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行!”

    冬日是最适合吃暖锅的时候,叶千栀自然不会拒绝朱辛月的一番好意。

    朱辛月带着叶千栀在王府里逛了逛,随即她便带着叶千栀去了她居住的院子里,把房间里伺候的人全都打发了出去,她们两个人让丫鬟帮她们放风,她们则从院子后门偷偷溜了!

    叶千栀本来没打算去看杜菲芋的,是朱辛月坚持要让她去见一面。

    叶千栀怎么拒绝都不行,最后逼得朱辛月都急了:“杜菲芋肖想了你的男人这么久,还差点害了你一命,现在难得她出事了,你不说落井下石,怎么连看热闹都不愿意去?”

    “她这不是没成功么?”叶千栀态度很是无所谓:“我家温言,心里眼里都没有她,她也算不上是我的情敌!”

    情敌嘛,自然是要有一战的实力,才能认同,而杜菲芋,她顶多就是暗戳戳地想要染指她的男人罢了!

    “你的心态倒是挺好的,不过你就能放过她差点害了你一命的事情?”朱辛月说着,不等叶千栀回答,她便拖着叶千栀往外走:“你能忍了,我都忍不了,你不想跟她见面也行,那咱们就去看看她的惨状,看一眼,我们就撤退!”

    叶千栀被迫跟着她往外走,朱辛月离开的时候还不忘带了一面小镜子。

    叶千栀看到她把小镜子放到了衣袖里,立刻就猜出她想要干什么了,不过她立刻就挪开了眼,就当自己什么都没见到!

    关押杜菲芋的地方是一件空荡荡的屋子,大盛朝有规定,除了官家,其余人都不能私自挖暗牢,若是有人挖了,别人不知道就算了,若是被人知道了,那就是抄家灭门的大事儿!

    秦王一心想要问鼎那个位置,自然是不会犯这么愚蠢的错误,王府里还真的没有私牢,所以关押杜菲芋的地方是王府废弃的院落。

    杜菲芋被关押在废弃的院子里,除了一日三餐外,再也没有踏足这里。

    朱辛月是王府的女主人,最近秦王和她之间的关系似乎也有破冰的迹象,王府里的下人也是看碟下菜之人,朱辛月这段时间把王府里不少人都换成了自己的人。

    两人偷偷溜去看杜菲芋,有朱辛月领路,一路上都避开了王府的人,顺利地溜进了关押杜菲芋的地方。

    还未靠近屋子,两人耳边就听到了刺耳的尖叫声和咒骂声。

    等走近一看,哎呦,是杜菲芋在屋里发神经!

    杜菲芋被关在这里足足五天了,这五天里,没有人跟她说话,杜菲芋呆在安安静静的房间里,不疯都会*疯了。

    “朱辛月!”杜菲芋大手一挥,把桌上放着的白粥给扫到了地上:“朱辛月,你该死!”

    “你还有心思当心本妃的事情,倒不如想想怎么该怎么解决眼前的困境!”就在杜菲芋发完疯,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杜菲芋扭头一看,就看到了门口站着两个人,当她看清楚站在门口的两个人是谁时,杜菲芋眼里的恨意愈发浓烈:“宋宴淮跟秦王殿下都闹掰了,没想到你们两位私下里居然认识。”

    叶千栀的容貌做了修饰,不是很熟悉她的人,自然认不出来,但是杜菲芋以前就把叶千栀当成了自己的情敌,别人认不出她,杜菲芋却能一眼就认出来。

    “我们也不算认识吧,主要是你倒霉了,本妃想着,你肖想了宋大人多年,也算宋夫人半个情敌了,现在情敌出事儿了,本妃自然是要喊宋夫人过来一起落井下石!”朱辛月笑眯眯地说道,说出的话却气得杜菲芋心口疼。

    “看到你倒霉了,我就开心了,中午我能多吃两碗饭。”叶千栀满脸笑容,她特意冲朱辛月拱了拱手:“多谢秦王妃的美意,让我一天能看两场好戏!”

    “哎呀,这算不得什么,只要我们两家能够化干戈为玉帛,那就什么都值了!”朱辛月笑着说道。

    叶千栀颔首道:“秦王殿下对外子的看重,我是知道一些的,等会儿回去了,我会尽力劝外子,让他好好考虑。”

    “这就对了。”朱辛月的视线穿过了杜菲芋,落在了屋子屏风后面,从她这里看过去自然是看不出那边有什么,只能看到一个影影绰绰的影子,朱辛月知道,这定是秦王安排在府里的暗卫了。

    虽然不知道秦王手里有多少能用的人,但这里是秦王府,秦王要是连在自己家里都没法安排人手,那就真的是个废材了。

    只是她本来想瞒着秦王来这里的,现在这里有秦王殿下的人,就衬托得她们刚刚的行为很沙雕!

    朱辛月和叶千栀说了好一通场面话。

    杜菲芋见不得她们姐妹情深,杜菲芋冷哼道:“没可能了,宋宴淮和秦王是不可能和好了,说到底,他们会闹掰,还不是因为你。”

    杜菲芋说到这里,眼里的恨意更浓,她盯着叶千栀,喃喃道:“你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女,除了长得好看了一些,有什么值得他为了你,跟自己的主子翻脸?甚至为了你,步入官场?”

    “你知不知道,他就算当上了探花,他在朝堂也不会被人重用?”杜菲芋歇斯底里地喊道:“如果不是你的突然出现,宋宴淮原本就能够在他原来的轨道上按部就班地前进,只要秦王殿下上位了,那他就能问鼎内阁,成为大权在握的权臣,可因为你的出现,让一切都变了样子!”

    要说杜菲芋最恨的人是谁,那叶千栀肯定是排在了第一位!

    她肖想了宋宴淮多年,一直跟在秦王和宋宴淮身边,在她看来,宋宴淮暂时不喜欢她,那没什么的,只要她一直都呆在宋宴淮身边,等将来宋宴淮到了该成亲的年龄,必定第一个想到的人就会是她!

    可是宋宴淮回了一趟老家,一切都变了样!

    “只要你没了,那一切就会回到正轨!”杜菲芋盯着叶千栀的脸,恨不得伸手把她这张脸给挠了!

    杜菲芋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然后趁着两人不备的时候,她突然跑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把刀,就要往叶千栀身上捅去!

    叶千栀见状,倒是不慌不乱,正要闪身避开的时候,就见朱辛月上前一步,直接踹了杜菲芋一脚,把人踹倒在了地上。

    “刺杀这事儿都没弄明白,就学着人搞刺杀,脑子有毛病吧?”朱辛月嫌弃得不行:“你不是杜有德的闺女么?怎么就没学到他下毒的本事?”

    “秦王妃,您这话就说错了,她和杜有德啊,不是亲生父女!”叶千栀笑吟吟地说道:“顶多就是两个*之人抱成团,想要谋财谋名利!”

    “咦。”朱辛月惊了:“宋夫人是怎么知道的?”

    “听说大理寺去神仙谷调查的人已经回来了,他们不仅调查了神仙谷的事情,还把这对父女的底儿也调查了一番,最后才发现,他们不是亲生父女,是半路父女。”

    朱辛月觉得叶千栀说的话还真是好玩儿,她只听过半路夫妻的,还真的没有听过半路父女,要不是她稳得住,还真的会当场就笑出声来!

    杜菲芋早就知道大理寺的人回来了,就是因为知道大理寺的人回来了,她会想着逃跑,可谁知道,她都想了这么多的主意,还是没能逃离。

    “我就说他们父女两人长得不太像。”朱辛月煞有介事道:“现在看来,杜有德长得比她倒是好看了不少,起码杜有德的皮肤比她的皮肤更好。”

    叶千栀失笑,她以前见过杜菲芋多次,自然知道她长相如何,不算美人儿,但也是清秀佳人!

    只是这次见面,杜菲芋的这张脸只给人一种惊悚的感觉了。

    她的皮肤溃烂得厉害,脸上的皮肤下面还有什么浓水流出来,五官也扭曲得吓人,总之,叶千栀要不是跟着朱辛月来这里,亲眼所见,她都不会相信眼前这位就是杜菲芋!

    看到这个样子的杜菲芋,叶千栀不由得想到了前几天她给引蛊虫的那几个姑娘,似乎那几个姑娘的脸也是跟她一样。

    莫不是她们都中了同样的蛊毒?

    叶千栀把自己的疑问说了,朱辛月对于医药方便的事情不懂,她只是实话实说道:“她的脸本来是好好的,就是五天前她打算趁夜离开王府,谁知道在角门那边直接就垮了脸!”

    五天前的事情,朱辛月早就写信告诉了叶千栀,不过那是纸上的描述,叶千栀看了,也不过是一笑了之,没什么感觉,但是现在她是亲眼目睹了杜菲芋这张根本就不能称之为脸的脸。

    杜菲芋被朱辛月一脚踹在了地上,好半天都没有缓过气来,等到她终于缓过了气,就看到叶千栀走过来,给她把脉。

    叶千栀就是好奇杜菲芋的脸为什么说变就会变,说垮就会垮!

    没有把脉以前,叶千栀还以为杜菲芋就是吃了什么药丸才导致脸突然垮了,但是等她把了脉,叶千栀脸色突变,她一言难尽地看着杜菲芋,冷声道:“你对自己倒是真的下得了狠手!”

    “宋夫人,怎么了?”朱辛月不明所以地问道。

    叶千栀解释道:“她以前的容貌顶多就是清秀有余,后来会变得妖冶、妩媚是因为她给自己下了蛊虫,这种蛊虫的功效就是能够让她变得越来越漂亮!”

    “世上竟然有这等蛊虫?”朱辛月诧异道:“这么说的话,以后女孩子要变美,岂不是很简单?”

    只要有了这个蛊虫,世上还会有丑女么?

    “有人变美了,自然就有人变丑了!”叶千栀眼里浮现出一抹厌恶,她站起身,从衣袖里拿出了一方帕子,慢条斯理地擦拭了手指,随后才说道:“这种蛊虫分为母子蛊,母蛊下到了她身上,子蛊下到了那些提供母蛊营养的姑娘身上。”

    “她常年客居在王府,你就没发现她的五官有极大的变化,再也没有了往常的影子?”

    朱辛月摇摇头道:“我对这些事情不是很关注。”

    杜菲芋客居在王府,是秦王做的决定,后来杜菲芋跟秦王有了一腿,处处看朱辛月不顺眼,朱辛月能不跟她见面就避开,这样的情况下,想要发现她五官的变化,还真是有点难度。

    “她的五官是从别人身上偷来的,只是可惜了那些姑娘,因为中了蛊毒太长时间,哪怕她们身上的蛊毒解了,容貌也恢复不了了!”

    “能平安活着就不容易了。”朱辛月说道。

    她见叶千栀不太高兴,她心里也很不高兴,既然惹了叶千栀不高兴的人是杜菲芋,那她就给杜菲芋找事儿:“杜菲芋,你还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模样吧?本妃给你带了一面镜子,你好好照照,你现在的容貌比五天前更丑了,我怕你现在不认真看自己,怕是将来去了地府,你都会忘了自己长什么模样了。”

    说着,朱辛月把镜子放到了桌上。

    朱辛月和叶千栀也就是来这里看看杜菲芋罢了,看完了,两人便离开了。

    杜菲芋恨恨地望着朱辛月和杜菲芋的背影,等到房门被关上了,她这才回过神,她从地上爬起来,艰难地坐在了凳子上,目光就被桌上的小镜子给吸引了过去。

    她被关的屋子,除了桌椅和床榻外,并没有姑娘家的日用品,好在现在天气冷,多日不洗漱也没关系,不然杜菲芋早就被捂臭了。

    从五天前知道自己的容貌崩了,杜菲芋就没有勇气去看自己的脸怎么了,但是不可否认,她还是很想知道自己的脸现在如何了。

    现在看着桌上的小镜子,杜菲芋迟疑了好一会儿,最终她还是伸出了小爪爪!

    只是当她看清楚小镜子里倒映出来的人影时,杜菲芋手里的镜子从指间滑落,摔在了地上。

    四分五裂!

    叶千栀在秦王府饱餐一顿,又陪着朱辛月去后院赏梅花,等到时间不早了,叶千栀这才提出告辞,不过就在她离开时,有人来报,说是杜菲芋用自己的腰带,悬梁自尽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10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22章 嘲讽(一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