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银白色的月光照耀在这片大地上,像是给这片大地披上了一层单薄的纱衣。

    一片寂静之中,被禁军围困的秦王府的夜空中,一缕亮光闪过,在无人察觉的时候,落入了秦王府内院。

    “主子,事情进展顺利。”一个穿着夜行衣的男人出现在了朱辛月的面前。

    朱辛月正倚靠着窗棂,借着廊下的烛火,楞楞出神。

    来人的话语把她惊醒,她坐直了身子,关心道:“我们的人没有被察觉吧?”

    “主子放心,一切都顺利,他们也都全部撤离出来了。”黑衣人说道,他看了朱辛月一眼,欲言又止。

    “想问什么就直接问,别磨磨唧唧的。”朱辛月一眼就看出他有话要说,但不知道碍于什么,却迟迟开不了口。

    朱辛月都这么说了,黑衣人自然没有再扭扭捏捏,而是直接问道:“主子,跟平阳侯走得近的人,明明是北燕,为何我们要故意制造漠北的信件?”

    “你这个问题问得挺好。”朱辛月望着夜空中的月亮和星辰,她晒然一笑:“当今圣上狂妄自大,认为自己是天下第一聪明人,有明君风范,平阳侯是他座下第一走狗,你说,是我们直接把证据呈上,还是让圣上自己一点一点去探查出*来得震怒?”

    自然是自己查出来的更让人动怒!

    黑衣人在心里默默回答。

    “当然了,我这般做,也是为了保全我们的人。”朱辛月笑容微微有些苦涩:“为了那几条疯狗,搭上你们的性命不值当。”

    她现在手里能用的人,全都是朱家倾覆后留下来的人,每一个对她来说都很重要,她不愿意这些人折损在这样的事情上。

    晴朗的天气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就到了雨水的季节,春雨细细绵绵地落下,滋养着这方天地,很快枯枝冒出了嫩绿色的嫩芽,大地渐渐褪去了枯*的外衣,换上了亮眼的春装。

    雨水过后,迎来了一波又一波的倒春寒,把不少刚刚发芽的作物给冻坏了。

    宋宅。

    叶千栀带着雪球在廊下修剪兰花。

    一盆盆的兰花摆放在屋檐下,原本深绿色的叶子此时已经被冻坏了,叶千栀拿着剪刀‘咔嚓咔嚓’地修剪。

    雪球先歪了歪头,看了叶千栀的动作好一会儿,接着它喵喵叫了几声,似乎是在问叶千栀,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拿剪刀把这些兰花的叶子给剪了?

    叶千栀听到它喵声喵气的叫声,看了它一眼,似乎是看出了它的疑惑,叶千栀浅笑道:“这些叶子被冻坏了,现在只能先剪了,等天气暖和一点后,再搬出去淋点雨。”

    本来兰花是放在暖房里,没有移动,只是前几天还挺暖和的,叶千栀和宋婆子觉得这些花儿一直都呆在暖房里不是一回事,还是得挪出去外面,淋一淋雨。

    谁知道她们两人刚刚把兰花搬了出去,气温骤然下降,直接把这些花儿给冻伤了。

    雪球似乎是听懂了叶千栀在说什么,它喵喵叫着,爪子却诚实地去扒拉兰花的叶子。

    叶千栀被它的动作吓了一跳,连忙呵斥道:“你是觉得自己太久没有被关禁闭了?一下子又原形毕露?一边儿呆着去,别来这里搞乱。”

    叶千栀是怕了雪球了,这几年雪球没少被宋宴淮送去关禁闭,雪球从一开始不懂为什么被处罚,现在倒是明白了,它在宋宴淮面前时,乖巧得不像话。

    不过在叶千栀面前时,就是另外一副样子了。

    叶千栀的声音又快又急,把雪球吓了一跳,往外跳了跳,差点没有站稳,摔下了台阶。

    叶千栀顾不上去看它,她先把兰花检查了一番,发现雪球扒拉的叶子都是冻伤的叶子,叶千栀惊讶地挑了挑眉,不敢置信道:“雪球,你这是无意的行为还是你真的认得出什么是有用?什么是冻伤的叶子?”

    雪球喵声喵气地叫着,迈着傲娇的步伐走到了叶千栀面前,那双琥铂色的眼睛滴溜溜地望着叶千栀,似乎在说:不就是修剪不要的叶子么?这有什么难度?能难倒本喵?

    叶千栀被雪球傲娇的小模样给逗乐了,她伸手撸了雪球一把,才接着修剪兰花叶子。

    雪球围着她走了一圈,觉得无聊,便跑到了自己刚刚扒拉叶子的地方,继续用爪子扒拉叶子。

    宋婆子过来时,被眼前的一人一猫给逗乐了,她满面笑容道:“呦,我们家雪球都会帮忙干活了,真能干。”

    雪球似乎听懂了宋婆子是在夸奖它,收回了正在扒拉叶子的爪子,它脚步轻盈地走到了宋婆子身边,围着她喵喵叫了几声。

    “雪球还真是可爱。”宋婆子又夸了一声,只是等她看到雪球爪子上沾染了泥土和烂叶子时,脸色就阴沉了下来:“能干是能干,就是等会儿给它洗澡的小丫鬟怕是有得苦恼了。”

    雪球是小白猫,全身上下没有一根杂色,通体白毛。

    干干净净的时候,确实是很招人喜欢,可它也很容易就弄脏了,这就导致雪球几乎是每天都要洗澡,不然叶千栀和宋婆子几人就没法撸猫。

    偏偏雪球以前还挺喜欢洗澡的,后来不知是洗得多了,还是因为长大了,邋遢了,它居然讨厌洗澡了,每次给它洗澡就是一个大工程,没有几个小丫鬟一起出手,怕是都不能把雪球搞定。

    “它以前不这样的。”叶千栀给宋婆子说起了雪球小时候的趣事,听得宋婆子眉开眼笑。

    宋婆子见叶千栀手边还有几盆花没有修剪,她直接拿了一把剪子过来帮忙。

    婆媳两人通力合作,很快就修剪完了。

    这次两人都不敢把兰花抱到院子里淋雨了,只能让人把兰花抱回了暖房。

    傍晚,宋宴淮回来时,带回来了一封东屏村的来信。

    写信的人是宋云天,他在信中说,他的儿子宋显文今年秋天就要成亲了,来信问他们,秋天有没有时间回去。

    宋婆子看到信上的内容,眉头紧紧蹙着,半点欢喜也无。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01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90章 保全(二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