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富贵听出了自家少爷话里的冷意,他连忙收回了涣散的思绪,连忙回府让人套了马车,麻溜地把四个人赶到了车上坐好,跟着他家少爷往宋宅驶去。

    刘家住在内城,离宋宅很远,刘子如带着人足足走了一个时辰,才找到了宋宴淮的家。

    远远看到宋宅两个字,刘子如眼里就冒了火,他骑着马刚刚到了门口,不等马儿停下来,他就已经翻身下马了。

    敲了敲门,里面传出了门房的声音,“谁呀?”

    门房一边说一边打开了门,见到外面站着的是一个陌生的少年,门房好奇问道:“请问你找谁?”

    “我找你们家大人。”刘子如脸色难看,语气不悦道:“你跟他说,我叫刘子如。”

    “你稍等。”门房颔首,关上了门,派人去主院传消息。

    知道刘子如找上门来了,宋宴淮先让小厮把人请进来,他不慌不忙地站了起来,打算去会会他,倒是坐在一旁正在琢磨胭脂方子的叶千栀听到这个消息,难得楞了一下:“刘子如来了?他来干什么?夫君,你跟他的关系很好?”

    “我跟他没交情。”宋宴淮淡淡道,不仅没交情,这次他让墨玉去送了礼物,说不定已经交恶了!

    “是吗?那他上门来干什么?”叶千栀放下了手里的方子,跟着宋宴淮往外走。

    她倒是不担心刘子如会看破她的身份,她心安理得地跟在了宋宴淮身后,一同往正厅走去。

    刘子如来的时候是满腹怒火,他都想好了要怎么质问宋宴淮了,可谁知道等宋宴淮和叶千栀一同出现在正厅的时候,刘子如突然就失了声。

    如果只有宋宴淮一人,他可以冲着宋宴淮大吼大叫,可宋宴淮身边跟了一个没见过面的女子,刘子如就像是一只被扎破了的气球,不敢发脾气了。

    “宋大人。”刘子如冲着宋宴淮敷衍地拱了拱手,扭头看向叶千栀的时候,刘子如的态度和语气倒是端正了不少:“这位是宋大人的夫人吧?”

    “嗯。”叶千栀见宋宴淮没理会刘子如,她便好脾气地冲着刘子如笑了笑:“您是我夫君的朋友?”

    “不是。”刘子如摇了摇头,他委屈地控诉道:“宋夫人,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么晚了还上门打扰,实在是事出有因。”

    “哦?”叶千栀好奇道:“不知道你找我夫君有什么事情?”

    刘子如看了宋宴淮一眼,见他没打断他们的意思,他这才委屈巴巴地把刚刚的事情给说了一遍,说到了后面,刘子如都差点哭出声来:“......宋夫人,您说,这事儿要是被人知道了,被人误传,我以后不就娶不到媳妇了么?”

    他要真有这个嗜好,那就罢了,可偏偏他没有啊,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啊!

    这事儿要是被宣扬了出去,他怕是真的娶不到媳妇儿了。

    “不至于,你投胎的技术不错,不会娶不到媳妇的。”一直没开口的宋宴淮,等他告状完了,终于开了尊口。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就往刘子如的心口扎刀子!

    “宋夫人,您听听您夫君说的这是人话么?”刘子如捧着心,一脸受伤。

    “他说的不是人话,你能听得懂?”叶千栀假装没听懂刘子如的意思,她见刘子如又要炸毛了,立刻顺毛道:“这些都是小事,咱们现在首要的大事,是该怎么处理这几个人,还有就是如何让你的名誉不受损!”

    听到叶千栀这么说,刘子如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转移了。

    好在墨玉去送人的时候刘家门口并没有人经过,所以知道这事儿的也就只有他们几人,只要他们不说,刘子如的名声自然就无碍。

    那几个小倌倌已经买下来了,也送给刘子如了,按照宋宴淮的意思,那就是刘子如的人,要怎么处理,是刘子如的事情。

    见他死不悔改,还一脸我没做错的模样,可没把刘子如气坏,他咬牙切齿道:“既然宋大人说他们是我的人,那我把人转送给宋大人如何?”

    宋宴淮扬了扬眉:“刘公子,我家有娇妻,那几个妙人儿,我不感兴趣,也消受不起。”

    你不感兴趣,消受不起,感情我就感兴趣?有这个嗜好?

    刘子如在心里暗暗吐糟道!

    “你自己不要,那你说,该怎么办?”刘子如坐在椅子上,把问题给踢给了宋宴淮,大有宋宴淮不帮忙解决问题,他就不走的架势!

    “这是你的事情,得看你的意思。”宋宴淮四两拨千斤,把问题丢了回来。

    刘子如被宋宴淮的态度给气到了,本来嘛,在叶千栀面前,刘子如还是很想维持自己的形象,不想把事情闹得太难看,可偏偏宋宴淮话里话外都在扎他的心,刘子如被扎多了,一时间也顾不上形象不形象了。

    两人又掰扯了一番,眼看他们越说越离谱,声音也越来越大,叶千栀听不下去了,连忙喊停。

    “宋夫人,您要帮我。”刘子如可怜巴巴地望着叶千栀,向她求助:“您要是不帮我,我就娶不到媳妇儿了。”

    不知为何,他跟叶千栀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可他却觉得叶千栀很是面善,觉得她是个好人。

    不像宋宴淮,一看就是一肚子坏水的人。

    “帮你帮你。”叶千栀见他可怜的模样,心下叹了口气,别人猜不到宋宴淮为什么会这么干,可她知道,不就是因为刘子如三天前带着她去逛花楼,被宋宴淮给迁怒了。

    要处理这四个小倌倌也不麻烦,直接把人从哪里领来的就送回哪里去。

    有叶千栀在一旁和稀泥,刘子如这事儿总算是*解决了,宋宴淮虽然不满意,可他被叶千栀瞪了一眼,就不敢发表自己的意见了。

    见宋宴淮吃瘪,刘子如偷乐,让宋宴淮欺负他,以后宋宴淮要是还敢欺负他,那他就来跟宋夫人告状!

    让宋夫人收拾他!

    他斗不过的宋宴淮,在宋夫人面前就变成了温顺小绵羊。

    还真是一物降一物!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03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72章 一物降一物(三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