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北方的冬天时间长不说,天气也冷得不行。

    在南方极其难得见到的雪景,京城这边一入冬就能看到。

    片片雪花从空中飘落,掉在了屋瓦、树梢、草地上,片片雪花装饰着京城,把五颜六色的京城变成了只有黑白两色的水墨画。

    天地间白茫茫一片,大家都躲在家里,不愿意出门。

    天气冷,叶千栀几人都躲在屋里一边烤火一边唠嗑。

    温暖如春的房间里,叶千栀懒洋洋地倚靠在美人榻上,身上盖着一张不薄不厚的毯子,坐在她身边的是宋云绮和宋婆子,三人坐在一起,一边磕着瓜子花生,一边聊天。

    难得没有事情要忙活,宋婆子便跟叶千栀和宋云绮说起了自己以前的事情。

    回忆往昔,宋婆子眼里多了几许的怀念:“想当年,我也是村里的一枝花,只可惜命不好,没碰到和善的家人。”

    宋婆子的人生非常丰富多彩,出嫁前她的日子也不太好过,后面嫁给了宋老爹,宋老爹性子憨厚老实,谁都能踩上一脚,为了不吃亏,宋婆子只能把自己变成尖酸刻薄的人。

    她的名声越来越不好,村里人对她也颇多怨言,不过宋婆子不在意,她只知道自己骂了那些人以后,自己的日子是越过越好了。

    “您现在也还是村里一枝花啊!”叶千栀见她心情不太好,连忙打趣道:“咱们村里这么多的老太太,可娘是里面最好看的一个!”

    叶千栀可没说谎,宋家家底丰厚,叶千栀刚穿过来的时候,宋婆子跟村里那些老太太没什么两样,村里的老太太们可没有享清福一说,不管多大年龄,只要自己还能走,那就得干活。

    宋婆子操持宋家几十年,让家里的日子越过越好,她有多辛苦可想而知。

    那时候的她可说不上好看,几年过去了,宋婆子倒是比那时候看着更显年轻了。

    “你啊,就会哄我开心。”宋婆子嘴里抱怨,可眼里浮现出的笑意让人不难看出她的心情极好:“我都一把年龄了,谈不上什么好看不好看了。”

    “在我心里,娘就是最好看的。”宋云绮也跟着拍马屁。

    三人说说笑笑间,宋宴淮也下衙回来了。

    他刚刚走到院里,就听到了屋子里传来的欢笑声,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浅笑,宋宴淮拍了拍身上的雪花,这才推门走了进去。

    见到宋宴淮回来,叶千栀一下子从美人榻上爬了起来,她走到宋宴淮身边,塞了一个手炉给他,让他暖手,察觉到屋外黯淡下来的天色,叶千栀道:“今天事情多吗?怎么这么迟才回来?”

    一边说,一边塞了一杯热茶给宋宴淮:“喝点水,暖暖身子。”

    宋宴淮如同一个提线木偶,叶千栀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等喝了热水,身上暖了一些,他这才说道:“我今天晚回来,主要是路上碰到了一点事情,耽误了一点时间。”

    “娘,你们饿不饿?我让立春先摆饭,我们边吃边说。”

    立春带着丫鬟把饭菜全都端上了桌,宋宴淮先给宋婆子舀了汤,接着给叶千栀也舀了一碗。

    宋云绮坐在叶千栀身边,见她家三哥已经给叶千栀舀好了汤,她便把自己的碗递了过去,意思很明显,也是想要宋宴淮帮着舀汤。

    见状,宋宴淮一脸莫名道:“你把碗头给*什么?你要喝,自己舀!”

    “三哥,我是你的亲妹妹啊,你就不能给我舀一碗汤?”宋云绮有些哀怨道,明明同坐在一个桌上吃饭,但是宋云绮就觉得自己被针对了!

    “你想要人伺候,那去找你未来的夫婿!”宋宴淮给叶千栀夹了一筷子的菜,漫不经心道:“不然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宋云绮被宋宴淮的话给气到了,她小心地看了宋婆子一眼,生怕宋婆子会抓着这个机会对她说教。

    果然,宋婆子一看话题都扯到了这事情上,她自然是抓紧时机就开始催婚:“阿绮,翻过年你就二十一岁了,姑娘家二十一岁还没嫁人的可不多,那些会被剩下来的姑娘,一部分是因为身体疾病无法嫁人,还有一部分就是出嫁前家里或者夫家出了事,这才导致她们没法顺利出门子。”

    “好男人本来就不多,你要是再不下手,等以后还能挑选什么样的男人?”

    大盛的男女议亲的年龄都不大,大多数都是十五六岁就开始议亲了,有些疼爱孩子的人家,议亲以后,会把成亲的时间定在一两年后,但是姑娘们出嫁的年龄,也不会超过十八岁!

    宋云绮这都二十岁了,眼看二十一岁都要来了,她现在连亲事都没定下来,可想而知,宋婆子有多担心。

    “娘,最近我很忙,没时间考虑这事情。”宋云绮找借口道:“再说了,二哥都还没解决他的终身大事呢,身为小妹,我也不必太急。”

    “男子跟女子能一样吗?”宋婆子没好气道:“男子七老八十都还能生娃,你到七老八十的时候生个给我看看?”

    “等我七老八十的时候,娘,您至少都上百岁了。”宋云绮笑眯眯道:“到时候娘都抱曾孙子了,怕是看不上这个外孙。”

    “贫嘴!”宋婆子神情严肃道:“跟你说正经事呢!”

    “早些时候,在老家,我问你这事情,你总是推三阻四,现在来了京城,事情总得提上日程。”以前在老家的时候,宋婆子还可以给宋云绮安排相亲,可现在她们来了京城,两眼一抹黑,宋婆子谁也不认识,她是想安排,也有心无力。

    女怕嫁错郎,宋婆子是很想把宋云绮嫁出去,但是她也不能抓到一个男人,就把人给塞出去。

    她闺女出嫁后,日子要是过得不好,最后伤心难过的人还是她!

    宋云绮听着宋婆子的老调重弹,她胡乱地点了点头,不管宋婆子说什么,她都点头应付,等宋婆子说完歇口气的时候,宋云绮冲着叶千栀笑了笑:“三嫂,你尝尝今天的清蒸鱼,味道很不错。”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02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82章 催婚(二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