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和宋宴淮面面相觑,两人都没想到,这把火最后会烧到自己身上。

    宋宴淮沉吟了一会儿,这才说道:“娘,我不想这么早要孩子。”

    “三郎,你这都快三十岁了,不是十岁,你想想你大哥,他三十岁的时候,阿文都十五岁了,你呢?连孩子的影子都没有。”宋婆子算是很开明的家长了。

    先前的时候,宋宴淮和叶千栀找了各种各样的理由搪塞她,一会儿说要培养感情,一会儿又以常年喝药,不适宜生娃来拒绝,理由借口这么多,宋婆子也全都接受了,反正这两口子都年轻,要孩子容易得很。

    可谁知道,一晃眼,五年过去了,叶千栀和宋宴淮依旧没有要生孩子的迹象。

    时间不等人,一年年很快就过去了,宋婆子想,她要是不催促的话,宋宴淮小两口是不是就忘记这回事了?

    面对宋婆子的催促,宋宴淮一脸无奈,他怎么会不想要个孩子呢?他和栀栀长得漂亮又聪明,他们两人的孩子,肯定非常聪明伶俐,只是他......

    想到自己的身体原因,宋宴淮眼里的光芒一瞬间黯淡了下来。

    宋婆子催促了许久,可宋宴淮和叶千栀一直都没有直接给她正面回应。

    想到家里就只有宋显文和宋如意两个小辈,宋婆子能不急么?

    宋宴淮和叶千栀没给她个准话,宋婆子就知道他们的意思了,不就是还不想要孩子?

    以前她着急,那也离得远,管不着,现在她人都在京城看得到,也管得着,宋婆子觉得这事儿不能放任,他们不着急不上心,她得上心啊,不然她的宝贝乖孙,什么时候才会来?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这些天,宋宴淮和叶千栀为了躲避宋婆子的追问,他们两人都装作非常忙的样子,天一亮就出门,不到宵禁绝对不回来。

    宋婆子早上起得早,晚上睡得也早,在宋宴淮和叶千栀故意为之的情况下,双方都没怎么碰面。

    不过同住一个屋檐下,避是避不开的,总还是会有遇到的时候。

    这不,宋宴淮和叶千栀刚刚起来,还没来得及溜出门,就被宋婆子堵在了房间。

    “娘,我们有.....”宋宴淮打开房门,看到门口站着的宋婆子,一点儿都不意外。

    他话都还没有说完,就被宋婆子打断了:“我知道你们最近很忙,你放心,我来就是给你们送补汤的,你们再忙,喝碗补汤的时间还是有的吧?”

    不等宋宴淮表态,宋婆子就推开门,带着丫鬟进门了。

    两碗黑漆漆的汤药放在了桌上,一股难以言表的气味在屋里蔓延。

    “你们不喜欢我问那些话,我今天也不问,只要你们乖乖把汤药喝了,一切都好商量。”宋婆子故意挤出一个笑容。

    宋婆子面相刻薄,给人一种不好惹的感觉,以前叶千栀跟她不熟悉的时候,心里发怵,后来熟悉了,就知道她是个面冷心热、刀子嘴豆腐心的人。

    明明是为了你好,可说出的话却不动听,还挺伤人心。

    叶千栀一闻空气中弥漫着的药香味,就知道这两碗汤药是干什么的,对于宋婆子的心情和行为,叶千栀是很理解的,毕竟她不知道宋宴淮的情况。

    可面对这一碗添加了不少佐料的汤药,叶千栀也做不到面不改色喝了啊!

    “娘,您这......”一看那两碗汤药,宋宴淮就知道他娘还没有死心,只是她不在口头上催促,而是用行为来表达她的意思。

    “喝不喝,给个准话?”宋婆子见宋宴淮和叶千栀一脸抗拒,她板着脸道:“怎么?长大了,翅膀硬了,不听我的话了?”

    “娘说笑了,娘是我们家的主心骨,您说的话,我们当然听了。”叶千栀一看宋婆子似乎要发怒了,一把端起了碗头,一饮而尽:“我喝了。”

    反正这碗汤药都是补药,喝了对身体没什么影响,只要能哄宋婆子开心,喝了就喝了吧!

    就是这味道,跟猪食的味道有点相似,让人无法接受。

    叶千栀脸上挂着乖巧的笑容,她胃里翻江倒海,刚刚喝进去的汤药差点就吐回来,可宋婆子在眼前,叶千栀能当着她的面吐么?只能强行忍着。

    见叶千栀爽快把汤药喝了,宋婆子很是满意,她把视线落回了宋宴淮身上,眉头一蹙,语气不善道:“你媳妇都喝了,你打算留到什么时候喝?”

    宋婆子双眸灼热地盯着他,让宋宴淮有种自己今天不把这碗黑漆漆的汤药喝了,就出不了门的错觉,他叹了口气,妥协道:“这就喝。”

    宋宴淮端起汤药,一鼓作气给干了,连汤药是什么味道都没尝出来。

    等喝完了以后,他把碗头放在了宋婆子面前:“可以了吧?”

    宋婆子检查了一遍,见碗头里没有残留的汤药,满意一笑,叮嘱道:“今晚你们早点回来,我会给你们准备汤药。”

    丢下这句话,宋婆子迈着轻松的步伐走了。

    她相信,只要叶千栀和宋宴淮继续喝汤药,她的小孙子小孙女应该很快就来报道了。

    想到这里,宋婆子露出了一个美滋滋的笑容。

    等宋婆子一离开,叶千栀就捂着嘴干呕了起来,宋宴淮听到声音,连忙走了过来,一手搂住她的腰肢,一手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柔声道:“我给你倒杯温水,漱漱口?”

    温水一递过来,叶千栀连忙就着宋宴淮的手,喝了几大口,这才把嘴里那股怪异的味道给压了下去。

    因为早上的这个插曲,叶千栀整个人都蔫了下来。

    磨磨蹭蹭出了门,等到了茶楼,早就过了约定的时间,楚渊见到叶千栀无精打采地靠在椅子上,一脸的生无可恋,他关心道:“郁兄,你这是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有点不舒服。”叶千栀央央的回答,“楚兄,你昨儿传信给我,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跟我说,究竟是什么事?”

    要不是早早就答应了楚渊,叶千栀今天怕是会打消出门的念头。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01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92章 古怪汤药,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