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陈老大告御状告得是声势浩大,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了,一直沉迷声色的圣上,在知道有人告御状后,他立刻收起了懒散的姿态,兴致勃勃地问起了这件事的起因经过。

    圣上虽然喜好美色,对朝政不上心,但是谁不想名垂千古呢?

    当今圣上坐上这个位子的时候,自然也想过要励精图治,为百姓办点实事,让他们的日子好过一点。

    只可惜他这个技能没有点亮,先帝走得急,连一句半语都没留下,更别说手把手把朝堂的事情说给这几个傻儿子听了。

    圣上以前没接触过朝政,不过他见过先帝批折子啊,不管什么折子,批一个已阅就完事了。

    刚刚登基时,圣上是雄心壮志,想要干一番宏图大业,想让大盛在他手里再上一个台阶,想要告诉京城的权贵和蠢蠢欲动的秦王,他能登上高位,绝对不是运气好,而是有实力!

    只不过他的雄心壮志在他第一次看到了桌案上一叠叠的折子时,被打击到了,折子太多了,不过不要紧,他可以一天十三个时辰都看折子,绝对不会偷懒!

    这话刚刚才冒出来,他迫不及待翻开了折子,然后再次被打脸。

    上面写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啊?

    看不懂。

    好难!

    圣上挣扎了一下,然后放弃了。

    比起那些让人头大的折子,显然还是美人来得让人心情愉快啊!

    反正朝中有这么多的治世能臣,他偷懒一下,也不打紧吧?

    偷懒一时爽,一直偷懒一直爽,这不,沉浸在美人乡的圣上,完全记不起来自己登基时所立下的宏愿了。

    别说学习打理朝政了,他现在满心满眼都想着,北方的美人他见多了,没新鲜感了,听说江南出美人,他是不是应该去江南走一遭?

    还有扬州瘦马,久闻大名,就是没机会见识,是不是也得安排上?

    圣上正想着要不要让人去找几个扬州瘦马入宫呢,就得到消息,有人告御状了,圣上登时就坐直了身子。

    现在朝堂中的事情全都是内阁在处理,他每天上朝就跟去上坟差不多,内阁大臣说什么,他只要点头应下来就行了。

    甚至他有种感觉,现在朝中的事情都不需要他处理,内阁就能处理得很好,他这个皇帝,好像除了盖个章、当个吉祥物外,就没有其他用途了。

    后宫的美人倒是都需要他,不过见过了那些崇拜的目光,圣上也就免疫了,现在突然冒出来一个需要他主持公道的人,圣上岂能不激动?

    他对这件事上了心,自然很快大理寺就公开审理了。

    耿新阳和陈海生的事情简单明了,人证物证很快就收集齐全了,在陈老大告御状的第二天,案子就审下来。

    陈老大看到了公文,老泪纵横,他刚刚被鞭打了四十下,身上伤痕累累,可他顾不上伤,让家里人搀扶着他,到了皇宫门口,颤颤巍巍跪下来磕头谢恩。

    “这个陈老头有一颗感恩的心,朕帮他啊,还真的是没有帮错人。”圣上得知这个事情,高兴得不行,就像是做了一件小事,被家长给夸奖了。

    圣上身旁的公公们,自然是极尽语言去夸赞他,被人这么一夸,圣上就有些飘飘然了,他想着,既然事情都办下来了,不如就办得漂亮一点?

    陈老头跑来告御状不就是因为朝中有人庇护耿家么?

    才让这桩人命案子从去年冬天一直都拖延到了开春?

    圣上除了对秦王这件事上心,也就对陈家和耿家这事儿上心了,下面的人见圣上有心处理这件事,他们自然是乐见其成,都不需要圣上发话,下面的人就已经把调查结果呈报了上来。

    看到平阳侯这三个字的时候,圣上不敢置信道:“平阳侯?耿家的靠山是他?”

    他不太相信这个调查结果,耿家连商贾之家都算不上,就是一个经营小买卖的人家,平阳侯是谁呢?那可是先帝最为倚重的臣子,也是最支持他登基的臣子。

    在圣上心里,平阳侯那就是自己人。

    “皇上,平阳侯的事情可不单单只是成为耿家的庇护伞,他还跟西北的小国有所牵扯。”来给圣上汇报这件事的人是内阁的首辅,本来嘛,这种事情他是要避开的,可偏偏内阁那几个老东西都是滑不溜秋的泥鳅,看到调查结果后,个个都推脱,不肯来面圣。

    首辅没办法,只能自己上。

    身为百官之首,他能有什么办法呢?

    但凡能有选择,他也不想领这个差事啊,谁不知道圣上跟平阳侯关系好啊!

    可偏偏撞上了,没得选,不干也得干!

    圣上怒不可恕,他拍着折子道:“这绝对是有人污蔑,有人陷害平阳侯,他是肱股之臣,绝对是有人见不得他好,见不得我们大盛好,这才故意设计陷害他,你们内阁赶紧去查查,绝对不能冤枉了好人。”

    圣上不愿意相信调查出来的结果,还发了好一通的火,首辅大人见他动怒了,自然是不敢说证据确凿了,只能苦着脸答应了下来。

    见首辅大人答应了,圣上这才松了口气,不管平阳侯有没有通敌,他都得把人保下来。

    圣上心里在想什么,身为首辅,自然是知道一二,所以见圣上有些疲倦后,首辅大人趁机就告辞离开。

    圣上要保的人,不管怎么样,都得保下来,只是这该怎么操作?

    首辅大人还没有想出应对的法子,平阳侯通敌的消息一夜之间就传遍了全城。

    等首辅大人踏出宫门时,就得到了长随传来的消息,登时给了他当头一棒,首辅大人面色不好道:“完了!”

    平阳侯通敌的事情传得太快了,而且因为性质恶劣,引起了全京城人百姓的怒火,有些过激的百姓,自发买了臭鸡蛋到平阳侯门口丢。

    好好的一扇朱红色大门,被砸的乱七八糟,脏兮兮的。

    平阳侯府的人要是敢出来赶人,京城这些百姓也没在怕的,连人一块砸!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02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86章 通敌叛国(一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