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这双眼睛的主人,好眼熟啊!

    叶千栀眨了眨眼,下意识冲着他乖巧一笑!

    这双眼睛的主人每天都跟她见面,两人感情不一般。

    见宋宴淮脸阴沉沉的,叶千栀眉眼处染上了几分焦急。

    跟朋友跑来逛花楼,却碰上了自己的枕边人,这情况,应该怎么办?

    在叶千栀绞尽脑汁想怎么哄宋宴淮的时候,宋宴淮已经从楼下上来了,走到了她身边。

    刘子如见到宋宴淮,眼里浮现出一抹讶异:“宋.....宋兄,你怎么会来这里?”

    本来他是想喊宋大人的,但想到大盛朝有规定,官员不得狎妓,所以要是被人知道工部的员外郎跑来怡红楼了,这对宋宴淮的仕途有影响。

    “这里是你家?就许你们能来?我就不能来?”宋宴淮本来就满肚子的怒火,见刘子如自己撞了上来,他毫不客气怼道!

    刘子如被他讥讽了一番,顿时怒火滔天,他咬牙切齿道:“你会不会说话啊?知不知道骂人不骂娘?”

    “我有骂你的娘么?我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面对刘子如的暴怒,宋宴淮丝毫不惧,楚家大少爷向来是不会踏足这个地方,他家星宝也没来过这里,现在这两人会跟着刘子如出现在怡红楼,肯定是刘子如带他们来的!

    想到这个带坏他媳妇的男人,宋宴淮是恨不得直接揍他一顿!

    “好了好了,你们别吵了。”叶千栀扯了扯宋宴淮的袖子,说道:“是我要来的,跟刘兄没关系。”

    宋宴淮看了叶千栀一眼,眼神颇有深意,不过因为有了叶千栀这句话,宋宴淮倒是没有找刘子如的麻烦了。

    刘子如来这里就是为了见一见新来的花魁,楼下的台子上,花魁已经款款登台了,他也没有闲心理会宋宴淮,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楼下的台子上。

    晏娘是个长相漂亮的姑娘,声音清脆如百灵鸟,她脸上戴着面纱,只露出了一双眼睛在外面,她的这双眼睛水汪汪的,她只是站在台子上,什么话都没说,什么表情都看不清楚,就已经勾得台下的男人们心疼得不行。

    “她的手很好看。”大家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晏娘的面纱上,恨不得把晏娘脸上的面纱给掀了,唯独刘子如的注意力不同,他没看晏娘的脸,而是看上了晏娘的那双手。

    听到刘子如的所说的话,叶千栀的视线也落在了晏娘的手上。

    都说女人有两个门面,一个是脸,另外一个就是手了。

    晏娘的脸如何,叶千栀不知道,但是晏娘的这双手,确实是太漂亮了!

    纤纤玉手、小巧玲珑、白皙修长。

    离得太远,叶千栀没法近距离观察,但是叶千栀却能笃定,这双手世间难得一见。

    “你一直盯着她瞧,她有什么好看的?”

    比起叶千栀和刘子如的目不转睛,宋宴淮和楚渊就像个另类,两人都没看台子上的女子一眼。

    不过他们两人虽没有看台子上的女子,但是他们的表现也是不一样的,楚渊只顾着发呆出神,宋宴淮则是频频看向了叶千栀。

    他见叶千栀的视线黏在了台子上花魁的手上,心里有点不太高兴。

    “她的手好看。”叶千栀下意识回答,等说完了话,才反应过来,她讪笑道:“温言,你别生气好不好?我好不容易来一趟这里,自然得好好看一看,不然就亏了!”

    “你不许看。”宋宴淮咬了咬牙,低声道:“她有什么好看的?她的手能比我的好看?”

    “她哪里有资格跟你相比?”叶千栀见他炸毛了,连忙顺毛道:“好好好,我不看了不看了。”

    说着,她就闭上了眼睛,表示自己真的不看了。

    叶千栀和宋宴淮两人交头接耳,说话的声音也不大,刘子如的注意力全都在台子上的花魁身上,并没有注意到叶千栀跟宋宴淮的交谈,楚渊倒是注意到了,他还往叶千栀这边看了两眼,不过想到他儿子和女儿的满月宴上时,叶千栀和宋宴淮相谈甚欢的模样,倒是习以为常!

    闹别扭的老男人是比较难哄的,叶千栀在他耳边嘀嘀咕咕了不知道多久,宋宴淮这才松了口!

    把人哄好了,叶千栀神色一松,她瞥了楼下一眼,就发现到了晏娘表演才艺的环节!

    晏娘是怡红楼新来的花魁,也是老鸨精心栽培的,虽说她是新来的,但是她也在这里卖艺了一个月的时间,吊足了京城里那些有钱人的好奇心,今晚来这里拍她的人,还真是不少。

    放眼望去,大多数都是京城里的商户。

    有官员不得狎妓这个规矩摆放在这里,会来花楼里的官员就不多了,而能够跟城里商户相争的官员就更不多了。

    要知道老鸨可是只认银子的呀!

    只要你有钱,自然会好好招待,可要是拿不出银钱,任凭你身份再尊贵,人家也不怕得罪!

    人家能在京城开这样的风月场所,背后不可能没有靠山。

    晏娘表演的才艺是弹琵琶,她那双修长的手指拨弄着琵琶的琴弦,让人的眼睛不由自主地落在了她的手上,随着她拨弄琴弦的动作而转动。

    叶千栀只是扫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她可不敢忘了,她身边还有一个老醋坛子呢,她多看几眼,醋坛子就要掀翻了。

    晏娘表演完了才艺,接下来就是重头戏了,只见老鸨上台,说了一番掏心窝子的话语,把自己和晏娘的艰辛放大了不知道多少倍,说的台下的那些肥头大耳的男人们全都恨不得上台把晏娘搂在怀里喊心肝。

    抒情完了,接着就是拍卖晏娘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夜!

    叶千栀一直都知道大盛最繁华的地方是京城,大盛最有钱的人也都集中在京城,可她也只是猜测,并没有见识过,可今晚她却开了一把眼界!

    晏娘把面纱揭了,露出了那张魅惑人心的脸庞,她微微一笑,勾得台下的男人们恨不得把心都掏出来给她!

    价格从一开始的五百两飞快地往上涨,不过眨眼间,就到了三千多两银子的高价!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04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67章 哄哄(一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