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摇了摇头,表示没事儿。

    “晚上我想吃红烧蹄髈,你去跟厨房说一声。”打发走立春后,她这才把信折叠了起来。

    这些天来,叶千栀和宋宴淮最怕的就是在家吃饭了,只要他们在家里吃饭,那么一定会被宋婆子逼着喝苦药子汤。

    久而久之,府里的人都知道宋婆子抱孙心切,亲自给叶千栀和宋宴淮熬药了。

    给叶千栀熬汤药,大家表示理解,毕竟世道如此,但凡夫妻成亲多年没孩子,大家下意识就认为是女方的问题,不管是看病还是喝药,那都是女方的事情。

    可宋婆子为什么要给宋宴淮也送一碗?

    大家都在心里暗暗猜测。

    叶千栀和宋宴淮对着每天要喝的苦药子汤,愁眉苦脸,而府里有些有姿色的小丫鬟却蠢蠢欲动了起来。

    这天,秦玉蝶来宋宅给叶千栀汇报生意的事情时,就在外院的花园里,听到了两个打杂丫鬟的嬉闹声。

    “红梅姐姐,我听说最近这段时间老太太正逼着夫人喝汤药呢,说是为了给夫人调理身体,好早日给大人生个孩子。”小丫鬟八卦道。

    紧接着,一个温柔的女声响起:“是吗?”

    “很多人都这么说,不过大家也说,大人和夫人成亲好几年了,一直都没有孩子,现在夫人都一把年龄了,就算再调养,怕是也很难怀上。”小丫鬟接着说道。

    “不一定,夫人还年轻呢,才十九岁。”

    “我姐姐十九岁都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了,夫人她到现在都没怀孕,肯定是没法生,我看啊,老太太也不用费劲心思给夫人调养身体了,有这个时间,还不如给大人挑选一门美妾,说不定希望比较大。”

    “红梅姐姐,要是老太太真的要给大人挑选妾室,我觉得红梅姐姐你中选的机率比较大,我们这么多丫鬟里面,就你长得最漂亮了。”

    听到小丫鬟这么说,名叫红梅的丫鬟吃吃笑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道:“你别胡说,我只是一个三等丫鬟,连去夫人院子里伺候都不够格,哪里能给大人当妾。”

    小丫鬟听到她妄自菲薄的话语,正想要说什么,谁知道旁边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你知道自己连给夫人提鞋都不配,那就别动什么歪心思。”秦玉蝶从竹林后面走出来,看了两人一眼,目光特意在那个姿容较好的丫鬟脸上打量了一番。

    她还以为这个叫红梅的丫鬟长得有多漂亮呢,现在看到了以后,不过是一般姿色,在丫鬟堆里,算是好看的了,不过在秦玉蝶看来,这个丫鬟也不过如此。

    “秦姑娘。”

    两人见到秦玉蝶,都吓了一跳,府里的人谁不知道秦玉蝶是夫人最信任的心腹管事,家里店铺的事情全都交给秦玉蝶来打理,现在她们两人躲在这里八卦夫人和大人的事情,秦玉蝶会不会把这事儿告诉夫人?

    两人打了招呼后,红梅往前走了一步,她眼眶泛红,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她咬了咬唇,示弱道:“秦姑娘,您刚刚误会了,我们就是听到有姐妹说起这些事情,这才闲聊了几句,我们绝对没有动那些不该有的心思。”

    秦玉蝶出身好,小时候帮着自己的母亲不知道处理了多少这样想要攀高枝的丫鬟,她看了红梅一眼,没有错过她眼里的不甘和隐忍,她笑了笑,说道:“我相信不相信,不要紧,要紧的是,让别人相信啊!”

    这个叫红梅的丫鬟是个有野心的人,从她眼里时不时闪烁着的算计就能看出她不是甘愿安于现状的人。

    只要能往上爬,别说为奴为婢了,怕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红梅不明所以地看了秦玉蝶一眼,秦玉蝶说的每一个字,她都听懂了,可为什么这些字连在一起,连成了一句话,她就不明白了呢?

    秦玉蝶也没有多说什么,她敲打了红梅一番,便去见叶千栀了。

    若是这个丫鬟听了她的话,打消了不该有的心思,她自然不会把这事儿捅出去,可要是她明知道这件事不可为,偏偏还要去干,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被秦玉蝶羞辱了一番,红梅满心不甘,等回了丫鬟居住的房间,看着黑漆漆的房间和空气中淡淡的发霉气味,红梅脸色就更不好看了。

    她被家人卖入牙行后,便被牙行的人送来了宋宅,很顺利留了下来,她只在宋宅干过活,没接触过其他的府邸,自然不知道其他府邸是怎么样的,不过她在牙行的时候,听过牙行的一些婆子和丫鬟讨论过富贵人家里的生活。

    听说,这些有权有势的人家,那都是有好几房的小妾的,这些小妾虽然没有跟当家夫人那么风光,但是只要笼络了老爷的心,得了宠,日子就不难过。

    她刚来这里的时候,并没有升起什么不好的心思,不过来宋宅这么多年了,红梅每次见到宋宴淮,脸不自觉的就红了起来,心跳如雷。

    以前是没机会,现在机会摆放在了她面前,她要是不搏一搏,都对不起自己。

    红梅快步走到了镜子面前,看着镜中照出的人影,她勾唇浅笑,她能依仗的也只有这张脸了。

    看着镜中的自己,红梅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了叶千栀绝艳的容貌,她有些自卑的垂下了头,跟夫人那张绝艳的脸庞相比,她这张脸,就显得寡淡无味了。

    不过她是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

    红梅负责的是外院的活计,没机会见到叶千栀和宋宴淮,而她也很聪明的没有往这两人跟前凑,反而是买通了几个跟她交好的小丫鬟,跑到宋婆子面前献殷勤去了。

    宋婆子活了五十几年,吃过的饭比红梅吃过的盐都多,她在宋婆子的面前耍心眼,宋婆子一眼就看破了。

    特别是红梅时不时说些贴心的话语,更让宋婆子心生警惕。

    “老太太,您的皮肤保养得真好。”红梅这几天都跑来宋婆子面前献殷勤,先前还只是伺候茶水,今儿她倒是自告奋勇要给宋婆子梳头。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00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94章 敲打,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