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周身泛着怒气的梁姿双,气冲冲地回到了房间,她看到了桌上放着一个刻着雕花的木盒子,还以为是帮里的师兄们为了讨她欢心,特意给她寻来的礼物呢!

    木盒很是精致,上面雕刻的朵朵花儿,栩栩如生,梁姿双看着木盒,心里的怒火消散了一点。

    虽然帮里的师姐师妹们让她失望透顶,但是师兄和师弟们对她却是很不错的。

    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全都眼巴巴地送来给她,任由她挑选。

    看着桌上的木盒,梁姿双有些好奇,这么精致的木盒里,究竟装着了什么样的礼物?

    抱着好奇心,梁姿双拿起桌上的钥匙,把锁打开了。

    只是等她掀开盒子,看到盒子里放着的东西时,尖叫出声!

    “啊!!!!”

    梁姿双花容失色地大叫,她如同离玄的箭,快速地冲到了门边,一把打开了门,跌跌撞撞地往外走。

    住在梁姿双周围的望岳帮弟子们,听到了小师妹惊慌失措的叫喊声,全都纷纷带着佩剑过来,一过来就见他们捧在手心里宠爱的小师妹跌坐在了门口的地上。

    “小师妹,你怎么了?”望岳帮的大弟子梁锋大步上前,放柔声音,轻声问道。

    “蛇.....里面有蛇。”梁姿双已经被吓到声音都打颤了,她见到梁锋过来,就像是见到了亲人一般,她立刻紧紧拽住了梁锋的袖子,眼巴巴地望着他:“大师兄,你会保护我的,对不对?”

    “这是自然。”梁锋揉了揉梁姿双的发顶,温柔道:“你别怕,里面的事情交给师兄来解决。”

    梁锋安慰了梁姿双几句,见她情绪稳定下来了,梁锋这才带着刀去了房间。

    本来他以为是有蛇爬到了这里,谁知道他在屋里走了一圈都没有看到,后来他不经意扫了桌面一眼,看到了盒子里那条被制成了蛇干的毒蛇。

    蛇干的蛇皮很眼熟啊,似乎他在什么地方见过。

    拜良好的记忆所赐,他思索了一番,立刻就想起了自己是在什么时候见过的。

    “三师弟,你过来一下。”梁锋对着门外喊了一声:“你过来看看,这条蛇,你觉不觉得眼熟?”

    梁霄听到大师兄的声音,浑身僵了僵,走近后,他胡乱扫了一眼,讪笑道:“师兄,我没见过这条蛇。”

    “是吗?”梁锋不紧不慢道:“我没记错的话,前几天你出城了一趟,回来时,不就带了这样一条蛇?花纹和颜色,大小都一样,三师弟,这条蛇不会是你故意弄来吓唬小师妹的吧?”

    “大师兄,小师妹是我们所有人的妹妹,我疼爱她都来不及,又岂会吓唬她?”梁霄立马否认。

    要知道他们可都是从小就被捡回了望岳帮养大的孩子,要是被*知道他抓蛇来吓唬小师妹,那他的下场......

    想到这里,梁霄浑身一抖。

    *的手段,他可是见识过的,那样狠戾的手法,别说亲身经历了,就是见过一次,也都被吓破了胆!

    “那这条蛇是从哪里来的?”梁锋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你上次抓的人,又弄去了哪里,你可别说烤着吃了。”

    梁霄想要找借口这条路被梁锋给堵住了,他嚅嗫道:“我.....我抓的那条蛇.....”

    “说!”梁锋眼神黑压压地盯着他。

    被这样的眼神给盯着,梁霄的心理压力极大,他根本就不敢再找借口,只得老老实实道:“那条蛇,我让人送去了宋大人家里。”

    “宋大人?”梁锋蹙眉:“哪位宋大人?”

    “谢令奕的死对头,宋宴淮。”梁霄小声道。

    闻言,梁锋眉头皱得更厉害了,他声音极冷:“我没记错的话,宋宴淮已经入朝为官了,是朝廷的人,你现在跑去送这样的东西给人,是想要去挑衅朝廷命官?”

    “你是嫌我们望岳帮发展太快了,想要拉仇恨,还是嫌自己命太长了,不怕死去得罪宋宴淮?”

    要知道宋宴淮能让谢令奕这个疯子承认是自己的对头,这就说明宋宴淮的手腕绝对跟谢令奕不相上下,甚至更胜一筹!

    毕竟谢令奕一言不合可不敢去科举!

    而宋宴淮在他跟秦王厮混了一段时间后,还能顺利入朝为官,甚至帮着圣上来这里办事,显然也不会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这种人,不好对付,也不是他们江湖帮派可以得罪的!

    自古以来,朝廷和江湖都保持着井水不犯河水的准则,大家都在各自的圈子里发展。

    现在梁霄跑去送毒蛇给宋宴淮,那不是上门找打么?

    “我又不是送给宋宴淮,是送给宋宴淮的妻子。”梁霄撇着嘴解释道:“谁让他媳妇不长眼欺负了小师妹,我这是帮小师妹出气!”

    梁锋被梁霄这话给气笑了,他真的很想掰开这个三师弟的脑子,看一看他的脑子里装的是脑浆还是海水,为什么他会做出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情?

    “你给我滚去暗房里练功,呆不够二十四个时辰,你就别出来!”梁锋说道。

    面对梁锋给的惩罚,梁霄显然是很不服气,他大声嚷嚷道:“凭什么?二师兄和四师弟也送东西去吓宋宴淮的媳妇了啊,为什么就单单只有我受罚?”

    原来还有这么多人给送了东西啊?

    梁锋眉眼一挑,大手一挥道:“既然如此,那你们就全都一起去吧!”

    站在门口的二师兄和四师弟全都用怨恨的目光盯着梁霄,恨不得打他一顿!

    本来他们是不会被大师兄惩罚的,都怪这个三师兄(三师弟)拖他们下水!

    把这几个瞎胡闹的人给赶去了暗房,梁锋这才买了礼物,亲自上门去道歉,谁知道等他登门拜访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宋宴淮夫妇早在三天前就已经启程离开了。

    梁锋只能带着礼物回到客栈。

    他刚刚到客栈,就碰到了梁姿双,梁姿双见他带着一大批的礼物回来,语气幽幽道:“大师兄,你这是去哪里?”

    梁锋没有隐瞒,他实话实说:“*不在,我代替我们望岳帮给宋夫人道歉。”

    梁姿双幽怨道:“在大师兄看来,是我错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07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48章 拖他们下水(二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