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委屈得不行,天地良心,她跟谢令奕确实是只见了两次面,而且他们之间还有过节呢!

    可不管她怎么解释,眼前这位小姑娘是不会相信的,从小姑娘的神情和话语里不难知道,小姑娘已经笃定了她跟谢令奕之间的关系不清不白了。

    叶千栀神色冷了下来,她语气不太好道:“你们给我下帖子,就是为了问我这件事?”

    “不然呢?我们又没见过你,好端端的,怎么可能给你下帖子。”明知倾快言快语道。

    很是爽快就承认了下来。

    倒是坐在一旁另外两个姑娘脸色有点难看,其中一个容貌精致的姑娘歉意道:“宋太太,对不起啊,我妹妹她就是心直口快,但她真的没有恶意,就是想到了什么,就说什么,不是故意说这些话的。”

    “宋太太?你们既然知道我已经成亲了,就不应该胡思乱想。”叶千栀的年龄是比在场的小姑娘们都大一些,但是叶千栀可没有包容她们的意思,大家都是头一回做人,凭什么她就得包容这些年龄小的人?

    就因为她年长一点?

    就该被羞辱?

    被找茬?

    都只能忍气吞声?

    她可不干!

    坐在对面的三个姑娘面色都十分精彩,刚刚开口的姑娘,咬了咬唇,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宋太太,是我们的错,我们不应该胡思乱想,胡乱猜测,还请宋太太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们一般见识。”

    她说话间,眼眶突然就红了,像是要哭了,但是她却还在强忍着泪水,倔强地不让眼泪落下。

    看到这一幕,明知倾立刻就气炸了:“大姐姐,你别哭了,有我在,我绝对不会让这个女人欺负你的。”

    明知倾安慰了明知依几句,见她脸色还是十分难看,明知倾登时就炸了:“叶千栀,别给脸不要脸,你要是真惹恼了我们,信不信我让你不能活着离开澜花语岸。”

    “哦?你这是要滥杀无辜?”面对明知倾的威胁,叶千栀丝毫不惧,她淡笑道:“你们明家的势力还真是大啊,我虽是初来乍到,但是好歹我也是从六品编修的夫人,你们说杀就杀,好大的口气!”

    就算是在京城,怕是也没有人敢说出这样一番话吧?

    这得多没脑子的人才会说出这样的话啊!

    “你不信?”明知倾被叶千栀这么一激,原本情绪就激动的她更是按捺不住了,明知依和另外一位姑娘劝都劝不住,明知倾直接把绑在腰间的鞭子给抽了出来,直直往叶千栀面门甩去!

    若是这张绝艳的面容给毁了,谢公子是不是就不会喜欢叶千栀了?

    那她的大姐姐是不是就能得偿所愿了?

    明知倾的鞭子刚刚甩出去,就被立春接住了。

    立春跟武功高手对上,她自是打不过,但是收拾一个只会点拳脚功夫的小姑娘,对她来说是件简单的事儿。

    顺着鞭子的力道,立春直接甩了回去,让明知倾整个人往后倒去,跌倒在了地上。

    “宋太太,有话好好说,能不能不要动武?”明知依见自家妹妹被人甩到了地上,她连忙跑过去把人扶起来,柔声安慰着,安慰好了自家妹子,她还不忘把矛头对准叶千栀。

    叶千栀被她们姐妹的操作给气笑了,她见过没脑子的人,但是没见过这么没脑子的人,明明是她们自己先找茬的,可最后却把事情推到了别人身上?

    这操作,不得不服!

    “谢公子,你躲在暗处幸灾乐祸可不地道,不如出来喝杯茶?”叶千栀见这明家姐妹都这般不讲道理,她也没心情跟这些人玩儿了,她直接冲着门外喊了一声。

    明知倾和明知依听到叶千栀说的话,两人登时一惊,可是门口空荡荡的,一个人影都没有。

    明知倾看了半晌,见没有人出现,她立刻嘲讽道:“某些人的行为还真是笑死人了,你喊谢公子,谢公子就会出现?不说他没在这里,就算在这里,谢公子也不会搭理你。”

    谁知她话音刚落,门口就传来了谢令奕阴柔的声音:“宋太太,好久不见。”

    穿着一身锦袍的谢令奕出现在门口,他手里拿着一柄扇子,神采飞扬地走了进来,“宋太太怎么有空来澜花语岸喝茶?”

    “最近忙得很,我自是没空,不过因为某些人的桃花给我下了帖子,我想着,不能不给谢公子面子啊,这才来赴约。”叶千栀似笑非笑地瞥了谢令奕一眼。

    谢令奕这张脸长得还真是不错,冷冷清清的气质确实是很招小姑娘喜欢的,如果不是宋宴淮跟她说,谢令奕是混江湖的人,叶千栀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位如同贵公子般的人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玉面公子!

    毕竟他的长相和气质,怎么看都跟江湖人士搭不上边,反而会给人一种他是贵公子的错觉。

    “桃花?”谢令奕寻了一个靠近叶千栀的位置坐了下来,眼神晦暗不明,他轻笑道:“我不喜欢桃花,比起桃花,我更喜欢牡丹。”

    “在场这么多姑娘,她们全加起来,也不及宋太太的万分之一。”谢令奕很为会叶千栀拉仇恨:“我见过了雍容华贵、色彩艳丽的牡丹花,寡淡无味的桃花又岂能入我的眼?”

    谢令奕就差明说了,他看不上明知依,别说看不上,他连多看一眼都不想!

    “看不看得上,那是谢公子的私事,可别扯上我。”叶千栀一听谢令奕的话,眼皮跳了跳,她立刻撇清道:“谢公子还请慎言,我是有夫之妇,若是被家里那位误会了,谢公子可别怪我不给你面子,让你难堪。”

    “哦?”谢令奕饶有兴致地问道:“不知道宋太太会怎么对我,想想,还真的挺激动的。”

    这人是不是有大病啊?

    别人要是听到这话,那肯定会有所收敛,甚至是离得远远地,可眼前这位,还真是不按常理出牌,听到别人要给自己难堪,他不仅不紧张,还挺激动、期待?

    叶千栀觉得谢令奕有病,而且还病得不轻!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08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37章 是不是有病?(二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