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它要是不做错事,我也不会惩罚它。”宋宴淮坐了下来,挑眉道:“你也别太护着它,这猫儿还挺聪明,你帮助了它一次,它就赖上你了。”

    偏偏雪球找的是个大靠山,宋宴淮只能看在大靠山的面子上,放过雪球一马。

    “雪球可爱会撒娇,我抗拒不了它的魅力。”叶千栀咬着唇,有些为难道。

    在她思考的时候,宋宴淮突然把脸往她面前怼,语气不满道:“我不可爱么?我没有魅力么?”

    “温言,不会吧?”叶千栀伸手点了点宋宴淮的额头,“我听着你这语气,怎么有点酸呢?”

    “一点酸?不,明明我都快要被酸醋给淹没了好么?”宋宴淮幽幽道:“自从有了这只小猫咪,我感觉我在你心里的地位就一落千丈,你都不关注我了。”

    “没有没有。”叶千栀连忙安慰吃醋的大孩子:“在我心里,你最重要了。”

    两人窝在一起,卿卿我我、黏黏糊糊的。

    炎热的天气不知不觉中就过去了,当叶千栀收到宋云绮的来信时,院子里的银杏叶已经微微泛黄。

    这些年来,宋云绮都在打理香皂和茶楼的生意,他们家的香皂。肥皂也早就遍布了大盛的每一个角落。

    这次宋云绮写信给她,就是跟她商量要把肥皂、香皂的制作坊挪到京城来的事情。

    东屏村交通不便,每次送货都得宋天才几人往州府跑,这来来回回的,不仅耽误时间,也要安排一批人手在这其中。

    除了交通不便利外,最重要的一点还是宋云绮今年已经二十岁了,在大盛这个男女普遍十五六岁就成亲的地方,她属于大龄剩女了,宋婆子每次见到她,都愁得不行。

    先前的时候,宋婆子答应了,说是不会插手宋云绮的婚事,给她点自由,但是当她的年龄一天比一天增长,宋婆子也着急了,这不就给宋云绮安排了起来。

    要是以前的宋云绮,家里人安排了,就算不乐意,她也会给面子去看一看,而现在的宋云绮,她一头都扎在了生意上,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跟一个陌生男人聊天、接触。

    不管宋婆子安排了多少人来跟她相亲,总之最后的结果就是她一个都没看上!

    对方倒是对宋云绮很满意,哪怕有些人家里觉得宋云绮年龄大了一些,但是看在宋云绮会赚钱的份上,也都说愿意娶她!

    这些年来,宋云绮跟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从一开始会吃点亏,到现在她已经能面不改色套路别人了,这些跟她相亲的人家打什么主意,宋云绮焉能不知?

    就是因为知道他们看中的是他们宋家的银钱,而不是她这个人,所以宋云绮毫不犹豫全都拒绝了。

    宋云绮想来京城发展,一来是叶千栀和宋宴淮在京城,二来就是为了躲避相亲,三来是京城是大盛最繁荣之地,也是大盛的心脏,交通便利,发货什么的,都很方便。

    宋云绮要来这里发展,叶千栀自然是不会拒绝,不过她估摸着,过个一年半载,宋宴淮应该就要外放了。

    到时候她肯定是要跟着宋宴淮走的,京城里岂不是就只有宋云绮一人?

    叶千栀去书房里给宋云绮写了回信,一封信还没有写完,立春就匆匆从外面跑了进来,着急道:“夫人,秦王妃出事了。”

    ‘啪叽’一声,手中的毛笔掉落在了纸上,写好的书信被墨水晕染得一塌糊涂!

    “立春,你刚刚说什么?”叶千栀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为是听岔了:“你再说一遍。”

    立春喘着气,忙道:“秦王妃出事了,她的丫鬟跑来找您,求您过府救命。”

    叶千栀连忙站了起来,就想往外冲,好在还没出门就想起了自己现在身上穿着的是女装,她忙去室内换了一身男装,把发髻打散,随便用跟绳子给绑住,就往外冲。

    等叶千栀上了马车,立春这才拿了眉笔和胭脂水粉给叶千栀修饰了面容。

    在立春给她修饰面容的时候,叶千栀抓紧时间跟朱辛月的丫鬟了解情况:“你家主子她出什么事了?”

    朱辛月的丫鬟眼里含泪:“主子因为一些事情跟秦王起了争执,两人推搡间,我家主子不小心撞到了桌角上,很快就见红了,王府的府医说,主子的情况不妙,胎儿指定是保不住了,但是因为月份有些大,大人也会有危险。”

    朱辛月在秦王府经营了将近一年的事情,她的人脉遍布秦王府,可她手里人多是多,但是秦王府的主子是秦王,朱辛月的丫鬟生怕会发生不可控的现象,第一时间,自然是跟叶千栀求助!

    王府里的府医,她可信任不过!

    叶千栀蹙眉道:“我记得她肚里的孩子已经五个月左右了,胎像稳定,如果只是轻轻一撞,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就算撞得厉害了一些,也不可能严重到小产的地步!

    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不妥?

    叶千栀思忖间,秦王府到了,叶千栀一马当先跳下了马车,丫鬟连忙迎着她进府。

    立春拿着医药箱子跟在了后面。

    “郁神医,您这边请。”下了马车,丫鬟对叶千栀的态度就变得客客气气,叶千栀明明来过秦王府,对这里也不算陌生,但是她却表现得跟第一次来这里一样,处处都跟着丫鬟走。

    很快就到了朱辛月的院子,丫鬟领着叶千栀进门,还没有到朱辛月的房间,就碰上了穿着锦衣华服的秦王。

    秦王站在花厅里,面色焦急地走来走去,见到丫鬟领着一个陌生少年进来,他立刻冲过来,大声道:“你说你去请神医?你就是去领了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少年回来?”

    秦王的视线落在了叶千栀身上,挑剔地打量着。

    丫鬟不卑不亢道:“回王爷的话,这位是名满京城的郁神医,有郁神医在,王妃定然会无恙!”

    “郁神医?”秦王现在听到神医两字就脑壳疼,有了杜神医这个教训,秦王现在可不敢轻易相信外面的神医了,就怕又招来了一个杜神医之流!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05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59章 小产(一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