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事情陡然发生,墨容几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们家夫人就落入了谢令奕手里。

    墨容几人想要和谢令奕手下的那几个人动手,可他们又顾虑着叶千栀,生怕谢令奕一个手抖,就把他们家夫人纤细的脖颈给割破了。

    比起他们的紧张和束手束脚,叶千栀就显得淡定得不行了,她定定地看着谢令奕,轻笑道:“这就是谢公子对合作伙伴的态度?也是谢公子的诚意?”

    她似乎丝毫没有把架在脖子上的匕首放在眼里,一点儿都不害怕。

    谢令奕见状,眼里浮现出一抹趣味盎然,他逼近叶千栀,近到他们可以闻到彼此身上的香味。

    鼻尖萦绕着淡淡的女儿香,谢令奕俯身在她耳边,轻声道:“宋夫人,你不怕?”

    叶千栀平静地看着他,没有回答。

    靠得近了,谢令奕的视线不自觉就落在了叶千栀脸上。

    他一直都听人说,宋宴淮的妻子长得好看,他跟叶千栀见过几次面,对于她这张脸,除了一开始有些惊艳外,到后面就已经习以为常了。

    可如今他跟叶千栀之间的距离不过一个巴掌,他的视线却落在了叶千栀那涂着口脂的红唇上。

    叶千栀的唇瓣饱满,红通通、水润润的,就像是清晨挂在枝头的红色果子,任人采撷!

    谢令奕看着眼前的红唇,突然有种想要尝尝的冲动。

    “宋夫人,对着你这张脸,我还真是舍不得杀了你,不如这样好了,你跟了我如何?”谢令奕盯着叶千栀的唇,眸色幽深:“我不介意你嫁过人,你要是愿意跟我,我定会对你好的,你要什么,就给你什么。”

    谢令奕此言一出,立春和墨容几人的怒火是彻底被人点燃了,他们恨不得直接冲过来把谢令奕大卸八块!

    他们家的夫人是他可以调戏的么?

    谢令奕也太*了。

    “是吗?”比起立春几人明显的怒意,叶千栀的反应就淡定了很多,她看着眼前的男人,唇边溢出一抹浅笑,她的笑容太灿烂,晃了谢令奕的眼,让他心神微微荡漾了一下,就在这时,叶千栀一把抓住了谢令奕的手,抬脚踹了谢令奕一脚,等谢令奕反应过来的时候,他跟叶千栀已经互相交换了位置。

    刚刚横在叶千栀脖子上的匕首现在到了谢令奕的脖子上,叶千栀轻声道:“承蒙谢公子的厚爱,若是我想要你这条命,你也舍得给我么?”

    “你想要,给你又何妨。”谢令奕被人压制在死角,他一点儿都不着急,还有心情说笑。

    “你这般胡言乱语.....”叶千栀顿了顿,接着说道:“你不怕我手一抖,没要了你的命,却在你身上扎了几刀?”

    “能跟你靠得这么近,扎几刀算什么?”谢令奕像是完全被美色给迷糊住了,说的每句话,都让叶千栀眼睛跳了跳,恨不得直接一刀了结了他!

    “谢公子,跟你合作还真的需要小心啊,一个不留神,很可能就会把自己搭进去。”叶千栀冷笑道:“你说,我该怎么报复你才好呢?”

    叶千栀说这话的时候,靠谢令奕近了一点,呼吸洒在了谢令奕的耳朵上,让他的耳后根烧了起来。

    长这么大,谢令奕还真的没有跟哪个女人走得近,他刚刚跟叶千栀说那些话,也不过是逗弄她罢了。

    谁知道叶千栀这个女人还真是不含糊,趁着他心神分散的时候,直接杀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不过他却不在意,因为叶千栀不会武功,力气也不大,他就当哄着她玩儿。

    “栀栀想要怎么报复我呢?我躺在这里,任你打骂!”谢令奕双手一摊,十分不要脸道。

    闻言,立春几人脸都绿了,谢令奕这是明晃晃在调戏他们家夫人。

    不能忍!

    叶千栀嗤笑道:“打骂就算了,我还是直接一刀要了你的命吧,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话落,不等谢令奕接着说什么,叶千栀就打算直接割了他的脖子。

    谢令奕哪里会傻傻站着任由她割?一个闪避,就避开了。

    避开是避开了,但是谢令奕的脸色却十分难看:“你给我下毒了?”

    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动作变缓,有些力不从心!

    闻言,叶千栀没有否认,她颔首道:“不然你以为我刚刚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么多废话?”

    谢令奕一下子就听明白了叶千栀话里的意思,要不是为了给他下毒,人家还不稀罕跟他玩儿!

    在这一刻,谢令奕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怒!

    “你以为给我下毒,你就能留住我?”谢令奕敢来这里,自然是做了准备,没点准备,他哪里敢来跟死对头谈合作?

    “我也没打算留住你啊!”叶千栀眨了眨眼,一脸无辜:“我是打算要了你的命!”

    叶千栀使毒的功夫是越来越好了,以前她刚刚来这里的时候,还有点下不了手,但是在这里生活了四年多,叶千栀已经被同化了不少,起码给坏人下毒,她完全没有心理负担!

    人家都要她的命了,她要是心慈手软、磨磨唧唧,那除了等死,还有第二条路可走么?

    这话音还没有落下,叶千栀就挥着匕首上前,谢令奕连忙避开,一边躲避一边往嘴里塞药丸,试图解了叶千栀给他下的毒。

    只是叶千栀下的毒不是那么好解的,谢令奕眼看占不到便宜,他直接往墨容几人那边跑去,他身边的人也连忙摆脱了立春几人,围到了他身边。

    谢令奕穿过人群,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叶千栀,眼里掠过一抹寒意,他抿唇道:“栀栀,你给我的定情物,我收下了,你放心,我一定会找一个配得上你的回礼还你。”

    叶千栀没搭理他,反正他都已经中毒了,现在也提不起力气,她不怕他会对自己造成什么伤害,她指挥墨容几人把属于自己那份的珍宝给抬走。

    不得不说,前朝留下的宝藏还真是很丰厚,金银珠宝的箱子足足有一千多箱,叶千栀遵守她跟谢令奕之间的约定,让墨容抬了七成的财物后,便对一直谢令奕说道:

    “谢公子,剩下的是属于你的了,我这个人呢,跟谢公子不一样,一是一,二是二,虽然谢公子的举动伤害了我,但我是不会占谢公子便宜的,这些就留给你了。”

    叶千栀丢下这句话,她带着立春几人离开了。

    等出了山洞,叶千栀就把钥匙给拔了!

    至于谢令奕几人要怎么出来,那就不关她的事了。

    谢令奕敢临时反水,就得承受得罪了她以后的后果!

    “夫人,刚刚在山洞里,我们为何不趁机直接要了谢令奕几人的命?”立春一出山洞,便迫不及待地问道。

    叶千栀道:“刚刚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机会,可我为什么没要了他的命,主要还是担心他手底下的人知道了是我们杀害了他,到时候来找温言的麻烦。”

    说白了,就是怕连累宋宴淮!

    立春明悟了,她刚刚是恨不得立刻就拧了谢令奕的脖子,谁让他离自家夫人这么近,还说那些让人误会的话语。

    “想要杀一个人,不难,难的是他手底下还有挺多人。”叶千栀解释道:“你觉得温言会没有能力要了谢令奕的命么?可他都没有行动,必然是谢令奕有让人忌惮的地方。”

    能让谢令奕吃点小亏,受点苦头就行了,也算是出了点气!

    几百箱的珍宝,单单运送就送了一整天,这一天,山洞那边都没有丝毫的声响,也不知道谢令奕是在洞里,还是已经找到了离开的法子!

    不管他是被困在了山洞,还是已经离开了,叶千栀都没有在意,在墨容几人运着珍宝离开时,叶千栀早早就往庆兰城赶了。

    来时因为身边跟了谢令奕一行人,叶千栀没敢玩,现在回去只有他们几人,叶千栀倒是一路走一路逛,还买了不少京城和岭南都没有的土特产。

    一回到庆兰城,叶千栀就让人把土特产送到了顺风镖局,让镖局的人把东西运送回清寒州,送给宋婆子。

    叶千栀能得宋婆子的疼爱,自然是因为她是真的把宋婆子当做了自己的娘来对待,有什么好东西,她都记得给宋婆子捎一份。

    你用不用心,人家是能感觉出来的,更别说宋婆子这种历经岁月的人,更是能一眼就看穿,这个人是真心还是假意!

    叶千栀是真心实意把宋婆子当长辈孝敬,宋婆子自然也是把叶千栀当自己的闺女来疼爱,半点都没有婆婆的架子!

    等安排完了这些事情,叶千栀这才回到他们暂时落脚的小院。

    宋宴淮早早就在家里等着了,见到她回来,宋宴淮连忙端茶倒水,还让丫鬟把刚刚煮好的羊肉面端了上来。

    叶千栀也有些饿了,香喷喷的羊肉面刚刚端上来,叶千栀就不客气地大快朵颐。

    只不过叶千栀刚刚吃一口面,她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温言,这面是你煮的吧?”

    “嗯。”宋宴淮没有否认,他颇有些紧张地问道:“味道合不合适?”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07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43章 反杀(二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