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锦妃在朱辛月这里没有讨到好,最后不甘不愿离开了。

    锦妃还没走,这边的事情就传到了秦王的耳朵里,他听到锦妃跑去找朱辛月主持公道,然后朱辛月说的那番话,秦王面无表情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极淡的笑意。

    还好当初圣上是把朱辛月赐给了他当王妃,而不是把锦妃这个没脑子的女人,赐给他当王妃。

    以前没见过这么多极品的女人,秦王对朱辛月这个王妃不太满意,可现在经历了杜菲芋这个毒妇,还有锦妃这个倒打一耙的女人后,秦王觉得朱辛月这个人还真是不错。

    就连她以前是圣上宠妃的事情,在秦王看来,这也不算什么了。

    他对朱辛月的感官越好,自然就会把更多的权利交到了她手上,渐渐地,王府已经完全在朱辛月的把控之下了。

    “王妃,您把锦妃给气走了,她会不会一气之下,找王妃的麻烦?”朱辛月的丫鬟见锦妃离开了,有些担忧道。

    朱辛月摆弄着手上的护甲,语气轻飘飘道:“不用担心这些琐事,我让你安排的事情可安排好了?”

    “老爷和公子已经离开京城了,按照脚程来算,他们现在已经到永林城了。”丫鬟想了想,说道:“王妃现在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为何不把老爷和公子留下来,让他们帮忙?”

    老爷和公子的伤势已经痊愈,老爷身上的毒解了以后,是有些后遗症,但是并不严重,每天吃药就能克服,公子的情况严重一些,双脚失去了知觉,站不起来了。

    但是人活着就已经很好了。

    朱辛月眼眸深处掠过一抹幽光,她抬头望向了外面的天空,不喜不悲道:“朱家的下场是因我而起,自然该由我亲自给朱家洗刷冤屈,父亲和大哥好不容易才从鬼门关回来,我绝对不允许他们发生任何一点意外。”

    要不是京城现在不安全,朱辛月也舍不得把她剩下的两个亲人给送走。

    丫鬟听到朱辛月这么说,倒是不敢再说什么了。

    朱辛月看着外面乌云涌动的天空,眉头微微蹙起:“宋夫人离开京城好几个月了,也不知道他们那边的事情解决了没有,也不知道他们遇到困难没有。”

    想到庆兰城那边的复杂的情况,朱辛月是愈发担忧了。

    让朱辛月担心的不得了的宋夫人,此时正在庆兰城的布庄跟人发生了冲突。

    叶千栀看着眼前一直盯着她脸,恨不得出手把她脸给挠了的人,她轻叹了口气。

    她觉得,布庄这个地方跟她犯冲,上次在余长琴家的布庄,她就差点被人用匕首给伤着了,而这次在庆兰城的布庄,她觉得自己的脸被人给盯上了。

    “掌柜的,你这匹布怎么卖?”叶千栀看着那一匹宝蓝色的布料,很是喜欢,她家温言长相俊美,最适合穿这种颜色鲜艳的衣裳了。

    叶千栀看着那一匹宝蓝色的布料,心里痒痒的,恨不得立刻掏钱把布匹买下来,她好赶紧给宋宴淮做衣裳,说不定能赶在端午节前,就给做出来。

    到时候送给温言端午节穿,温言肯定会很高兴,想到宋宴淮到时候会流露出的神情,叶千栀眼角眉梢都染上了笑意。

    掌柜的伸手比了一个数,回答道:“这位太太,这匹布是江南来的锦缎,不便宜,要五两银子。”

    五两银子一匹布倒也不算太贵,一匹布按照宋宴淮的尺码,可以做三套衣裳左右,她要是把这匹布买下来,到时候可以做一套春装一套夏装,至于剩下的布料,可以给宋宴淮做个披风。

    叶千栀都把布料的用途安排得明明白白了,就差掏钱付账了,谁知道还没等她付钱,旁边就有人出声道:“掌柜的,你这匹布我要了,多少钱?”

    “这位姑娘,这匹布已经卖给这位太太了,您要不看看其他的布料?”掌柜的见姑娘手里拿着的鞭子,声音愈发小声。

    做生意的人也不容易,特别是现在城里来了这么多的江湖人士,那就更难了,但是不管多难,人家都上门了,他自然也就只能好好招待!

    来人是个穿着白色纱裙的姑娘,人长得挺漂亮的,皮肤白皙,五官精致小巧,那双大眼睛水汪汪的,任谁看到了,都舍不得说一句重话。

    从她的外貌来看,这就是个长相甜美的姑娘,可她手里却拿着一根鞭子,给人一副不好惹的感觉!

    梁姿双走到叶千栀面前,她看到叶千栀的容貌时,先是楞了一下,随即眼里就流露出一抹厌恶和恨意,她盯着叶千栀挑选好的布料,没好气道:“掌柜的,你说这布料被人买走了,那她付钱了吗?”

    “未曾付账。”掌柜的有些为难道:“但是这布料是这位太太先看上的。”

    “那不就得了。”梁姿双不等掌柜的把话说话,她直接道:“只要她没有付钱,那我就有资格买不是吗?你说多少钱?”

    掌柜的一时间还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梁姿双见他不说话,她扬了扬手里的鞭子,掌柜的一看,顿时就吓坏了,他小声道:“五两银子。”

    “五两银子?”梁姿双直接打开了荷包,拿出了五两银锭,正要付钱的时候,旁边传来了轻柔的女声。

    “掌柜的,我给六两银子。”叶千栀直接提价,还拿出了荷包,打算付账。

    别说叶千栀前几天刚刚才得了一批价值连城的珍宝,就算没有前朝的那批宝藏,叶千栀也是个不缺钱的主,想要从她手里把东西抢走,除非她愿意,不然还真的没有人能抢走。

    梁姿双听到叶千栀给出的价格,她小脸顿时一沉,大声道:“七两银子!”

    “八两!”

    “九两银子。”梁姿双已经有些咬牙切齿了。

    “十两!”叶千栀依旧是淡定自若,一点儿都不着急。

    梁姿双最是看不惯叶千栀这样的人,她咬了咬牙,直接提价道:“十二两银子!”

    叶千栀听到这里,她微微一笑,做出一个谦让的动作:“这位姑娘还真是财大气粗,这匹布让给你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07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45章 坑的就是你(二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