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梁姿双不明白,为何望岳帮里这么多的师兄师弟全都宠着她,对她是言听计从,可唯独只有大师兄,每次都站在了对立面。

    梁姿双恨不得把大师兄给踢出望岳帮,可就因为他是望岳帮的大弟子,是望岳帮弟子中目前武功最高的人,也是她父亲最寄以厚望的人,所以不管她怎么挑拨离间,她父亲都没舍得把梁锋赶出去!

    不仅如此,还对梁锋愈发信任!

    “小师妹,你是因为什么去找宋夫人的麻烦?”梁锋定定地看着梁姿双,叹气道:“是因为谢令奕对宋夫人心生好感?”

    闻言,梁姿双炸毛了:“她一个嫁过人的妇人,有什么资格跟谢公子在一起?”

    梁锋叹气道:“是啊,她已经嫁人了,还是嫁给了宋大人,只要她不瞎,就不会看上谢令奕。”

    谢令奕有什么好?

    脾气古怪,手段阴狠,除了那张脸长得还算是不错,其他的,一无是处!

    “我不许你说谢公子的坏话。”陷入爱情里的女人是盲目的,在她眼里,情郎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在我眼里,谢公子就是比天下所有的男人都好,我不许你诋毁谢公子。”

    在梁姿双的歇斯底里中,梁锋有些头疼地揉了揉额头。

    在他们师兄们爆发争吵的时候,宋宴淮一行人已经顺利北上。

    跟来时相比,回去的路途显然是没有那么顺利的,倒不是路上发生了什么意外,而是回程途中,天公不作美,暴雨倾盆,让他们寸步难行!

    古代的官道那就是在土路上多埋了一层的沙子,让官道看着比较平坦。

    平坦那也是在风和日丽的时候,一下雨,甭管是乡下的土路还是官道,那是一样难走!

    马车的轮子极其容易陷在泥土里,每走一段路,就要下车拉车轱辘轴。

    他们离京时,一路走走停停,那也只是用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可他们回去的时候,足足比来时多用了半个月的时间。

    而且叶千栀一回到京城就病倒了!

    自从她穿越到了这里,除了那次帮着叶翠花算计刀疤脸的时候受了伤和被杜菲芋算计,跌落山崖时受伤,其余时候,她都是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

    可现在,突然间,她因为路上淋了雨,没有及时更换衣裳,直接给病倒了。

    先是低热,后面却发起了高烧,她发低热的时候,给自己写了方子,立春按照药方去抓药,谁知道低热没有退下,变成了高热。

    叶千栀烧得迷迷糊糊的,宋宴淮心急如焚,连忙请了大夫来给叶千栀看病。

    大夫把了脉,写了药方。

    宋宴淮派人抓药煎药,好不容易等他端着汤药喂叶千栀喝药,谁知道叶千栀刚刚喝了药,还没一刻钟,就全都给吐了出来!

    宋宴淮急得不行,让墨玉几人连夜赶路回了京城,刚刚到家,他就先派人去请大夫。

    他可是奉圣上旨意离京的,不管是离京还是回来,那都是静悄悄的,可他还是得去给圣上汇报此行的事情,还有把收集来证据一一交上去!

    他不放心叶千栀,可又不得不暂时离开。

    叶千栀浑浑噩噩病了好几天,等到她醒过来时,睁开眼看到的就是熟悉的帐子。

    “立春。”叶千栀张嘴喊道,声音嘶哑,她咳嗽了几声,喉咙干巴巴的,很难受。

    声音不大,但是坐在不远处的立春却听到了,她连忙过来,见到叶千栀醒来了,脸上的愁眉苦脸立刻就被欣喜给替代了,她欢喜道:“夫人,您醒啦?”

    “嗯。”叶千栀点了点头,她想说话,可是喉咙又干又疼,每说一个字,都让她难受得不行。

    立春连忙端来了温热的开水,喂叶千栀喝。

    喝了水,叶千栀精神总算好了一点,喉咙也舒服多了:“我这是病了?几天了?”

    “夫人,您高热不退,足足昏迷了三天,可没把大人吓坏。”立春红着眼眶道:“夫人,您可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叶千栀摇了摇头,她示意立春把自己扶起来,她靠在枕头上,自己给自己把了脉。

    好在她只是风寒引起的发热,等热度降下,就没什么事情了!

    “温言呢?”

    “大人今天去工部报到,一早就出门了。”立春说道:“大人临走前还吩咐,等夫人醒了,要派人去知会他一声。”

    工部?

    叶千栀眨了眨眼,她没说话,但是立春看懂了,她含笑道:“大人升官了,他现在是工部员外郎。”

    叶千栀以前对朝廷的官职知道的不多,除了首辅、六部尚书和六部侍郎外,其余的官位她一概不了解。

    不过她到了这里,她家温言又走上了这样一条路,叶千栀对此倒是有所涉猎!

    工部员外郎,从五品官职!

    宋宴淮出门一趟,就从从六品的编修上升到了从五品的员外郎,足足升了两级。

    从这一点来看,这次宋宴淮所办的差事,圣上应该是挺满意的。

    立春对宋宴淮的事情不了解,能跟叶千栀说的事情不多,叶千栀醒来后吃了一碗粥,接着又睡了过去。

    等到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宋宴淮已经在她身边了。

    “温言。”叶千栀见到宋宴淮趴在她的枕边,眼睛下面的青影十分明显,她心疼得不行,小声道:“累了就上来睡,别趴着,对身体不好。”

    这样趴着睡,不仅对身体不好,而且也睡不踏实!

    宋宴淮这几天一直都紧绷着一根弦,一听到叶千栀的声音,他立刻就睁开了眼睛。

    “星宝。”沙哑的声音,温柔地念着他给叶千栀取的小名。

    叶千栀小声道:“我在呢!”

    “你醒了真好。”宋宴淮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感受到手里的温度没有飙升,他松了口气,这次叶千栀突然病倒,可是把他吓坏了,特别是叶千栀这头刚刚喝了药,转头就全都吐了,更是把他急得不行。

    好在大夫都说叶千栀只是受了凉,没别的事情,不然他早就坐不住了。

    “我没事了,这几天你没有休息好吧?”叶千栀往里面挪了挪,给他腾出了一个位置:“上来小歇一会儿。”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06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49章 调任工部(三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