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秦王信不信叶千栀不打紧,叶千栀胡乱给秦王行了礼,然后就跟着朱辛月的贴身丫鬟往里走。

    从朱辛月的贴身丫鬟的描述中,叶千栀知道朱辛月的情况不太妙,但是她也没有想到情况会糟糕到如此地步。

    见到朱辛月惨白着脸躺在榻上,冷汗直冒,浑身抽搐、身下的被褥已经染成了鲜红色,叶千栀一下子就着急了,她奔到了朱辛月身边,先给她把了脉,而后毫不犹豫抽出银针,在朱辛月身上施针。

    施针一轮结束,朱辛月冒冷汗的情况好转了一些,抽搐得也没有那么厉害了,叶千栀松了口气,她问道:“你感觉如何?”

    “还....好。”朱辛月费力地说了两个字。

    叶千栀起身去检查了她肚子上被撞的地方,再次仔细把脉,“你这情况不太对啊,你最近可有服用安胎药?”

    叶千栀是给朱辛月开过了安胎药,按道理来说,有认真服用她开的安胎药,就算不小心给撞到了肚子,孩子也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可现在的情况却十分不好。

    朱辛月肚里的孩子,肯定是保不住了,要是拖得时间长点,朱辛月怕是也都得给搭上!

    “有的,王妃依照医嘱,每天都按时喝,从来不敢落下。”朱辛月的丫鬟回答道。

    既然按时喝了安胎药,那为何还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叶千栀蹙眉道:“你悄悄把你们王妃安胎药的药渣送过来给我看看。”

    丫鬟得了叶千栀的吩咐,连忙出门找去了。

    在丫鬟去取安胎药的药渣时,叶千栀一边给朱辛月介绍了情况,一边跟立春准备了等会儿需要用的东西。

    对于肚子的孩子,朱辛月是很期待的,可她跟肚里的孩子缘分太浅,还来不及相见,就要分离。

    叶千栀写了一张方子,让人熬了药送过来,这碗汤药喝下不久,朱辛月的孩子就真的跟她分开了。

    叶千栀见朱辛月精神不振,连忙给她塞了一粒补血丸,又给她针灸了一番。

    等到丫鬟把安胎药的药渣送来,叶千栀仔细检查后,却没发现其中的不妥。

    “安胎药没有被人动手脚,那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叶千栀蹙眉,一时间有些无头绪。

    躺在榻上的朱辛月听到叶千栀的低喃声,她想了想,让丫鬟把梳妆盒里的一盒雪肤膏给拿了过来:“栀栀,你帮忙看看这盒雪肤膏有没有问题。”

    打开盖子,一股幽香从盒子里飘出,雪肤膏晶莹透亮,闻着有淡淡的花香味,涂在手上,冰冰凉凉的。

    叶千栀闻了闻,脸色一下子就难看了下来,这盒雪肤膏里居然有打量的红花成分。

    不仅有红花,里面还掺杂了一味让人小产的药物!

    “辛月,你这雪花膏是从哪里来的?”叶千栀小声问道。

    朱辛月一看叶千栀的表情就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她面色愁苦道:“这是秦王送给我的,自从我怀孕了以后,皮肤变得有些糟糕,有次我对着镜子长吁短叹,他见了,便给我送来了一盒雪花膏,让我涂着护肤。”

    雪花膏是京城里贵女们的护肤首选品,朱辛月从小到大就用过,所以秦王给她送来了雪花膏,她只是闻了闻气味,发现跟以前的香味差不多,便没有起疑,直接给用了。

    都说虎毒不食子,谁能想到秦王送的雪花膏会有问题呢!

    “栀栀,这里面是添加了什么?”朱辛月看着叶千栀手上的雪花膏,眼里掠过一抹恨意。

    “里面有红花和一味伤胎的药材。”叶千栀实话实说道:“辛月,雪花膏里的伤胎的药材和红花用量并不多,应该不会导致滑胎,你好好想想,最近你可还用了或者吃了什么以往没有吃过的食物?”

    有了叶千栀的提醒,以往不合时宜的食物和东西全都一样一样出现在了朱辛月的脑子里。

    “畜生都知道要护着自己的孩子,可有些人啊,连畜生都不如。”朱辛月抬头看向叶千栀,笑容极淡:“栀栀,多谢你了。”

    要是她身边没有叶千栀,是不是她这次母子俱亡,都不会有人怀疑?

    “你呢,也先别想那么多,把身体养好才是正经事。”叶千栀低声道,朱辛月没明说是谁害了她的孩子,但是在场的人,一听就知道她说的是谁,叶千栀很怕她为了给孩子报仇,跟秦王拼个鱼死网破,连忙劝道:“身体好了,想要谋划什么事情都方便。”

    “你别担心,我不会为了这件事跟他发生争执的。”朱辛月抚摸着扁平的肚子:“本来我跟他就是貌合神离的夫妇,他不喜欢我,我心里也没有他,这个孩子来得突然,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我曾经还想着,我朱家跟皇家有血海深仇,我究竟该不该生下这个孩子,现在看来,我没有生下这个孩子才是好事儿,不然以后的麻烦可不会少。”

    话是这么说,叶千栀却能感受到朱辛月心里的难过和悲凉!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朱辛月比较好,她只能坐在一旁,安安静静地陪了她一会儿。

    秦王为何要谋害自己的孩子,叶千栀是百思不得其解,朱辛月也没有给叶千栀解惑,她让丫鬟送叶千栀离开后,她便开始安安静静地调养身体。

    只是一个月后,朱辛月送了一封信给叶千栀,问叶千栀可否有让人无法生育的药物。

    叶千栀看到了信,特意回信,问她,这药是给谁用的。

    朱辛月自然是想要把这种药物用在秦王身上,可不知道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秦王整个人都不太对劲,吃穿用的东西都必须经过府医的检查,想要把药用在他身上,有些困难。

    叶千栀一听就明白了,这药是朱辛月自己要用,叶千栀在药房里研制了好几天,最后终于研制出了一个跟现代避,孕药相似的药丸,让人送去给了朱辛月。

    朱辛月拿到了药,她小心地把药收了起来。

    经过了一个月的调理,朱辛月的身体已经无大碍了,面色依旧红润,颜值也恢复到了未怀孕时的状态。

    她坐在梳妆台前,拿着眉笔,懒洋洋地画眉。

    丫鬟从外面进来,禀告道:“王妃,王爷来了。”

    “知道了。”朱辛月端详着菱花镜中的美人儿,见她的妆容没有不妥的地方,她这才站起身,整理了一下有些皱巴巴的衣裙。

    这边刚刚整理好,秦王就出现在了门口。

    一个站在屋里,一个站在门外,两人遥遥对视,好半晌,朱辛月才幽幽开口道:“殿下不进来么?”

    “王妃,上次的事情,是本王鲁莽了。”秦王在门口站了半天,最后还是抬脚走了进来,他见朱辛月穿着素白的衣裳,脸上扑了厚厚一层白粉,他有些不太自在问道:“你还好吗?”

    “还行。”朱辛月声音冷淡道:“殿下今天过来是有什么事?”

    秦王和朱辛月坐了下来,往日还算和睦的夫妻两人,今天两人周身的气氛却大不如前。

    丫鬟端了茶水上来,秦王看着冒着热气的茶,却没有触碰,他定定地看了朱辛月好一会儿,才说道:“我今天给皇兄上了折子,打算在年前时回封地。”

    朱辛月听到这话,一点儿也不意外,毕竟秦王想回封地的事情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只不过圣上一直都压着他,不让他走而已。

    “你是要跟我一起走还是留在京城调养身体?”

    听到秦王这话,朱辛月一下子就笑了起来:“王爷,您的意思是......?”

    “我想着,你刚刚小产,身体还没有完全养好,不如你就留在京城养身子,等身子养好了,再去封地找我,如何?”

    秦王的声音很是温柔,可是这在朱辛月听来,却让她觉得刺耳!

    早在一个月前,她莫名其妙小产,叶千栀查出雪花膏有问题后,朱辛月就知道她小产的事情跟秦王脱不开关系,秦王必定利用她小产的事情谋划了什么。

    这一个月来,朱辛月把能想到的可能全都想了一遍,现在听到秦王这一番话,她彻底明白了。

    秦王就是要以她身体不适留在京城养伤为由,把她留在京城为质,至于秦王,他自然是要回到他的封地,去过逍遥自在的好日子!

    “好啊!”朱辛月笑着答应了下来。

    秦王没想到朱辛月这么好说话,一时间他诧异地望了朱辛月一眼,随即掩下了眼里的情绪:“我还有事情要处理,就不留下来陪你了,你需要什么东西,让管家给你置办就是了。”

    朱辛月点了点头,目送他离开后,朱辛月这才吩咐道:“你让人注意秦王的动静,我想,他会偷偷离开京城。”

    身上要是愿意放秦王离开,早就放他离开了,也不会把人扣在京城这么久,这次秦王上折子,要回封地,圣上肯定也会找借口和理由把他留下来。

    正常渠道是离不开京城,那么秦王肯定会选择悄悄溜走这一办法!

    朱辛月要做的,就是让人盯着秦王,然后来个大义灭亲!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05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60章 大义灭亲(二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