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在耿新阳和陈海生的案子中,耿家的靠山被爆出来是平阳侯的时候,大家都在猜测,这两个地位悬殊、没有交集的两条线是怎么扯到一起的?

    不少大臣觉得这事儿太匪夷所思,平阳侯是二品侯爷,不说大权在握,起码他是实权侯爷,在朝中的地位举足轻重。

    想要跟他攀关系的人,能从皇宫门口排队到城门口了,耿家只是一个有两家小店铺的商户罢了,他们家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能让平阳侯看上?

    在没有看到这沓密信的时候,大理寺卿也是满头疑惑,不过等他看到了其中一张纸上的内容时,一切清晰明了!

    耿家和平阳侯会扯上关系,是因为陷害朱家的一份重要的‘证据’是耿家提供的。

    知道这一点以后,对平阳侯保耿新阳性命的事情,就能解释得通了。

    朱家的旧事被牵扯了出来,一时间满朝哗然!

    这件案子,当年虽没有波及无辜,但是朱家满门,除了朱辛月外,朱家已经没人了。

    朱家人在案发的时候,全都被关押在天牢,择期问斩,只是大部分的朱家人还没等到审判,就已经被人折磨致死,最后只有朱家父子两人活了下来,但是这两人再被压往刑场的路上,被人劫囚了,到现在都下落不明。

    圣上看到被大理寺卿挑出来的那张信件时,神情有些不太自然,好在大理寺卿垂着头,没有直视天颜,不然他那心虚的样子,怕是早就让人怀疑,这件事情的*了。

    “当下最要紧的事情是查清楚平阳侯究竟有没有同党,别的事情都可以往后放一放,以后再谈。”圣上有些心虚,别人不知道,他却是知道的,朱家的事情是无中生有捏造出来的。

    当年他突然听说了朱辛月有个青梅竹马的表哥,两人感情极好,若不是他突然把人召入了宫,朱辛月定会嫁给她的表哥。

    还记得他刚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只觉得绿云罩顶,完全没法思考,那时候他就想着,他要给朱辛月和朱家好看,让他们后悔诓骗自己。

    这种丢脸的事情,圣上自然不会大咧咧到处说,所以他是暗示了平阳侯几下,让平阳侯知道他对朱家不满,想要收拾朱家。

    平阳侯可是圣上的第一心腹,从他接受到了这个信号开始,就想着为君分忧,他知道圣上对朱辛月很是喜欢,平阳侯下手的时候,就没敢太放肆,只能捏造了朱家人贪腐的事情。

    大盛官场,从上到下谁敢说自己没有收过下面的人给的孝敬银两?

    贪腐这种事情可大可小,端看圣上会怎么决断了。

    平阳侯也没有想到,自己不过是随意捏造了一些‘证据’,圣上看到了以后,都没有让锦衣卫复查,直接就盖棺定论,当朝就定下了罪责。

    圣上现在回想几年前自己的所作所为,他有点后悔,倒不是后悔对朱家下手,而是没有督促平阳侯把尾巴收拾干净,居然还把这么明显的把柄留了下来。

    “皇上,那朱家、王家这几家的冤屈该如何处理?”大理寺卿对圣上虽然不是很了解,但是一听到圣上这话,就知道圣上是没打算为朱家和其他被平阳侯府诬陷、欺负的人家主持公道,他心下一片冰凉。

    “等查实后再议。”圣上也有些头疼,私心里,他是想要保住平阳侯,可看到那一大沓的信件和证据时,圣上对平阳侯的信任已经瓦解了。

    平阳侯知道他太多的秘密,他不敢轻举妄动,就怕平阳侯来个鱼死网破,把这件事幕后的内情给抖出来。

    圣上坐立不安、在殿内走来走去,思索着该怎么办的时候,身处大牢的平阳侯倒是挺淡定的,似乎他只是来这里溜达一圈,很快就能被放出去。

    平阳侯妻妾不少,子女有十来个,除了嫁出去的闺女和孙女,剩下的儿子儿媳,孙子孙媳妇全都被抓进来了。

    “侯爷,我们还能出去吗?”

    平阳侯被单独关押在了一个牢房里,他的两隔壁和对面是他的子孙和妾室。

    现在开口问话的是平阳侯最喜欢的一个小妾,他听到爱妾声音里止不住的害怕,他忙安抚道:“不要担心,我们只要在这里等待大理寺的调查就行了,没做过的事情,他们就是想把脏水泼上来,也泼不上来的。”

    “侯爷,有您这句话,妾身就放心了。”说话的美妾楚楚可怜地望着平阳侯,那双狭长的凤眼里蓄满了泪珠,水汪汪地望着平阳侯,让平阳侯恨不得把人搂在怀里好好安抚一番。

    只不过现在他们全都到了大牢里做客,平阳侯还真的没有心情怜香惜玉。

    他内心没有表面那么淡定,他坐在草垛上,看似是闭目眼神,可其实脑子一直都在想,究竟是谁设局害他?

    思索良久,平阳侯依旧还是毫无头绪。

    “爹,好端端的,我们怎么全都被关到了大牢?他们说我们家犯事了,我们家犯了什么事?”平阳侯苦思冥想的时候,平阳侯世子沉不住气,语气不好道。

    闻言,平阳侯睁开眼,看了自己的嫡子一眼,语气平淡无波:“有人诬陷我们家通敌叛国,跟漠北有往来。”

    “荒谬,真真是荒谬。”平阳侯世子气急,抡起拳头,一下子打在了墙壁上。

    “不要着急,假的事情,成不了真的,我们没做过这些事情,他们就是把污水泼上来,我们也不怕。”平阳侯倒是稳得住,他没干过这些事情,自然是不怕的,只要大理寺和锦衣卫的人去查了,就能还他清白。

    一家之主都这么说了,原本惶恐不安的平阳侯府众人全都冷静了下来,没有*,还能心平气和说些话,只是他们表现得很平静,可其实他们心里还是充满了惧意。

    天色渐渐暗淡了下来,到了用饭的时间,狱卒带着送饭的婆子推着饭菜过来,给他们一人一碗。

    馊掉的饭食,让人倒尽胃口,可他们一天都没有进食了,不管好不好吃,大家还是动了几筷子。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01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89章 他的指望(一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