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年景不好,导致庄稼颗粒无收,百姓们填不饱肚子,这让朝堂上的那些权臣们头疼不已。

    当今圣上骄奢无度,从他登基以后,他就下旨要修建皇陵,要修建避暑山庄,几次提议要下江南,这一笔笔不需要银钱么?

    户部尚书不知道跟他哭穷了多少次了,从一开始希望圣上能有所改进,到现在他早就失望了。

    要是圣上真的把大盛百姓放在心里,那他现在就应该会开私库,让他自己的花销从私库那边走,而不是等着国库报销。

    可偏偏圣上就是睁眼瞎,或者说他心里除了皇位就只有自己了。

    天下臣民?

    那是什么东西?

    暴乱不断,朝局不稳,空库空虚,工部很多正在修建的工程都停了下来,宋宴淮也难得空闲了下来,有时间陪叶千栀和宋婆子几人。

    京城的冬天比岭南那边来得更早一些,宋婆子望着阴沉沉的天空,眉头蹙了起来。

    “娘。”叶千栀从门外走进来,立春跟在她身后,一个小丫鬟跟在她们身后,手里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的是一碗热气腾腾的燕窝粥:“我让人给娘熬了一碗燕窝粥,您吃一些?”

    宋婆子见到叶千栀来了,眉头微微松开了一些,脸上也多了几分笑颜:“栀栀来了,今天可冷了,你有没有多穿几件衣裳?”

    “穿了。”叶千栀坐在了宋婆子对面,主动触碰了宋婆子的手:“您摸摸,我的手可热乎着呢,一点都不冷。”

    叶千栀的手又嫩又白,跟上好的白玉一样,让人看了就心生欢喜。

    “栀栀的手很好看。”宋婆子的手有些粗糙,这是因为宋婆子常年干活的缘故。

    小丫鬟把燕窝粥放在了桌上,她便退下了,叶千栀把燕窝粥推到了宋婆子面前,一脸期待地望着她:“您尝尝。”

    宋婆子对叶千栀这个儿媳妇很满意,她端起碗头,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一碗燕窝粥并不多,从外面一路走到这里,粥的温度刚刚好,宋婆子这个时候吃,一点儿都不烫嘴。

    “今年的天气比往年冷了一些,娘,您屋里的炭火可够用?”宋家人把叶千栀当自家人,叶千栀自然也不例外,她关心宋婆子的吃穿住行,等宋婆子说自己一切都好,叶千栀这才放下心来。

    “我们在京城里不愁吃穿,我就担心家里那几口人。”宋婆子想到宋老爹、宋云天、宋云飞他们,眼角眉梢染上了几分愁。

    叶千栀对老家的情况多少有点了解,宋家良田不少,叶千栀和宋宴淮名下的田地也都是用来种药材,今年的天气不好,旱的时候旱死,涝的时候涝死,有些娇气一点的药材也都没有存活下来,好在叶千栀种的大部分都是普通药材,大部分都活下来了,只不过产量就不能跟往年相比较了。

    她是知足常乐的人,药材多了,她就跟往年一样售卖给睿王府,药材少了,叶千栀挑选了一些自己需要的药材留下,剩下的药材也跟往年一样处理。

    她的药田都受损严重,用脚指头想也知道家里的水稻怕是跟京城这边的没什么区别,就算有收获,数量也不多。

    宋家家底不薄,就算碰到了灾年,也能扛一扛,至少熬过今年是没有问题的,会让宋婆子愁眉不展,显然是东屏村那边发生了其他的事情。

    叶千栀立刻就想到了上次清寒州那边传来的消息,说是竹山县的隔壁县城,有不少难民直接落草为寇,见到人就抢,不管是有钱人还是穷人,只要被他们碰上了,那就没有放过的。

    虽然是竹山县隔壁的县城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但是离竹山县不远,也难怪宋婆子会担心宋家人了。

    “娘,等会儿温言回来了,我让他给大哥和二哥去一封信吧!让他们情况不妙就直接跑路。”对于这种情况,叶千栀也无能为力,她早就给清寒州那边传了消息,让他们盯着宋家一点,要是情况不妙,直接跑路!

    吩咐是吩咐了,两地相隔千里之遥,叶千栀心里没底。

    “说起来容易,现在要走却也难了。”宋婆子对当前的情况不容乐观,她眼里有着深深的担忧:“我听三郎说,现在各地这样的情况都不少,虽然朝廷是派了人去*,但是只要一日没有解决温饱的问题,那这样的情况就不会结束。”

    这些人为什么会落草为寇?

    还不就是因为没饭吃,活不下去了么?

    但凡还有路可以走,就没有会选择这样的一条路。

    从东屏村到京城,太远了,平常来一趟都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更别说现在了。

    “罢了罢了,我们担心这些事情干什么?这些事情自有朝中的大臣来操心,我们啊,还是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就行了。”宋婆子见叶千栀跟着皱起了眉头,她连忙出声安抚她,这些事情她自己暗自担心就行了,没必要让她家栀栀也跟着烦恼。

    叶千栀跟宋婆子说了一会儿话,很快宋婆子就把她给打发了。

    她前脚刚离开,后脚就碰上了宋云绮。

    “三嫂这是去了娘那边?”宋云绮原本是要出门,见到叶千栀,她难得陪着叶千栀走了一段路:“娘最近的心情不是很好,时常一个人发呆,我去找她聊天,她都没心情搭理我。”

    “娘是担心爹和大哥、大嫂、二哥他们,怕他们在家里不安全。”

    “我觉得啊,娘是杞人忧天了。”跟宋婆子的担忧相比,宋云绮倒是半点儿都不担心:“我们那边是乡下,一个村子一个姓,都是同一个祖宗传下来的人,要是有不长眼的草寇跑去咱们村里找事儿,咱们村这么多青壮年,一定能把这些草寇给赶走。”

    “是吗?”叶千栀诧异地瞪大了眼睛,宋云绮见她感兴趣,便挑选了几个她知道的事情说给叶千栀听。

    无外乎都是外村人因为一些小事情跟东屏村的人发生了争执和摩擦,然后两个村子干群架的事儿!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03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78章 担忧(一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