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老头儿在叶千栀这边没有久留,只是说了一番感谢的话语后,他便告辞离开了。

    只是等他离开时,老头儿忍不住扭头又看了宋宴淮一眼。

    “木叔,您刚刚为什么盯着恩人的夫君看啊?”跟在老头儿身边的小厮不解问道。

    老头儿,也就是被人称呼为木叔的人,他回头看了刚才离开的宅院一眼,眼神复杂:“你没觉得刚刚那个年轻人跟王爷有点像?”

    “有吗?”小厮努力回想,把两人放在一起比较,最后他摇摇头道:“王爷的容貌大气、粗狂,刚刚的青年,容貌较为精致。”

    这两个人根本就没有一丝相似的地方。

    木叔道:“我说的不是容貌,而是气质!”

    气质这玩意儿,小厮就更加看不出来了,在他眼里,自家王爷是器宇轩昂,至于刚刚见到的年轻人,那就是一个文弱书生!

    “木叔,您常年在边关,不认识刚刚那位,如果您在京城的话,就不会说这话了。”小厮前几年长时间留在京城,也就是只有这段时间他去了边关,所以他是认识宋宴淮的。

    “哦?他是谁?”木叔好奇地问道。

    “他叫宋宴淮,他以前是秦王信任的人,后来为了一个女人,跟秦王闹掰了,后面重新走了文官的路子,被上面那位放在了翰林院半年,现在他会出现在这里,怕也是为了那件事而来的。”

    木叔听到这里,冷笑道:“人人都说灵台寺有宝藏,现在江湖人全都聚集在此,皇家也派人过来了,他们却不想想,灵台寺若是真的有宝藏,又怎么能留这么长时间?”

    怕是早早就被人给翻出来了。

    不过当木叔知道宋宴淮跟秦王和当今圣上都有牵扯了以后,他倒是觉得宋宴淮不是王爷要找的人了。

    他们家的小世子跟皇家有着血海深仇,又怎么会跟皇家人牵扯不清?

    而且当年王妃把人送走的时候,定然是送到了跟睿王府毫无关系的人手里,不然小世子岂能活下来?

    人海茫茫,二十几年过去了,现在回过头去找一个二十几年没有见过面的人,难度可想而知!

    而世上长得相似的人也不是没有的,宋宴淮只是气质跟王爷年轻时候有点相似罢了,他不可能是他们要找的人。

    木叔回到他们暂时居住的地方,睿王爷已经醒过来了,见木叔回来,他含笑问道:“木叔,事情办妥了?”

    他是知道木叔去感谢昨天给他施针的妇人,见他回来,自然是多嘴问了一句。

    木叔知道宋宴淮跟皇家人有牵扯后,便对他没什么好感了,只是三言两语把这事儿简略地讲了讲,接着便说起了别的事情:“王爷,年后谢家人就会上京,到时候上面那位真的把谢家嫡女赐婚给王爷,那可怎么才好?”

    “他想把谢家的人塞过来,那也得他敢!”睿王爷对于这件事是一点儿都不担心,“你放心,当今这位疑心病重,可没那么容易就把人塞过来了。”

    “王爷,我哪里是担心谢家人啊,我就怕上面那位会趁此机会安插探子到西北军里,到时候王爷就被动了。”木叔着急道:“这些年来,皇家一直都致力于抹黑西北军和睿王府的名声,若是这次圣上赐婚,王爷推拒了,那在百姓眼中,就是咱们不占理了。”

    睿王爷见木叔急了,他倒是一点儿都不急,不过他也不忍心让跟了自己几十年的老人着急,所以他安慰道:“既然他有心情盯着本王的事情不放,那咱们就给他找点事儿就行了,听说他宫里新添了几位美人儿?”

    “王爷的意思是.....?”木叔有些迟疑地问道。

    “既然他喜欢美人儿,那就给他多送点,宫里人多了,事情也就多了,让他忙点,免得一有空闲就盯着我们不放!”

    话是这么说不错,可圣上就算是琐事缠身,他也不会忘记盯着睿王府的。

    睿王府和皇家之间的恩恩怨怨不是小打小闹,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不是睿王府消失在大盛境内,就是王朝改朝换代!

    若是能忘记,先帝当年也不会拼着跟睿王府翻脸的结果,把睿王妃和睿王府的小世子给弄没了!

    只是人人都说睿王妃和睿王府的小世子是病逝了,只有睿王府的人知道,他们家王妃一早在察觉到危险时,就先把小世子送走了,只是王妃前脚刚刚把人送走,后脚皇家的影卫就追了过来,让她没能留下只言片语的消息给他们。

    不过王妃当年随身携带,王爷亲手给她打磨的玉佩却不在王妃身上和她的遗物里,这块玉佩很大的可能应该是被王妃放在了小世子身上,让他带走了。

    睿王府的人从事发开始一直查到了现在,二十几年来一直都没有放弃这件事,当然了,他们也找到了当年抱着小世子离开的人,只是那人在抱着小世子离开的三个月不到就被皇家人找到,并且灭了口。

    小世子究竟还在不在世,谁也不敢打包票!

    只是这么多年来,睿王府一直都没有放弃这件事。

    可,不管他们花费了多大的心力去寻找,却依旧是找不到半点踪迹。

    时间匆匆而过,转眼间就到了年初三,叶千栀和宋宴淮已经收拾好了行囊,重新上路了。

    宋宴淮没跟叶千栀说他们要去哪里,叶千栀也没有问,不过她心里隐隐已经有了猜想。

    果然,当他们的马车行驶了一段时间后,叶千栀就发现这条路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看他们的穿衣打扮,应该都是行走江湖的江湖侠客!

    叶千栀俯身在宋宴淮耳边说道:“温言,那位交代你的事情不会是跟这些江湖人有关吧?”

    “差不多。”宋宴淮听到叶千栀这话,丝毫不意外,他家栀栀聪明,这点小事情自然是瞒不过去的,而且他也没有想过隐瞒。

    “咱们手无缚鸡之力,怎么从江湖人手里抢夺宝物?这不是强人所难么?”叶千栀撇嘴道。

    “靠咱们当然是不行了,圣上自然还派了其他人来。”宋宴淮挑开了车窗帘,让外面的光亮照了进来:“他想要我帮他谋划这件事,但是又不放心,所以重要的事情,自然不会让我来办,我呢,只需要动动脑就行了。”

    当然了,这事儿要是没办妥,他以后就只能在翰林院待着了。

    宋宴淮明白的事情,叶千栀也想得到,她没好气道:“这事儿不管你怎么办,都不妥,都吃亏。”

    没办妥,圣上会觉得宋宴淮没本事,担不起秦王谋士的盛名,当然了,他要是这么认定了,宋宴淮自然不会有危险,顶多以后就呆在翰林院,在翰林院养老。

    可他要是办妥了,圣上高兴欣喜之余,对他也会多了几分忌惮,但是这事儿彰显出了宋宴淮的能力,圣上自然不会让他闲置,肯定会让他去办一些其他的事情。

    只要圣上肯用他,宋宴淮手里自然会渐渐有权利,他也就能一步一步往上爬!

    “你别想这些事情,我带你出来,可不是为了让你操心这些事情的,你啊,只管玩儿就是了,这些事情有我呢!”宋宴淮拿出了棋盘,提议道:“既然你有心思胡思乱想,不如我们对弈一局?”

    叶千栀一看到棋盘,整张脸都拉耸了下来,她苦着脸道:“别了别了,我不喜欢下棋,能不能不下?不如我们聊点别的?”

    “你要聊什么?”宋宴淮从善如流把棋盘给收了起来。

    见到棋盘被放了回去,叶千栀松了口气。

    马车继续往南边行驶,一个月后,马车终于到了目的地。

    叶千栀在城门口排队进城的时候,忍不住挑开了车帘子,看到了城墙上三个大字。

    庆兰城!

    庆兰城是南方城池,这里虽说不上四季如春,但是过了春年,这里的天气是一日比一日炎热了起来。

    叶千栀他们也脱下了厚厚的袄子,换上了轻薄的春装。

    通过检查,很快就进了城。

    本以为来了这里,要住客栈了,谁知道墨玉早他们一步来了庆兰城,在庆兰城置办了宅院不说,还把伺候的人全都给安排妥当了!

    叶千栀他们刚到,墨玉就让人过来卸行李,等叶千栀和宋宴淮梳洗后,饭菜也端上来了。

    叶千栀和宋宴淮算是岭南人,南方的吃食比北方的更合他们的口味,两人在庆兰城的第一顿饭,吃得还挺开心的。

    翌日,叶千栀和宋宴淮用过早饭后,便出了门。

    他们来这里是为了夺宝,据说这件宝物很多人觊觎,连江湖人士也参与其中,那么想要得到第一手资料,自然是要去人多的地方了。

    什么地方人多?

    除了客栈和酒楼,也就茶楼、戏班子这些地方聚集了不少人。

    “温言,你和墨玉去酒楼和茶楼,我和立春去戏班子。”一出门,叶千栀就提出分开走。

    对于叶千栀的提议,宋宴淮是丝毫不意外,他颔首道:“注意安全,城里江湖人士众多,要保护好自己。”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09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29章 恩恩怨怨(二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