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秦玉蝶想要安慰自家夫人,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当今圣上秦玉蝶没有见过,但是以前秦家没有倒下的时候,她也听不少人议论过当今圣上。

    据说当今圣上是个只知道贪图享乐的皇帝,其他的皇帝刚上任的时候,不是巩固自己的政权就是兵权,可是当今圣上刚刚上任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京城第一美人朱辛月给召入了宫里。

    朱辛月刚刚入宫一个月不到,圣上就下旨选妃了。

    要知道以前的皇帝,每次选妃不都是皇后和太后催促着才举办的么?

    可是当今的圣上却不一样,国事上的事情,他要人催着办,但是美色上面的事情,是他催着人去办。

    “圣上虽然行事夸张了一些,但是他绝对不会对大人不利的。”秦玉蝶见叶千栀愁眉苦脸的模样,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比较好。

    “我不是怕这些,我是担心他让温言去办危险的事情。”叶千栀满心忧虑,她不是愚蠢的人,从半年前宋宴淮当了探花郎,她就知道圣上总有一天会找上宋宴淮,肯定会安排他去办一些危险的事情。

    秦玉蝶也想到了自家大人以前是跟秦王殿下走得近,似乎还是秦王殿下的谋士,虽然他这个身份没有弄得人尽皆知,但是朝中的官员和当今圣上肯定是略有耳闻。

    秦玉蝶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安慰叶千栀了,不过叶千栀也不需要她的安慰,她很快就想开了:“其实圣上要是让温言去办差,我应该是比较放心的,我不怕他有事儿忙,我就怕他没事儿忙!”

    见叶千栀自己都想开了,秦玉蝶便没有多说什么了。

    三人在客厅里等了一会儿,墨玉几人就收拾好了伤口,宋宴淮这才被人送了回来。

    见到宋宴淮回来了,叶千栀连忙迎了上去:“你没事吧?”

    “让你担心了。”宋宴淮笑容温柔,“我没事,墨玉他们回来了?”

    “早就回来了,对了,唐水波和秦玉蝶来了,娘托着他们给我们送了不少年货,有腊肉和腊肠,还有红菇,我们晚上吃红菇炖鸡好不好?”

    “你安排就好了。”宋宴淮对吃的并不讲究,不管吃什么,他都没异议,反正只要能吃就行了。

    叶千栀笑了笑,她让人去买了几个酸菜的烧饼回来。

    宋宴淮先回了院子梳洗了一番,这才去吃饭。

    饭后,宋宴淮和叶千栀回了房间,叶千栀在菱花镜前用梳子梳长发,宋宴淮看了她半晌,最后才道:“星宝,我这两天要出门一趟。”

    “出门?你要去干什么?”叶千栀听到宋宴淮的声音,她手上微微用力,头上的青丝扯断了几根。

    “去查一些事情。”宋宴淮伸手揉了揉叶千栀的发顶:“你想不想跟我一起出门走走?”

    一起去?

    叶千栀一把捉住了宋宴淮的袖子,欢快道:“要,我们一起去!”

    让宋宴淮单独出门,叶千栀不放心,江湖险恶,什么人都有,万一有人见她家温言长得好,想要把人绑走当个压寨相公什么的,那她以后找谁哭去?

    叶千栀不放心宋宴淮单独出门,殊不知宋宴淮也不放心让叶千栀单独留在京城里。

    不说京城里有权有势的人那么多,就单单秦王还在京城里,宋宴淮就不放心把叶千栀单独留在京城里。

    两人说好了以后,翌日,叶千栀就带着立春出门采购需要出门的物件。

    出门自然是一切从简,需要带的也都是干粮和水,叶千栀出门采购的东西大多数都是药材,她得趁着现在还有点时间,多做点药粉放在身上备用。

    叶千栀和立春去的药铺是京城数一数二的大药铺,叶千栀把自己需要的药材报了一遍,药童把她需要的东西打包好了以后,立春便提着药包离开。

    主仆两人有说有笑地从药铺离开,殊不知药铺对面的一个茶楼里,一个少年见到叶千栀时,眼睛一亮,匆匆从茶楼里跑了出来。

    “楚二少爷。”茶楼的人见楚消急匆匆跑出去,喊了一声,不过却没能让楚消回头。

    “你们说楚二少爷这是怎么了?”来人走到刚刚楚消坐的雅间,冲着里面的人问道。

    里面的人手里端着一杯茶,他慢悠悠地喝着,语调慢悠悠道:“你猜猜?”

    “我猜不出来。”来人摇摇头:“他约我们出来喝茶,自己倒是跑了,这就是他的待客之道?”

    “他刚刚见到了药铺里出来了一个美人儿,他追着那个美人儿离开了。”喝茶的少年回想了一番那美人儿的样貌和打扮:“只可惜他的一片芳心要被辜负了。”

    “难得楚二少爷有一天也有喜欢上人的时候。”来人还没有感叹完,就听到了喝茶男子说的话,他呆了呆,追问道:“你说他的芳心会被辜负?是什么意思?”

    “我没看错的话,那美人儿是妇人的打扮!”喝茶的男子淡声道:“显然她是已为人妇。”

    “可怜的楚二少爷,好不容易动心一次,却看上了一个妇人?”损友嘴里说着可怜,可他们眼里都闪烁着看热闹的光芒!

    能够看楚消的热闹,那是多么难得啊!

    叶千栀和立春往前走去,正要上马车的时候,就听到身后有人喊道:“姑娘,等一等。”

    叶千栀和立春可不认为对方是喊她们,所以两人顺利爬上了马车,正要驾车离开的时候,楚消赶到了,他站在马车前面,伸手拦车。

    “夫人,是楚大少爷的弟弟。”立春掀开了帘子,看了看外面的人,见到来人是楚消,立春楞了一下,她不明白,楚大少爷的弟弟好端端怎么会来拦他们的车架。

    楚消见马车停了下来,他顿时一喜,连忙走到了马车面前:“冒昧打扰,在下楚消,是楚家的二少爷,几年前跟姑娘有过一面之缘。”

    叶千栀坐在马车里,本来是没想搭理楚消,不过他这话一出,倒是勾起了叶千栀的几分兴趣,她挑开了车窗帘,探出头看向了楚消。

    被心上人盯着看,楚消脸红红的,很是不好意思。

    “这位公子,我们见过面吗?为何我没有印象?”叶千栀的记忆说不上很好,但是也不差,要是她见过楚消,应该对他会有点印象才对,可是现在她把记忆翻了一遍,她确定自己来京城以前没有见过他。

    楚消听到美人儿这番话,如同一盆冷水从天而降,让他心里的欢喜都冷了几分,他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上次见到姑娘是在竹山县,跟姑娘匆匆见了一面。”

    楚消把那晚的事情说了说,叶千栀费了很多功夫才回想起来,她只有一次是夜晚去逛了竹山县的夜市。

    叶千栀没想到这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不过是匆匆一面,却有人记住了她。

    “是这样啊,那不知道公子现在喊我们停下来,有何贵干?”叶千栀见楚消脸红红的,有点没眼看。

    要不是这位是大盛首富家的孩子,叶千栀早就撂挑子不干了,直接离开。

    “我想问姑娘怎么称呼?”楚消害羞地说了自己的来意:“想跟姑娘交个朋友。”

    “这位公子,我怕是要辜负公子的美意了,我成亲多年,怕是不能跟公子交朋友了。”叶千栀听到他要跟自己交朋友,吓了一跳,这事儿要是被她家的醋缸听到了,还不知道醋缸这次又会怎么打翻了呢!

    楚消听到叶千栀这话,不敢置信地抬头,然后就看到了叶千栀梳成了妇人的发髻,看到她的这个打扮,楚消整个人都蒙了!

    叶千栀见他被打击得不轻,心里有点过意不去,她柔声安慰道:“公子,天涯何处无芳草,祝公子早日遇到属于自己的良缘,告辞。”

    丢下这句话,叶千栀就让车夫驾车离开,楚消见到她要走,顾不上多想,连忙喊道:“姑娘,我可以等你和离!”

    楚消这句话是喊出来的,周围的人全部都听到了声音,全都往这边看了看过来。

    周围的人是怎么想的,叶千栀不知道,但是当她听到楚消喊出的这句话,她整个人都不好了,连忙让车夫赶紧离开,她可不想留在这里被人当猴看。

    楚消目送马车离开,心砰砰直跳,安静不下来。

    “立春,刚刚的事情可不能跟你家大人说,免得他吃起飞醋,没完没了。”叶千栀叮嘱,她心里暗暗道,不是说古人都比较含蓄么?可刚刚楚消的行为跟含蓄搭不上边吧?

    “夫人,这事儿怕是瞒不住,很快就会传开。”立春为难道:“夫人还是想想怎么哄大人开心吧!”

    闻言,叶千栀一脸苦色!

    她以前看小说和电视剧,基本上都是男人哄女人开心,怎么到她这里就反过来了呢?

    不管愿不愿意,叶千栀也只能绞尽脑汁地想哄宋宴淮开心的法子!

    这一路上,她都在想办法,等到了家门口,办法她还没想出来,一下马车就听到某个幽幽的声音。

    “听说有人要挖我墙角,还放话要等夫人和离?”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09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27章 等你和离(二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