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你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叶千栀尝了尝味道,给了宋宴淮一个大拇指:“温言,你太厉害了。”

    听到叶千栀这么直白的夸奖,宋宴淮笑了笑,笑容满足,他伸手揉了揉叶千栀的脑袋,叮嘱道:“这些日子你在外面吃了不少的苦头,回来了,好好休息几天,等你休息好了,咱们就回京。”

    “事情已经解决完了?”叶千栀诧异不已,她想到自己这次回来时,城里的江湖装扮的男女是越来越多,看着不像是事情解决了的模样啊!

    叶千栀把自己的疑惑问出口,宋宴淮解释道:“剩下的事情,有别人接管,我已经找到了秦王养私兵的证据,也已经把这边的私兵全都关押起来了,圣上吩咐我的事情已经办妥,其余的事情,就不是我能管的了。”

    闻言,叶千栀若有所思道:“这么说来,秦王的好日子岂不是到头了?”

    叶千栀说这话的时候,不会想到他们议论的秦王现在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今年的秦王府,似乎从开年开始,就一直在走下坡路,首先是去年杜德福的事情连累了秦王,虽说没什么证据证明杜德福他们搞的事情跟秦王有关系,但是杜德福可是把神仙谷满门给灭了,神仙谷对于大盛百姓来说,那是有救命之恩的。

    神仙谷满门死在了杜德福手里,杜德福是秦王使用的人,百姓们自然认为这两人是一丘之貉!

    对秦王的感官就很不好了,讨论起他的时候,京城百姓大多数都是厌恶居多。

    剩下的一部分就是憎恨了。

    因着这件事,秦王好些日子都不敢出门,就怕出门被人扔臭鸡蛋。

    他在王府里躲了好一阵子,希望自己低调了,就不会出事儿!

    可他没想到,他不去找事儿,但是事儿会找上门来。

    今年的除夕夜宴,秦王首次带着秦王妃入宫参加宴会了,谁知道坐在宝座上的圣上,看到秦王妃的一瞬间,就露出了痴迷的神情。

    秦王察觉到圣上的情绪不太对,视线一直都落在了他的王妃身上,他知道他的王妃曾经是圣上的宠妃,但那又如何?

    那不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么?

    现在他的王妃是他一个人的,跟圣上可没有半点关系,而圣上还用这样的目光盯着他的女人看,秦王很不高兴。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现在式微,就算不高兴,也没有跟圣上叫嚣的资本,所以他只能忍耐。

    他是忍得住,但是圣上却忍不了。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圣上久久未见朱辛月,此时恍然见到了,一时之间倒是想起了以前朱辛月在宫里的事情了。

    圣上是好色之人,不然当初也不会刚刚登基,就迫不及待把朱辛月给召入宫中,还宠了她很长一段时间,朱辛月待他很是冷淡,基本上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就是在床笫之间,朱辛月也都是面无表情。

    可就算如此,看在她长得美的份上,圣上还是很喜欢她的。

    要不是后面有了宫女背叛的事情,外加圣上知道朱辛月入宫前心里就装了别的男人,他一怒之下就设计算计了朱辛月一家,还把朱辛月打入了冷宫,他怕是舍不得把朱辛月这个人间绝色送给秦王的。

    送了就送了,他也不觉得可惜。

    可偏偏以前对他冷淡至极的美人儿,现在对着秦王,却温柔极了,不仅给秦王斟酒,还给秦王布菜,甚至还会跟秦王说笑。

    那笑容太过于耀眼,灼伤了圣上的双眼,刺痛了他的心!

    凭什么他当初把人捧在了手心里,朱辛月就对他不理不睬,没个好脸色,现在她跟了秦王,却对秦王万般温柔。

    有些人的劣根性比较奇怪,圣上的劣根性就是如此,他见不得自己喜欢过的女人对另外一个人展开笑颜,所以他故意指使人去给秦王灌酒,然后还让人把他的衣袍弄湿,等到他跟着宫女去换衣裳的时候,就把自己宫里不受宠的妃子给丢了一个进去,造成了酒后乱,性,的场面。

    而圣上自然是带着皇后去抓了一个现行,这样一来,秦王的名声更是烂大街了。

    因着这事儿,秦王被圣上下令在秦王府思过,至于那个被秦王非礼了的妃子,自然也被送来了秦王府。

    “王妃,锦妃过来了,说是有事找您。”

    朱辛月正在书房里看账本,听到丫鬟的禀告,她把账本合了起来,面色淡淡道:“锦妃来了?请她到偏厅喝茶吧!”

    她回了一趟房间,换了一件衣裳,补了妆,这才摇曳生姿地往偏厅走去。

    刚刚走到偏厅的门口,在偏厅里坐立不安的锦妃见到她,立刻就奔了过来,跪在了朱辛月面前,给她一个劲儿地磕头:“王妃,求求王妃看在我们昔日姐妹的份上,救妾身一命。”

    “起来吧!”朱辛月目不斜视地走过去,语气温温柔柔道:“你有什么困难,跟本妃说就是了,只要本妃能帮的,一定会帮的。”

    锦妃听到朱辛月这么说,她立刻激动地站了起来,跑到朱辛月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自己最近的惨状。

    “王妃,妾身求王妃跟王爷说说情,让王爷饶了妾身一命,别折磨羞辱妾身了。”锦妃一脸哀求,她见朱辛月目不斜视,神情一点波动都没有,锦妃咬了咬牙,只得撸起了袖子,给朱辛月看到她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痕迹。

    “王妃,您要是不帮妾身的话,妾身就活不下去了。”锦妃哭着道:“除夕夜那晚的事情,真的不是妾身所为,妾身也是被人算计陷害的。”

    “你说你是被人算计陷害的?那王爷呢?他又何其无辜?”朱辛月脸色不好道:“王爷酒量不错,也不是饥色之人,你长得也没有到让人走不动的地步,你说我家王爷会因为看到了你,就对你动手动脚么?”

    “别说那是宫里,就算是宫外,王爷也不是那样的人。”朱辛月声音冷了下来:“锦妃,你做过了什么事情,你自己清楚,可别敢做不敢当!”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07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44章 倒霉的开端(一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