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杜菲芋听到秦王的声音,身子顿时僵住了。

    好端端的,秦王不在屋里呆着,怎么跑来了这里?

    跑来这里就算了,好死不死居然还听到了她说的这些话!

    杜菲芋心里慌乱得不行,傻傻地站在原地,做不出任何反应。

    朱辛月见秦王心情好了不少,这才柔柔道:“王爷,这不过是杜姑娘的婢女失言罢了,杜姑娘对王爷这么好,想来她不是这样的人。”

    秦王想到了杜菲芋那娇娇柔柔的说话声,想到她跟自己在一起时的画面,还有床笫间说过的话,脸色缓和了不少:“王妃说的是,既然是这婢女多舌挑事,那就把她的舌头割了吧!免得以后再说出这些不合时宜的话来抹黑王府!”

    现在杜有德被关在了大理寺,秦王想要派人去暗杀都暗杀不成,大理寺的防卫太好了,外面的人根本就进不去,他手里人本来就不多,那些人找了好几个机会,别说下手了,还没有进大理寺就差点自己被抓了!

    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候,秦王最想要做的事情就是低调,希望杜有德的事情不会牵扯到自己。

    他为了保全自己,别说割了一个婢女的舌头,就是打杀了几个人,大家也不会觉得意外。

    在场的人全都用看热闹的心态看着杜菲芋,没有人为她说话。

    杜菲芋没想到秦王会这么狠,不就是说了几句不合时宜的话么?她居然就要割了她的舌头?

    “王爷?”杜菲芋被秦王的话给打击到了,一下子就忘了自己身处何方,自己刚刚在干什么了。

    她震惊之下喊了秦王一声,这声音可没有经过伪装,让人一下子就听出了她是谁了!

    秦王听到杜菲芋的声音,先是一愣,接着等他看清楚眼前站着的人是杜菲芋后,秦王脸色立刻就难看了下来。

    “你穿着婢女的衣裳在这里干什么?”秦王看着她身上婢女的衣裳,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杜菲芋似乎是没有听出秦王语气里的不耐烦,她小声抱怨道:“我想出门走走,可王妃一直都拦着不让我出门,我只能出此下策,想要以小琴的身份出府走走。”

    “王妃不让你们出门,那是为了你们好。”秦王觉得朱辛月这事儿做得还挺好的,他们秦王府现在就该低调,就不该出去外面随便走,万一有人在外面说了什么话,被人抓着不放,那他的麻烦就大了!

    “这段时间你们就在府里待着,别出门了,免得被外面的人冲撞了!”秦王一锤定音:“你以后也别来烦王妃,这事儿是本王定下的,还有,你以后见到王妃,记得给王妃行礼问安!”

    杜菲芋不敢置信地看着秦王,很想看看他的脑袋里是不是进水了,一开始给王妃没脸的人不是他么?怎么现在给王妃做脸的人又是他了?

    秦王可看不懂杜菲芋的脸色,他觉得自己的这个安排很不错,他抬头看着杜菲芋那妖冶的面容,心里直叹息,这张脸他是真的挺喜欢的,也很不想失去这样一个美人儿。

    但是跟自己雄图霸业相比,一个女人算不得什么,没了就没了!

    他身边的美人还少么?

    不说他自己找的那些美人儿,就是圣上赐婚给他的王妃,也都拥有倾城容貌!

    美人多了也就不稀奇了,也没什么值得人怜惜,反正他没了这个美人,总还会有别的美人儿的!

    秦王想到这里,心里的不舍就完全放下了,就在他打算挪开目光的时候,突然发现杜菲芋的脸似乎变了样!

    秦王先是以为自己眼花了,等到他看到杜菲芋的脸突然一下子垮了,他直接被吓了一跳,大声尖叫出声!

    大家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就看到了杜菲芋原本妖冶的容貌一瞬间就垮了!

    五官变得扭曲,皮肤也没有了往日的白皙,反而上面隐隐还透出一股暗色!

    最让人害怕的是,她的鼻子里突然流出了令人作呕的黑水,让人闻着就犯恶心!

    “你是什么妖怪?”秦王被杜菲芋的这张脸给恶心到了,他长这么大,就没有见过这么恶心人的玩意儿!

    杜菲芋一开始还不知道秦王为什么尖叫,当她感觉到自己鼻子里有什么流出来以后,她就吓了一跳,连忙伸手去触摸,就摸了一手的黑水!

    杜菲芋看到手里泛着恶臭的黑水,脸色大变,她还来不及捂脸,就感觉到肚子里有什么在翻滚,让她痛不欲生!

    杜菲芋抱着肚子倒在地上,到处乱滚!

    这个变故,把秦王吓得够呛,特别是想到杜菲芋那张立刻垮下来的脸,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一贯就怜香惜玉,除了给朱辛月难堪,他对身边的女人都还算好,可现在他发现,曾经跟他欢好的女人脸突然就垮了,他一下子倒尽了胃口,想到自己跟这样的女人纠缠不清,他更是整个人都麻了!

    朱辛月也被这个变故下了一跳,好在她很快就稳住了心神,直接让人把杜菲芋给关了起来,不管谁去探望她,都不行。

    至于在场的人,今晚发生的事情,一个字都不能说出去。

    秦王见朱辛月有条不紊地处理好了这些事情,顿时就放下心来,他也没有陪朱辛月逛园子的乐趣了,直接找了一个借口就离开了。

    有了杜菲芋在秦王面前垮了脸的画面,秦王现在就是见到个眉清目秀的小丫鬟,都觉得对方长得不错了。

    可他现在有了心理阴影,暂时是不想跟女人同塌而眠了,他很怕自己身边的女人都会跟杜菲芋一样,直接给他变了个脸!

    朱辛月处理好了这些事情,她就回到了自己的小书房。

    今晚秦王不在这里过夜,朱辛月很是高兴,她早就想把秦王这货给丢出去了,就是碍于他是秦王府的王爷,而她暂时还需要秦王妃这个身份,还不能跟他撕破脸皮,不然她早就把人叉出去了。

    今晚这个碍眼的人终于走了,朱辛月恨不得去院子里放鞭炮普天同庆。

    好在她还是忍住了,只是到小书房,把今晚发生的事情写信告诉了叶千栀。

    她可没忘记,这个杜菲芋肖想过宋大人,算是叶千栀的半个情敌,现在情敌落得了这个下场,自然是要让正室高兴高兴、开心开心。

    叶千栀收到朱辛月信件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当她看到里面的内容时,眉头紧紧地蹙了起来。

    这是巧合么?

    昨儿晚上她刚刚把那五个姑娘身体里的蛊虫给弄了出来,杜菲芋的脸就立刻垮了!

    叶千栀仔细地回想,似乎她上次给余长琴引蛊虫后就在街上见到了杜菲芋,还记得她的五官在她的注视下就变了样!

    难不成杜菲芋利用蛊虫来维系自己的美貌?

    叶千栀对于蛊虫和蛊毒了解甚少,如果不是神仙谷的谷主留下了这样一本册子,她怕是都没有机会接触。

    心里有了怀疑,叶千栀便给朱辛月写了回信,说是想要去看看杜菲芋的惨状。

    若是以前,朱辛月是个空有秦王妃名头的王妃,那她肯定是不敢让叶千栀过来的,现在她已经牢牢把王府控制在了自己手里,所以她挑了一个秦王不在府里的时候,直接给叶千栀下了帖子,约她上门玩耍!

    王妃亲自邀请的人,自然是被人奉为上宾迎了进去。

    叶千栀来秦王府这次是换回了女装,不过容貌上还是做了些修饰的。

    “你可算是来了。”朱辛月就站在角门处等她,见到她进来,立刻迎了上来:“最近我在府里可无聊了,又不能出府去找你玩儿。”

    叶千栀笑了笑:“你不来找我玩儿,我可以来找你玩儿啊,王府不愧是王府,这里的风景也太好看了。”

    朱辛月神秘一笑:“这算什么啊?你家那位对你才是真的好,听说他这两个月除了去翰林院,别的时间都用来修缮宅院了,怕是要给你一个惊喜!”

    对于宋宴淮的审美,叶千栀是不报什么希望了,不过宋宴淮亲手修缮的宅院,她还是挺期待的。

    “不说这些事情了,我上次跟你说想要来看她这话是说着玩玩的,秦王府现在正是多事之秋的时候,我上门拜访,会不会给你们惹麻烦?”叶千栀是说过要来秦王府看杜菲芋的惨状,不过那就是说着玩儿的,她自己都没当真,却不想朱辛月放在了心上。

    “能有什么麻烦?”朱辛月俯身在叶千栀耳边,轻声道:“昨儿晚上,杜有德在大理寺自尽了!”

    这个消息,叶千栀还真的不知道!

    她眼里掠过一抹诧异,随即恢复了平静:“他没了,这些事情应该很快就了了!”

    “可不是么?疑罪从无,圣上就算想要把杜有德做的那些事情扣在秦王头上,现在也只能按捺下来了。”想到高高在上的那位吃了这个闷亏,朱辛月的心情就非常好。

    “咱们姐妹难得见面,就不聊这些让人不愉快的事情了,我知道你最是喜欢吃暖锅了,刚好昨儿庄子里有人送了不少新鲜的肉和蔬菜过来,咱们中午就吃暖锅。”

    秦王妃笑着说道。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0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21章 溃烂(三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