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春夏交替,雨水不断。

    北方不少地方都受灾了,可最严重的还是西南地带,据说受灾的面积已经不是一个县两个县的事情,而是好几个州府都有影响。

    春耕刚刚种下的粮食还没有长成就全被大水给淹没了,不仅如此,还有不少百姓的房屋也都在这次水患中,直接被淹了。

    西南那边是饿殍遍野、暴乱不断。

    雪花般的折子送到朝堂,处处都需要拨款。

    可偏偏国库空虚,根本拿不出银钱赈灾。

    户部尚书为此是愁白了头,圣上轻飘飘一句拨款,可他要去哪里弄来这么多的银钱和粮草?

    不提赈灾的粮食和银钱,钦天监的人夜观天象,发现接下来的半个多月西南那边必定还是雨水天气,现在那边就饿殍遍野了,这些难民如何能撑过这半个月?

    就算撑过去,朝廷要是一点表示都没有,怕是西南那边的百姓也会掀干起义,直接造反了。

    百姓们求什么?

    不就是求一个安稳之所,求一个温饱么?

    可现在的朝廷,已经拿不出粮食和银钱来赈灾了,这些百姓活不下去,又等不到朝廷的援助,自然是只能自己找一个出路了。

    户部尚书求爷爷告奶奶,东挪西凑,终于是凑到了一批赈灾的粮草和银两,圣上直接让自己的心腹去赈灾,不过在临行前,想到了西南那边的河道全都被毁了,接下来半个多月雨水不断,等赈灾的银两和粮食到了以后,修补河道的事情也该提上日程。

    每年国库都会拨一批银两用于河道的维修,可这次西南发生了这么大的水患,据说不少城镇都被洪水给淹没了,那些用来疏通洪水和保命的河道却没有发挥作用,河堤更是洪水轻轻一冲,直接就垮了。

    圣上不信任地方那些修建和维护河堤的人,就想着要从京城派几个人过去。

    刚好宋宴淮一行人最近不要修皇陵,圣上便让他们几人跟着一起去西南那边看看,到时候给他写一份奏疏回来。

    得知宋宴淮要被外派,还是去西南这个重灾区,宋宅的人全都惊呆了。

    宋婆子一得到这个消息,急得不行,差点没有昏厥过去。

    “娘,您别着急,我就是去西南那边走一遭,说不定还能立个功什么的。”宋宴淮见他娘急得都快要昏过去了,连忙安抚道。

    “立功?”宋婆子呸了一声:“我听人说,西南那地方现在乱得很,你去西南是去立功还是去送命啊?不行,我不能让你去西南。”

    宋婆子一把抓住宋宴淮的手,恳切道:“三郎,咱们不当这个官了,好不好?咱们家不缺这点银钱,咱们一家人好好的就行了,我不要你当这个官了。”

    “娘,您别哭,我不会有事的,您放心。”宋宴淮知道宋婆子担心什么,他保证道:“我一定会保护好自己,不会让自己涉险。”

    “再说了,西南现在是水患频发,但是钦天监的大人说了,半个月后,雨水就会渐渐减弱,到时候就没事了。”

    从京城到西南可是要一个多月的时间,等他到那边,洪水早就过去了。

    不管宋宴淮怎么说,宋婆子依旧是恨不放心,一直抓着宋宴淮的手,不让他去西南。

    可不管宋婆子如何不愿意,宋宴淮去西南是圣上决定的事情,他根本没得选择,不想去也得去。

    跟宋婆子天天跟在宋宴淮身边叮嘱着各种琐事不同,叶千栀在知道宋宴淮要去西南后,她便一头扎进了药房,捣鼓药材。

    等到了宋宴淮出发那日,叶千栀一脸憔悴的出现在人前,她丢了一个大包裹给宋宴淮,“温言,这里面是我给你准备的各种药丸,除了金疮药和一些滋补的药丸,还有很多是应对各种疾病的,有发热、感冒.....”

    叶千栀把自己能做出来的药丸全都给宋宴淮准备了一份,接着她摸出了一本小册子,交给了宋宴淮:“洪水过后,是时疫频发的时候,这本小册子上记录了各种处理尸体的办法,还有就是处理尸体的时候,一定要远离水源。”

    叶千栀没亲身去过这些地方,但是她以前读书的时候在书上见过这类事情应该如何处理,所以她把自己知道的重点,全都写在了本子上,让宋宴淮随身携带。

    “我记住了,星宝,你别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宋宴淮翻看了小册子两眼,立刻就把册子收了起来:“你在家里要照顾好自己,我一个大男人在外面,不会吃亏的,你别担心。”

    如何能不担心呢?

    叶千栀担心得不行,可又不好跟着去,毕竟这次宋宴淮去西南跟上次去庆兰城不同,上次去庆兰城是奉密旨行事,宋宴淮带上叶千栀一起走,对外的说法是带着她去散心,可这次他是光明正大跟着赈灾的队伍一起走,叶千栀就不方便跟着去了。

    “西南那边我有些人手,到时候你拿着令牌去找顺风镖局的管事就行了,当然,我会让唐水波过去帮你。”叶千栀跟宋宴淮说话的时候,塞了一块令牌在宋宴淮手里。

    看着手里的令牌,宋宴淮颇为无奈道:“你怎么跟娘一样呢?刚刚娘还塞了一块玉佩给我,说是找皇觉寺的大师开过光的,让我随身携带,会保佑我平安。”

    宋宴淮一边说,一边把玉佩拿出来给叶千栀看。

    这是一块淡紫色的玉佩,个头不大,只有叶千栀手掌大小,上面雕着花鸟鱼虫,在玉佩的背面,雕刻着平安二字。

    玉佩的质地很是温润,叶千栀摸了摸,便把玉佩挂在了宋宴淮的脖子上,叮嘱道:“都说皇觉寺的平安福和开过光的东西极灵验,你得把玉佩随身携带,就算是洗漱的时候,也不能解下。”

    叶千栀对鬼神之说向来是抱着可信可不信的态度,可自从她自己经历了穿越这种事情后,叶千栀倒是有些相信了。

    不管世上有没有这些东西,宋宴淮带着这块开过光的玉佩,她也会放心一些。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00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97章 派去西南,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