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完了!

    这是谁传消息传得这么快啊?

    叶千栀小脸一僵,欲哭无泪地转身,就对上了宋宴淮黑如锅底的脸,她忙道:“温言,这可不关我的事儿,你不能把这锅扣在我头上。”

    “自是不会。”宋宴淮笑容温柔:“他还挺有眼光的,知道我家栀栀的好。”

    宋宴淮说话的声音与往常一般无二,神情也极其温柔,可不知道怎么了,叶千栀却觉得汗毛直立,内心七上八下!

    叶千栀和宋宴淮两人在大家都高高兴兴准备年货、欢庆春年的时候,低调离京了。

    宋宴淮一直都没告诉叶千栀他离京要去干什么,叶千栀也没问,她就当做是公费旅游了。

    只是古代的路坑坑洼洼的,一路上走来,叶千栀坐得*都要开花了,整个人蔫蔫地呆在车里。

    好在赶路了几天后就到了除夕,一行人终于停了下来,没有接着赶路了。

    这次出行,除了吃穿用的必需品外,叶千栀和宋宴淮并没有带累赘的物件一起上路,所以当他们在永临县暂时落脚时,叶千栀和立春刚刚下马车,歇息了一会儿,便出门采购去了。

    大清早的,市场上人来人往,永临县的百姓都在购买新鲜的蔬菜和羊肉。

    永临县处在南北交界点上,北方看不到半点绿色的果蔬,到了这里倒是可以见到一些了,叶千栀看着菜摊上鲜艳欲滴的青菜,很是激动地买了一大把!

    叶千栀带着立春在菜市场逛了一圈,身后的墨玉和墨容两人手上满满都是各种的蔬菜和肉类。

    等到买来的食物够吃三天的分量了,叶千栀这才停了手。

    温言可说了,他们在这里最少都会滞留三天,而春年的时候各行各业都放假了,等到明天,有钱也买不到自己想要吃的东西。

    挑选好了东西,一行四人就按原路返回。

    只是他们刚刚路过一条小巷,就见小巷有户人家打开了门,叶千栀听到声音,下意识望了一眼,就见门里一个男人突然倒地不起。

    “老爷,您怎么了?”站在男人周围的人大惊失色,连忙扶住了倒地不起的男人。

    “快,你们赶紧去请大夫。”

    男人身边的仆人连忙往外走,叶千栀和立春几人就站在人家门口,如果没有碰见,叶千栀自然不会理会,不过现在都撞上了,叶千栀自然不能当做没看见。

    她走过去,表示自己略懂医术,可以帮忙看。

    男人身边管家模样的老头听到叶千栀所言,他不太相信地打量了叶千栀一番,最后还是见自家老爷脸色发黑,浑身抽搐,他这才松口让叶千栀一试。

    叶千栀给他把了脉,随即从怀里拿出了银针,给他施针了一番,稳定了他的病情。

    “他身体没什么大毛病,就是最近太累了,需要好好休息。”叶千栀提笔写方子:“还有他身体里有多处的暗伤,这些暗伤平日里看着没事儿,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对身体的危害极大。”

    叶千栀一连写了两张方子,交给了对方:“上面一张是调养他身体的方子,下面一张是治暗伤的方子,两张方子不宜一起服用,喝药期间,切勿沾染荤腥、辛辣的食物。”

    叮嘱了一番,叶千栀留下方子就离开了。

    管家模样的老头儿自然是不敢把来路不明的方子给自家老爷喝,可是刚刚叶千栀给他家老爷施针后,他家老爷的病情倒是稳定了下来,这让老头觉得这个人的医术应当很不错。

    所以他连忙让人去抓了药,熬好后自己先喝了几口,确定没问题,他这才让自家主子把药给喝了!

    叶千栀完全没有把这件事记在心里,不过是刚好遇到了,她就帮忙一把!

    等回到暂时居住的地方,叶千栀和立春便随便煮了点吃的东西,大家吃了一些,便全都回房休息。

    这几天一直都在赶路,叶千栀身体很是疲倦,她很快就沉沉地睡了过去,倒是宋宴淮没有困意,他拿出一封信,看着信上所写的内容,宋宴淮勾唇轻笑,眼里掠过一抹冷意。

    这个春年是叶千栀来了大盛后最没有年味的一个春年了,往年她都是跟宋家人一起过春年,而这次她身边没有宋家人,她也没有在家里过春年。

    除夕的团圆饭,也都是随便吃了一些就完事了。

    翌日是大年初一,叶千栀和宋宴淮正在商量后天启程该往哪里走比较好。

    就在两人讨论得正热闹的时候,墨玉前来禀告道:“大人、夫人,有人找你们。”

    “谁呀?”叶千栀和宋宴淮面面相觑,都不明白为什么好端端的会有人来找他们。

    永临县他们没有认识的人,而且他们都只是过客,暂时在这里停留几天而已,有谁会来找他们呢?

    “是昨儿夫人救的那户人家,他们带了礼物过来,说是要感谢夫人昨天的救命之恩。”墨玉回答道。

    闻言,叶千栀这才想起了自己昨儿刚刚来这里的时候确实是救了一个男人。

    人家都带着礼物上门来了,叶千栀和宋宴淮自然不可能避而不见,稍微收拾了一下,叶千栀和宋宴淮便携手去迎客。

    今天上门感谢救命之恩的人是昨儿见过面的老头和两个板着脸的小厮打扮的人。

    老头见到叶千栀过来,他连忙站了起来,客客气气地说了一连串的感谢话语,只是当他的感谢话语说到了一半就卡壳了,他的视线落在了宋宴淮的脸庞上,眼神有一瞬间的恍惚。

    “您怎么了?”叶千栀见他看着宋宴淮楞神,好奇道:“是他有什么不妥吗?”

    老头儿回过神来,他摇摇头道:“让恩人笑话了,这位公子容貌俊朗,难得一见,老头儿这才失了神。”

    这般解释的话语,别说叶千栀不会相信,就是说给稍微有点脑子的人听,人家也是不信的。

    老头儿又不是女子,不可能见到一个长得好看的男人就失神!

    老头儿肯定是有事儿瞒着他们,不过叶千栀没有多问,老头儿这么说,她就点头说是。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09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28章 离京(一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