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见到如此年轻的郁神医,木叔有些愣住了,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打量了叶千栀一番,这才不太敢相信道:“郁.....郁神医?”

    “担不起神医之名。”别说木叔被吓到了,就是叶千栀突然之间见到了木叔这张熟面孔,也吓了一大跳,她含笑道:“在下郁拂云!”

    “郁神医里面请。”木叔也顾不上试探郁拂云了,他家王爷情况危急,他现在可没有时间跟人闲扯皮:“我家王爷吃错了东西,现在情况有点危急,还请郁神医帮忙医治。”

    听到木叔这么说,叶千栀也就以为睿王爷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食物,或者是食物里面被人添加了不该添加的东西,所以才让睿王爷吃坏了肚子。

    可等到她见到了睿王爷时,才发现是她想得太简单了一些!

    睿王爷面色潮红地躺在榻上,手不自觉地扯着自己的衣襟,从他的神情和动作不难看出他究竟是什么情况。

    叶千栀也没有想到,她被睿王府的侍卫请来就是给睿王爷解这种药的事情。

    其实中了这药,不需要去找解药啊,毕竟世上的医者,研制这种药的人不少,但是研制解药的人却没有,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中了这招,应该怎么解!

    可她现在被睿王府的人请来了,显然睿王爷是不愿意近女子的身,那她能怎么办呢?

    自然是要帮着解啊!

    木叔见叶千栀脸色变化莫测,他也有点不太好意思,他轻咳了一声,问道:“郁神医可有解这种药的解药?”

    “并无。”叶千栀老实地回答,木叔听到他这么说,脸色有些不好,难不成真的就只剩下了那一条路可走么?真的要让王爷为了解药性,去跟不喜欢的女人搅合在一起?

    叶千栀见他满脸失望,她接着说道:“虽然没有解药,但是在下可以利用针灸之术,帮睿王爷顺利度过这一关。”

    从睿王爷身上湿漉漉的衣裳就不难看出,他们先前的时候,已经把知道的法子都折腾了一遍,只不过他们折腾了这么久,都没能解决这个问题,显然药性极强!

    木叔听到他这么说,脸色也没好看多少,他只是听说了郁拂云神医的美名,对于她究竟能不能救他家王爷,木叔是一点底儿都没有。

    叶千栀也不打算说服他,毕竟口说无凭,还是得拿出真本事,让人见识到了她的能力,自然就会知道她所说的都是真的了。

    叶千栀毫不迟疑地让人扒了睿王爷的衣物,让人按着睿王爷的双手后,她飞快地在睿王爷身上下针。

    施针的过程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睿王爷的情况也一直都反反复复,从下午一直折腾到了暮色降临,睿王爷这才满脸倦色地睡了过去。

    被施针的人累,而施针的人也很累。

    叶千栀额头上的汗珠溢出了一层又一层,她顾不上擦拭,汗珠凝结在一起,多了以后,便顺着脸颊落在了衣服上,或者是顺着脖颈落入了衣领。

    叶千栀却一无所查,她紧张地盯着睿王爷的情况,稍有不慎,她就快速针灸。

    等到睿王爷睡了过去,叶千栀这才松了口气,她掏出了一个药瓶,里面装着的是补气血的药丸,吩咐木叔以后每天让睿王爷服用一粒,她便告辞离开。

    叶千栀要走,木叔自然不会挽留,从下午这短暂的接触来看,木叔觉得眼前的年轻人很不错,是个言之有物的人,而不像是有些年轻人,嘴上侃侃而谈,可实际上却是一个空架子!

    比起那些年轻人,木叔对叶千栀的感官很好,所以他备上了一份厚礼,答谢叶千栀的恩情。

    叶千栀离开前也表示自己在外面绝对不会多话,让木叔放心。

    木叔听到她这么说,脸上的笑容却真了几分,他摆摆手,不甚在意道:“无妨无妨,隐瞒得了一时,也隐瞒不了一世。”

    而且他家王爷吃了一个这么大的闷亏,他们睿王府可不会白白咽下去,得给他家王爷讨回一个公道!

    虽然木叔不在意这件事,但是叶千栀离开后,却也没有到处嚷嚷,因为天色不早了,睿王府的人直接送叶千栀回了郁拂云名下的宅院,她也不好意思说,自己平常不住这里,不仅不能说,还得感激睿王府的侍卫贴心。

    等睿王府的侍卫离开了,叶千栀这才扭头,对立春道:“等会儿你传个消息给唐水波,让他回家知会一声,就说我最近要住在这里,不回家。”

    好歹她现在以郁拂云的身份在外面溜达了一圈,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上门来找她,不管有没有,最近她显然是不太适合换回女装了!

    立春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主仆两人一边说一边往里面走,住在这处宅院的人并不多,除了院子里和厨房几个伺候的人,也就只有于月和于列了。

    叶千栀在这里是有固定的房间的,所以当她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口,看到里面微微透着的亮光时,她和立春对视一眼,神情都有些凝重!

    是哪个小贼敢明目张胆就跑来主人的房间里?

    立春走到门边,拳脚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她麻溜地踢开了房门,正要对里面的人来个制伏的动作时,就看清楚烛光下那张脸,立春的拳头立刻就收了回来,结结巴巴道:“大....大人。”

    大人?

    站在屋外的叶千栀听到立春颤颤巍巍的称呼,她往里面探了一个头,就对上了宋宴淮那双似笑非笑的脸庞!

    立春给宋宴淮行了礼,不讲义气地直接开溜了,气得叶千栀恨不得把人捉回来,好好教训一顿!

    怎么会有这样的下人呢,逃跑也不知道带着自家夫人一起跑!

    “温言,你怎么来了这里?”叶千栀讪笑道,见到桌上的茶水,她连忙给宋宴淮倒了杯茶:“你喝杯茶。”

    “不喝了,我都喝一晚上的茶水了。”宋宴淮见到她露出讨好的神情,微微叹了口气:“若是我不来,你是不是最近就不打算回家住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06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55章 不回家住了(一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