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夫人,小心!”立春见状,一把揽过了叶千栀的纤腰,两人往后躲避了过去。

    三根银针从叶千栀的脸颊划过,刺到了旁边的大树上。

    两人险险避过,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看到了不远处打斗成一团的人。

    三男两女正跟一个头发胡子花白的老头正在交手打斗。

    很明显,那五个人处于弱势,他们联手都没能对付老头儿。

    立春懂点拳脚功夫,她仔细看了看,眉头紧紧地蹙了起来:“夫人,这一伙人都不简单,我们避开点吧!”

    她武功不高,但是她知道那五个人的武功可比她高多了,就这样的五个人都不是那老头的对手,那她和夫人不就是上门去送虐么?

    还是得抓紧时间离开啊!

    离得越远越好!

    叶千栀虽然看不懂,但是动物面对危险的时候,还是会有预感的,此时她的感觉就很不好,所以在立春提议要离开时,叶千栀忙不迭就答应了下来。

    得赶紧走啊!

    只是两人刚刚转过身,打算离开的时候,身后就传来了老头子沙哑的声音:“既然来了,那就别走了。”

    叶千栀扭过头,就见刚刚跟老头儿打斗的那五个人已经倒在了地上,老头儿正抬脚往她这边走来:“我只是从这里走过,不小心碰到了你们,你放心,我就当自己什么都没看见,出去以后,绝对不会乱说话。”

    眼前的老头儿给了她一种很不好的感觉,叶千栀很紧张,手心都微微出汗!

    “这世上,只有两种人不会泄密,一种是死人,另一种是活死人。”老头儿盯着叶千栀看,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圈:“不知道你想当哪种人?”

    “这两种人,有什么区别吗?”叶千栀不解。

    “你要是选第一种,那我现在就杀了你,你要是选第二种,那我就捉你回去当药人!”老头儿有点嫌弃道:“你这个身子太弱了一点,一碗药都能把你送走。”

    显然他对叶千栀的身体不太满意。

    对于药人来说,自然是身体健康的比较好,因为有些药的药性很烈,身子孱弱的人,别说是喝一碗了,怕是喝一口,都会要了半条命。

    叶千栀细胳膊细腿,纤腰楚楚,给人一种风一吹就会吹走的错觉。

    老头儿看不上她这个药人也很正常。

    “是嘛?”叶千栀扬了扬眉:“对不起啊,你给的这两条路我都不想走,毕竟我还没活够呢!”

    老头儿听到她这么说,眼里掠过一抹不悦,他直接出手就想要去抓叶千栀,谁知道他刚刚抬手,就发现自己的胳膊犹如千斤重,抬不起来了!

    他想要抬脚,也发现自己的脚动不了。

    这是怎么回事?

    老头儿心里一惊,他已经顾不上去抓叶千栀了,他连忙运转了内力,想要看看是怎么一回事,可是他刚刚运行内力,就发现他的身体犹如一个筛子,深厚的内里慢慢从他的身体里散去,再也聚集不拢。

    “你对我做了什么?”老头儿大惊失色,明明刚刚他都还能用内里碾压那几个白眼狼,可现在是怎么一回事?

    他连凝聚内力都凝聚不起来。

    “终于发现不妥了啊!”叶千栀见他动不了了,终于放心了,她微微一笑道:“我也就给你下了点毒而已。”

    “不可能。”老头儿不相信叶千栀说的话,他可是使毒高手,在这个世上就没有他不知道的毒,一直以来都是他给人下毒,却从来都没有别人给他下毒。

    就算有人给他下毒,那也没事,他早就百毒不侵了!

    可他没想到,有朝一日,他居然会落到一个年岁不大的妇人手里。

    这对他来说,是奇耻大辱!

    “你不相信啊?”叶千栀饶有兴致地围着他走了一圈:“你相不相信都无所谓,反正你现在是落到我手里,你说我应该怎么对待你才好呢?”

    “你刚刚要把我抓去当药人,这可是个损阴德的事儿。”叶千栀苦思冥想,最后眼睛一亮:“要不我把你的双腿给敲断了,再把你给毒哑,然后把你丢到城门口去行乞如何?”

    “士可杀,不可辱,你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但是别想侮辱我!”老头儿脸色十分不好道。

    显然对叶千栀的这个安排很是抗拒。

    叶千栀见他反应激烈,她还挺感兴趣的,只是她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办,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男声:“这位夫人,还请您不要心慈手软,他造了不少的孽,害了不知道多少条人命,您现在放过了他,等他自由了,他一定会回来报复您的。”

    叶千栀顺着声音的方向望了过去,就看到说话的人是刚刚跟老头儿打斗的人。

    他重伤倒在地上,整张脸都被鲜血给染红了,看不出面容。

    叶千栀指了指老头儿,问他:“我能问问你们是什么关系吗?”

    “他是收养我们的义父。”男人沉默了半晌,最终还是坦白道:“我们几人很小的时候就被他捡回去养着了,本来我们以为他是发善心,所以收养了我们,可谁知道,他收养我们,是为了让我们当他的药人。”

    从小到大,他们不知道被投喂了多少的毒药,可他们反抗不了,因为他们不管是武功还是毒术,都比老头儿差,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落在了这样的人手里,他们就算想要逃出生天,那也是很困难的。

    叶千栀听完他说的话,她也没多话,直接小手一挥,就给老头儿下了另外一种无色无味的毒,很快老头儿就七窍流血而亡!

    “夫人,您相信我们说的话?”男子没有错过叶千栀的动作,他见老头儿咽了气,男子似乎很是惊讶,声音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我相信自己的直觉。”叶千栀看了地上的五人一眼,她拿出了几粒解毒丸,喂到了他们嘴里:“能帮你们的不多,这算是一点心意吧,他已经没了,以后你们就安心过自己的日子吧!”

    叶千栀说完这话,转身就要离开,谁知道她还没走,手里就多了一样东西。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08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39章 老毒物(一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