要拒绝,可是当他对上朱辛月那双期待的眼眸时,拒绝的话是怎么都说不出口了,最后他点了点头:“也好,一到冬天,本王动弹得少了,身上的赘肉都厚了一层!”

    秦王人品不咋地,脑子也不好用,脸长得也一般般,身材也一般般,朱辛月笑着附和,心里却想着,就他这样的身子板,走不走有什么区别?

    她邀请秦王去园子里散步可不是去散步,而是为了抓杜菲芋一个现行!

    杜菲芋是秦王的红颜知己,是秦王比较喜欢的女人了,朱辛月不想自己动手处理她,这种事情自然是要交给秦王来办啊!

    两人慢悠悠地散着步,在朱辛月的主导下,两人走到了角门边上,还没有靠近就听到了角门的婆子正在跟人理论的声音。

    “我家姑娘指名要吃外面珍味坊的水晶虾饺、红烧蹄髈,你们拦着我,不让我出去,是何道理?”杜菲芋学着小琴的口吻说话。

    角门的婆子眼角都没有抬一下,她冷冷道:“想要吃珍味坊的东西,不会让府里的采购明儿买么?”

    “我家姑娘现在就要吃,你们不让我出去,就不怕王爷怪罪吗?”杜菲芋威胁道:“我家姑娘跟王爷的关系可不一般,现在王爷虽然不理会我家姑娘,但是凭借我家姑娘的长相,她重新获得王爷的宠爱不过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站在不远处的秦王听到这句话,差点没有气*!

    他是那么肤浅的人吗?会因为人家长得好,就色迷心窍?

    秦王可不认为自己是这样的人,定然是这个贱婢胡言乱语!

    秦王浑身都泛着冷气,站在他身边的朱辛月感受到了,唇角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这不过是个开始,他就生气了,要是等他知道,说这话的人是杜菲芋,还不知道他会露出什么表情呢!

    想到秦王有可能的反应,朱辛月的心情就更好了!

    “王爷英明神武,岂会因为你家姑娘好颜色就乱了心智?”婆子是朱辛月的人,自然知道秦王这个时候已经来了,她当然不会说些不该说的话!

    “说得对!”秦王听到婆子的拍马屁,心情好转了不少:“你回去告诉你家姑娘,在王府里客居,就该遵守王府的规矩,不想遵守,就滚蛋!”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0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20章 逃跑(二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