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打算是这么打算的,但是对上宋宴淮那双含着微微薄怒的眼眸时,叶千栀自然也不敢这么说啊!

    她要是敢这么说,宋宴淮绝对会生气!

    想到这里,她冲着宋宴淮一笑,笑容甜美勾人。

    若是以往,叶千栀这么冲着宋宴淮笑,宋宴淮指不定有多高兴,可现在他只是淡淡扫了一眼,然后板着脸道:“谈正事的时候,别嬉皮笑脸的,给我正经点。”

    闻言,叶千栀有些委屈,她看着宋宴淮,忍不住嘀咕道:“我笑怎么了嘛?又不是冲别人笑,冲自己的夫君笑,都不行么?”

    “行!”宋宴淮一向对叶千栀是狠不了心,他见叶千栀秀眉轻蹙,漂亮的桃花眼也盛满了委屈和难过,他一见这样的情况,又哪里还顾得上自己生不生气了。

    听到宋宴淮无奈的声音,叶千栀眼里飞快地掠过一抹狡黠,她接着委屈巴巴地控诉道:“你以前说过,以后家里的事情都听我的,那现在我要住在外面,你是不是不能生气?”

    “是!”宋宴淮见到她这般可怜兮兮的模样,哪里还顾得上生气啊,恨不得把人搂在怀里,好好安慰一番!

    听到他毫不犹豫的回答后,叶千栀这才笑了起来:“那你怎么会来这里?也不怕被人发现?”

    这边可比不上宋宅,虽然宋宅的人看起来也不多,但是叶千栀却知道,宋宴淮早就在暗地里安排了人,把宋宅护得是滴水不漏!

    “你不在身边,我不放心。”宋宴淮牵起叶千栀的手,他的手掌是叶千栀的两倍大,叶千栀的手在他面前,就显得小巧玲珑,他把玩着叶千栀的手指,声音温柔:“最近城里不太平,我们还是呆在一起比较好。”

    “你的事情忙完了?”叶千栀眨了眨眼:“不是说,最近你们工部正在设计皇陵的图纸么?”

    工部下面有四个部门,分别是:营缮吏司,虞衡吏司,都水吏司,屯田吏司。

    营缮吏司的主要职责是掌管宫室官衙营造修缮,虞衡吏司的主要职责是掌制造、收发各种官用物器,当然了还有最重要一向是管度量衡及铸造银钱,都水吏司的主要职责是掌估销工程费用,主管制造诏册、官书等等。

    屯田吏司主要就是管陵寝修缮及核销费用,支领物料及部分税收。

    而宋宴淮刚好就是都水吏司的老大,主要负责估销工程费用和一些官书的事情。

    最近他正在忙的事情就是圣上将来的皇陵,他得从图纸盯起,还得去实地考察,最后估算出一个价格给圣上过目。

    从古至今,皇帝的陵寝,那都是他们刚刚上位不久就开始修建,从挑选地址到勾画图纸,估销费用到建成,起码也得十几年的时间。

    要是运气不好,碰上了灾年,国库空虚的时候,那就得花费几十年的时间去建。

    就像历史上有些皇帝,登基了以后,觉得自己还年轻,不需要这么快修建陵寝,前面的时候磨磨蹭蹭、挑三拣四,等到好不容易陵寝动工了,然而他却突然发生了意外,嗝屁了,等到出殡的时候,陵寝都没有修建好,那就只能先安置在别的地方,等陵寝修建完成了再挪进去!

    但是别人给修建的,跟自己在位时修建的自然就会有所不同了,不说陵寝的豪华程度,就单单陪葬品一类的物件,那都得看皇子皇孙们,对他的孝心了。

    要是遇到了一个孝顺的孩子,那陪葬品还是很丰厚的,要是刚好天不假年,碰到了一个抠门小气的子孙,刚好那几年国库又不宽裕,那就倒霉了,说不定他们的陪葬品还没有富家老爷的陪葬品丰厚呢!

    所以当今圣上登基之后,立刻就让人去安排了这件事,但是选址是个非常慎重的事情,钦天监和皇觉寺的长老们花费了很长时间才敲定了现在的位置,然后让工部的人画了图纸,让圣上过目,这件事又得扯皮很长一段时间。

    宋宴淮去工部的时候,就刚好碰上圣上不满意图纸上的布局,直接把图纸给打了回来!

    而圣上不满意的原因也很简单,就是觉得陵寝太小了一点,不能体现出皇家的财大气粗!

    宋宴淮刚刚去工部,就接手了这事儿,他自然是整天都忙得很,这段时间,叶千栀和宋宴淮相处的时间都少了很多。

    “是啊,不过今天图纸刚刚交上去,不管圣上满不满意,我起码可以休息个几天,好好松口气了。”宋宴淮含笑道,他把头放在了叶千栀的肩膀上,说话时,热气扑在了叶千栀的耳边,让她整个耳朵和脖颈都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粉色:“刚好这些日子,我能好好陪陪你。”

    叶千栀扭头看向宋宴淮,见到他眼眶发黑,就知道他这段时间休息得不好,她轻轻叹了口气,接着对外面喊了一声:“立春,让厨房的人把晚饭送过来吧!”

    站在门口的立春应了一声,很快‘哒哒哒’的脚步声就走远了。

    片刻后,立春带着人把晚饭送了过来,屋里叶千栀和宋宴淮也没有黏糊在一起,而是坐在了桌子的两边。

    叶千栀本以为立春会自己把饭菜端上来,等立春带着人送饭菜过来,她才见到了站在后面的墨玉和墨容,宋宴淮出现在这里,自然是不能被别人知道,所以这些事情,自然是只能劳烦墨玉和墨容了。

    用完饭,立春几人又送来了热水,两人梳洗过后,这才上榻休息。

    “你今天去睿王府了?”两人躺下后,宋宴淮这才问起了今天发生的事情。

    叶千栀没有隐瞒,小声地把事情说了说:“......温言,你说谁会给睿王爷下这种药呢?”

    睿王爷这种位高权重的人,不管是入口的食物还是茶水,都是经过严格的检查,有人敢在他眼皮子底下使坏么?

    “睿王爷今天入宫了,听说,长公主殿下和谢家嫡女今天也入宫给皇后娘娘请安。”宋宴淮一句话,解了叶千栀的困惑!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06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56章 狠不下心(二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