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这些妇人都是来怡红楼找夫君的,以往是一两个人偷偷摸摸地来寻,花楼里的老鸨自然是不害怕,可这次来了一群人,还有不少婆子跟着来帮忙,饶是见多识广的老鸨也被吓得不轻。

    这些妇人一进门,眼睛在大堂里一扫,刚刚还吹着口哨、喊得兴奋的男人们全都变成了鹌鹑,不是一言不发,就是吓得脸色发青,还有几个甚至都想从后门逃走。

    这些妇人像是说好了一般,一股脑儿全都跑了过去,揪着自家男人的耳朵,把人从花楼里扯走。

    有些惧怕媳妇的男人就哎呦哎呦求饶个不停,还有些则色厉内荏地想要呵斥自己的妻子,让她们以大局为重。

    一时间,刚刚还充满了靡靡之音的大堂里,一下子就变得跟菜市场一样热闹。

    好在叶千栀几人躲在了旁边,没有被这些妇人波及,他们趁着怡红楼越来越乱的时候,几人从正门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等离开了花楼这条小巷,刘子如这才拍了拍自己的心口,一脸劫后余生的庆幸:“还好我还没有娶妻,不然今晚我要是被媳妇给堵在了花楼里,我怕是会羞愤欲死!”

    面对刘子如的碎碎念,叶千栀几人都没吭声。

    刘子如是个话多的人,没有人搭腔,他也都能自问自答,所以说着说着就从自己的事儿聊到了楚渊身上:“郁兄跟我一样,孤家寡人一个,没有人管,倒是来去自如,楚家嫂子脾气最是温顺了,要是真的抓到了楚兄在花楼的证据,也应该不会如何刁难你。”

    听到刘子如这话,楚渊冷着脸道:“我要是去花楼寻欢作乐,我怕是这双腿就没得要了!”

    刘子如好奇道:“怎么?嫂子会打断你的双腿?嫂子这么温柔,肯定是干不出这样的事情。”

    “不,”楚渊摇摇头,语气笃定道:“她会让我去跪搓衣板。”

    还不是跪一个晚上,两个晚上那种,怕是得把双脚给跪断了,都不能求得她的原谅!

    刘子如听到这话,小脸一白,他没敢再开楚渊的玩笑,就怕楚渊回家以后,真的被楚大少奶奶给算账!

    不能打趣楚渊,他就把主意打到了宋宴淮身上。刘子如眼睛滴溜溜地转动了一下,他特意往宋宴淮这边凑了凑,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胭脂香粉的气味,“宋大人,你带着这身香粉回去,不会被尊夫人打一顿?”

    闻言,宋宴淮看了叶千栀一眼,看得叶千栀眉心直跳,连忙垂下了头,宋宴淮波澜不惊道:“平日没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我在花楼里做了什么,她一清二楚,比起我来,她更放肆。”

    他会去花楼,纯粹就是为了找叶千栀。

    明明他是男子,可刚才在花楼,叶千栀的表演可比他们几个男人加起来都更淡定。

    前面叶千栀和楚渊几人在包间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是不知道,但是他们下楼时,给叶千栀他们弹琵琶的姑娘还特意送了吃食出来,说是叶千栀点名要带走的。

    宋宴淮听到这话的时候,脸都垮了!

    自家媳妇跑来逛花楼就算了,装模作样起来,比他们这几个男人都还更‘男人’,让宋宴淮心口一堵!

    “宋大人,你没必要为了面子说这些话,我们都懂得的。”刘子如走到宋宴淮身边,伸手拍了拍宋宴淮的肩膀:“我都听说了,你的媳妇是乡下女人,不懂事、没见识,仗着自己长得好,就不允许你纳妾。”

    刘子如一脸同情道:“宋大人,还好你媳妇今晚没来,不然她要是当众挠花了你的脸,你明儿都没法去出门见人了。”

    刘子如觉得宋宴淮这人还真是惨,他可是凭借自己的能力从寒门学子一步一步走到了现在,虽然他不知道宋宴淮以后能走到什么位置,但是就凭他能从秦王这条破船上下来,还能让圣上提拔他,就足以可以看出他的能力手腕了。

    他向来惧怕有能力的人,毕竟跟宋宴淮相比,他就是一个坐吃等死的纨绔子弟!

    仗着自己家世好,可以躺在家里当咸鱼。

    他先前对宋宴淮的态度是敬而远之,后来听说了他的一些事情,特别是知道朝中有人想把自己的闺女塞给他当妾被宋宴淮拒绝后,刘子如对他就佩服极了!

    出身世家的学子都没法拒绝家里和上司塞来的女人,他一个从五品的员外郎就敢得罪那些位置比他高的人!

    不知是他无知者无畏,还是真的不在意自己能不能升官!

    在刘子如说宋宴淮媳妇坏话的时候,站在一旁的叶千栀神情是一言难尽,她眼睛阴森森地盯着刘子如,想着该怎么收拾他比较好。

    是揍他一顿,还是给他下点巴豆粉?让他吃点苦头?

    叶千栀眼里掠过一抹流光,心下已然有了主意:“刘兄啊,你对宋大人的事情知之甚详,难不成你家也打算给宋大人送美人?”

    “那没有。”刘子如摆摆手道:“我们家不兴这一套,我就是听家父跟人聊天的时候,无意中说起了宋大人的事情,说是宋大人拒绝了同僚送给他的美人。”

    “你这是羡慕了?”叶千栀微微一笑,善解人意道:“看来刘兄是觉得自己没人送美人,没排场?那不要紧,你要是喜欢的话,我给你安排。”

    “虽说我没法寻来跟怡红楼花魁那般貌美如花的美人儿,但是我绝对会尽力给你寻几个样貌端庄的女子,你跟我说说,你喜欢什么样脾气的姑娘?我好按照这个标准给你找。”

    当着她的面编排她,哪怕刘子如不是故意的,叶千栀也没想轻轻揭过!

    刘子如看到叶千栀笑容满面,声音轻柔,不知为何,他后背发凉,心里发毛,不好的预感从心底冒出来,他连忙摆手道:“不用不用,对我来说,兄弟可比美人重要多了。”

    “不要美人啊。”叶千栀看着刘子如,若有所思,她勾唇一笑,话中有话道:“我明白了,你放心,咱们兄弟一场,我不会告诉别人你有这样的嗜好。”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04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69章 一场闹剧(三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