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哎呦,是什么风把楚大少爷给吹来了。”老鸨扭着腰肢走了过来,她见到站在楚渊身边的叶千栀,含笑道:“想必这位就是名扬天下的郁神医了吧?”

    楚渊脸色很冷,老鸨靠过来,他就往后躲,恨不得夺门而出。

    老鸨似乎是没有看出楚渊的抗拒,她拼命往这里靠,楚渊脸色更难看了,他恶狠狠地瞪了刘子如一眼,心里给他记上了一笔账!

    跟楚渊的不解风情、刘子如手足无措相比,叶千栀的表现就很淡定了!

    花楼她是第一次来,但是她以前在电视上看过了无数次啊,没吃过猪肉,那也见过猪走路,所以在老鸨靠过来的时候,她还笑眯眯道:“这位姐姐长得好漂亮啊!”

    老鸨听到这话,眉开眼笑,她谦虚道:“哪有哪有,奴家老啦,不比当年!”

    “谁说的?”叶千栀含笑道:“美人在骨不在皮,我啊,还就不喜欢那些年少无知空有一张脸的美人,对我来说,还是姐姐比较合心意!”

    叶千栀说了一连串的好话,总而言之就是她喜欢*!

    “郁神医就是嘴甜。”老鸨被叶千栀哄得是眉开眼笑,有楚渊这个财神爷在,老鸨就不怕他们没钱,所以对他们笑得更温柔了。

    楚渊和刘子如倒是有些不自在,好在叶千栀能忽悠啊,从大堂到包间这一路上走来,叶千栀把老鸨说得是心花怒放。

    等到了包间坐下,老鸨这才道:“郁神医,我们这里啊,不仅有美酒佳肴,还有各色美人,您可要点几个伺候伺候?”

    叶千栀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一副大少爷姿态,听到老鸨的话,她扬了扬眉,看了刘子如一眼:“我听刘兄说,你们怡红楼最近新来了一个花魁,我能见识见识么?”

    闻言,老鸨脸上的笑容更甚,她笑着道:“刘公子的消息好灵通啊,奴家这里啊,确实是有个刚来的花魁,不过今晚是她招入幕之宾的日子,怕是不能单独来伺候您了,不如您挑别的?”

    招入幕之宾?

    叶千栀一下子明白了过来,她顿时有些兴趣缺缺,索然无味道:“既然不能见花魁,那姐姐你就安排一个弹琵琶、弹古琴的姑娘过来吧!”

    见叶千栀似乎不太高兴,老鸨连忙补救道:“郁神医要是对晏娘感兴趣的话,一个时辰后,可以去大堂参与竞价。”

    晏娘想必就是新来花魁的名字了,跟那些牡丹、芍药、水仙这些名字相比,晏娘这个名字,倒是显得良家女子。

    叶千栀点了点头,没有说去也没有说不去。

    很快老鸨就安排了人送酒菜过来,一同过来的还有两个貌美如花的美人。

    两个美人给叶千栀三人行了礼,然后就规规矩矩地坐下来弹琵琶的弹琵琶,弹古琴的弹古琴。

    刘子如向来是不喜欢听这些靡靡之音,他坐在椅子上是抓耳挠腮,恨不得时间立刻过去,可听了半天,时间也不过堪堪才过了两刻钟,他有些不耐烦道:“时间怎么过得这么慢?”

    “不想待了?”叶千栀轻轻瞥了他一眼,语气不太好道:“不想待也得待着!”

    “郁兄,我们要不要出去外面走一走?”刘子如提议道:“等花魁招入幕之宾的时候,我们再回来?”

    “不。”叶千栀果断拒绝道:“刚刚我们不想那么早来,你偏偏拖着我们来了,现在我们吃着小菜,喝着小酒,听着小曲,十分惬意,不想挪窝,你也最好别想着跑,不然下次你再提议去什么地方玩,我们就不去了!”

    楚渊颔首,赞同叶千栀的决定。

    刘子如倒是想走,可是这两位都不走,他就是想走,那也只能想想了,最后只能满面愁容地留在了屋里。

    “楚兄,这里的糖醋小排很是不错。”叶千栀专心吃菜,吃到味道不错的菜肴,她还会推荐给楚渊。

    “确实不错。”楚渊坐下来后,就没有动筷子,仿佛他不是来逛花楼而是来上刑场一般,对怡红楼的一切,他都目不斜视,看着一点儿都不像是生长在京城的大家少爷。

    也就是叶千栀现在称赞了一句,看在叶千栀的面子上,楚渊这才动了一筷子!

    “也不知道这里的菜肴能不能让人带走,我家里还有几个人没吃饭呢,这要是能带,我得带些回去给他们尝尝。”想到家里的醋缸,叶千栀有些心虚,要是被宋宴淮知道她来这里逛了,那她......

    生气是肯定的,就是不知道他会气成什么模样!

    还是她直接隐瞒了这件事?

    好像也瞒不住,毕竟刘子如这个大嘴巴在这里,万一下次碰面,他不小心说漏了嘴,到时候怕是更难哄人了。

    弹琵琶的美人听到叶千栀这话,她柔柔道:“郁神医,我们这里的饭菜是不可以带走的,不过郁神医想要的话,奴家愿意帮郁神医说情。”

    美人一边说一边冲叶千栀眨了眨眼。

    那双眼睛柔情似水,此时被人这么盯着的是个男子的话,怕是骨头都酥了,可偏偏叶千栀是女子,被一个女人这么看着,她只觉得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这样啊,那我等会儿问问老鸨姐姐吧!”叶千栀含糊把这话题给糊弄过去了。

    一个时辰好不容易给熬过去了,此时怡红楼里比先前的时候更热闹了,叶千栀几人坐在包间里,也都能听到外面震耳欲聋的喧闹声。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也出去看看热闹?”叶千栀放下茶杯,提议道。

    早就坐不住了的刘子如第一个响应,他飞快地跳了起来,一马当先去开了门。

    叶千栀和楚渊跟在后面,两人走到门边,就看到走廊上站着不少人,大家的视线全都集中在下面大堂里临时搭起来的台子上。

    楼下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了,叶千栀和楚渊商量了一下,便没有下去凑热闹,而是站在二楼的走廊上看热闹。

    三人寻了一个不错的位置,叶千栀探头往下看了一眼,她没注意到台子上的花魁,却对上了一双含着薄怒的眼眸。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04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66章 薄怒(三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